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五一章 魂引境界

第五五一章 魂引境界

 
    ……

    听到这熟悉无比的声音,欧楚阳眼睛一亮,一抹喜色顿时爬上了那刚毅的脸庞。

    “是王阵吗?”

    询问着,欧楚阳由于激动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咦?小子,不错啊,这么快就修炼到了魂引境界。”

    确定说话的是王阵,欧楚阳更加兴奋起来,微颤着,欧楚阳道:“真的是你?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闻言,王阵并没有回答欧楚阳,反而在惊咦了一声后,猛的灵魂一阵颤动,下一刻,王阵那虚幻的身影自空灵指环中抽身而出,凝实在欧楚阳面前。

    环顾了四周一眼,王阵诧异道:“咦?这里不是圣地啊?不过我怎么感受到了小五行衍生阵的味道。”

    见王阵非但没有沉睡刚醒的疲累,反而精神状态极佳,欧楚阳放松的呼出了口气,微笑道:“这确实不是圣地,这里是紫霄谷,这个洞中,正是我效仿小五行衍生阵和圣地生机池建的一个阵界。我把它叫做生机境。”

    “生机境?”王阵满是赞赏的点了点头,道:“恩,你没让我失望,没想到我并没有传授你什么,你居然能举一反三的搞出了这么个阵界,看来你确实有修习阵界的天赋。”

    王阵满怀安慰的看着欧楚阳,上下打量了一番,惊讶道:“你成为武尊了?”

    欧楚阳苦笑了一声,道:“恩,最近刚刚晋升为武尊,现在还不稳固。”

    “怪不得。”王阵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道:“没有武尊境界,想要将大灵透术突破至魂引阶段很难。你修炼的还是很快的,依我看,你现在应该离着二级武尊不远了吧,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便达到了武尊级别,看来,大陆上以后又要多了一个绝世强者了,哈哈。”

    王阵大笑着,语气中的赞赏之意毫不掩饰的流露而出。

    欧楚阳看着王阵,突然面露难色,挣扎了半天,想想最后紫霄佣兵团的情形,终是忍不住问道:“我想求你一件事。”

    王阵似是早有准备,表情很是平淡的道:“什么事?”

    欧楚阳从石台上下来,表情无比恭敬,拱手请求道:“晚辈在这黑暗城地界中组建了一个势力,名为紫霄佣兵团,眼下势力是在发展中,之前与一个本地的势力结下了仇怨,虽然紫霄已经将对方灭掉,但也因此留下了祸根。为了保护紫霄佣兵团不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我想让前在这紫霄谷中设一个大阵,以防止外来敌人的侵犯。”

    “哦……”王阵恍悟了一声,旋即诡笑道:“设一个大阵倒是可以,不过,这个你也不用求我,求你自己就可以了。”

    “求我自己?”欧楚阳闻言,欧名其妙的看着王阵,显然,他还不能够读懂王阵话中的意思。

    “没错。”王阵含笑道:“我打算把我所理解的阵界全数教给你,然后由你来建一个大阵。”

    听了王阵的话,欧楚阳微微惊讶起来,要知道以王阵对阵界的理解那可是整个大陆的顶尖,由王阵亲自教授自己阵界,欧楚阳当然再高兴不过。只是,像王阵这种人物,那个不是高傲之辈,现在王阵可以自降身份,亲自教导自己,明显是对自己信任有加。

    欧楚阳虽然很想去学习有关于阵界的一切知识,可时间方面并不允许他这么做。不为别的,光是他知道方堂现在就正在黑毒城中,就不可能用心的去学习。要是等到自己学后有成,还不知道何年何月。需知道,目前的紫霄谷正处于危险边缘,稍有不慎,恐怕就会被任万枯那老怪吞掉,到了那时,一切补救都来不及了。

    内心挣扎着,欧楚阳狠狠的咬了咬牙,道:“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去学习阵界。”

    对于欧楚阳的回答,王阵极为诧异,以他的身份能够开口说要教导一个人学习自己的本领,那可是破天荒的事,王阵从未想过有人会拒绝,然而…

    微皱着眉头,王阵脸上带着些许怒气,问道:“为什么?”

    对王阵,欧楚阳不会隐瞒,遂待王阵问起,前者立刻原原本本、详详细细的把这最近发生的事讲述了一遍。说道最后,欧楚阳十分诚肯的道:“晚辈不是不想学,而是实在没有时间,现在我的内气还没有恢复,不过再调息一阵恐怕就能恢复个七七八八,那时,我根本不能浪费丁点时间,恐怕要马上起程去黑毒城,晚辈希望,在晚辈走之前,能把紫霄的事安排个妥妥当当,这样,晚辈才能放心离去。”

    听了欧楚阳的讲述,王阵低头思索了半晌,也觉得前者的考虑很有道理,之前的不悦之色也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

    想了想,王阵突然笑了起来:“好吧。我先帮你在紫霄谷设一个幻阵,你也随着我学,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闻言,欧楚阳感动欧名,微微躬了躬身,以示感谢。随后,欧楚阳又在洞中调养了一会我,待到体内的内气恢复了几分后,方才走出了洞外。

    待欧楚阳走出洞外的时候,他见到了几张熟悉的脸庞,顿时一股欣喜的笑容洋溢在了脸上。自小失去双亲的欧楚阳,不论前世和今生都没有如今真实的感受,那是家的感觉。

    黄浪、百里丧、许洁儿、黑电、佟良、紫荆、沈航、白天仲,这一个个一路走来,生死相伴的好友,虽然与欧楚阳没有半分血缘关系,但其中的真情却是让欧楚阳无比的感动。

    看着那一张张熟悉的笑脸,欧楚阳眼角微微有些湿润,几番温暖的闲聊之后,欧楚阳收起了那喜悦的笑容,看着众人,问道:“庞举他们三个呢。”

    一听欧楚阳提到的三人,众人的脸色也是为之一正,黑电道:“主人说了,留他们一条命,黑电没敢把他们怎么样,只是将他们的内气禁锢住,关了起来。”

    欧楚阳点了点头,十分赞赏的看了黑电一眼,随后眼中透出一股杀意道:“把他们带过来,我要跟他们算算旧账。”

    明亮的紫霄谷大殿,坐着一群紫霄高层。此刻,众人脸色凝重,眼底间更是蕴含着些许怒意,一道道目光直视着堂下站立的三个中年人。

    这三个正是追杀欧楚阳未遂,反被黑电捉来的庞举、泰欧和大洪三人。

    此时的三人早已没有了之前高傲的模样,反而略带惊惧的扫视着周围一众紫霄高层。

    这里,除了欧楚阳之外,他们不认得任何人。不过他们也明白,此间的众人对自己三人没有任何好感,甚至更像是与自己三人有着仇恨似的,紧紧盯着自己三人。

    欧楚阳坐在高位,居高临下的望着三人,眼神淡漠,除了一点点怒气之外,再也看不出什么。

    凝视了三人一会儿,欧楚阳突然大喝道:“庞举,告诉我,方堂在哪?”

    欧楚阳喝声蕴含着些许强横的内劲,那响彻大殿的喝声如雷般贯入三人耳中,使得三人听了,心神为之一颤。

    虽然没有了内气的支持,但庞举毕竟是成名已久的武尊级强者,他并未被欧楚阳的怒喝所吓倒,反而抬起了高傲的头,鄙夷的望着欧楚阳反问道:“哼!为什么要告诉你。”

    对于庞举态度并未有何不满,欧楚阳依然冷着脸,哼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方堂现在就在黑毒城,说吧,你到底带他来这干什么?有什么企图?”

    欧楚阳冷冰冰的语声直逼着庞举,试图从庞举的口中得知他们此次的目的,可是庞举倒也算是硬朗,对于欧楚阳的逼问,根本不理不睬,高傲的头颅抬的老高,答完一句话后就再也不看欧楚阳。

    见到庞举如此态度,紫霄众人皆是怒不可歇。在紫霄中,没有人敢无视欧楚阳的存在,即便是他的敌人,也从未有过不会重视他的人。所以,还没有等欧楚阳接着问下去,沈航怒骂了一声,便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眨眼便窜到庞举身边,一拳挥了下去。

    沈航是什么人?他可不管庞举是否是大陆闻名的八大家族的人,在他的眼中,除了欧楚阳,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能让他不敢出手的,更何况,欧楚阳身负重伤,还都是眼前这讨厌的中年人所为,所以沈航的这一拳更是狠辣。

    “蓬……”

    还在作着高傲姿态的庞举,受到黑电的禁锢,早已没了半分内气,此时,一点反映也没有便挨了沈航一拳,立马倒飞出去,直接撞到了大殿的柱子上。

    身受重击,庞举猛的吐出一口滚烫的血鲜,剧烈的咳嗽起来。挣扎了半晌,庞举方才有些缓和的强撑着站起来。届时,那道流露于眼底的愤恨目光冷冷的投向了沈航。

    “我让你看。”受到庞举那布满着杀意的目光直视着,沈航更是怒气冲天,还待冲上去将其爆打一顿。这时,欧楚阳出声了。

    “沈航,停下。”

    听到欧楚阳的喝声,沈航强忍住怒气,冷哼了一声,不情愿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冷冷的望着还在剧烈可咳喘的庞举,欧楚阳淡漠道:“你不说也没什么,别忘记了,你还两个属下,少了你,我也会知道你们来这干什么?”

    “咳……”闻言,庞举重咳了一声,冷笑道:“你太小瞧浮级殿了,你以为我死了他们就会说?太天真了。”

    “哦?是吗?”欧楚阳笑着,脸上没有半分怒意,反而看向一旁看了看泰欧与大洪,道:“给你们两人一个机会,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保证你们不死。”

    泰欧与大洪对视了一眼,脸上立显挣扎之色。之前,他们也看到了沈航是如何出手的,想来自己目前内息全无,如果让对方施以重刑,恐怕根本就熬不住。再者说,纵横大陆二十余载,在浮级殿那威名赫赫的名头之下,两人已经多年没有受到皮肉之苦了,现在落到了别人的手里,两人心底倒是多少有些恐惧,开始有了松动的念头。只不过…

    两人微偏过头,不知所措的看了看一旁怒目而视的庞举,心底又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在浮级殿这么多年,两人自是知晓浮级殿对待叛徒的手段,此番如若背叛了浮级殿,恐怕自己二人也不用在大陆上混下去了。

    犹豫间,两人哆哆嗦嗦的站在那里大眼瞪小眼中,不知该如何是好。可就在这个时候,坐在上方的欧楚阳突然冷哼了一声,让两人再度一惊。

    欧楚阳冷冰冰的道:“不说?小黑,杀了庞举。”

    命令一下,黑电诡笑了一声,突兀的消失在众人眼中,大殿中,只见一道黑色光华闪过,穿过庞举那半跪的身体,出现在其身后。

    泰欧和大洪两人惊惧的望向黑电,这才发现自己是在什么地方。虽然那黑少年出现时,根本没有招式就把三人擒住,但还没有此时震颤。因为,就在黑少年出现的下一刻,两人分明见到了其掌心处白朦朦的雾状物体正悬浮于黑少年的掌上。

    “摄魂之术?”见到这个场面,泰欧与大洪异口同声的惊呼出声。

    摄魂之术,本是天下间少有的秘术。相传,会此秘术的人可以迷惑人心,如果练的厉害,就可以像黑电这样,直接用内气将敌人的灵魂摄出体外,而失去灵魂的敌人便会从此变成没有神智的废人。

    其实,黑电使用也并不是什么摄魂之术,而是梦魇王的特有的本领:梦离。只是这梦离与摄魂之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要知道的是,摄魂之术毕竟是人类修炼的秘术,其困难程度不言而喻,至于梦离完全是梦魇王的本能武技,两者之间是没有半点可比性的。

    泰欧和大洪两人可不会分辨这两种武技,以致于当黑电这闪电般的一招出手后,两人的表情顿时变的精彩无比。摄魂之术,虽然二人没有机会见识过,但据资料记载,被摄魂之术摄过灵魂的人根本是生不如死。

    所以,两人此时的汗水早已将身上浸了个透。下一刻,两人不敢再考虑什么背叛不背叛了。小命要紧。

    争抢着,二人把此次家主派他们来黑暗城的目的给欧楚阳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