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四六章 闪电印记

第五四六章 闪电印记

 
    ……

    山林间突兀传来一阵破空声,一道紫色人影划过天际,直接窜入郁郁匆匆的西连山脉山林,惊起一片飞鸟,一些低等级灵兽更感受到道紫色人影身上所散发而出强大的气势,纷纷远遁。

    欧楚阳急驰着,头上已渗出疲惫的汗水,可他却没有时间去理会。因为他知道,身后有着强弱不一的四个敌人,正全力的追寻着自己,速度丝毫不比自己慢。

    欧楚阳不敢停,他怕一停下,就会被对方追上,跑了两天之久,不论天上、地下、深潭、沼泽,只要是一切有利于自己躲避敌方追捕的地方,他都躲过,可令他郁闷的是,他始终还是无法完全将敌人甩掉。

    体内的内气有数次几欲空虚,而欧楚阳空灵指环中的丹药却已经所剩无几,现在的他除了那已经消耗到几近微薄的本源木灵外,唯一能够支持他的便是那超乎常人的坚强意志了。

    飞驰间,欧楚阳微微转过头,愤恨的目光毫不掩饰的投射而出,届时,两道飞快的身影正远远的吊着,一直与自己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该死……,真难缠。”

    欧楚阳心底怒骂了一声,再次催动起那所剩无几的内气,遁形武技一经施展,速度再度飙升了几分。远处,两道人影一见欧楚阳再次加快速度,也是低骂了一句,紧跟着追了上去。

    “糟糕,内气耗尽了。”欧楚阳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少次有过这种感觉了,而往往到了这个时候,他都会找到一处隐秘的地带,深深的把自己隐藏起来,待到内气稍有恢复的时候,再次逃跑。

    欧楚阳一边急驰着,一边寻找着对自己有利的地带。就在他内气已尽的同时,一处灌丛映入了欧楚阳的眼映,前者双眼一亮,身形飞驰间,一头扎了进去。将身体隐藏起来,欧楚阳猛的收敛内气,屏住呼吸,而视线却是紧紧的盯着逃来的方向。

    片刻过后,四道人影相继闪来,落在了离着灌木丛不远的地方。

    人影落定之后,四双精光慧眼不断的扫视着周围,一股股气势更是尽数释放而出。向着四面八方施加着庞大了压力,试图用这股强大的微压逼出欧楚阳来。只是让他们失望的是,任凭他们如何施压,周围的灌木丛中也始终没有半分动静。

    “大爷……”一个中年人走到另一个威严无比的中年人身侧,冷峻的轻唤了一声,道:“他好像已经离开这里了。”

    威严的中年人并未答话,而是极为谨慎的扫视着眼前这一大片足有半人多高的灌木丛,片刻之后,中年人自怀中取出一枚小小的晶体。

    爬在灌木处丛中的欧楚阳其实离着五人并不远,透过那茂密的灌木丛,也还是能清晰的窥到中年人手中的晶体,可当他见到那晶体上居然有着一道微弱的紫气能量后,前者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这道紫气并不陌生,甚至没有人会比自己更加熟悉,那道能量根本就是自己的内气能量。

    “他怎么会收集到我的内气,这个晶体又是什么?”欧楚阳惊骇的想到,身子却是不敢移动半分,他知道,眼前的四人每一个都与自己一样,同为一级武尊级别的强者,而最让欧楚阳不敢轻举妄动的是,那领头的中年人却是拥有着至少四级武尊的实力。自己只需要一个动作,或者发出一点响动,必然会被这四人发现。

    不过,这并不妨碍欧楚阳的思考,被人追杀了整整两天,欧楚阳并不是没有机会逃跑过,可无奈的是,曾经无数次,当自己马上就要逃离对方的视线之时,对方马上就会极为准确的跟踪上来,要不然,欧楚阳也不可能追了这么久也没有办法逃开。

    眼望着那禁锢着自己的内气的晶体,欧楚阳似乎明白了什么:肯定与这个晶体有关。欧楚阳肯定的想到。

    似乎是为了证实欧楚阳的猜测,那威严中年人拿出这怪异水晶后,观察了一番,猛的抬头,对着四人道:“不对,他还在这附近,大家分头找,记住,这个人十分怪异,似乎会一种强大的秘术,虽然冷玉的信息中提到此人最高也不过二级武尊的实力,但能够以一人之力击杀冷玉三人,说明对方的实力极为强悍,如果发现那人的形踪,不要力敌,全力拖住,我想齐我们四人之力应该可以将其拿下。还有,注意冷玉的灵戒是否在那个人手上。”

    中年人吩咐了一番,那三人郑重了点了点头,随后,三人分散开来,朝着三个方面掠去。

    躲在灌木丛中的欧楚阳将中年人的话一字一句的听在耳中,心中不免震撼了一下:到底是什么能让冷玉隔着这么远还能够将信息传回?“

    三人已经离去,欧楚阳小心谨慎着,紧盯着不远处,迟迟不肯离去的中年人,打算等这中年人一旦离他,马上逃离。不过,让欧楚阳郁闷的是,这中年人似乎很是小心,始终不肯离开半步。

    脸上闪过一抹噬血的杀意,欧楚阳瞳孔微缩,大灵透术瞬间释放出去,悄悄的锁定住了中年人。欧楚阳想:既然无法逃离,不如全力施为,先杀了这个领头人。过后,自己可能还有希望逃出去。

    主意已定,欧楚阳开始调息准备起来,将最后一枚回复类灵丹塞入口中,用力一咬,一股精纯的热流顿时流遍全身,届时,欧楚阳只感觉到自己的内气恢复了半分,赶忙调动起本源木灵,通过吸引周围的天地灵气补充着自身的消耗。

    四级武尊的实力,这对欧楚阳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挑战,如果出手偷袭不成,欧楚阳知道,自己绝对无法再有杀之的可能,而那时等到其余三人回来,自己再想逃跑恐怕会不容易。所以,欧楚阳需要准备充足再出手。

    内气如惊涛骇浪般在体内疯狂的运转着,而欧楚阳却是静如止水,没有半点动静,只不过那满布杀的意的双眼却是不断的向外透射出逼人的寒光。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中年人呼的一下转过头来,直视着欧楚阳藏身的方向。欧楚阳吓了一跳,当他以为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时候,身旁不知哪来的一只鸟儿却是受惊般的飞起。

    中年人看了看,除了那惊飞的鸟儿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便把头转向了别处,而这时,欧楚阳知道时机已经来临。

    顷刻间,内气如潮水般翻涌,爬伏在灌木丛中的欧楚阳眼中厉芒一闪,脚下狠狠一踏,其人顿时化作一道流光,冲着中年人的背后袭去。

    感受着身后突兀袭来的气息,中年人出奇的没有惊讶,反而嘴角勾勒出一抹奸计得逞的冷笑。只见中年人微微转身,全身劲力外放,顿时,一股比欧楚阳还要强大的金属性气息疯狂的动出来。

    “轰”

    看上去有些稚嫩的拳头,夹杂着带中年人也不敢小觑的无匹力量,稳稳的砸在了中年人的双臂之上,顿时发出一道震耳欲隆的轰鸣。

    “嘭……”

    巨大的力量让中年人的瞳也猛的收缩起来,而其双臂更是被欧楚阳这道巨力给砸的隐隐发麻。

    “腾……腾……”

    忍不住倒退了两步,中年人惊骇的望向欧楚阳,他没想到,冷玉信息中提到的这个大约只有一级武尊实力的小子,居然有着如此大的力量,怪不得他能以一人之力将冷玉等三大武尊强者尽数格杀。

    欧楚阳一击即中,但预料的让对方受负重伤的情况并没有出现,焦急间,欧楚阳也不管内气是否透支,慌忙催动那所剩不多的内气,猛的使出了苍噬霸劲绝技。

    顷刻间,欧楚阳双掌紫气弥漫,顺着手臂极速涌动,不消片刻,欧楚阳已经进入到了紫雷木诀的战斗状态。

    陡见欧楚阳发生异变,中年人面色一冷,突然一声长啸。随后,不远处各自掠来三道人影,而这三道人影,正是刚刚离去搜寻欧楚阳的破星八将之三。

    四名强大的武尊级强者,将欧楚阳围拢在中央,各自的身上散放着无以伦比的气息,那内气散放间,居然将整个天际都照射的五彩斑斓。

    欧楚阳皱着眉,冷冷的扫线了一眼,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刚刚中年人让三人去寻找自己的下落根本是引君入瓮之计。想来,他早就知道自己躲藏在附近,又怕自己不出来,如果贸然去搜索,还怕自己一方被偷袭,这才想出这个计策。由此可见,这个中年人的心计之深可见一斑啊。

    欧楚阳思绪飞速的旋转着,一个个逃跑的方法在脑中掠过,只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自己如何才能逃掉。

    突兀间,欧楚阳想到了黑电:现在小黑应该就在紫霄谷,而那里离这里只有不到半日路程,如果能成功的将他们引至紫霄谷附近,就安全了。

    想到这里,欧楚阳突然放松下来,不过脸上的一抹阴冷却没有丝毫改变,对中年人道:“阁下一路尾随于我,不知有何贵干。”

    闻言,中年人气得差点没喷出口血。

    “尾随你?哼!你未免把我们都当成傻瓜了吧?”中年人冷笑了一声,道:“冷玉是你杀的吧?”

    听到中年人的询问,欧楚阳佯装不知道:“冷玉?不知道你说什么?”

    “小子,别装了,紫发、闪电印记,你是欧家的人,说,为什么要杀冷玉他们。”一旁,破星八将的其中一将忍不住喝问道。

    欧楚阳慵懒的抬了抬皮,无视于开口之人,只是看着中年人道:“你又是谁?”

    中年人听到欧楚阳问起,也不隐瞒,用着那高傲无比的语气回答道:“浮级殿,庞举。”

    “庞举?庞列的大儿子?”欧楚阳瞪大了眼晴,反问了一句。这些年,欧楚阳无时无刻不记着当初灰鹊分堂的覆灭和方堂的失踪之事,近二十年来,对自己好的除了方老与欧浩鹏之外,也就是方堂了,所以,欧楚**本不可能忘记当时灰鹊的惨状,他一直在打探关于浮级殿的一切,包括当时覆灭灰鹊的凶手。

    庞举。正是当时带队将灰鹊上下屠戮一尽的罪魁祸手之一。听到眼前的人就是庞举,欧楚阳的更是愤怒了起来,眼中的杀意控制不住流露出来。

    牢牢的盯着庞举,欧楚阳强压住出手的冲动,他知道,现在情况自己没有半分胜算,如果想要留下这几个人的性命,必须用些计策。

    心思百转间,欧楚阳计上心来,道:“没错,我是欧家的人。”

    “欧家?欧家没你这号人物。”中年人闻言,微微一动,心中却是有着一团怒火正在急速的攀升。

    “雷属性内气?”望着欧楚阳那缭绕着紫色电花的双臂,中年人这才想到当初自己的儿子死后的惨状,再结合这唯一无二的内气,前者几乎敢肯定,当年了出手杀死庞子模的人就是眼前的这个青年。

    “是你杀了庞子模?”几乎从牙缝里咬出的几个字,充分说明了中年人此时心中的怒意。

    欧楚阳闻言,先是一愣,随后摊了摊双手道:“你真聪明,那个庞子模确实是我杀的。”

    “你……”听到欧楚阳亲口承认自己的是真凶,庞举指着欧楚阳愤恨的说不出话了。庞举已经是年近五十的人了,这一生也就只有庞子模一个儿子,就是这个儿子却聪明无比,学什么一学就会,再加上庞子模那傲人的武学天赋,更是令浮级殿上上下下宠爱倍至,甚至成为下一任家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然而,庞举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却是去了一趟棋盘镇帮家族办了点事,就再也没有回来。六年的时间,浮级殿上上下下在大陆上走了个遍,无时无刻不在追查着凶手的下落,可无奈的是,除了方堂之外,再没有任何线索,而方堂此人却是刚硬无比、软硬不吃,整整六年,一句话都没说过,要不是动用无数次大刑使得前者忍不住痛放声大叫,庞举定然会认为方堂是个哑巴。

    六年的追查,可以说根本没有进展,这次来到黑暗城也正是因为通过药林,庞家听说黑毒城的任万枯会炼制一枚连死人都能说出实话的毒丹,为了让方堂开口,庞举带着破星八将一路赶来。谁想任万枯狮子大开口,居然向浮级殿索要几种罕见的宝物。无奈之下,庞举只能让冷玉回到巫铁国,浮级殿庞家,通过家族的力量搜罗到了这几种宝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