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四五章 冷玉身死

第五四五章 冷玉身死

 
    ……

    表情,已然凝固。

    气息,逐渐消散。

    虽然冷玉感觉到自己的内气正在疯狂的透支着,但其人却是傻愣愣的看着前方,脸上多有不甘与错愕。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冷玉一边看着,一边不可思议的望着李凉。

    “轰……”

    又是一声轰鸣,呆愣在当场的冷玉只感觉到一股大力自背后袭来,稳稳的击中了自己的后心。届时,冷玉狂吐了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

    之前,由于被欧楚阳幻灵阵诀搞的几近疯狂的冷玉几乎将自己全身的内气全都作用于李凉的身上。现下,他已经后力不继,而欧楚阳这一击却是强横无比。那夹杂着毁灭气劲的一掌,让冷玉差点昏厥了过去。

    “嘭……”

    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冷玉“哇”的一声,再喷一口鲜血,这才强忍受身上的伤势,猛的翻过身来,即便是死,冷玉也想要知道,刚刚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前,还是那张刚毅无比的面孔,脸上也是那淡淡的笑容,紫发依然随着气势的散放而舞动着,不过,此刻冷玉的眼中却多了一件事物。

    紫电。欧楚阳眉心处的紫电印记。在冷玉的眼中,此时的欧楚阳犹如魔神一般令人不敢正视,那眉心处的紫电印记不仅仅是映在自己眼珠中,仿佛在灵魂深处,也有同样一道印记正不断的照射着自己,而在这紫电印记所散放出的光芒照射之下,自己的一切,不论是生命、还是灵魂都展露无余。

    淡漠的望着脚下的冷玉,欧楚阳冷哼了一声,一脚踩住冷玉,森然道:“冷玉,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闻言,冷玉震惊的望着欧楚阳,脸上呈现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此话,冷玉不难听出,眼前的青年居然认得自己。

    “你…你到底是谁?”惊惧的指着欧楚阳,冷玉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仿佛他面前站的不是欧楚阳,而是一个索命的冤魂。

    “我是谁?哈哈……”反问了一句,欧楚阳仰天大笑,那笑声中居然充斥着一股大仇得报的快意。

    “我是谁?好,我就让你死个明白。”欧楚阳怒吼了一声,道:“还记得六年前,棋盘镇的灰鹊分堂吗?”

    “六年前?棋盘镇灰鹊分堂?”

    脑海中回忆着那段并没有淡忘的历史,冷玉恶狠狠的看着欧楚阳,眼中的惊惧之色顿时锐减:“你是欧家的人?”

    “没错。我是欧家的人,当初,浮级殿居然敢跑到飞云帝国杀人,还将棋盘镇灰鹊分堂上下数十口人屠戮待尽,你有没有想到今天的报应?”欧楚阳愤怒的指责着冷玉的过失,所用的言辞与口气越来越犀利,到了最后,欧楚阳恨不得一脚踩死脚下的冷玉。

    “哈哈……”终于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冷玉开怀大笑起来,虽然这笑声显得很高兴,但欧楚阳不难听出其中更是含有绝望之意。只不过,欧楚阳没有发现,在大这笑声中,其中却是隐藏了一道微不可闻的脆响。

    “咳……”重重的咳出口血,冷玉冷笑着望着欧楚阳,道:“欧家的人,呵呵,隐藏的好深,不过,据我所知,欧家根本没有你这号会雷属性内气的人物,要不然,欧家也不会在八大家族中垫底。”

    “这个不用你管。”欧楚阳冷哼道:“给你个机会,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会考虑留你一条命。”

    “什么问题。”闻言,冷玉一听有活着的希望,那绝望的眼神中顿时闪过一抹精光。

    “六年前,有一个叫做方堂的人,是被你们抓去的,现在他在哪里?是死是活?”欧楚阳紧盯着冷玉,寒声问道。

    “方堂?你为什么要问起他?他只是欧家中的一个小人物。”冷玉咳嗽着,不解的问道。

    “嘭”

    狠狠的跺了冷玉一脚,欧楚阳声音无比森然道:“现在是我问你问题,说。”

    “你真的能够放过我?”冷玉不敢相信的问道。

    “说了,你也许会活。如果不说,那你一定会死。”

    “好吧。”似乎对于欧楚阳的威胁,冷玉很是害怕,语气居然开始妥协。

    “其实…”冷玉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而就在欧楚阳听的模糊的时候。突然,他感觉脚下的冷玉猛的暴发出一股强横的寒气。

    错愕间,没等欧楚阳反映过来,只见躺在地下的冷玉周身被一团极为冰冷的寒霜所包裹起来,而其双掌之上更是凝实了一团冰球。

    爆裂寒杀……似是绝望中求存的怒喝,自冷玉的嗓子里挤出,与此同时,欧楚阳的面前被一片冰霜所笼罩,届时,欧楚阳只感觉到自己的行动为之一缓,像是被冰霜冻住的感觉。惊愕间,欧楚阳猛的将内气催动起来,一面四射着紫气光芒的盾牌应声凝成。

    “蓬”

    冰球破碎,产生了极大的寒霜能量,在欧楚阳身前咫尺爆裂开来,受到强大内劲的影响,那仓促间方才凝成了紫色雷盾顿时被炸的四分五裂,而欧楚阳却是侥幸的借着内气盾牌阻挡的片刻,猛的向后窜去。

    强大的爆炸形成了一道汹涌的能量涟漪,以冰球爆炸为中心的地方朝着四周扩散开来,感受到这股强大的能量冲击波,欧楚阳全力施展着遁形绝技,险险的逃离开来。

    待到欧楚阳离开了爆炸的中心,这才发现,冷玉居然也跟自己一样没有被这强大的能量冲击波灭杀,反而远远的逃开,躲在了一棵大树的后方。只不过喘息了两下,其人便朝着黑毒城方向掠去。

    怒火,攀升。欧楚阳怎么也没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冷玉居然还留有杀手锏,甚至还有能力遁逃。

    惊怒,欧楚阳脚下紫光闪过,猛的将全身内劲都调动起来,猛着朝着那即将逃离的冷玉冲去。

    待到欧楚阳与冷玉又接近了几分,前者不再保留,双拳猛的一握,紫色内气全数灌注于双拳。

    “寸分劲裂拳”

    由于时间仓促,欧楚阳还与冷玉有着一定的距离,所以这一式寸分劲裂拳根本就产生了一道拳影,不过,只有一道也就够了。刚刚施展过绝技的冷玉已经是强驽之末,现下除了些许内气维持逃跑之用外,再也没有内气可以调用。所以…

    欧楚阳这一拳并未跑空,直接的击中了冷玉的背心。

    “轰”

    巨大紫色拳影犹如洲际导弹一样,准确无误的击中了冷玉的后心,后者受到这股大力的冲击,鲜血狂喷着,撞向前方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受到这股巨大力道的撞击,那精如两个方可环抱的大树居然应声断成两段。

    “蓬……”

    重重的摔在地上,生命力极为顽强的冷玉并没有马上死去,而还抱着能够逃跑的念头,拼命的撑着地面,想要爬起来。可是,当他的手掌刚刚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前者发现,自己眼前的地面却被一道黑影所笼罩。

    见状,冷玉并未回头,而是手拄着地面狂笑起来,他知道,此时自己身前站的这个人绝对不会是朋友。

    强撑着身体,冷玉翻身斜靠在树干上,直视着紧随而至的欧楚阳,当他发现欧楚阳并无受伤的样子后,前者自嘲的笑了笑道:“咳……咳……,你很强,没想到欧家居然还有你这样的人,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欧楚阳”冰冷无比的话自欧楚阳口中吐出,像是在宣布冷玉的死刑。

    “欧楚阳……,哈哈,好名字,我可以告诉你方堂的下落,他现在就在黑毒城任万枯的毒门中。呵呵。不过,你知道也没用了,因为就在刚刚,我已经将你出现的消息通知了跟我一起来的破星八将其余五将,还有我的主人,现在他们正在赶往这里,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会下来陪我的。”

    冷玉说着,语气中不带有半点感情色彩,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应当般的。而他以为,自己说出这些话时,欧楚阳肯定会因为他的拖延之计而大发雷霆,能在死前让敌人感到气愤,冷玉觉得自己也算出了口恶气。

    只是,让冷玉没有想到的是,欧楚阳并未因为而动怒,反而一脸平静的望着冷玉,道:“虽然我不知道你用的什么方法将消息传了出去,但我还是感谢你告诉我这一切,做为补偿,在你死之前,我也告诉你一件事。”

    闻言,伤重到几欲死去的冷玉突然错愕起来,紧紧的望着欧楚阳,诧异的问道:“什么事?”

    欧楚阳附下身,单掌扣住了冷玉的后颈,微微一用力,使其贴近自己几分,随后前者附耳上前,用着低不可闻的淡漠语气对冷玉说道:“庞子模死的时候,我也在场。”

    一语说完,欧楚阳突然掌上突然加大了几分力道,届时,空气中顿时传来噼里啪啦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显然,这是冷玉颈骨碎裂的声。

    到了此刻,欧楚阳终于将心底间一直想要杀之而后快的仇人冷玉击杀在了黑暗城地界边缘,不管如何,这也算是为曾经为了保护自己而牺牲的灰鹊分堂兄弟们讨了点利息,不过,此仇还没有结束,冷玉虽然出手狠辣,但毕竟他也是受命于人,其背后的强大势力,才是欧楚阳的目标。

    慢慢的扶正冷玉的身体,使其靠在树干上,欧楚阳站起身来,冷冷的看了几眼,随后一把摘下戴在冷玉手中的灵戒,头也不回的掠去。

    靠在树干的冷玉,此时已经没有了生息,不过,他的双眼却没有闭上,而是充斥着无比惊骇的神情,永久的凝固住。

    掠到之前战斗的山林,欧楚阳找到了已经死去的司徒阳和李凉的尸体,分别取下了两枚灵戒,根本没有调息,脚下刚要展开遁形离开。突然,远方天际,数道强大气息朝着自己的方向掠来。

    欧楚阳皱了皱眉头,不再多想,体内的内气再度暴涨,朝着反方向急驰而去。

    “站住。”

    就在欧楚阳刚刚腾起身体之时,远处那数道人影中居然暴起了一道嘹亮的喝声。显然,这数道人影已经发觉到欧楚阳的存在。不过,欧楚阳并没有理会,反而速度又加快了几分。他知道,冷玉口中所说的其余五将已经闻风而来了。大灵透术施展出来,仔细的感受了一下弥漫于空气中的几道劲气,欧楚阳立时便分辨出来人的数量。

    “来人有四个,最少都是武尊级别的强者。”

    如果在之前欧楚阳还没有与冷玉三人战斗过的话,他不一定会逃跑,也有可能去会一会这传说中的破星八将,不过此刻,欧楚阳自信没有这个实力,即便是有,他也不会傻到一个人去对上四个武尊级别的强者,况且,他发现,在身后这数道人影中,其中有一道人影身上正散发着连自己也不敢小瞧的强大气息。

    “最少要有四级。”欧楚阳判断着想到。

    如果自己是巅峰时期,而且四周没有别人的话,欧楚阳倒有着自信能将这四级武尊击杀,可是现在不行,一个四级武尊,另三位却是有着跟自己相同境界的强者。为了小命,欧楚阳也不敢锐其锋芒。

    欧楚阳虽然不知道冷玉是用什么方法传出的讯息,但他知道一点就是,冷玉传讯息的时候绝对是在自己说出名字之前,所以说,只要自己不被对方见到,这段讯息根本没有任何价值。

    想到这里,欧楚阳再不多想,赶忙催动内气全身飞驰而去。

    嗖……几道破空之声响过,四道人影飞掠而来,其中,一个威严的中年人皱着眉头四下打量了一下,赫然发现了李凉与司徒阳的尸体。这一发现之下,中年人的眉头皱的更紧,可还没等中年人心生怒火之时。身边一另一个中年人却是惊叫着跑到了不远处。

    “大爷……,是冷玉。”

    闻言,被称为大爷的威严中年人面色一紧,飞快的掠到冷玉的尸体旁,只看了一眼,中年人突然把视线转到欧楚阳的背影上。大喝道:“追上那个人,他拿走了冷玉的灵戒。”

    另外四人闻言,面色大变,不敢停留,猛的腾身而起,全力追了上去。

    中年人一语喝出,再度回到李凉和司徒阳的尸体旁边观察了下,赫然发现,李凉与司徒阳跟冷玉一样,皆是被人夺去了灵戒。顿时,山林中闪过一道耀眼的金光。接着,中年人的身影立马消失在了当场,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