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四三章 寒杀冷玉

第五四三章 寒杀冷玉

 
    ……

    强大的灵魂之力在大灵透术的施展之下,清晰的感受着前方不远处两道不弱的气息,欧楚阳加快了内气的催动,全力的追寻着落跑的二人。

    待到欧楚阳看见前方有着两个人影后,欧楚阳又马上减慢了速度,遥遥的吊在两人的后方。

    之前,欧楚阳听到了李凉与司徒阳的对话,虽然对话很短,但欧楚阳不难从其中听出。这两人好像是在等待着冷玉的到来。

    浮级殿庞家,座落于浮级山,而浮级山就在巫铁国境内,这是欧楚阳早早就知道的消息。现在在西连山脉的北面遇到了庞家的人,欧楚阳大感奇怪。

    相传这黑暗城地界与大陆的其它地方并没有什么纠葛,始终是维持地方统治的状态。而且黑暗城的人十分厌恶外来者,这都是欧楚阳知道的。那浮级殿的人为什么会在黑暗城地界出现?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

    欧楚阳疑惑的想着,本身的速度却是不慢,一直跟着李凉与司徒阳二人,直到到了一个山林边缘方才停下。

    欧楚阳远远的跟着,躲在一棵粗壮的大树后,谨慎的四下打量着。

    “越过这片树林,前面应该是黑毒城。他们到这来干什么。”

    心中猜忌着,欧楚阳把视线投向不远处李凉与司徒阳二人。这时,两人也坐了下来,李凉对司徒阳说道:“司徒,你说这次咱们费这么大的劲就为了那个废人,值吗?”

    司徒阳苦笑摇了摇头,应道:“这个不是我们能够考虑的事,要知道,庞子模那个短命鬼可是老殿主的心肝啊,你别看他死了六年了,可老殿主一直都没忘记追查真凶。”

    “这我知道。”李凉摆了摆手,道:“不是说,当时是欧家的人干的吗?直接去欧家找不就行了?”

    闻言,司徒阳道:“不是,听冷玉他们调查说,当时是一个叫做黄浪的人与另外一个人干的,而这两个人与欧家没有什么关系,你还记得六年前,咱们血洗棋盘镇灰鹊分堂吗?当时我们都走了,大主人把冷玉留在了那里,最后冷玉身受重伤回来,说是从欧浩鹏那根本看不出什么。而且经过调查,欧家没有人是雷属性内气。所以主人断定,那个凶手定然不是欧家的人,但他一定跟方堂有关系。”

    “方堂?那个废人的嘴真是硬啊,整整六年时间,居然一句话也不说。我还没来没见过这么固执的傻瓜。”

    听到这里,欧楚阳心里狠狠的一颤,一听到方堂,多少年了,一直没有堂叔的消息。在圣地中,听黄浪还说到方堂为了救他,双腿被斩断的消息,到了如今,欧楚阳这是第二次听到方堂的消息。而他听到方堂居然六年时间一言不发,欧楚阳也知道,方堂肯定是在庞家的逼问之下,不想说出欧楚阳就是凶手才如此,想到这里,欧楚阳心就更加自责了。

    手扶着粗壮的树干,欧楚阳五指狠狠的抓起了树干中,犹如抓豆腐一般轻松无比,可见,欧楚阳现在的怒火已经攀升到了极致,要不是他最想杀的那个人还没有出现,相信欧楚阳早已经暴起,将曾经参予到毁灭棋盘镇灰鹊分堂的李凉与司徒阳两人了。

    等待了许久,突然远处天际飞驰过来一道蓝色人影,待到人影逼近,不管是坐在那里休息的李凉和司徒阳、还是躲在远处大树后的欧楚阳,三从皆是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气息由远及近的传来,而随着这寒气逼人的气息掠至,就连四周的空气中的温度也是受到影响,下降了几分。

    时值深秋,本来天气就很凉,再加上这股气息所致,更是犹如初冬般寒冷。

    李凉与司徒阳打了个寒战,脸上陡显喜色,双双站起身来,直视着那寒气袭来的方向。

    嗖……一阵破空风声过后,一个身着蓝袍的高挑俊秀男子站在了李凉与司徒阳面前,这个人一出现,欧楚阳马上看清了对方的面容。记忆中的帅气脸庞,单手折扇,让人看了都有些自惭形秽。不过此次,来人却是让欧楚阳的怒火再度高涨。

    寒杀冷玉?

    欧楚阳咬着牙,默念出这个令他愤恨无比的名字,一腔怒火极力的控制着,他准备听听这三人到底要说些什么?

    欧楚阳猜的没错,来人正是曾经在棋盘镇出现过的浮级殿庞家的家将、破星八将之一的寒杀冷玉。

    冷玉一来,李凉顿时喜形于色,等待了几天,冷玉终于从浮级殿赶了回来,以后再不用在这鬼地方待了,李凉当然高兴。

    “回来了?东西带过来了?”李凉跑上去,焦急的问道。

    冷玉一张冰冷的面孔看看了李凉与司徒阳二人,稍稍缓了缓,旋即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带回来了,家主花了不少时间才搞到手,相信这回我们可以完成任务了。”

    闻言,李凉与司徒阳开怀大笑起来,仿佛有着什么值得开心的事。司徒阳道:“奶奶的,在这鸟不生蛋地方待太久了,人都快发疯了,要不是黑暗城这里还有天香楼这种地方,我真一天都不想待了。”

    冷玉笑着,对司徒阳说道:“这件事隔了这么久,相信也应该有个结果了,如果让我们查出来是哪个小子杀了少主的话,光是这几年的奔波,也足以让他死上千百回了。”

    李凉听着,有些不耐烦道:“行了,别磨磨蹭蹭的了,赶快回黑毒城,把这东西交给任万枯,然后让方堂把那人说出来,我们好回浮级山。这鬼地方,我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闻言,冷玉与司徒阳纷纷点头,很是赞同的道:“走吧。庞爷还在黑毒城中等着呢,估计任万枯最近也要出关了。”

    三人相觑了一眼,便准备马上离开。可当他们刚想纵身而起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一股极为凌厉的气势却是笼罩过来,紧紧的将三人锁定住。

    异变突起,三人微微一愣,旋即骇然的望向欧楚阳藏身的方向。当他们把视线转到那棵大树上时。大树后,一个青袍裹身,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凌厉杀气的青年踱身走了出来。

    欧楚阳低着头,一头紫色长风随风舞动,全身上下却是隐隐透射着幽幽的紫光,虽然他的身材不算魁梧,也没健壮的身材,但冷玉三人光是从他身上所散发的气势就不敢小瞧对方,因为他们在欧楚阳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具毁灭性的气息以及冷酷的杀气。

    抬起头,欧楚阳双眼如电,紧紧盯着三人,刚毅的脸上隐现杀机。

    见到这副容貌,冷玉陡的心头一紧,似乎觉得这张脸有点熟悉,像是在哪见过似的。脑中飞速的回忆着,冷玉企图在记忆中搜着关于前者的一切,结果让他失望的是,冷玉还没有想到面前的青年到底是谁。

    错愕间,冷玉刚想开口询问,李凉却是先说话了。

    冷着脸,李凉紧盯着欧楚阳,虽然感觉到对方来意不善,但惧怕于对方那股毁灭的气息,也不敢生气,淡淡的道:“这位兄弟,不知道阁下追寻我二人来到此地,有何贵干。”

    闻言,冷玉诧异的看向李凉,问道:“你见过这个人?”

    李凉没有答话,司徒阳却是凝重道:“他是一个隐士,之前在不远处修炼,我二人闲着无事,就过去看了看,没想到打扰了他,想来他是恼我们二人,方才跟踪到此的。”

    听到司徒阳的回答,冷玉愤恨的瞪了二人一眼,心道:这次是来黑毒城办事,事情没办完,还招惹到强大的敌人,真是闲的没事干了。

    心中虽然气愤两人,但毕竟三人都是身为浮级殿的人,又是相处数十年的兄弟,冷玉也不好多作怪罪,遂马上走上前对欧楚阳拱了拱手,道:“我这两兄弟只是一时玩性,并不想打扰阁下,如果之前多有得罪,还请阁下多多原谅,浮级山冷玉在这里给阁下致歉了。”

    冷玉果然是纵横大陆的人物,三言两语便将自己等人的善意表达出来,更是提出来浮级山的名头,显然,他一边在与人道歉,而另一边却是想用浮级山的名头镇住欧楚阳。可惜,冷玉想错了,他眼前这个人就是冲着浮级山和他来的。

    缓慢的向前逼近了两步,欧楚阳的嘴角处挂上了阴冷的笑容,慢慢的将头抬起,其面孔突然变得狰狞,眉心处的紫电印记更是由于满腔的怒火而射出紫色寒光。

    三人见状,警惕之心大作,纷纷向后退了两步,跟欧楚阳保持一定的距离。

    见欧楚阳并不说话,反而杀气更盛,三人也是阴沉了下来,冷玉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欧楚阳冷笑着,道:“没什么,讨债而已。”

    “讨债?”这句话可将三人闹的一愣,没等三人想明白怎么回事,欧楚阳突然全身劲气四射,顿时,一股比之前还要暴虐的能量气流弥漫而出,与此同时,紫色的内气铠甲瞬间凝实,紧紧的贴伏于欧楚阳身体之上。

    “死……”

    一道冰冷的怒喝,欧楚阳突然化成了一道紫色流光,对着冷玉三人暴掠而去。

    感受着那突兀袭来的恐怖劲气,三人面色大骇,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突然到来的青年,居然来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出手袭击。

    不由自主的,三道夺目的光芒冲天而起,眨眼间,冷玉三人便将体内的内气全数调动起来,丝毫不敢做以保留。他们已经感觉到,面前这个青年所拥有的实力极为的恐怖,就算是自己三人都是武尊级强者,也难保会被这个青年格杀。

    内气弥漫间,四道皆是不弱的劲气极速接近,受到这四道劲气的挤压,四人之间的空气仿佛被巨大的压力挤爆一样,发出噼啪的响声,。

    嗖……远方射来的紫色电光,犹如长虹贯日,急掠而至,而之前却是没有半分征兆,转瞬间便到了三人身前,那紫色电光包裹的拳头,似乎拥有着强大的毁灭力量,凶猛的袭来。

    “好快。”

    惊愕间,冷玉发现,欧楚阳的目的居然是他,遂不敢怠慢,马上疯狂调动那寒冷无比的水属性内劲,双手紧握铁骨扇横在胸前,而其脚下,却是匆忙向后飘退。

    虽然冷玉这些年已经晋入二级武尊,但面对着那强大的威压,他还是不敢直接锐其锋芒,那强大紫气内劲,颇一见到,便心生恐惧之感。

    就在这一攻一守之际,李凉与司徒阳两人自是不能眼看着冷玉被对方击中,匆忙间,两人催动着内气,手中更是舞动着自己的兵刃,朝着欧楚阳攻去。

    飞驰中的欧楚阳已然感觉到李凉与司徒阳的夹攻,可他却是不慌不忙,眼底间一抹极为隐晦的得意之色闪过,欧楚阳那急速攻出的一拳却是突兀的停了下来。而正在慌忙后退的冷玉却是发觉了这一变化。

    陡然,冷玉心生不妙之感,大吼道:“小心,他的目标不是我。”

    被冷玉这么一吼,李凉与司徒阳心头突的一下,仿佛是被一块大石头狠狠的砸中,心颤不已。

    “什么意思?虚招。”

    想到这里,两人想要止住自己,不再掠近,可这时,已经晚了。

    只见欧楚阳那前掠的身形,在空中猛的旋转起来,随后借着旋转之力,突然向着左边暴掠过去。

    左边,正是司徒阳。其实之前欧楚阳已经观察过三人,在他大灵透术的探查之下,三人的实力一览无余。司徒阳虽然与李凉同为一级武尊,可是论到强大,他对后者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所以,欧楚阳的第一目标选择了司徒阳。

    在欧楚阳想来,自己毕竟还是初入武尊,虽然有着苍噬霸劲这种强大的武技,但还不是施展的时候,而面对三大武尊级别的强者,欧楚阳也不敢托大,他打算施计先打倒一个,这样一来,自己才会有胜的希望。

    此计很是周详,可欧楚阳只是脑中一闪便已确定,可见其心思之缜密,非常人可比。

    含怒的一拳,带动着无比强大的拳劲,隔空袭来,下一刻,司徒阳听到了那仿若催命般的低沉喝声。

    “破穹劲。”

    “轰……”

    惊天巨响,是拳风击中肉体所发出的声音。接着,冷玉与李凉先是看到司徒阳因受创而喷洒出的漫天血雾,随后就是施暴的青年拳头上,居然浮现出一团紫色的拳影。

    “寸分劲裂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