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四二章 西连山脉

第五四二章 西连山脉

 
    ……

    西连山脉。

    绵延万里的西连山脉犹如一只盘踞的巨龙,横卧在巫铁国与黑暗城之间,将两个地界划分的泾渭分明。

    由于西连山脉山高陡峭,尽是悬崖峭壁,并不适合人类居住,所以这里一直人迹罕至。不过,没有了人类的叨扰,西连山脉倒是保持了良好的地理环境,只是天地灵气就比这山脉东西的巫铁国和黑暗城就浓郁了数倍,其间仙花灵草、珍禽猛兽更是数不胜数,对于武者来说,倒不失为一个绝佳的修炼之地。

    此时,西连山脉的一处小山谷中,各式各样的花花草草正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山谷底部有着一湍绿盈盈的溪潭,溪潭水之清澈,足可见底,内里更是有着全身被金光包裹的鲤鱼,快活的游着。

    竖耳聆听,不难听到远处隐隐有着轰鸣之声,如果沿着溪潭,再向东行走一会儿,便会发现,那里有着一挂如银水注,那是一个宽达数米、高达十数丈的大型瀑布。就在瀑布顶端,一块长久以来被流水打磨的光滑无比的岩石上,端坐一个青袍裹身的青年。

    耳边便是那如雷般的轰鸣,可青年却依旧紧闭着双目,正襟危坐,仿佛与大自然浑为一体般,说不出的平静与安详。如果细细看去,才会发现,青年的周围被一层淡淡的紫气所包裹,隐隐发出幽幽的紫光。

    青年正是离开黑虎镇的欧楚阳,自从两个月前任万枯派陈元与梁同去到黑虎镇打算收编紫霄佣兵团之后,欧楚阳便决定了暂时离开紫霄,独自一人修炼。而他之所以放任紫霄不管却是有着其原因。

    深思熟虑之后,欧楚阳觉得,此次黑毒城之行看似是受到任万枯的看重,成为毒门附庸,其实却是危机暗藏。所以,欧楚阳决定要用这三个月时间冲突破武师级别的束缚,达到武尊的境界。这样,他才能在日后黑毒城中多了一份保命的本钱。

    离开黑虎镇之前,欧楚阳把一切事都安排妥当,更让委托紫荆派人调查惊雷九变一事,而他却是带着大量的药材来到了西连山脉,选择了这个僻静的所在开始了长达三个月的潜修。

    这已经是欧楚阳来到西连山脉这处无名山谷中快三个月了,这三个月来,欧楚阳几乎没有浪费半点时间,每天都吸纳着天地灵地,提升着内气的含量。再加上其强大的五级丹师实力,欧楚阳着实炼制了不少高级的丹药全数供自己使用。欧楚阳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务必要突破武师成为武尊。

    欧楚阳的努力没有白费,整整两个多月修炼,就在半日前,欧楚阳一举从九级武师成功突破了到了武尊级别。

    武尊级别。在武者的心中,那可是巨大的分水岭。欧楚阳整整冲破屏障四次,方才成功的突破。

    届时,欧楚阳感觉到自己的浑身上下都充满着无穷的力量。

    需知道,普通的武尊级别除了会凌空飞翔之外,实力也是大涨。可如果放在欧楚阳身上,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拥有着奇异紫气的他,比常人拥有着更加不可思议的力量。其实欧楚阳一直在想,这紫气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让自己与其它人有着如此大的差异?而让自己最诧异的,便是那眉心上的紫电印记和满头的紫发。对于这种体症的变化,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紫气。

    经过几次的生死之战,欧楚阳发觉,只要自己动用到紫气本源,自己就会变成强悍的战斗状态,届时,再加上苍噬霸劲的对力量的提升,那时的自己才是自己最强大的时候。

    因此,有了梵天五灵诀为基础,再加上紫雷五式的第一式,紫雷木诀:苍噬霸劲,欧楚阳曾经以八级武师的实力击杀了拥有着二级武尊实力的黑虎。而现在,欧楚阳相信,自己如果再对上黑虎这种人物,会更加的轻松,毕竟,武师与武尊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强者。

    将思绪整理了一番,欧楚阳终于搞清楚这梵天五灵诀与紫雷五式的关系:可以说,梵天五灵诀是一种操纵紫气的功法,而紫雷五式却是一种对应的武技,只不过这种武技是依靠着吞噬、炼化五种本源灵晶方能拥有。

    在圣地的时候,欧楚阳很幸运的得到了本源木灵,并将之炼化,进而使五灵的第一灵开化,领悟了紫雷木诀:苍噬霸劲,并且,欧楚阳在于黑虎最终一战的时候,知晓了掌心雷的来历。

    五灭雷罚,不知是哪个前人创出的武技,居然拥有着强大的毁灭能力,也就是在这五灭雷罚之下,黑虎即使使出了自己最为强大的武技:虎噬,也未能逃过死亡的宿命,被欧楚阳一举轰杀。可也是这枚五灭雷罚,耗尽了欧楚阳全身的内气,到最后,要不是他一力坚持着,恐怕早就瘫软在地上了。

    逝影九闪、破穹劲、寸分劲裂拳、紫雷五式的战斗形态以及最终杀招:五灭雷罚,可以说,现在欧楚阳身兼数种强大的武技,这样才能让他超越了等级的差距,做出了令人不敢相信的事。

    “呼……”

    坐在岩石上的欧楚阳,终于睁开了双眼,一口浊气吐出间,眼中顿生出一道耀眼紫芒。随即,其眉心处的紫电印记突然闪过,一头紫色长迎风舞动起来。

    “该回去了。”

    欧楚阳双拳紧握,陡然浑身一震,其人便犹如大燕一般直冲天际。天空中,一道耀眼的紫光频频放射着极为夺目的光彩。待到人影越来越大,马上就在落在山谷溪潭时。突然,两只凝实的拳影一前一后,犹如来自于天际的两道流星轰然砸下,落在溪潭中,顿时溅起了数丈高的水幕。

    就在水幕还没有落下时,又是一道拳影紧随而至,狠狠的撞到水幕之上,只听轰隆一声。那高达数丈的水幕登时化成了漫天雨花,倾盆而下。

    “寸分劲裂拳”

    三道拳影的寸分劲裂拳,论威力要比两道拳影强上数倍,欧楚阳知道,眼下以自己初入武尊的实力,光是以这三道拳影的寸分劲裂拳,便可以与一名二级武尊一战。要是再遇到四级武尊的妖老,欧楚阳也不用再让黑电出手,自己以一人之力便能战胜。

    实力的突飞猛进,让欧楚阳拥有了无比强大的自信。欣喜间,欧楚阳忍不住仰天长啸起来。那啸声直达天际,余音更是在西连山脉的无数群山间回荡着,久久不息。

    稳稳落在光滑的岩石之上,欧楚阳一脸兴奋之色:还有几日的时间,全力稳固住现在的状态,并一直保持着狂态吧。

    狂态,是欧楚阳对于自己动用紫气本源的一种说法,按照他的理解,自己动用紫气本源时,体内消耗往往过巨,以致于不能长时间维持战斗状态。而欧楚阳的想法,就是逼迫着自己一直维持这种状态,最好能够适应下来,这样才能避免在危及时刻也不致于被人灭杀的危险。

    决心已下,欧楚阳更是信心大增,可正当他打算继续修炼寸分劲裂拳时,突然,远方天际陡然射来两道人影。

    感觉着那由远及近,不输于自己的气势,欧楚阳瞳孔猛的收缩起来,凝望着天际。不多时,两道人影逼近,稳稳的落在了欧楚阳的对面数十米开外。

    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欧楚阳发现,这是两个中年人,两人都有五尺高的身材,身着相同的蓝色长袍。

    见到来人,欧楚阳大灵透术顿时释放而出,紧紧包裹住了来人,登时便把这两人的实力摸了个清:一级武尊。

    “两人居然都是一级武尊的实力?”将来人底细探查清楚,欧楚阳顿时心生警惕起来,一双闪烁着紫色光芒的慧眼紧紧的盯着来人,内气也是悄然的调动起来,如果这两人来意不善,也好随时准备出手。

    这两人一稳住身形,先是四下观察了一翻,最后才把视线落在了欧楚阳身上,而当他们见到欧楚阳紫发飘飘的模样时,顿时被欧楚阳的一身气势所镇在了当场。

    “好强的气势。”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眼后,同时对欧楚阳拱手道:“李凉、司徒阳冒昧前来,打扰了阁下修炼,请阁下勿怪。”

    见到欧楚阳的气势比自己二人要强上不少,李凉与司徒阳二人害怕惹怒了欧楚阳,赶忙十分谦恭的对欧楚阳赔起礼来。

    要知道,在勇武大陆上,有着无数的能人隐士,而这些人往往都喜欢把自己隐藏在深山老林中独自修炼,以求心平气和,飞速提升实力。虽然在大陆上的说法,武尊已然是强者,但谁都知道,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强者,武尊并不如何强大。说不准哪天,你就会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遇到绝世强者,就像今天这样,李凉与司徒阳两人皆是从欧楚阳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为恐怖的毁灭气息,如果装腔作势,以为自己实力有多少强大,那后果也许会严重,说不定还会死得很惨。

    所以,在感受到对方的气势的同时,两人赶忙十分礼遇的跟欧楚阳道起歉来,以示友好。开玩笑,打扰一个强者修炼,这种罪名足以让对方痛下杀手了。

    欧楚阳冷冷的看着两人,虽然一言不发,然而其浑身上下散发着的一股凌然的杀气,却是不断的释放着,似乎很是气愤两人的打扰。

    其实,欧楚阳确实的很生气,这倒不是因为李凉和司徒阳二人打扰到了自己,而是他不想让别人见到自己这副样子。紫气本源算是自己的一张底牌,试问有哪些人愿意将自己的底牌放在明面上让所有人知晓。眼前欧楚阳这种紫发、闪电印记的状态可以说是欧楚阳作战时候的真正面目,现在被人看到,也难免生起杀心不过,欧楚阳也不是噬杀之人,见到这两人自己并不认识,而且对方也不认识自己,欧楚阳倒是没有过激到直接杀了对方。然而,虽说欧楚阳还不至于痛下杀手,但其眼中的冷意还是不放过的紧紧直视着对方。

    见欧楚阳不说话,李凉与司徒阳顿时冷汗直流,对视了一眼后,两人也明白不好再待在这里,遂赶紧对欧楚阳再次施了一礼后,告了辞,随后纵身飞起,朝着远处飚射出去。

    见两人很识趣的离开,欧楚阳也将那浑身的杀气收敛起来。不过,当欧楚阳打算打坐调息的时候,突然一道微不可闻的对话钻入了自己的耳中。

    “该死,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家伙?”这明显是刚刚李凉的声音。

    “冷玉那小子搞什么鬼,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另一道声音响起,却是司徒阳。

    冷玉?听到这个名字,欧楚阳那刚要坐下的身形顿时僵硬在了当场。

    冷玉?想起那个曾经在棋盘镇见过的令人极为厌恶的脸孔,一股怒火登时由五内中燃烧起来。

    寒杀冷玉,浮级殿庞家破星八将之一,也是造成棋盘镇灰鹊分部一夜之间化成飞灰的罪魁祸首之一,那一次,欧楚阳几乎想杀之而后快,可最恨的是,自己没有那份实力。那次,冷玉虽然只有巅峰武师级别,但也足以让欧楚阳望而却步。

    可今天,欧楚阳已经有了武尊的实力,昔日灰鹊分堂因为自己的无心之失,遭致浮级殿庞家血一般的屠戮,导致整个棋盘镇灰鹊分堂一夜之间,无一活口,而那曾经对自己亲如叔父的方堂也是至今没有下落。

    这个仇,欧楚阳从未敢忘。不但如何,欧楚阳还不断的打听着关于这浮级殿的下落,从未有过半分松懈,然而,一直以来欧楚阳没有颠覆浮级殿的实力,更不可能将那些比自己还要强大的敌斩杀。

    如今在西连山脉中,欧楚阳居然听到了这个久违的仇人的名字,他又怎能不愤怒,前者恨不得马上见到那个毁了灰鹊的冷玉。

    惊怒间,欧楚阳再不停留,一身紫气催动起来,其顿时化做了一道紫色流光,追寻着李凉与司徒阳离去的方面遁射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