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三七章 虽远必诛

第五三七章 虽远必诛

 
    ……

    听着佟良那坚定而又豪迈的话语,众人心中不免心潮澎湃,而这时佟良也止住了泪水,眼中的坚定之色更加浓重。

    接着,佟良转过身,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之下,一掌拍向身后象征着紫霄最高权力的交椅,随后猛的转身大声道:“以后,紫霄没有这个东西,在这里的都是兄弟,有犯我兄弟者,虽远必诛。”

    听着那极具凝聚力的大吼,所有人的精神都是为之一震。而不论大堂内外,连那些坐着的核心人等皆是站起身来,握紧拳头,高举着随声附喝起来。

    “犯我兄弟者,虽远必诛……”

    将佟良重新推上了紫霄团长的位置,是欧楚阳从未改变过的决定,他知道,最为适合团长这个位置的除了佟良不会有第二人,当然,这并不是说佟良此人有着超凡的能力。一个团队的首领不一定要睿智,但一定要有凝聚力,对于这点,佟良当之无愧。

    事情解决了。欧楚阳也算了却了一件心事,而他则不管接下来的紫荆如何分配众人职责,独自一人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紫霄已经彻彻底底的走上正轨,对于欧楚阳来说,前者已经功成身退,至于以后紫霄的发展,他倒是不会太过担心,有了紫荆、沈航、白天仲等人,再加上实力强大的百里丧和黄浪,相信紫霄以后会更加强大。

    当然,这并不是说欧楚阳从此以后会放手不管,毕竟,紫霄再如何强大,要是比上那些有着丰厚底蕴的大陆闻名的组织,还是不值一提,所以他回到住处后并没有休息,而是反复的考虑着两件事。

    第一件,就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紫霄的整体实力再次提升。其实,这是一个长远的计划,欧楚阳知道,要想一下子让紫霄的实力比上黑暗四王,那是不可能的事。不过,他不考虑不行,因为这第二件事就是目前让欧楚阳最为苦恼的一件事。

    第二件事,就是紫霄现在面临的又一次重大危机:来自黑毒城任万枯的报复。

    以前欧楚阳或许不知道,但近日来,他也听佟良等人对黑虎身份的讲述,在他知道其上有一个八级武狂的叔父后,欧楚阳顿时烦恼起来。试想,把人家亲侄杀掉,更是灭杀了人家一个武尊级强者,这般恩仇,有谁会轻言了之。

    杀了任万枯的侄子,黑虎,并不代表欧楚阳会后悔。他自知,如果历史重演,他还是会这么做。毕竟,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如果想要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没有一些狠辣的手段是完全不行的。

    欧楚阳并不是苦恼眼前,而是以后,有了黑电,他相信,就算任万枯亲来也未必能讨到好处,不过,这只是一时之计,自己以后还要修炼,为了其余四个本源灵晶,他还要游走大陆,而黑电说不准还要随着自己一同去旅行,这样一来,紫霄的境地就相当危险了。

    手拂着额头,欧楚阳思来想去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去阻止任万枯的报复。无奈间,欧楚阳喃喃自语起来。

    “实力啊。没有实力什么都不行啊,要是我也是武狂级别的强者,现在根本可以无视任万枯了。怎么办才好呢?”感叹了一声,欧楚阳摇了摇头。

    “还有八部战诀,这次出来已经大半年了,自己根本没有去打听到半点风声,光是为了紫霄的事就托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欧家怎么样了?”

    欧楚阳正想着,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暂时抛去心中的烦恼,欧楚阳打开门,正看到许洁儿那绝美的俏脸。

    “咦?你怎么来了?”欧楚阳疑惑的问道。

    许洁我美目流转,小脸顿时一冷,假作不悦道:“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

    闻言,欧楚阳眼中略显慌忙,道:“不是,不是,进来说话吧。”

    见欧楚阳一副惊惧的模样,许洁儿忍不住捂着小嘴乐了起来,笑了几声,许洁儿方才说道:“不用了,看你这样子。刚才紫荆姐他们开完会,有些事要找你商量,正好看到我没事,就让我来找你。”

    “紫荆姐找我有事?”欧楚阳眉头一皱,想了想道:“她在哪?”

    许洁儿转身一指:“密会厅。”

    欧楚阳走出屋外,把门反关,对着许洁儿道:“走吧。”

    许洁儿闻言,笑道:“我不去了,你们紫霄的事,还是不参予的好。”

    闻言,欧楚阳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微微偏过头,问道:“没有人把你当成外人,快走吧。”说完,欧楚阳率先离去。

    许洁儿愣愣的,站在原地半晌,心中一直回味着欧楚阳说的话:“没有人把你当成外人……”

    也不知是他曲解了欧楚阳的意思,还是心中十分喜欢欧楚阳这句话,回味了片刻之后,那张美丽动人的俏脸上居然浮现了一抹绯红,正如晚夏时尚未成熟的红果,生涩却又明媚。

    想了一会儿,许洁儿突然发现欧楚阳已经离开,顿时快步追了过去。

    与许洁儿同到密会厅,欧楚阳见到紫荆、佟良等核心人物居然全部都在场,马上跟这些人打起了招呼。而佟良见到欧楚阳来到,登时起身,将主位让给了他。

    本来这些人都是与自己有着非浅关系的朋友,在他们面前用不着讲究太多,所以欧楚阳也不做作,大咧咧的坐在了佟良的位置。

    “紫荆姐,大家都在,发生什么事了吗?”

    见欧楚阳到来,紫荆突然面色一正,道:“是有事,我们刚才已经商量了很长时间,但就是没有决定,想听听你的意见。”

    “哦?什么事?”欧楚阳疑惑道,能让紫荆都感觉到棘手的事,前者认为不会是小事。

    紫荆顿了顿,凝重道:“我们虽然成功的将黑虎帮灭掉,掌控了这黑虎镇,但也引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敌。黑虎是任万枯的侄子,这件事不少人都知道。但任万枯此人自私的很,这个大陆上除了他自己,他根本不会把任何人的性命当回事,所以对于黑虎的死,我倒是不是很担心。只不过我们杀掉的妖老和妖行二人正是黑暗四王中毒门门主任万枯的手下,而且以于妖老这人,任万枯一直很看重,可以说,他是任万枯最为得力的帮手。眼下,虽然任万枯还没有动作,可我想任万枯不会就此罢休。现在我们需要想一个办法去解决这件事。”

    闻言,欧楚阳心中无奈一笑:看来紫荆也想到了这个方面,无奈是,紫荆姐不你知道,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啊。“

    虽然很是无奈,但欧楚阳还是没有表露出来,反而把目光转向众人问道:“大家是怎么想的?”

    听到欧楚阳问起,众人七嘴八舌说了起来,有的说可以马上组织撤离,不必与之硬撞;还有的人说有了黑电在,根本不需要害怕对方,自己一方组织修炼,完全可以在任万枯来袭之时,给对方一个震撼;可这里最为大胆的还是沈航,这个小子居然提议马上起事,利用黑电那强大的实力,尽快招兵买马,然后选择一处宝地,自立为王,成为继黑暗城地界四王之后的第五王。

    欧楚阳聆听着,期间并未说过半句话,他的脑中不断思考着任万枯一方到底会怎么做?要说,紫霄与黑虎的仇怨已经结束两个月了,按常理来讲,任万枯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怎么这么长时间,对方还是毫无动静呢?这方面,欧楚阳表示怀疑。

    正在这时,所有人发言都已完毕,一个个正奇怪看着欧楚阳,陡然感觉到自己被关注起来,欧楚阳马上惊醒,环视了一周后。方才说道:“咳……,大家的想法我已经听到了,大家都有自己的观点这方面很难掌握。不过…”

    欧楚阳顿了顿道:“我先说说我个人的观点:第一,硬拼是不可能的,虽然我们有着黑电这个底牌,但他只有一个人,紫霄中再下来的强者就只有大哥和百里前辈了。而任万枯那面,只是为了帮一帮黑虎便派来一个四级武尊,这个说明黑暗四王的底蕴根本不是我们所能比拟的,如果用强硬的手段,相信紫霄会受到史无前例的打击,甚至有可能被任万枯灭掉。”

    “咳……”欧楚阳咳了一声,看向沈航道:“至于自立为王…,我们连黑暗四王中任意一个都撼动不了,更别提自立门户了,况且,黑暗城的历史相信大家也不陌生,之所以它能一直维持四足鼎力的状态,当中自是有着一定的潜规则。如果我们贸然举事的话,那将比直接针对任万枯的情况更糟。”

    众人闻言,登时冷汗直流,这到不是说他们害怕什么,只是一听到欧楚阳的分析,有可能将刚刚成立的紫霄带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那种情况恐怕没有人愿意见到。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必须撤离吗?”佟良想了半天,最后不甘心的问道:“老大,其实黑暗城地界虽然乱了些,但这只是表面上的,这里的规则我们已经太熟悉了,真不想离开这个地方,况且我们身为武者除了有着好一点的丹药、宝物能够快速提升实力外,就只有压力这个东西才能促进成长,而压力这种东西,相信整个大陆就只有黑暗城地界最多了。”

    欧楚阳点了点头,他自然明白佟良的意思,在黑暗城地界六年,所有能够活下来的,都是人中之龙,没有一个软弱之辈,就是因为这样,紫霄才有了如今的实力,当初没有被黑虎所灭帮。眼下,要他们离开黑暗城,每一个人心中都难免有些不舍。而且正如佟良所说,在黑暗城地界生存,不论是心境还是本身的实力,比在外界要提升的快的许多。试问这么多好处,谁还想离开。

    可事情麻烦就麻烦在,自己等人一来,还没有怎么样,便把本地的三大势力连根拔起,好不好、歹不歹不说,其中一个还跟着黑暗四王之一的任万枯有着关系。所以,这件事对于欧楚阳来说,极为了矛盾。

    沉思了一会,欧楚阳一边想一边分析道:“离开?都不甘心;如果不离开,也许我们会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似乎是自言自语,欧楚阳想了想,突然灵机一动,问向紫荆道:“紫荆姐,还记得当初我们逃离黑虎的追杀,躲进的那个山谷吗?”

    被欧楚阳一问,紫荆也是想起来当初的那个避难的山谷,那个山谷不是一般的大,足足能够承纳目前所有紫霄成员在那里面生活、修炼,不过紫荆没有反映过来,便反问道:“记得,问这个干什么?”

    一语出,紫荆顿时惊醒,接着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先进去避避难?”

    紫荆一提醒,众人恍悟过来,不过他们没有明白,这与撤离有什么关系。一道道带着疑惑的眼神纷纷投向欧楚阳,一下子,后者便成了满场的焦点。

    欧楚阳又想了一下,觉得自己想的应该可行,遂说道:“我们不是撤离,也不是避难,是积攒实力。”

    众人一听,异口同声的问道:“怎么个积攒法?”

    欧楚阳顿了顿时,解释道:“你们想想,我们与黑虎事已经过了两个月,为什么任万枯到现在没有反映。”

    看了一眼陷入沉思中的众人,欧楚阳接着道:“我想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他任万枯至今摸不清我们的实力,不知道该派谁来好,或者派多少人来才好,如果他不小心谨慎,恐怕会被其他三大势力所乘,所以我猜他现在在观察,甚至是在调查。毕竟,我们是可以把一名四级武尊都杀掉的势力,他任万枯也不能不小心。”

    说到这时,众人觉得的蛮有道理。而这时,欧楚阳又道:“如果不是前面的原因,那我想,任万枯极有可能被什么事情所牵绊,抽调不出人手和时间来对付我们,这样的话我们就会很安全了。而且我很希望他是因为第二个原因没有对我们出手。因为那样,我们就可以休养生息了。”

    “那还要撤离?”佟良听完,不解的问道。

    欧楚阳摆了摆手,道:“不是撤离,我说过,这是我们积赞实力的好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