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二二章 大战过后

第五二二章 大战过后

 
    ……

    黄浪附耳上前,用那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你的脑袋。”

    话音刚落,黄浪陡然气势翻涌,手掌猛的一吸,背后的无锋重剑应声拔出,带着无匹的气劲,黄浪一把将大剑握在手中,对着黑虎横空扫去。

    这一下,把黑虎吓了一跳,近在咫尺,受到一个与自己实力相差极近的强者偷袭,黑虎立时大骇,惊惧间,黑虎忙调动全身内气,向后窜去,黑色内气铠甲也在同一时间凝聚成形。

    只不过,两人离的太近了,近到黑虎根本不可能全身而退。黄浪那柄无锋重剑终端还是扫到了黑虎那魁梧的身躯。

    “蓬”

    一声惊天巨响,黑虎整个人倒飞而出,在空中翻腾了几下,方才稳住了身形。

    嘴角挂着淡淡的血迹,黑虎怒火中烧,他实在没有想到,对方的这青年说出手就出手,而且那脸上所夹带的凌厉气势更是差点要了自己的命。

    惊怒间,黑虎仰天怒吼。

    “杀,一个不留。”

    黑虎帮与紫霄佣兵团的大战,整整持续了大半天,直到日暮西陲,满天星斗爬上夜空,方才结束。

    这一场大战,可以说是黑虎镇数年来最为激烈的一次,跟以往那些私人恩怨的小打小闹不同,这次事件,是倾注了黑虎镇两大帮派的最大力量的一次争斗。

    起初,人们还以为黑虎帮拥有着人数上的优势以及黑虎这位强者做阵,胜利几乎不言而喻,可是打起来,他们才知道,原来紫霄所拥有的实力并不比黑虎帮弱上多少。其中,不说那个与黑虎足足大战了数百回合而不落败的武尊强者,光是屋顶上那曼妙的身影,就已经给黑虎帮众以及所有观战的人们带来了巨大的震撼。

    站在屋顶上的少女,自然便是与欧楚阳一同前来的许洁儿。在这场战役中,黄浪并不是最突出的一个,因为许洁儿的表现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这里,几乎每一个人都忘不了那一幕,耀眼无比的金色能量气劲,在少女狂放之后,形成了一个巨大能量漩涡,也许是武技,更也许是秘术,这一技能的释放,直接导致对方三位六级武师级别的掌堂一死两伤,这般强大的威力,就连身为武尊强者的黑虎与黄浪两人都为之侧目。

    然而,即便是有了许洁儿,紫霄一方依然处于劣势,对方那上百名强者在黑虎的死命令下,不断的冲击着仅有二十几人的防护圈。其实,要不是佟良下令拼死也要保住身后木屋的安全,紫霄一方倒不会太惨烈,不过无奈的是,为了那个木屋,紫霄的人却是用尽自己的内气和力气,到最后,不到三十人的队伍,仅仅余下十几人。

    不过还好的是,就是紫霄佣兵团即将被黑虎帮击退的时候,沈航与白天仲终于完成任务归来,两人带领着五十多人的队伍,在院中一路拼杀,终于救下了处于危机中的紫霄众人,那时,黄浪几乎精疲力竭,而许洁儿更是由于施展秘术的缘故,内气暂时消失,变成普通人一个。

    可以说,这一战,整个紫霄佣兵团损失惨重,几乎个个好手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而其中受伤最为严重的当属佟良。身为紫霄的首领,佟良没有强大的实力,还必须要挺身上前,做好表率,这样一来,本就让狼杰折磨的体无完肤的佟良更是伤上加伤,要不是当时还有欧楚阳带来的擅长医术的奇灵,相信此时的佟良不死也要丢了半条命,哪还能像现在这样,被人搀扶着站在一旁边,吩咐着属下打扫战场。

    看着浑身上下带着不同伤势的属下,在院中不停的忙碌着,佟良心中很不是滋味,当初自己的大意,忽视了狼杰的存在,进而使原来铁桶一般的紫霄佣兵团被狼杰这只驻虫撕咬的破烂不堪,还差点为那些一直忠心于紫霄的成员引来杀身之祸。最严重的,也是佟良最没有想到的,他还差点连累了曾经救过自己,给过自己眼下一切的恩人:欧楚阳。

    悔恨着望着那处木屋,佟良狠狠的掴了自己一记嘴巴。一记脆响过后,黄浪托着疲惫的身体走上前来,望着佟良的那充满恨意与怒火的眼神,重重的拍了拍佟良的肩头,道:“兄弟,怎么了?”

    闻言,佟良抬起头,看了看黄浪,道:“黄大哥,要不是你,这次紫霄就完了,那时,我又有何面目去面对老大啊。”

    见到佟良如此模样,黄浪心中有些不忍的劝道:“兄弟,这不是你的错,你只是一时之间被人蒙蔽了,不过还好的是,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我们不都安然无事吗?”

    黄浪长叹了一声,扫视着地上那些为紫霄而牺牲的成员尸体,凄然道:“只是,损失了这么多的兄弟。”

    佟良的眼泪几乎夺眶而出,站在那里一语不发,片刻过后,前者突然问道:“许小姐怎么样了?”

    闻言,黄浪这才想起刚刚大发神威的许洁儿,目光马上搜索起来,黄浪发现,许洁儿此时正坐在木屋的门口,精神异常的颓废,显然,刚刚那一战已经使她产生了极大的消耗。

    见到许洁儿无事,黄浪这才放宽了心,不过当其目光四下扫视了一番后,立刻发现了不对。

    “嗯?狼杰呢?”

    听到黄浪低声问出,佟良也是一愣,再看了看四周,确实没有发现狼杰那个小人的身影。

    “该死,居然让他跑了。”愤恨着,佟良狠狠一拳击在地上,顿时留下了一小小的坑洞。

    不过,还没等佟良吩咐人寻找狼杰时,后面突然传来一声闷响。

    “蓬~”

    声音刚刚响起,院内正在打扫战场的众人猛的回头,这才发现,一个庞大的物体突然撞破了院墙,落在了院子当中。

    众人定晴一看,不是狼杰还会有谁?

    还没等众人反映过来,一道蓝色身影突然从后院掠了进来,人影刚一落地,便指着倒在地上的狼杰冷声道:“想跑?”

    听到这个声音,一旁边还在忙碌的沈航与白天仲马上回过头来,惊呼起来。

    “姐姐~”

    “紫荆~”

    见到这两个最亲近的人,倍受委屈的紫荆终是落下了热泪,三人相拥了一会,紫荆将狼杰所做的一切全数吐露而出,这些事中,其中有一部分加佟良也不知道,待到紫荆说完,所有人皆是无比愤恨的看向倒在地上的狼杰。

    “你个小人,我杀了你。”

    沈航越看越生气,挥掌便要将之击杀,这时,佟良却大喝了一声。

    “沈兄弟,留手。”

    听到佟良喝止,沈航疑惑的抬起头,这时佟良继续说道:“先留着他,等到老大出来,再审不迟。”

    闻言,沈航只能作罢,不过,佟良的一句话登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引到了那唯一完好房屋上。

    漆黑的深夜,只有几颗不算明亮的星星点缀着星空,在这夜凉如水的星空下,紫霄佣兵团的众人席地而坐,一脸疲惫之态,而院内唯一能够取暖的,就只有那雄雄燃烧的篝火。

    白日里的一场血战,除了那被众人全力保护的木屋,几乎整个佣兵团中的建筑尽皆被毁。眼下,曾经在黑虎镇中被人仰望已久的紫霄总部尽是残砖断瓦、沧夷一片,就连完好的房屋也不多见。

    紫霄总部院内,数十人聚在一起,除了那些身上伤势极重成员,没有一个人闭眼休息,反而个个托着身上的伤势,一脸警惕的扫视着周围。

    篝火旁,黄浪、佟良、沈航、白天仲、奇灵等人围坐在一起,纷纷讲述着各自的故事,至于许洁儿和紫荆,做为团内唯一的女性,倒是被安顿在一处损坏不算严重的屋中。

    还是黄浪等人聊了一会儿,随后便将目光投到了那完整的木屋中,那里,有着淡淡的紫光向外透射着,他们知道,这是只属于一个人的内气光芒,而不知是何原因,只要大家看到了这道光芒,心底间便冉升出丝丝暖意。

    灰暗的木屋中,没有丝毫照明设施,但由于此间一个青年身上所散发的紫光却显得极为明亮。

    欧楚阳双指并拢,紧紧的按在百里丧的眉心,一道无比磅礴的灵魂之力,不断的自其体内涌出,顺着并拢的指尖,缓慢的灌输着。

    这,已经是欧楚阳为百里丧疗伤十数个小时了,本来,以欧楚阳强大的灵魂之力,想要为百里丧疗伤,根本不需要这么长时间,可无奈的是,欧楚阳不知道近几年,在百里丧身上发生什么重大的事,后者体内的血毒居然暴增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用欧楚阳观察的说法是:现在的百里丧体内,几乎有九成都是血毒,而仅留的那一层没有被血毒侵蚀的地方,也即将失守。

    十数个小时,欧楚阳只是重复的做着两件事情:第一,便是怕百里丧灵魂失守,为血毒控制,而第二,则不停的开动脑筋,思索着解救之法。长达十多个小时的时间,欧楚阳不可能听不到屋外传来的阵阵打斗的声音和那令人极为心颤的轰鸣。通过黑虎与佟良的对话,他知道,现在紫霄佣兵团正处在水深火热中,也许下一刻,敌人便会杀进来,将自己和百里丧毙于掌下,虽然情势紧急,但欧楚阳还是几次的忍住停止治疗的举动,因为他明白,在这个档口,如果自己停下来,那么下一刻,百里丧不是为血毒控制,人性尽丧,就是血毒爆涨,筋脉尽断而亡。

    两种结局,欧楚阳都不想见到,所以他一直隐忍着,另外,他相信,有许洁儿和黄浪在,紫霄未必就会覆灭。许久之后,欧楚阳终于依靠着强大的灵魂之力稳住了百里丧,而这时,外面那剧烈的打斗声,终于停止了下来,欧楚阳立时听到屋外佟良的指挥的声音,他终于松了口气,看来,佟良等人没有让他失望,现在外敌已去,自己也不用过分担忧,可以全力的冶疗百里丧的伤势了。

    “五级丹师的魂力,真的可以祛除血毒,让百里丧恢复正常吗?”欧楚阳眉头紧锁,不住的思考着。

    想了一会儿,欧楚阳脑海中陡然浮现魂诀中的记载,无数道信息流似汪洋般开始从脑海深处被欧楚阳挖掘出来,这样,过了好久,欧楚阳终于理清了头绪,那治疗百里丧的祛毒法门也在同一时间呼之欲出。

    “原来是这样。”重重呼出一口气,似是跑完万米长跑似的,欧楚阳在为百里丧稳住病情,继而研究如何祛除血毒之后,早已疲惫不堪。现在,终于弄清楚这血毒是如何解法,欧楚阳倒是松了口气。

    按照曾经百里丧对自己的介绍,那血毒并不是血液中的毒素如此简单,那是长期吸食人血,造成他人死亡后灵魂中的怨念积聚而成,这种毒不同于实质性的毒素,而是深埋于灵魂中的最恶性毒物。

    当然,天下事物一阴一阳、互有克制,这亘古不变的定理放到哪里都成立,眼下,既然有了血毒这种毒物,定然有着克制之术,而这克制的方法正是百里丧曾经赠予欧楚阳的魂诀。

    魂诀,在欧楚阳当初得到时,便已修炼过,不过,当时的他完全把魂诀当成了能够提升魂力的秘术,再加上这魂诀提升魂力并不是很明显,所以,欧楚阳只是稍加修炼,并没有倾注太大的精力。现在看来,欧楚阳的想法并没有错,这魂诀的确拥有着提升魂力的作用,但魂诀存在的主要作用在于帮助修炼血噬功的人在达到武尊级别时祛除血毒,以达到脱离血毒束缚,进而使修炼血噬功的人成为真正的武修强者。

    弄清楚血毒的成因,欧楚阳开始着手修炼起魂诀,而本就已经达到五级丹师的他修炼起来,自然要比当时的自己快上数十倍,短短的一卷魂诀,欧楚阳只是稍加修炼便完全修成。本来,他还以为自己修炼成功自己后,魂力的提升会更加快速,可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魂力依然没有丝毫快速的增长。不过,令欧楚阳欣喜的是,他终于明白如何去解除百里丧的血毒。

    方法其实,很简单,欧楚阳只需要慢慢的释放着自己的魂力,再灌输到百里丧的体内,一点一点的牵引着埋藏在灵魂中的血毒毒素,使其脱离百里丧,这样的话,那血毒也自然被排到别处,而百里丧的内气不会受到半点损害,还可以在以后的修炼中彻底摆脱血毒的侵蚀,只凭靠着天地灵气来提升自已的境界了。

    一切搞清楚后,欧楚阳也顾不得多想,百里丧在欧楚阳心中的地位虽然比不上欧擎与欧浩鹏,但到底来说,他也是自己最尊重的人之人。更何况,身处这个以杀伐闻名的混乱之都,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危险,现在欧楚阳需要的不仅是自己的实力,就连身边的朋友也必须拥有最完好的状态,而多了一个武尊级别的强者,相当于为自己的安全多买了一份保障。

    想到这里,欧楚阳双手猛的舞动起来,长久的修炼导致欧楚阳对修炼手印无比熟悉,就算是魂诀的秘术刚刚习成,也不能阻碍欧楚阳半分,生涩的手印顷刻间完成,下一刻,欧楚阳便开始为百里丧进行长时间的祛毒行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