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一三章 日使大人

第五一三章 日使大人

 
    ……

    闻言,欧楚阳抬起头,错愕的看着欧擎,随后,欧楚阳突然发现,家主欧成以及众长老一个个脸显无奈之色,一个个的眼神中,却是充满了…嫉妒。

    没错,就是嫉妒。

    还没等欧楚阳想清楚是怎么回事。欧擎再次开口道:“一年前,欧家遭逢巨变,一夜之间,几乎被人荡平小荡山,不仅如此,八大家族的其它家族也是如此,经过调查,那次事件与一股不知名的势力有关,为保八大家族不被覆灭,八大家族发起联名讨伐令,共同追查这股势力的来源。”

    清朗的声音微微一顿,欧擎继续说道:“我欧家自然不落后于人,现在我宣布,欧家与八大家族结盟,同时派人到大陆上追寻根源,而这次任务,经过本宗与家主及各大长老商定,决定派欧楚阳前往。如果欧楚阳能够圆满的完成这次任务,本宗决定,待到欧楚阳回来之时,下一任家主就是欧楚阳。”

    “哗”

    本来安静无比的小荡山后山,在欧擎最后一句话说完之后,犹如开了锅一般,各个族人不可思议的议论着一项决定,一时之间,整个小荡山顿时被这股声浪覆盖住,显得吵杂无比。

    “静一静。”

    见到场面变得混乱,家主欧成眉头微皱,陡然大喝了一声,将这鼎沸的吵杂之声压制了下去,道:“这是祖师与长老堂的决定,如果有谁不满,完全可以在仪式过后,提出自己的意见,不过现在,都给我闭嘴。”

    意见?谁会有意见?

    这句话从欧擎和欧成这两位人物口中说出,明摆着是已经商量好的了,又哪有人敢对家主和祖师有意见。就算是有意见,不也得看看那上受益人是谁?那可是欧楚阳啊,连长老堂的长老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自己。

    想到这里,没有人再敢议论,纷纷闭上了嘴。

    见状,欧擎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欧楚阳,微笑着对前者说道:“欧楚阳,希望你不要辜负家族的重托,能够圆满的完成这个任务,等你回来后,欧家就交给你掌管了。”

    欧楚阳抬起头,翻了翻白眼,道:“祖师,这家主不当行不行。”

    “放肆。”

    欧楚阳的一句话,顿时引来了四大长老和家主的不悦。

    微微摆了摆手,欧擎阻止了暴怒的五人,低声道:“怎么?不想当啊?告诉你,不行。如果你不答应,之前与家主的协议一概作废。”

    看着欧擎,欧楚阳忽然有种上套的感觉:难不成从一开始,就是他的主意?晕,这下可阴沟里翻船了。

    面对着欧擎那略微阴险的笑容,欧楚阳只能无奈的耸了耸肩,算是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一切变得简单了,欧成在族谱上重新写上欧楚阳的名字,再上了三柱香,便吩咐了族人退去。

    一场重归家族的仪式就此结束。

    不过,事情不算完,紧接着,欧雄又履行了对欧楚阳的承诺,从山门三跪九叩,直达迎客大殿,又给方老斟了茶,认了错,欧楚阳这才帮助他恢复了功力。

    这件事的发生,引来了无数族人的驻足观看,当他们见到在族中一直不可一世的太保类人物,卑躬屈膝的模样,倒是有大部分人的脸上充满了快意,从这点,欧楚阳不难看出,这个欧雄在家族中的人缘并不是太好。

    一切事情都处理完毕,欧楚阳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开始整理自己的行装,因为第二天,便是他离开欧家、进军黑暗城的日子。

    浮级山,浮级殿。

    地宫中,一个俊逸青年双手捏着印诀,虚托在空中,内气催动间,房间中那充盈无比的炽热气息开始围绕着青年缓慢的旋转起来。慢慢的,炽热气流越转越快,最后居然形成了一团火热的旋转,紧紧的将青年包裹住。

    受到炽热气流的影响,青年双手猛的舞动起来,短短片刻,那炽热旋风便开始疯狂的涌向青年体内。当最后一道气流被青年吸收而进时,青年陡的睁开双眼,顿时,两道充斥着无比狂燥的赤色光芒自其双目中射出。

    轻轻的吐了口浊气,青年双拳一握,用那恶毒无比的低沉嗓音,喃喃自语道:“欧楚阳,再让我遇见,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这句话,青年双眉一展,站起身来,走向大门处。

    “吱呀~”

    大门打开,顿时一道刺目的光芒投射进来,而青年并没有受到这光芒的影响,反而从容无比的走了出去。

    “哎呀~,罗贤侄,你终于出来了,咦?看罗贤侄的样子,似乎已经突破了武师的屏障?恭喜罗贤侄、贺喜罗贤侄了,罗家出了你这位天才,以后定然能让罗家一举成名啊。”

    刚一开门,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笑着迎了上来,寒暄道。

    见到这个老者,青年不屑的撇了撇嘴,施礼笑道:“庞家主过奖了,这都亏了师尊,要不是他老人家,鸣洲还不知道何时才能伤愈,更别提光宗耀祖了。”

    老者姓庞名列,乃是目前浮级殿庞家的家主,而与之对话的正是三年前在圣地中,差点死在欧楚阳手中的罗鸣洲。三年前那一役,欧楚阳以武卫巅峰的实力,在差别整整一级的情况下,完胜了罗鸣洲,还差点将他杀掉,这断仇怨,罗鸣洲自是不会忘记,所以,在提到受伤这一事时,罗鸣洲自是少不了露出恶毒的眼神。

    看到罗鸣洲那怨恨的模样,庞列心底偷笑了一声,可他的脸上却是赞同道:“罗贤侄说的是,日使的实力,我们都清楚,要是连日使也不能帮罗贤侄恢复内气,恐怕天底下也没有人能有此绝技了。”

    说到这里,庞列像是想起了某事,忙道:“哦对了,日使已经猜到,今日罗贤侄出关,现在正和黑先生、药老在秘室等着,罗贤侄随我来吧。”

    “麻烦庞家主了。请。”罗鸣洲闻言,赶忙拱了拱手。

    “请。”

    庞家地底秘室,由于处于地下三层,光线根本投射不进半点,显得极为昏暗。

    此时,秘室中有着三个人影。当中主位,一位身材圆胖的中年人正负手而立。被其背对着一老一中两人正附首站在一起。此时,如果欧楚阳在这里,便会发现,站在下首的中年人和老人正是当初在帝都中出现过的黑衣人和药林。

    由于三人并没有说话,秘室中显得安静无比,甚至有点阴森。

    这时,身材圆胖的中年人突然转过身来,说道:“黑先生,欧家怎么样了?”

    闻言,黑衣人赶忙躬身道:“属下失职,属下去到小荡山的时候,那里已经人去楼空。半个人影也没有,至于下落…,还在查。”

    “哦?”圆胖中年人转过头,淡淡的看了黑先生一眼,笑道:“欧家,跑的够快啊,难道有风声传过去?”

    圆胖中年人此话一出,黑衣人浑身打了个寒战,忙道:“不会,这次我们并没有实施任何计划,相信小荡山那面定然是因为一年前的事,产生了恐惧心理,早有了打算。”

    圆胖中年人摆了摆手,道:“我没有怪你,既然一年前没有荡平欧家,那说明欧家还是有些实力的,这也无所谓,用不了多久,八大家族就会在我们的掌控中。”

    顿了一顿,这个被称作日使大人的圆胖中年人又问道:“罗洪那面怎么样了?还是不肯说?”

    “那个老家伙硬的很,一直不肯说出半句话,就算是我们拿罗家的人来威胁他,他还是不肯说。”黑先生答道。

    “哼!看不出来,罗洪这个老家伙还很顽固,行了,这事不用你管了,随后我会让鸣洲跟进此事。”

    圆胖中年人话音刚落,秘室的门响了。

    秘室门打开,罗鸣洲与庞列走了进来,二人刚一进屋,忙冲着圆胖中年人躬身行礼。

    “师尊。”

    “日使大人。”

    “恩。”圆胖中年人点了点头,看向罗鸣洲道:“鸣洲,你的伤势恢复好了?”

    罗鸣洲闻言,恭敬的答道:“回师尊,鸣洲已经无恙,多谢师尊出手,鸣洲感激不尽。”

    “罢了。要不是你鲁莽,没有及时的杀死那个欧楚阳,也不会落得这个下场,这次就算是个教训,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我非但不会救你,还要用宗规治你。你可要记住了。哼!连金丝软甲都被打碎,我真想亲眼见见这个欧楚阳。”

    圆胖中年人冷哼着,突然问道:“庞列,欧楚阳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闻言,这位曾经在家族中威严赫赫的老人突然露出了一脸谄媚相:“回日使大人,查出来了,这个欧楚阳是欧家欧凌风的儿子,此子刚刚出生时便没了父母,是由一个欧家的下人在小荡山脚下带大的。再后来,这个欧楚阳只身前往棋盘镇,在那里被尚武学院录取,进而去到了帝都,随后,又被青尘收之为徒…”

    “咳~”说到这里,庞列突然转过头看了看一旁的满脸阴沉的药林,继续说道:“在斗丹大会上胜了药老的弟子,最后才进入圣地,之后便不清楚了。”

    说完,庞列看着圆胖中年人,一言不发。而后者明显不满意庞列的回答,冷声道:“就这些?”

    “唰~”见圆胖中年人一副不满的神情,庞列吓得冷汗直流,唯唯喏喏道:“就…暂时就这些,属下现在还在查,不过属下以为,他只是个幸运一点的小子罢了,其实也用不着我们这么关注吧。”

    “哼!”

    闻言,圆胖中看人突然冷哼一声,一股霸气绝伦的气势陡然自其身上涌出,顿时,秘室内那潮湿的感受再也不见,唯一存留的便是充斥在秘室中那热的足人令人发狂的火属性气息。

    紧盯着庞列,圆胖中年人森然道:“幸运一点?幸运一点会在棋盘镇打乱我们的计划?幸运一点会在这个年龄成为四级丹师?幸运一点会以武卫巅峰实力打败鸣洲?”

    圆胖中年人越说越气愤,那股气势,直把在场几人压的喘不气来。

    “玛林商会没有没落是因为欧楚阳;飞云丹堂没有归入我手也是因为这个欧楚阳;甚至本源木灵都被他夺走。你还说他只是因为幸运一点?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圆胖中年人指着庞列怒斥了起来。

    感受着圆胖中年人的怒火,几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个个望着庞列的眼神都充满着怜悯。

    过了半晌,圆胖中年人终于缓缓收回了气势,而秘室内的温度也是随之降了下来。

    只听圆胖中年人吩咐道:“鸣洲,你与东方家的事,搁一搁再说,现在给你个任务,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罗洪把八部战诀的藏处和秘密说出来,去吧。”

    “是。”罗鸣洲闻言,立即回应了一声,随后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接着,圆胖中年人把目光转向药林道:“药老,你带着圣元丹去一趟黑暗城,另外,庞列,你派几个人去保护一下药老,黑先生还有事要办,随后会过去,一切等到了那边见机行事。”

    闻言,药林与庞列纷纷附和,便转身离开了秘室。

    刚从秘室出来,庞列马上挺了挺身子,像是一直受到圆胖中年人威压,半晌没透口气来一般,对着药林道:“日使大人不愧是武圣强者啊,这气势连我都受不了。”

    药林淡淡的看了庞列一眼道:“是啊,我要是有那种实力,青尘还不乖乖的给我跪下?”

    “呵呵。”庞列微微一笑,突然凑到药林身边,低声道:“药老,听说你以前有个旧识也在黑暗城,能不能帮在下办件事?”

    “什么事?”药林皱了皱眉头。

    “呵呵,没什么,在下手里有个人,嘴硬的很,几年了一句话都不说,听闻药老的旧识有种能让死人都开口说话的药,不知道…”

    药林闻言,微微一愣,旋即道:“你可要知道,那老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灯,没有令他满意的东西,他连自己的老爹都不认识,你不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