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一二章 前仇尽释

第五一二章 前仇尽释

 
    ……

    想到多年前吴又莲对欧楚阳所做的一切,再加上现在后者的实力,众人的心再次的提了起来。而欧浩鹏和方老见到欧楚阳这个举动,怕欧楚阳伤了吴又莲,立即跟了上去。

    行到近前,瞧着眼前那张憔悴的面孔,欧楚阳心中不忍,猛的抓起吴又莲的右手,一把扣住其脉门。

    吴又莲看着欧楚阳,眼中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般。这就么静静的看着欧楚阳,吴又莲仿佛从其面孔上找到了多年前容柔的影子。那略微相似的面容以及坚毅不拔的性格再度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灵魂之力迅速包裹了吴又莲,欧楚阳慢慢催动着本源木灵之气,顺着其脉门,一点点的灌输进去。

    吴又莲是个凡人,并不如武者那般拥有超强的体质,欧楚阳怕自己一不小心伤其经脉,才做的如此谨慎。

    仔细的探查了一番,欧楚阳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其实吴又莲只有一种病,她的肺部出了问题。虽然欧楚阳并不知道这病的名称,但按照他对医道的了解,似乎跟自己记忆中的肺痨有着极为相似之处。

    诊断了一番,欧楚阳心中也有了数,便随手将之前炼制的一枚丹药取了出来,对吴又莲身边的丫环说道:“把这个拿去,捏碎分成三份,分三碗水喂她喝下。”

    没来由的一句话,又是让众人呆在了当场。

    做为场中最高一辈的人物,欧擎一直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欧楚阳,直到欧楚阳将丹丸取出后,他才明白了欧楚阳的用意。

    淡笑间,欧擎极为满意欧楚阳的做法,为防止别人打扰到他们,便突然开口道:“没什么事都回去吧,让他们说说话。”

    众人退去,场中只留下了欧浩鹏、吴又莲和欧楚阳三人,倒像是一个久久没有团圆的家庭。

    错愕的看着欧楚阳,吴又莲试图从前者的面容上寻找他的意图,只是看了半天,欧楚阳一直维持那古井无波的表情,根本看不出一丝感情。

    无奈的叹了口气,吴又莲问道:“你不恨我?”

    “为什么要恨你?”

    “我把你逐出了家族,让你过上了苦难的生活。”

    “我知道。不过你不打算为你所做的辩解吗?”

    “辩解?”吴又莲又咳了一声,凄然道:“没什么好辩解的,一切都是我的主意。”

    欧楚阳皱着眉,摇了摇头,暗道:“怎么这天下的才女,都这么有个性吗?”

    盯着吴又莲,欧楚阳突然问道:“为什么对我母亲那么好?”

    这句话,不仅把吴又莲闹的一愣,就连身边的欧浩鹏也是呆在了一旁。

    别人也许不清楚,可欧浩鹏可是再清楚不过,自从自己把容柔以二房的身份带回到欧楚阳,他的这位发妻从来就没有给过容柔半分好脸色。因为此事,这对曾经以恩爱而闻名的夫妻吵过不止一次,也正是有了容柔的出现,两人之间才开始有了隔阂,直到如今,两人之间还有芥蒂没有扫清。

    而此时,欧楚阳说出一句令欧浩鹏不敢相信的话。

    “他对容柔好?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不敢相信的问了自己一句,欧浩鹏把目光转向欧楚阳。待到他看见欧楚阳那一脸平静的神情后,方才发现,这么些年来,也许自己不知道不少的事情。

    这时,吴又莲在看了欧楚阳半晌过后,终于摇了摇笑出声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只要做了,就会有人看见,掩饰的再好也是没有用的。”欧楚阳淡淡的答道。

    闻言,吴又莲剧烈的咳嗽起来,欧楚阳见状,马上抬起右掌,按在前者的背部。届时,一道舒适无比的生之气息,自其掌中缓缓流出,在进入吴又莲体内后,迅速的将其肺腑包裹起来。

    半晌过后,欧楚阳收回了右手,而这时,吴又莲的咳嗽也跟着停止了下来。

    “你得的应该是肺痨,虽然我没有办法治愈,但之前给你的丹丸,有着延续生命之效,以你孱弱的身子,还可保你二十年无恙,二十年后,我就不敢保证了,另外,这二十年里,你可以找找对医术有所研究的医者,也许能够治好你的病也说不定。”

    “你这是在替你的母亲报恩?”

    欧楚阳点了点头,算作回答。

    吴又莲笑了笑,道:“本来我以为,自己活不了多久,可以追随凡儿一起去了,但没想来,你这一来,我还要等上二十年之久,唉~,罢了罢了,你随我来。”

    说着,吴又莲向着自己的屋中走去。

    欧楚阳与欧浩鹏对视了一眼,也跟着进到了吴又莲的屋里。

    不知道在里面忙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吴又莲拿着一只绢帕走了过来,将绢帕递到欧楚阳面前,说道:“这个是你母亲留下的唯一一个遗物,那年你被抱逐出家族时,遗落在我这,本来,我不打算再拿出来,不过,看起来这一切都是天意。”

    将绢帕接到手中,欧楚阳的手微微颤抖了两下。

    这是一只白色的绢帕,绢帕的正反两面绣着两个字,正面是柔,背面是明。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欧楚阳发现,在正面那个柔字的下方,还绣着一个小小的风字。从手工上来看,欧楚阳不难发现,那柔、明二字是早早的便绣在上面,至于那个风字,跟之前两个字大不相同,显然是有人后绣上去的。

    “柔?风?”欧楚阳呢喃了一句,随后道:“这柔字应该是我母亲的名字,而这风字,想来应该是欧凌风的风吧。”

    吴又莲点了点头道:“没错。”

    翻到背面,欧楚阳皱了皱眉,问道:“这明字指的又是谁?”

    这次,吴又莲没有点头,只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这只绢帕是你母亲临死之前交给我的。”

    吴又莲看了看欧浩鹏,无奈道:“算了,我都告诉你吧。”

    微微一顿,吴又莲说道:“浩鹏把你母亲带到欧家的时候,我很生气,所以对你母亲并不好,可当我知道你母亲的身份和经历后,一点点的也不再恨她。不过,为了让浩鹏在家族中的地位不受到影响,我不能表现出来,所以一直以来,家族中的人都认为我是嫉妒你的母亲,嫉妒她抢走了我的丈夫。”

    说到这里,吴又莲的声音有些哽咽。

    缓了缓,吴又莲又道:“我派人偷偷的给你母亲送补品,不让人知道,但最后还是让你母亲发现了,那天,我们私下里成为了好朋友。之后,你的母亲得了重病,不久于人世。而在她去世之前,找到了我,并把这只绢帕交给了我,让我代为保管。接着,你的母亲就撒手人寰了。不过,在她临死之前,却托我办一件事。”

    “什么事?”欧楚阳问道。

    淡淡的看了欧楚阳一眼,吴又莲叹道:“她不想让你待在欧家。”

    闻言,欧楚阳一怔,旋即问道:“所以,你就用你自己的办法,让家族把我逐了出去?”

    吴又莲点了点头:“在我心中,你与凡儿一样,都是我的孩子,当时让我下这个决定,我也不忍心,不过,为了满足你母亲的遗愿,我不得不这么做。”

    听到这里,欧楚阳和欧浩鹏两人方才知道,自己二人错怪了这个可怜的女人居然长达数年之久。

    “唉~”屋内静了片刻,欧浩鹏长叹一声,道:“是我错怪你了,我没想到,这么多年,你忍受了这么多。”

    吴又莲的眼角有些湿润,到了今天,自己的丈夫终于理解了自己,她又怎么能不高兴。

    冲着欧浩鹏点了点头,吴又莲又道:“你的母亲曾经提到过,这只绢帕跟你父亲的死有关,只是,任我怎么问,她也不肯说,她只说,希望你长大了,最好不要知道这件事,甚至,不要追查你父亲的死因。”

    “为什么?”欧楚阳显得有些激动。

    吴又莲摇了摇头:“不知道。我所知道的就这么多了,现在绢帕已经给了你,至于你是否想要去了解事实的真相,全然取决于你,我们也不便多问。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句话,你的母亲是个可怜的人。”

    欧楚阳抚摸着手中白色的绢帕,眼角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滑落了下来。而见到欧楚阳如此表情,吴又莲于心不忍,接着说道:“凡儿已经去了,我已经没有了寄托,可现在能够看见你好好的站在我们面前,我很高兴,大娘活不多久了,我可以抱抱你吗?”

    闻言,欧楚阳的眼泪夺眶而出,重重的点了点头。

    昨日仇已解,今日情更深。

    晨曦初露、朝霞绚丽。巍峨的小荡山,在蝉鸣鸟语一声声婉转的轻唱中迎来了新的一日。

    在这明媚的晨光下,一道道忙碌的身影和声声低唱打破了清晨的宁静。小荡山顶,一个个青年彼此奔走着,手中各自捧着檀香、符纸,抑或是搬着坐椅、炉鼎,徘徊在小荡山各处。当他们拿各自需要的物品后,皆是会涌向后山的某处,一片繁忙的情景,仿佛有着什么大事发生。

    渐渐的,红日爬上天空,尽情的挥洒着暖洋洋的日光时,一道响彻山巅的晨钟忽然鸣起。届时,大群的欧家族人开始从各自的房间内走出,急匆匆的朝着后山涌去。

    欧家宗祠。建立在小荡山后端一处独立的无名山峰上,这处山峰比小荡山要高上一些,峰顶端大约只有几百平米大小,山峰四壁光滑陡峭,险要非常,要不是山峰与后山由一座长约数十米的铁索桥链接,除了武尊级强以上的强者,根本不可能有人会到达山峰。而这正是欧家祖先将宗祠建设于此的原因。欧家宗祠里,不但摆放着欧家历代家主与对家族有贡献的族人的牌位,更是在宗祠的正中,有着一座一两人多高的人形雕塑,这个雕塑正是欧家老祖,欧天行的原形。

    召集欧家族人聚集的钟声只响起片刻,欧家族人便一一到来,届时,小荡山后山中,站着大量的欧家族人,视线一扫,粗步估计,最少也要有上千人之多。这么多人站在一起,非但没有彰显凌乱,反而整整齐齐、鸦雀无声,欧家族人个个精神抖擞,满脸肃穆的望着远处的宗祠,凝重无比。

    铁索桥一端,一个青年傲然而立,眼中古井无波,深邃而又清透。此人正是今天的主角,马上就要重归家族的欧楚阳。

    感受着周围那平静而又肃杀的气氛,欧楚阳暗暗点了点头:看来,欧家也不算是百无一事,单看这严苛的纪律,就说明欧家的家规有多严格了。

    这时,欧浩鹏走到欧楚阳身边,低声道:“重归家族的仪式,历史上也只举行过两次,而你是第二次,不要有半分不敬之心,要不然,整个家族都不会容下你。”

    听了欧浩鹏的提醒,欧楚阳郑重的点了点头,虽然之前的欧楚阳稍显狂妄,但对于这种正事,还是很有分寸的。

    “咚”

    又是一声钟鸣,接着,铁索桥的另一端,宗祠门前,作为主持之人的欧浩飞突然朗声道:“欧家宗祠开祠,为欧家第十一代子孙:欧楚阳举行重归宗教仪式,现在由欧楚阳过铁索桥,祖宗门前叩三叩。”

    话音一落,欧浩鹏偷偷的捅了欧楚阳一下,示意其上前。

    欧楚阳点着头,缓缓的走上了铁索桥,数十米的铁索桥,两边只有两道铁索链接着后山和宗祠两端,桥面是有无数木板搭建而成,其间再没有任何东西固定,只要人一走上去,便会摇摆不已。可当欧楚阳踏上铁索桥时,这桥居然像是没有受到半分重量,居然一动不动。光是这一手,令得整个小荡山欧家的族人无比震惊。

    数十米的距离,对于欧楚阳来说,只是一转眼的时间便已到达。而当其刚刚踏上山峰时,欧浩飞顿时大声道:“祖宗门前叩三叩。”

    闻言,欧楚阳双膝跪倒,在宗祠门前郑重的嗑了三个响头。

    “上香。”

    缓缓站了起来,欧楚阳走到门前摆放的炉鼎前,接过一个族人递上来的檀香,取过三枝点燃,再次跪倒,拜了三拜,随后,将香插进炉鼎之内。

    因为欧浩鹏之前与他讲过,接下来,便是曾经受罪被赶出家族的人要聆听祖训,方能重归家族。所以一切完毕,欧楚阳并未起身,只是跪在那里不动。

    见欧楚阳如此懂礼,几大长老微微点了点头。随后,欧浩飞又拿出一本已经泛黄的小册子,开始读了起来。

    许久之后,祖训已经读完,按理说,此时欧楚阳应该起身,然后由家主将其名讳再度书写在族谱当中,便可宣告结束。只不过,当欧楚阳刚想起来的时候,站在首位的欧擎突然大喝了一声。

    “欧楚阳,跪着。”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所有人都惊呆在了当场。就连铁索桥这一头的欧浩鹏也疑惑的望向欧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