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零九章 本源木灵

第五零九章 本源木灵

 
    ……

    本源木灵被炼化的瞬间,欧楚阳得到了一个天大的信息,那就是,依靠着本源木灵,可以帮人重聚内气,当然,这其中需要有些必要的条件。假如一个人没有了内气,需要本源木灵来重聚的话,必须是要适合本源木灵的身体。不过,这方面,欧楚阳并不担心,因为据他所知,欧浩鹏与方明两人修的同是木灵属性。

    欧楚阳将之种方式称之为引导,是用本源木灵的精正气息,去引导自己体内的本源本灵,在对方的体内进行内气的重塑,以达到使对方再次产生内气的目的。接着,再用某些稳固内气的丹药对伤者进行有效的诊治,这样下去,想要让一个人重新产生内气,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的欧楚阳,有了逝影九闪、破穹劲、寸分劲裂拳,再加上紫雷木诀,这一身的绝技,他相信,自己就算独闯黑暗城,也能在那片杀伐城域打下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地。

    程度性的训练,经过了整整一个早上的时间,终于宣告结束,欧楚阳并未因为那疲惫的身体而回到住处休息,反而在回山的时候走向了别处。

    这还是欧楚阳第一次悠闲的逛着欧家的小荡山,前者对于这里的布局不是很了解,以至于一路上走了不少弯路也没有找到自己想去的地方。直到,欧家的族人开始了一天的活动时。欧楚阳才有了方向。

    “喂,你过来。”走着走着,欧楚阳拉过一个身穿家族特有服饰的青年,问道:“知不知道存放药材的仓库在哪里。”

    被欧楚阳拉过的青年,因为前者昨天的一番折腾,本来就没睡好,此时又起早去忙着家族分配的任务,更是烦燥无比,此时有人将他叫住,当然气恼非常。不过,当这青年见到欧楚阳的面目之后,那股子气愤顿时化成了惧怕。

    “库房在西院,那里有人把守,顺着这条路直走到头,再右转就能看见了。”青年颤微微的答道,青年说着,连头都没有抬起,只是用那躲躲闪闪的眼神瞟了欧楚阳两眼,便把头深深的埋下。

    “哦。谢谢啊。”放开了青年,欧楚阳谢了一声,便大步朝着西院走去。只不过,当他刚走上两步的时候,青年那低语声传入了他的耳朵。

    “太可怕了。欧家怎么会出现这么个人。”青年说完,陡然加快了脚步,落荒而逃。

    “嗯?”欧楚阳停下脚步,转过身后,望着那落荒而逃的青年的背影,脸上闪过一抹苦笑,突然他也发现自己与以前的变化,好像有点太大了。这要是放在以前,自己还不很友好的问路?

    “该死?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想了半天,欧楚阳也没有想清楚自己的性格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变化,但他知道,自己的变化应该与紫色内气有关,因为就是当自己紫晶破碎,那一道紫气本源冲入脑海后,方才开始了这突兀的变化。

    届时,就连欧楚阳自己也没有发现,当他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其眉心处的闪电印记,又是突兀的闪烁了一下,诡异非常。

    存放着欧家多年积赞药材和宝物的仓库,正如青年所指,地处欧家西院。这种重要的地方,自会被欧家极为重视。所以,欧楚阳一路行来,当那高约两层的建筑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同时也看见了门口处的四个守门人。

    派四个人守门,显然,这库房在欧家人的眼中,无比重要,像这种地方,一般人根本不会任其随意接近。就算是那些路过的族人,只要到了这附近,如果没什么事,都会绕着离开,以免被人怀疑自己对库房中的某种宝物有着窥视之心。只不过,我们的主人公欧楚阳貌似没有那份自觉,在他看来,这也就是一个库房…而已。

    大踏步的走着,欧楚阳丝毫不理会周围投射而来的诧异目光。来到大门近前,欧楚阳指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青年说道:“那个…”

    其实欧楚阳刚要说:带我进去,我要取点药材,突然发现自己很不礼貌,遂马上对青年施了一礼,强装恭敬道:“这位大哥,我想在里面取点药材,家主已经同意了,劳烦带一下路,可以吗?”

    欧楚阳这般客气的话,如果放在以前,也许根本不起什么作用,但放在现在,却是不同了。

    对面青年看清欧楚阳的面孔,顿时目露为难之色,同时他的脸上明显带有惧怕的神情,想了半天,青年方才低声问道:“那个,您有家主的信物吗?”

    青年的声音很小,像是十分害怕似的,几乎和蚊子有一拼之力,欧楚阳没有听清,下意识往前迈了一步,附耳上前说道:“啊?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见到欧楚阳如此模样,青年吓的退了一步,随后其余三人走了过来。一个貌似老油条的人物嘻笑着,满脸谄媚的表情,对欧楚阳说道:“那个…,欧兄啊,我们是想问问,你老人家有没有家主的信物什么的。”

    “我老人家?”欧楚阳一愣,顿时怒道:“我很老?”

    青年一看,顿时暗骂了自己一声,赶忙改口道:“不是,小弟不是这个意思,小弟的意思是想问,您有没有家主的信物,唉~,您不知道,这里对家族太重要了,我们也是身肩保护之职,不敢马虎啊,这样吧,您费费力,拿个信物出来,我们就可以让你进去随便挑选了。”

    见到青年唯唯诺诺的模样,欧楚阳立马明白过来,可能是因为自己这几天有点太过强势了,吓到了这帮家族子弟,遂轻声道:“哦,我还真没有,要不我去找家主问问?”

    其实欧楚阳并不是想吓这青年,但这语气听在青年耳中,却犹如欧楚阳在宣判他死刑一般。青年大惊失色,猛的哭述道:“您老就放过我们吧,我们只是履行职责而已。”

    “放过?我没把你们怎么样啊?”欧楚阳疑惑了,自己跟你们好好说话,怎么像见了煞星似的?

    这一下,欧楚阳可不知如何是好了:进吧。看这青年委屈的表情,又不忍心;不进吧,势必要麻烦一趟。而正当欧楚阳踌躇不前时,身后,却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

    “你们不用管了,我带欧兄弟进去。”

    闻言,欧楚阳向身后望去。只见一个比自己要高上一头的青年慢步走了过来。

    青年大约二十六七岁,拥有着一张神似欧浩鹏的国字脸,刚毅的脸庞之上,一双虎目炯炯有神,粗犷的眉毛略显豪放,满头长发自然的重于肩部,如果说这青年有几分帅气的话,也全是拜这头发所赐。

    青年走到欧楚阳身边,严肃的喝退了那四名守门青年,而后者自是如蒙大赦一般,赶忙退去。

    见青年行来,欧楚阳疑惑的问道:“你是…”

    闻言,青年很是正经的答道:“我叫欧雨扬,是晴儿的哥哥,家父正是家族中的四长老欧浩飞。”

    “哦~”听完,欧楚阳拉出一个长长的音调,随后道:“你就是那个坑我的四长老的儿子?”

    说出这句话,欧楚阳顿时错愕了,自己都感觉到自己出言不经大脑,马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对不住,最近总管不住这张嘴。”

    欧雨扬一笑,并没有过多怪责,反而歉意道:“没什么,家族里的那点事,我们都知道,是父亲对不住你,不过,那也是家族的决议,他也改变了不了什么,这方面,欧兄弟还要多多体谅才是。”

    闻言,欧楚阳对前者好感大增,显然,这个欧雨扬与欧雨晴有着相似的性格,为人不做作,又平易近人,到底是一个娘胎里生出来的,差距不大,欧楚阳比较喜欢。

    见欧楚阳没有说话,欧雨扬又道:“怎么?欧兄弟还对家父梗梗于怀?”

    “哦。没有,没有。”欧楚阳连连摆手道:“欧兄多心了,小弟的心胸还没有那么狭隘。”

    闻言,欧雨扬忙道:“这就好。这就好。欧兄不是想到库房取药材吗?正好,为兄正是负责管理这库房之人,不如就由我带欧兄弟进去吧。”

    “好。那就有劳了。”欧楚阳谢道。

    言罢,两人穿过四个守门人,笔直的朝里面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还没等两人开门,这时,门自动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中年妇人和一个丫环。

    中年妇人像是患上了什么顽疾,不停的咳着,本来秀丽的面容惨白一片,不带一丝血色。被丫环搀扶着,出来的时候,正好与欧楚阳两人走了个对面,差点撞到了一起。

    见到妇人,欧雨扬顿时停下了脚步,恭敬的施了一礼道:“二娘。”

    中年妇人点了点头,算是回礼。欧雨扬站直了身子,十分关心的问道:“二娘,身体又不好了?”

    中年妇人闻言,刚要作答,突然急剧咳了起来,显然,前者的顽疾很是严重,以致于想说话也说不出来。

    见状,那位丫环赶忙轻拍着中年妇人背部,同时回答着欧雨扬道:“二奶奶最近病情又加重了,这不,我带她来让林先生看看,林先生说,这病不好治,只能养,所以只开了一副药,抓了点药材就出来了,大少爷。”

    听到这里,欧雨扬眼中闪过一丝怜悯,轻声吩咐道:“快带二娘回去吧,这天有点冷,别让病情加重了。”

    “是,大少爷。”

    丫环很是乘巧的应了一声,随即扶着中年妇人离开。只不过,欧楚阳发现,这中年妇人经过自己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看着中年妇人与丫环离开后,欧楚阳突然问道:“这人是谁?”

    闻言,欧雨扬脸显苦色,像是极为不情愿的答道:“她是二叔的妻子。”

    “二叔?”欧楚阳眉头一皱。

    欧雨扬点了点头:“恩。就是你的养父,欧浩鹏。”

    欧雨扬言毕,顿时,欧楚阳的脸上闪过一丝怒色。

    “她就是我的那个大娘?”

    眼望着那略微佝偻的病态身影,欧楚阳心中怒气不断攀升而起。

    “父亲的妻子?那岂不是当年将我赶出家族罪魁祸首的其中之一。”欧楚阳暗想到,心中怒意更盛。

    自己落魄的生活在小荡山下,过着上顿饥、下顿饱的苦难生活,全是拜这中年妇人所赐,现在见到这仇人,欧楚阳又怎能不怒。

    将欧楚阳的神情尽数眼底,欧雨扬突然苦笑了一声,说道:“我觉得,你不应该去恨她。”

    “嗯?”欧雨扬这突兀的一句话,把欧楚阳闹的一愣。

    “不应该去恨他?难道这欧雨扬知道些什么?”欧楚阳暗想着,反问道:“你知道是她把我赶出家族的?”

    欧雨扬耸了耸双肩,道:“这事不是秘密,谁都知道,当初就是她提议要把你赶出家族的,目的便是维护二叔在家族中的地位,当初因为这事,二叔还跟她吵了一架,三年都没有合好过。”

    “那我还不应该恨他?”欧楚阳皱了皱眉,反问道。

    欧雨扬叹了口气,说道:“这里面的事,就连二叔也不知道,也许除了我以外,没有人理解她。虽然她在家族中口碑不怎么样,但又有谁能理解一个女人的心理?其实,她很可怜的。”

    闻言,欧楚阳一阵错愕。

    “可怜?她要是可怜,我还不得死一百次了。”欧楚阳愤怒的想到。

    见欧楚阳不甚了解,欧雨扬说道:“看她那样子,我真不忍心,有些话我都没跟二叔说过,不过今天,还是告诉你吧。”

    听着欧雨扬的语气,欧楚阳顿时觉得这里面恐怕要有什么隐情,忙闭上了嘴,聆听着。

    “那年我九岁,已经懂事了。正赶上那天,二叔带回来一个女人,那女人就是你的亲生母亲。起初,大家谁也不知道你的母亲是谁,又是如何认识上二叔的,更不知道她已经怀了身孕,来到欧家没有几天,二叔便强顶着当时家主的压力,将你的母亲娶过了门。不到一年,你的母亲便生下了你。”

    说着,欧雨扬看了看欧楚阳,见后者没什么反映,便接着说道:“这么短时间便有了生下了孩子,家族中也开始关注起这件事,随后,家主调查之后,我们才知道你母亲的身份。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父亲为什么会让家族这么气愤,但我觉得这其中必有隐情,不过,那年我还小,根本不需要为这种事操心,也就没太在意。只不过,有一次,让我遇到了一件令我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

    “什么事?”感觉重点来了,欧楚阳赶忙问道。

    欧雨扬接着道:“有一次我饿了,想要去厨房拿点东西吃,但那并不是吃饭的时间,要知道,欧家的族规很严,对于武修者的饮食一般都会很严格的控制,所以我只能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的去厨房,也就见到了那一幕。当我刚接近厨房的门口,突然听到里面有人说话。我仔细一听,正是二娘正在吩咐一个丫环在熬汤,我记得二娘当时是这么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