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零七章 紫雷木诀

第五零七章 紫雷木诀

 
    ……

    接着,没等欧楚阳开口,方明马上接过话茬,把与前者离开后的一年经历简短的作了一下复述。虽然方老的经历很平常,没有一丝波澜,但当其提到那位武尊强者时,欧楚阳暗暗的将方明对后者的描述记在了心上,如果自己能够遇上,肯定会让他好看。

    接着大家又聊了几句,欧浩鹏明显没有与欧楚阳深谈的意思,只说了几句便离开了屋子,将自己处理要事的地方让给了欧楚阳。只是,令欧楚阳感到奇怪的是,欧浩鹏临走的时候却是扔下了一句让欧楚阳摸不着边际的话。

    “我感觉你变了,不知是好是坏,有空的时候多注意一下。”欧浩鹏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指着自己的眉心说出的。而当欧楚阳看到另外几人的赞同和担心表情后,也不得不谨慎起来。

    “指着眉心?是什么意思?”

    屋内只留下了欧楚阳,回忆着欧浩鹏临走时的话,欧楚阳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可是任他摸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样。无奈之下,欧楚阳暂时不去管,完全把灵魂收敛,思维投入到了对本源木灵的研究中。

    自打得到这天下奇异之物,虽说早已成功的将之禁锢,但欧楚阳还没有完全将之炼。现在闲来无事,更担心着欧浩鹏与方明如今的情况,欧楚阳自是把炼化本源木灵提上了日程。

    手印结成,强大的灵魂之力开始关注丹田紫府的绿色三角晶体,这一刻,欧楚阳也只能感觉到这三角晶体正散发着一股柔和的生机之力。这气息,欧楚阳自是熟悉无比,跟在圣地时生机池里的情况一样,三角晶体整通过对外释放生机之力的途径,悄悄的修复甚至改变成欧楚阳的身体。

    欧楚阳发现,自己的内腑、经脉、骨骼甚至皮肤,在一点点的变化着,虽然这丝变化极为微弱,但欧楚阳还是发现了一点不同之处。

    那慢慢流转的绿色气流比头发还要丝上百倍,如果用肉眼去看,根本无法发觉,但如果用灵魂之力去感受的话,那绿色气流居然隐隐的朝着四肢百骇涌去。如果说之前欧楚阳体内的紫气是从紫色内晶中涌出的话,那么自从紫晶破碎,紫气化成气流涌向脑海,直至遍布全身各个部位,现在的欧楚阳就如同将那强大的紫气分散到全身经脉中,甚至血肉中都有紫气的存在。

    这样一来,本源木灵所涌出的绿色气流一遇到紫气便能迅速化成紫气,增强欧楚阳的实力,总的来说,这源源不断的本源木灵气流就是为了壮大紫气而存在的。

    有了这一发现,欧楚阳的脑中陡然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操控着本源木灵对欧浩鹏和方明加以治疗会不会在其体内重新产生内气呢?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欧楚阳开始试着调动起内气来。精纯无比的木灵气息在欧楚阳的催动下,猛的运转起来,这一运转,欧楚阳大惊失色。那本来被禁锢在三角晶体的本源木灵,受到欧楚阳的驱使,不由自主的在丹田内乱窜起来,像是一个不受控制的精灵,四处冲撞着。

    这下,欧楚阳算是明白过来,原来自己还没有真正的炼化这本源木灵,想来,之前的安然无恙定是受到晶体的束缚,再加上本源木灵受到自己的炼化,能量不济方才安稳。而此刻,本源木灵又死灰复燃,当然不肯受到欧楚阳的驱使,在其体内开始了反抗。

    大惊失色之下,欧楚阳暂时将寻找如何治愈欧浩鹏与方老的方法放在一边,猛的结出熟悉无比的手印,顿时,磅礴的紫气应声启动,眉心处那紫色闪电印记再度出现在额头。

    按理来说,欧楚阳体内的紫气并没有本源木灵来的强大,但不知什么原因,当欧楚阳催动紫气出现时,那本源木灵突然像是十分惧怕它一样,疯狂的逃窜着。只不过,任其如何逃窜,也终究是在欧楚阳体内,一追一逃之下,本源木灵终于逃到了欧楚阳身体的另几处没有打通的经脉。

    “轰”

    体内一道震慑灵魂的巨响,顿时将欧楚阳震得差点就晕了过去。

    强忍着冲脉的巨痛,欧楚阳发现此时的紫气正包裹着本源木灵,一点点的蚕食着,直到最后,本源木灵变得暗淡起来,最后只留下晶体中心一点绿光后,方才结束了四处乱窜的行为。

    外界没有一点声音,不过欧楚阳的脑海中却是翻江倒海、雷声轰鸣,迷迷糊糊中,一道清晰的信息流顿时自空灵指环中溢出,顺着手指、手臂直达到脑海。

    “这就是梵天五灵诀?”

    清晰无比的信息流充斥着欧楚阳的脑海,那几个微泛紫光的大字不停的旋转着,此时,欧楚阳的脑海中任何记忆都被撇在了一旁,只剩下那几个极具震撼的大字。

    “梵天五灵诀。”

    紧闭双目的欧楚阳陡然睁开了双眼,一道精湛的紫光自其漆黑的双目喷奔而出,似天地交接的极光,耀眼无比。

    此时,欧楚阳方才知道,自己刚刚领悟到破的真谛,真正的习成了所谓的梵天五灵诀。

    何为破?

    众所周知,每一个习武之人,体内必会在达到武士时,凝结成气海内晶,这个内晶可以说是武者的根本,就犹如一个人必须要有心脏一样重要。

    一个人没有了心脏,会变成一个死人;一个武者没有了内晶会变成一个没有内气的凡人;这已经是勇武大陆上所有人共知的事实。

    只是,梵天诀正好逆返了这个亘古不变的定理。“破”的真谛,就是让武者打破常规,将内晶粉碎,用内晶中存有的强大内气不断滋补着人体全身上下的经脉、骨骼、内腑,甚至血肉和细胞,以最大的限度是改变人体的结构,使人摆脱那弱小的肉体,修炼成强大的肉身。

    人的根本是什么,是气?是力?

    全错了,人的根本就是人,人根本就是自己的身体,只有身体足够强大,才能达到一个又一个顶峰,直至摆脱生老病死,成就神位。

    这一刻,欧楚阳顿悟了,以往对武的理解在本源木灵的力量与紫气融合之际也更为透彻起来,这是对天道的理解,正如梵天诀中提到的,五灵乃是天下气之本源,以本源之气来锻炼身体,是最理想不过的了。

    就在今天,欧楚阳终于踏出了武道最坚实的一步。这一步,足以让欧楚阳对自己的未来充满着信心;这一步,超越了多少武修前人。

    与其抱着那一份执念,倒不如打破常规,另辟蹊径,从而踏上与众不同的寻天征途。

    这一刻,欧楚阳终于顿悟了,同一时间,欧楚阳眉心处紫色闪电印记再度出现,频频闪烁着极为耀眼的紫光,半晌后,欧楚阳全身开始不住的颤抖起来,而其双掌不由自主的虚托起来,登时,两枚足有婴儿拳头大小的掌心雷突兀的出现在其双掌之上。

    就在掌心雷出现的时候,其眉心处紫光喷射,在房间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闪电印记符印,空灵指环内部,只剩下三页的梵天诀突然燃烧起来,直到这三页黄纸全数燃尽,欧楚阳的脑海不住的轰鸣起来,一道清晰的信息流自房间中的闪电印记疯狂的涌入到欧楚阳脑海内。

    “五灵开化,得传紫雷五式,望君好好体悟,成与败,一切自有定论,随缘,随缘。”

    这一段信息自脑海中足足闪过数百次,最后终于消失于无形,只留有一段信息存在欧楚阳的脑海。

    不住颤抖的欧楚阳,终于稳定了下来。当其双眼睁开的时候,那股欧名的兴奋之色毫不掩饰的自其双目中流露出来,因为脑海中留有的信息正在告诉他,他得到了一卷武技。

    传说级武技:紫雷五式。

    欧楚阳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当初所创的武技:掌心雷,居然有着如此拉风的名字,原来掌心雷正是紫雷五式的化身。细细的感悟了一番,欧楚阳发觉,紫雷五式分为五个部分,分别为紫雷木诀、紫雷火诀、紫雷土诀、紫雷水诀以及紫雷金诀,而这五式却相当于五种技能,不过,这还不是最让欧楚阳兴奋,最让欧楚阳高兴的是,脑海中的信息流已经告诉他,只他每聚齐一种本源灵晶,那么自己的掌心雷就会进化,真正的威力进化。

    狂喜中,欧楚阳下意识的举起单掌,稍一用力,顿时一股澎湃的紫气夺体而出,在掌中形成一枚小小的掌心雷。可就在这时,异变发生了,原本那熟悉无比的掌心雷此时却根本不听欧楚阳指挥,陡一出现,立马分化成两枚,接着便以极为迅速的速度扩散,并朝着欧楚阳双臂裹去。片刻之后,那强横的紫气迅速将欧楚阳双臂包裹,直至肩头方才停下,而这时,欧楚阳终于知道了这式武技的名字。

    紫雷木诀:苍噬霸劲。

    “好威风的名字。”惊讶着,欧楚阳双眼不停的在双臂间转换,一时之间,狂喜之色尽数的挂在那刚毅的脸庞之上。欧楚阳发现,当这股由紫雷木诀所转化的紫气充斥自己双肩时,自己的全身上下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虽然,这般内气的释放给前者造成了极大的损耗,但光是这种力量也足以让欧楚阳兴奋欧名了。由此,欧楚阳终于明白过来,这紫雷木诀,根本是将本源木灵之气转化成紫气,再灌注在自己全身,这样一来,自己的力量居然能提升了一倍还多,而且,欧楚阳还感应到,这只是自己刚刚修炼紫雷木诀,要是熟炼心后,恐怕这紫雷木诀会让紫气遍布全身。不同于内气铠甲的是,这种充实完全在作用于力量方面。

    “这才只是紫雷木诀,要是五诀全数炼成会是什么样子呢?”这一刻,欧楚阳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与自信。

    到了现在,欧楚阳方才明白过来,原来梵天五灵诀,是教欧楚阳领悟破之真谛,从而打破武的规则,用内晶之内气打造超强体质,使自己的经脉都能存储内气,以达到肉体即是内晶,内晶即是肉体的目的;而紫雷五式更是传说级武技,又与紫气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连,还会因为五灵诀的提升而不断变化。

    这意味着什么?很简单,这意味着,梵天五灵诀与紫雷五式正是一套相辅相成的传说级功诀。

    传说级功诀是什么概念?之前欧楚阳曾经得到高级功诀:水月的时候,他就知道,类似水月功诀的一套高级功诀,完全可以比拟传说级功法或武技。可现在自己呢,那可是一套传说级功诀啊,这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拥有了一套足以比拟史诗级的功法。

    狂喜间,欧楚阳双臂一震,猛的仰天长啸起来,而随着欧楚阳率性而为,连他自己所住的小屋也不住的颤抖。那是狂妄笑声把整个小荡山都囊括了进去。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正是大家调养生息的最佳时刻,可就在这本应寂静无声的时候,小荡山陡然传出一道惊天长笑。

    惊惧间,无数欧家族人纷纷离开自己的小屋,闪到了院内,短暂的停留了片刻,他们发现,那笑声居然传自于欧浩鹏的房间。

    难道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自从经历了两年前那场巨变,欧家族人便犹如惊弓之鸟一般,害怕再受到那股外来势力的袭击,他们每时每刻无不生活在恐惧之中,每天晚上连觉都睡不安稳。时隔一年,那股外来的势力没有再出现,渐渐的,欧家族人的那份恐惧的心里开始有所缓解。可正当前者们把这恐惧遗忘之时,欧家又来了一个欧楚阳。

    欧楚阳的出现以一种无比强势的态度,狠狠的打击了一下这群贵族子弟,那强悍的战力,连长老堂也不能难其何,更甚至,他还有一个强如武狂的灵兽。

    倍受震撼的欧家族人又开始夜不能寐了,可正当他们以为欧楚阳与长老堂的事件已经过去时,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又传出一道猖狂无比的笑声。这笑声中内气之浑厚丝毫不压于一个武尊强者。

    到底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