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零零章 生死之战

第五零零章 生死之战

 
    ……

    “啊~”欧雄悲愤的吼叫着,看向李中天和欧先两人,痛哭流涕:“老师,我的内气…,我的内气没了,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耳边回荡着欧雄悲痛的嘶吼,李中天与欧先两人老泪纵横,几乎夺眶而出。欧雄四岁便被两人发现其体质甚佳,又有些微的内气流动,才被两人收为弟子,这般资质,就算是欧雨晴都比之不上。二十几年倾力培养,费尽了两人多少心血,几乎整个小荡山的人都再清楚不过。现如今,被誉为小荡山继欧天行和欧凌风的新一代家族中的杰出人物之一,也是日后能撑起整个家族的天才欧雄,居然仅仅在欧楚阳回来的第二天,就被其废掉,成为一个没有内气的普通人。

    欧雄泪流满面,不停的叫唤着,而李中天与欧先两人就是不说话。这一刻,两位老人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辛辛苦苦培养了二十余载的内气,被欧楚阳一朝尽毁,还需要说话吗?

    目光转向欧楚阳,三人的眼底显露出前所未有的恨意。安抚了欧雄一下,李中天将欧雄交给欧先,接着便向欧楚阳走了过去。

    信步间,李中天的每一步落下,都会使脚下的大地龟裂开来,少少的几步,居然将整个地面踏的粉碎。而其目光逐渐变得阴冷起来。

    眼见于此,欧成心下大骇。这替罪羊是他绞尽脑汁,好不容易才让其上钩,不会被李中天出手杀死吧。情急之下,欧成想要出言制止,刚想说话,那已经张开的口又闭起来。对于欧雄在李中天和欧先心中的地位,他再清楚不过,他虽然是家族中的家主,但轮起在家族中的地位,李中天和欧先加起来,比他也不遑多让,更甚至的,如果遇到什么大事,长老堂完全可以通过举手表决来否决他这个家主。

    眼下,两位长老的嫡传弟子,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打致重伤残废,即便是他想管,也管不了了。

    也许是看出欧成要出手制止,欧先突然站在了欧成的面前,一双因愤怒而布满血丝的老眼,就这么直视着欧成,像是在警告,但欧成知道,这里面包含的不仅仅是警告,更多的还有威胁。

    家族正值多事之秋,每一位强者对家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此时,已经失去了一名武师级强者,如果因为欧楚阳再搞的李中天和欧先两位武尊级别的长老对自己不满,那岂不是…

    欧成不敢想下去,低叹了一声,神色黯淡了下来。

    将欧成的举动尽收眼底,欧楚阳脸上泛起一抹不屑的笑意。眼看着李中天向自己走来,欧楚阳非但不惧,反而脸上那鄙夷的神情更加浓重。

    走到欧楚阳面前,李中天突然止住脚步,冷冰冰的盯着欧楚阳,眼中几乎喷出火来:“我看走眼了,没想到你居然拥有这般实力。不过,你要为今天所作的事付出代价。”

    此时,在场所有欧家的弟子都能从李中天的眼中看出那滔天的杀意。他们不难想到,下一刻,也许这个头天还强势闯山,以一已之力震慑所有人的欧楚阳,会从此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代价?哈哈~”欧楚阳仰天狂笑,那笑声中所散发的狂妄之意顿时将所有人都震在了当场。

    似乎在发泄自己心中的快意,欧楚阳大笑了半晌方才停了下来,指着欧雄道:“他的代价还没有付出,现在就想要我的?老东西,你太意想天开了。”

    闻言,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众人看向李中天那张几乎冻结了愤怒那张脸,登时感受到场内陡然弥漫出一股强大的杀意。

    被欧楚阳称之为老东西,在在场的家族子弟的心中,似乎根本没有人敢这么放肆,要知道,中李中天虽然是外姓,但毕竟他还也是家族中的长老,其威信在家族中,就算与大长老欧寒相比,也不遑多让,现在,欧楚阳居然以一个后辈的身份出言辱骂李中天,接下来的事情,不用他们细想,便呼之欲出。

    “然儿。”

    正当李中天刚要发作之时,突然人群发传来一道急切的喝声。随后,众人见到欧浩鹏拔开人群走了进来。

    欧浩鹏一出现,忙把欧楚阳挡在了身后,接着,对李中天施一礼,道:“李长老,年轻人不懂事,犯下这弥天大错,不如就让族规对其惩罚吧。”

    “族规?”李中天面色一寒,丝毫不给欧浩鹏机会:“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现在我是以一个师尊的身份,替弟子报仇,跟家族没有半点关系,如果有人想要阻止,大可出手,我李中天拼着命不要,也要让这小畜生付出代价。”

    李中天的阴寒到极的点喝声,顿时把所有人都惊在了当场。前者目光扫向欧成,而欧成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时,李中天的脸色才算缓和了一点。

    欧成都没有出声,这说明他已经默许了李中天的作法,此时,就算是欧浩鹏想要阻止也不太可能。

    见到欧成并未说话,欧浩鹏心神一紧,随后下意识的向后靠了靠,低头对欧楚阳道:“我帮你挡着,你快走。”

    “父亲…”欧楚阳微微一愣,旋即拍向欧浩鹏的肩膀,正色道:“我不能走,也不想走,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说出这么狂妄的话。”

    “糊涂~”见状,欧浩鹏大惊,怒骂道。

    “哼!你以为他走的了?”欧浩鹏刚要说话,李中天的声音再度响彻全场。

    这时,场内安静的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到了这个时候,哪还有人敢触犯李中天的怒火。一道道惊愕的目光从欧楚阳与李中天脸上扫过,众人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为两人让开了一地极为宽敞的地带。

    “兄弟~,欧楚阳~,老大~”

    三声呼唤自人群左侧响起,随后,欧楚阳见到了慢步到自己身边的黄浪三人。当他看到自己的三位好友那浓重无比的神情后,其心底荡起了一层感激的涟漪。

    什么叫兄弟?这就叫兄弟。

    什么是朋友?这才是朋友。

    能在危难之际挺身而出,不管将面临是死亡还是什么,都会义无反顾的站在你的身边。这就是情义。

    欣慰的看着身边的三张熟悉无比的面孔,欧楚阳感动的点了点头。不过,感动归感动,他当然不能让这三人为了自己而把命留在欧家。

    “大哥,洁儿,兄弟。谢谢了,你们在边上看着。不用插手。”欧楚阳道。

    “难道不把我们当兄弟?”黄浪闻言皱了皱眉,随后许洁儿和奇灵也是直视着欧楚阳。

    欧楚阳微微一笑,目光扫过身后的方老,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解决,你们帮不到的,还有…”

    “输的未必会是我。”充满信心的言辞响彻全场,立时惊起了一片惊呼声。那可是武尊强者啊,而且是二级武尊,比上欧楚阳这七级武师的实力,那根本不再一个层次上。众人看着欧楚阳,不知道他是真有那种实力,还是看不清形式。

    见到欧楚阳看向方老,三人心下释然。心想欧楚阳肯定与这位老人关系非浅,要不然也不能下那么重的手把欧雄打至残废。既然他想自己解决,那就由他,不过,三人面面相觑了一眼,皆是在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坚定的神情。如果欧楚阳一会儿面临危机,三人定不会坐视不理,到了那时,也许后果将后异常的严重,严重到四人会命丧此地。

    慢慢的,黄浪三人把欧浩鹏拉到了后面,退出了圈外。把欧楚阳一个人留在了场内。

    既然连家主也没有出言阻止,众人立刻再次退后,为即将发生大战的两人留下了足够大的空间。虽然在经过了一夜后,在场众家族子弟或多或少的知晓了欧楚阳的身份,知道他也是欧家的人,但对于面前这张陌生的面孔,他们并没有什么好感,甚至,当他们知道欧楚阳强势闯山,对自己的家族连半分敬意都没有,这些人更是乐得看欧楚阳的笑话。

    与长老比武,而且说不好还是生死之战,难道这个欧楚阳是个傻子?大部分人抱有这种看热闹的心理,但其中不乏那些曾经被欧楚阳惩治过、伤害过的家族子弟,他们更是用一种兴灾乐祸的目光不停的打量的欧楚阳,仿佛下一刻,他们心底间对欧楚阳的恨意,会因为李中天的强大而得到完美的释放。

    两道充满战意的目光彼此直视着,渐渐的,众人感觉到周围的空气突然变得寒冷了起来。此时,正值春末夏初之际,阳光洒下的小荡山应该显得的温暖才对,可是,就是在这样的季节下,众人感受到了那足以比拟冷冬的酷寒。显然,场中二人根本不想对方安然败退。

    直视间,李中天首次感受到了欧楚阳眼中那几近癫狂的战意,那无所畏惧的表情,让这个一直对欧楚阳抱有仇视心里的老人微微一愣。

    似乎很是赞赏欧楚阳那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性格,李中天冷声道:“做为欧家的长老,我很佩服你的心性,但你不应该下如此重手,欧楚阳。我给你一个机会,自废功力,我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自废功力?”李中天此话,让欧楚阳微微一怔,旋即前者放声大笑起来,那笑声中却是有着几分狰狞的杀意。下一刻,欧楚阳抬起头直视着李中天,厉声道:“你知道他做了什么?他居然对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拳打脚踢。”

    说着,欧楚阳指向身后的方老,道:“你知道他是谁吗?告诉你,他欧雄今天就是有一百条命也不够他偿还刚刚所累下的罪行。”

    欧楚阳的话让在场所有人再次一愣,现在,就连欧成也无语的看着欧楚阳。这般恶毒的话语,根本像是对多年未见的仇人所说。由此,众人把目光转向那重伤中咳喘不已的方老。他们开始想象,这方老到底跟欧楚阳是什么关系。居然能令这小子这么疯狂,当着李中天长老放出如此狠话。

    望着那挺立的身影,方老的双眼闪过一抹欣慰而又感动的光芒,此时,他才知道,眼前这个曾经弱小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而且,他对自己的情义,完全可以弥补自己多年来隐居在小荡山脚下,为这孩子所做的一切。

    满足了。方老欣慰的笑着。

    听到欧楚阳那不近人情的狠话,李中天面色一冷:“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不知好歹的畜生。”

    闻言,欧楚阳冷盯着李中天,威胁道:“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把那两个字说出口,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畜生,受死吧。”没有理会欧楚阳言语中的威胁,李中天的一腔怒火再也忍受不了欧楚阳三番两次的无理。冲着欧楚阳飞了过去。

    金色的内气随着李中天身形闪动间,猛的弥漫开来,那闪耀着刺目光芒的强大内劲,也在这一刻喷勃而出。李中天整个人犹如化成了一柄利剑,自半空中斜射而来,直指欧楚阳。那强而有力的气劲居然把场中的空气都刺破开来,发出嗤嗤的响声。

    李中天之所以在家族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原因正是在于其一身内气是为金属性,正如某些强大的武修前人所说,最好的防守,便是全力的进攻,这充满着攻坚之力的内气,往往能使其在战斗中无往不利,轻易的绞杀同等级强者,甚至一些比他强上一两个级别的高手也是在这种强大的攻击力面前望而却步。

    瞳孔中,李中天那化成利剑的身形在欧楚阳的双目间无限放大,那刺目的光芒让欧楚阳一时之间连视觉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惊骇间,欧楚阳不敢托大,脚下马上踏起遁形的步伐,整个人也开始变得虚幻起来。

    虽然口中的语气狂妄无比,但面对着二级的武尊强者,欧楚阳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能轻易挡下对方的攻击。所以,待李中天身影暴起的那一刻,欧楚阳便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不能力敌。

    欧楚阳想着,全身上下顿时被一层浓重的紫气所笼罩,转眼间,一层厚实无比的内气铠甲迅速在体表成形,同时,其脚下动作也是不慢,逝影九闪的遁形让欧楚阳的身影在众人那诧异的目光之下变得虚幻,进而消失。

    近了。在众人的关注之下,一金一紫两团光芒越离越近,几乎几个呼吸间,两者便会聚到了一处。顿时,响起了一阵令人心悸的闷响。

    “噗~”

    金光闪过,顿时响起一道利刃刺破肉体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