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九七章 替罪羔羊

第四九七章 替罪羔羊

 
    ……

    说到这里,欧成猛的回头,看向欧楚阳:“多少年了?我自从坐到这个位置就从来没有一天安稳过,知道吗?八大家族并不是依靠实力就能拥有这个名气,那是因为”八部战诀“,八大家族中每个家族都有一部,里面更是蕴藏了天大的秘密,而你父亲,不顾家族的荣辱,居然将之盗走…”

    手指着欧楚阳,欧成似乎被往事所触动,气的浑身乱颤。

    淡淡的看着眼前的老人,欧楚阳一言不发。

    他能够体会到那种身居一家之主,为万事愁的感受,但这并不代表他赞同对方的话。诚然,欧凌风确实自私了一点,没有顾及家族,但这也无可厚非,毕竟,一个只有武师级别的强者,要想立足于大陆,根本没有安全的保障。惊雷九变,光听这个名字便知道,这个功法只属于那匹配的刀法,没有了刀法,什么都不是。为了保护自己,也为了保护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妻子,欧凌风别无选择。

    沉思间,欧楚阳猛然抬起头,与欧成的眼神对视着:“他没有错,你也没有错,错就错在那场涉及到政治的婚姻。”

    “哈哈~”欧成闻言狂笑,一双双泪花不知是喜极而泣、还是怒极而滴,滑落了下来。

    片刻之后,欧成收敛住笑声,大声道:“没错,我们都没有错,错就错在那场因为政治而导致的婚姻,没有了南宫家,或许欧家再强大一些,上一代家主就不会逼迫他,而他欧凌风也可以享受着自己所爱的人的温情,稳稳的坐在我现在坐的位置上。可是,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时间也不会回头。有些事,成了因,便必须要有果。”

    欧楚阳望着欧成,脸色平静的吓人,沉声道:“所以,你选择了我?”

    欧成凄然的点着头,道:“别怪我,家族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根本没有人手去寻找那卷破战诀,现在的小荡山也不是当年的小荡山,我们可以自行的发展,打不过那股势力,我们可以走,没有必要非得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不过这样一来,其余五大家族肯定会群起而攻之,所以,我需要一个人选,去寻找那卷战诀,找得到最好,找不到也算对其余五大家族有个交待。”

    “替罪羊吗?”欧楚阳微微一笑。

    “没错。”欧成郑重的点了点头。

    下一刻,大厅中再度回归了死寂。

    欧楚阳沉思了很久,在欧成的焦急的眼神中犹如石化了一般,一动也不动。

    仿佛过了很久,欧楚阳终于抬起了头,直视着欧成,终是说道:“可以。”

    “你说什么?”听到这两个字,欧成和欧浩鹏两人愣在了当场,不敢相信的看着欧楚阳,惊呼道。

    转过身去,欧楚阳背对着两人,说道:“我是说,我可以答应你,当这只替罪羊。”

    “真的?”

    “不过…”欧楚阳话锋一转。

    “不过什么?”欧成急切的问道。

    欧楚阳转过身后,一双漆黑的双眸闪过一道紫光,道:“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如果我能顺利的找回惊雷九变,你要让我父亲重归族谱,其骸骨也必须要葬在小荡山上。”欧楚阳郑重的说道。

    “没问题。”欧成一听,立马答应道。

    欧楚阳这个要求,对于欧成来说再简单不过。依着欧成所想,想要去黑暗城那寻找一卷战诀,几乎比登天都要难,那里所充斥的杀伐,就连欧家这种强大的势力也不敢去涉足。如果不能找回战诀,那家族所面临的,最次也将是举族迁徙。但如果有人能够找到战诀,从而得到其余几家的支持,也许还真能够摆脱那股强大势力的追杀,依然守着小荡山平稳的发展。

    所以,欧成早就做好了准备,不管欧楚阳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他都会一口应下。只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欧楚阳的需要竟然会如此的简单。

    想了一想,欧成还是不敢相信,又问道:“你还有别的要求没有,如果有,一并说出来。”

    欧楚阳微微一笑:“没了。其他的也不算要求,我现在需要大量的药材,如果家族里有,能让我随意使用吗?”

    “这方面没问题。”欧成一口应下,接着道:“如果你没有别的要求,那明天,我就先让你重归族谱,不过有一点,战诀丢失的事,不可让其余五大家族知晓,另外你要知道,如果找不到,你就会成为偷走战诀的罪人,给五大家族一个交待。”

    欧楚阳点了点头,道:“这我知道。到时候不需要你们动手,我自己了断。”

    欧成看着欧楚阳,眼中闪过一抹赞赏之色,随即道:“既然这样,那就让浩鹏先带你去休息,明天正午,为你举办归族仪式,仪式后,你就可以起程了。”

    闻言,欧楚阳再不说话,率先的向着门外走去。

    欧浩鹏见状,也不多言,对着欧成施了一礼,便跟了上去。

    傍晚,欧楚阳的小屋内,黄浪、许洁儿、奇灵三人坐在了一处,听着欧楚阳的讲述,三人心底陡然升起一团无名怒火。

    “太过分了,这帮王八蛋,他们还拿你当欧家的人吗?”黄浪重重一拍桌子,开口大骂着。

    许洁儿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道:“欧楚阳,不如不要去管什么战诀,咱们一起闯荡大陆不好吗?犯不着为这些人去顶罪啊?”

    “就是,老大,以你的实力和天份,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总有一天,你们成为武神的。再加上黄大哥,还有我,咱们的炼丹天份,以后的大陆还不横着走?”这时,奇灵也是起身,愤慨道。

    闻言,欧楚阳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三人坐下,断然道:“不用劝了,我已经决定了,这个黑锅我必须要背。”

    “为什么?”见欧楚阳如此固执,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不为什么?就为了一口气,当年我父亲被家族驱逐出去,只是因为一场婚姻,这口气他还没咽下就走了,我既然知道了,就不能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再者说,父亲的遗愿只有一个,那就是重归族谱。做为他的儿子,我必须要帮他完成。还有,也许通过这次,我还能查出当年父亲的死因,进而为父亲报仇。”欧楚阳说着,眼中闪过一抹坚定的光彩。

    见自己三人再劝下去也没有用,三人只能作罢,但许洁儿还是很担心的问道:“那可是黑暗城啊,在那里,连一些大势力也不敢涉足,我们却只有武师境界,我怕到时候完成不了任务,把命都丢在那里。”

    “你怕?”欧楚阳凑近许洁儿,轻声道。

    也许离的有些近,许洁儿在发现欧楚阳凑了过来时,立马条件反射般向后躲了躲,俏脸之上更是爬上了一抹绯红,娇羞道:“我不怕。我是怕你…”

    欧楚阳再次坐正,皱眉道:“怕我什么?不用担心,也许,事情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坏。”

    闻言,三人一愣,皆是疑惑的望向欧楚阳。

    欧楚阳站起身,看着天边那即将落下的夕阳,嘴角泛起一抹笑意,喃喃道:“黑暗城,也许那里才够好玩。”

    夕阳对着大地露出最后一抹微笑后,消失于地平上。顷刻间,黑暗开始笼罩大地,那无边无际的夜空中,只有皎洁的月光以及些许淡淡的星光在这无尽的黑暗中,争得少许的光明。

    似乎想要与月光争辉,小荡山尖,一处房屋中,透过窗缝,隐约向外透着一道淡淡的紫光。

    床榻之上,欧楚阳盘膝而坐,只见其双目紧闭,一脸平和,双手捏着印诀,自然的放在双膝之上。片刻之后,伴随着内气的运转,其人更是被一层蒙蒙的紫气所笼罩。

    不同于武师级别强者的内气外放,这只是欧楚阳进入那空冥的修炼状态,所引发的天地灵气会聚,并在内气的引导之下慢慢吸收着。

    对于欧楚阳来说,相比于在圣地生机池中,目前周身的灵气匮乏了许多。但欧楚阳要的并不是吸收灵气,进而提升实力。他现在要做的,是巩固自己的实力。

    三年的地底修行,欧楚阳几乎把时间都放在了维护大阵上,要不是那本源木灵被前者禁锢,恐怕现在的欧楚阳会与三年前没有什么分别。

    七级武师的境界只是其表面上了实力,欧楚阳心里清楚,自己有着逝影九闪和破穹劲两大高级武技,在总体实力上已经超过了这个级别的限制,更何况,欧楚阳还有那久未使用的掌心雷。多少时候,欧楚阳都在猜测着体内的奇异紫气,这股紫气居然能够超越等级的束缚,过早的形成犹如内气外放的掌心雷,这在以前,欧楚阳当然不知道,但自从突破成为了武师,欧楚阳才对掌心雷更加关注起来。很明显,掌心雷的技巧,就是内气外放。

    两大高级武技,加上掌心雷还不够。欧楚阳更有着魂诀以及王阵所传授的大灵透术,再加上丹田内被前者禁锢的本源木灵可以调动,现在欧楚阳的实力完全不是表面上的那般简单。

    欧楚阳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就算是自己把那九百斤的负重算在一起,自己也完全有能力与武尊级别的强者一战。这般实力如果让人见到,肯定会大惊失色。

    七级武师与初级武尊两个境界,虽然从词义上分析,差得并不太多。但所有武修人士都知道,这两种境界实及武修道路上的一个巨大的分水岭。别说七级武师,就算是其半只脚已经踏入武尊级别,就差那一分一毫,在实力上也会差之千里。毕竟,武尊级别强者可以脱离重力的束缚,翱翔于天际。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欧楚阳还是打破了应有的常规。如果现在有一位一级或二级的武尊强者,欧楚阳敢断言,自己将全身负重摘下后可与之狂战一场。

    一切的一切,奠定了欧楚阳狂傲的资本,而正是因为对自己目前情况极为了解,欧楚阳才敢在回到小荡山之后,以一种极为强势的姿态站在那高高在上的家族前辈的面前。

    此番回来,虽然欧楚阳只是心系欧浩鹏与欧擎的安危,但还有一点就是,欧楚阳必须要让欧家人知道,他欧楚阳并不是好相与之辈。一切无视自己的人物,都将会为他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守门弟子如此,围攻他的家族子弟也是也如此,就算是那两个在家族中地位不轻的李、蓝两位前辈也被欧楚阳一视同仁,甚至,当其站在欧成与四大长老面前时,也没有低下其高傲的头颅,并且以一种鄙视的目光面对着前者。

    对于这个欧家,除了那少数几个人之外,欧楚**本没有半分好感,反而其心底因为欧凌风的遭遇更为气愤。所以,当欧先与李中天这两位长老怒斥自己时,如果其行为再越进欧楚阳的雷池半步,欧楚阳丝毫不会犹豫的暴起,将之轰杀。

    “打不过?小爷我还有秘术燃血。”欧楚阳如是想到。

    双手虚托而起,在体侧右上缓缓移动,画成了一个大大的圆。

    “呼~”

    吐出一口浊气,完成了一个大周天的循环之后,欧楚阳睁开了双眼。登时,一道紫光自其漆黑的双眸中喷勃而出,那股凌厉的气势浑然释放出来,却比黑夜天空中的繁星还要璀璨。

    低头望着充满力量的双拳,一股澎湃的信心自然而然的冉升出来。

    “轰隆~”

    远山天际传来一道低沉的雷声,欧楚阳走下床,推开窗户,没见什么闪电,天空中便落下蒙蒙的细雨。

    时值深夜,春雨来袭。面前没有了阻隔,欧楚阳能清楚的感受着那微微袭体的凉意,再深吸一口气,空气中充满生机的泥土气息立时穿着其鼻腔,触动着欧楚阳的心神。

    脑海中,一道白色的身影慢慢会聚成形,伴随着身影逐渐的清晰,欧楚阳仿佛看到了曾经的那张精致而又天真无邪的笑脸。

    “瑶儿。”心底一声轻唤,勾起了欧楚阳的回忆。

    这时,欧楚阳仿佛回到了数年前,自己刚刚出道的时候,在日幕森林,见到了那一直着牵绊自己内心情感的慕婉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