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九一章 公平较量

第四九一章 公平较量

 
    ……

    打到高昂处,两人陡然各自向后翻退,随后,一股更加猛烈的气息忽然攀升出来。接着…

    “高级武技—撼天狂浪拳。”

    裴立大吼一声,终于使出了其拿出绝活,高级武技—撼天狂浪。

    几乎同一时间,欧楚阳也是大叫起来。

    “高级武技—破穹劲”

    一个是漫天的拳影,夹杂着无比强大的威压与气势,铺天盖地般涌来。

    另一个是简单到极致的双拳平伸而出,但其间却蕴含着破穹劲中那气势锁定的特性。

    两拳相交,立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

    只见,那铺天盖地的拳影,把欧楚阳从头到脚都笼罩在其中,届时,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实质性内气形成的无数个沙锅大的拳影,连珠炮似的攻出。

    此刻,许洁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无比担忧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而当所有人都以为,欧楚阳会在这无数拳影下,遭到狂风暴雨般的打击时。欧楚阳的拳势也刚刚发挥出来。

    平平无奇的双拳,猛的探出,看上去只是向前一伸,如此简单,不过,随后令人大跌眼睛的是,擂台上,凭空生成了一面圆形的内气之盾,那是由欧楚阳拳势造成,整整的将裴立击来的所有拳影在一霎那阻在了半空。

    “轰~”

    惊天巨响,响彻天际,一些实力低微的学员猛的捂住了耳朵。随后,一道内气相撞而形成的巨大能量涟漪以二人为中心,朝着四在八方扩散出去,登时吹起了满天的尘土。

    场面突然静了下来,在那弥漫于天际的灰尘中,无数人想要找到二人的影子,可任其如何凝视,也看不透擂台上的情况。

    突兀间,一是一道巨响。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擂台的左侧。

    那里,两道极快的人影不停的闪动着,当灰尘散去,众人骇然的发现,这两居然连高级武技也不再使用,凭的只是肉体上的力量和诡异的步伐。

    “蓬~”

    相撞不断,拳拳到肉,不管是攻,还是防,皆会引起看台之上的一片喧哗。

    看台之上,学员们目瞪口呆的望着那不停闪动的人影,耳边回荡着惊心动魄的轰击声,皆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这还是人吗?”一个学员惊恐的指向擂台,问向旁边的朋友。

    那人目不转睛,似乎不想错过每一次交手的精彩瞬间,结巴的答道:“还…还…还行吧。”

    “晕。”

    所有人都是同一副表情,包括那实力强大的长老们,此时他们也是满脸的骇然。诚然,欧楚阳与裴立的实力如若放在他们的眼中,那算不得什么,关键是两人这般不要命的对拼可令他们惊呆了。

    哪有人这样比武的,这分明是在比谁更耐打一些吧。

    正当众人惊骇的想着时,台上欧楚阳与裴立的动作是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居然只留下道道残影。

    突然,又是一声轰鸣。两人猛的飞退,分离开来。

    裴立手拄着地面,嘴角已经流下了丝丝血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反观欧楚阳,也与之相同,喘声不断,血迹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不过,与裴立不同的是,欧楚阳此时,是手拄着双膝站在了对面。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看着擂上陡然分开的二人,浑然忘却了呐喊与叫好。这时,两人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随后,不再使用任何内气,只是一步一步的接近着。

    “还要打?”

    “不会吧。”

    众人猜测着,以为两人还要接着打下去。这时,欧楚阳与裴立接近了,当两人之间只留下两步的距离后,在所有人惊呆的目光下,突然同时伸起了右手,猛的握在了一起。

    “你很强。比我强。”裴立大声道。

    闻言,欧楚阳笑道:“你也很强,比我想象的要强。”

    说完,两人哈哈大笑了两声,随后,在全场人的关注之下,同时跳到了台下。

    接着,场内在维持了短暂的数秒沉寂后,暴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欧楚阳与裴立的一战,犹如将一块石头扔进波澜不惊的湖水中,立时激起了层层波浪。在所有圣地学员的心中,身为大陆上凡人羡慕不已的武者,正是需要这种豪情,这一腔热血。所以在欧楚阳与裴立的带动下,圣地再一次的掀起修炼狂潮。

    此外,在欧楚阳经过了三年,重新出现在人们眼中时,那本来对欧楚阳估量失误的人更加骇然。

    众所周知,裴立已经臻至武师巅峰境界,在他们眼里,圣地中,除了院长旭阳以及七大长老外,就只有裴立、霍天、边奎、邪鬼四大新晋导师差一点便可突破至武尊。依圣地的规则,只要晋级武尊级别,又可留在圣地的话,可以破例被提升为长老级别,所以,在圣地学员的心中,裴立等四人成为圣地长老的事实已经成为板上的钉钉的事。

    可就是这样令人羡慕不已的实力,在欧楚阳出现后,居然以一双不算大的拳头,以雷霆之势与裴立战至平手,虽然表面上是平手,但所有人都能看出当时的状况,裴立是单膝跪地,而欧楚阳却依然站在场中,这种差别,不难说明,在整体实力上,欧楚阳还要高裴立一筹。

    将欧楚阳的实力了解了一下,众长老包括旭阳这个武圣级别的院长在内无不为之侧目。当年不到十二岁便已然成为四级丹师的欧楚阳,这般天赋就已经令所有人震惊的无以复加,时隔六年后,这个原本实力平庸的少年,居然在武修上达到了令人震撼的程度。

    十八岁,七级武师,又是四级丹师。这是什么天赋?用天才来形容他,份量够吗?武修与丹修的双料天才,这在能勇武大陆的历史上,绝无仅有。那一战过后,无数人都能想到,也许数十年后,勇武大陆上将会出现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那个人就是欧楚阳。

    圣地英雄的回归,至使整个圣地处在百般兴奋的热潮中,为了庆祝欧楚阳的回归,旭阳决定搞一次重大的庆典。庆典当晚,所有圣地学员欢歌热舞,一片喜气洋洋。

    折腾了一夜,这些经受了三年劳累的学员全数放弃了修炼,一个个酩酊大醉,最后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

    翌日清晨,当太阳爬上天际的时候,欧楚阳早已出现在圣地中央大殿中,与昨夜那疯狂的放纵相比,此时的中央大殿却显得压抑而又沉闷。

    与旭阳和刑木坐在一起,欧楚阳听着二人向自己讲述着这三年来大陆的变化,面色变了数变,最后,当其听到小荡山欧楚阳受到一股不知名的势力袭击时,欧楚阳心中一颤。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心生。

    其实刑木找到欧楚阳为其讲述这三年来的变化,完全是因为欧楚阳的身份。三年前,在那场浩劫之后,黄浪便已经将欧楚阳的身份告诉给刑木,当这位老人听说欧楚阳是欧家之后时,也是满脸震惊。欧家在两百年内出现了三位天才,第一当属欧天行,这是大陆众所周知的,而第二个人其他人知道甚少,但刑木却是清楚,那仅四十几岁便已然是八级武狂境界的欧凌风,叱咤大陆时,刑木还只是一个武师。这第三个人嘛,就是现在的欧楚阳了。所以,在欧楚阳破土而出,之后又休整了一夜后,方才被刑木叫到了中央大殿。

    “欧家现在怎么样了?”思忖间,欧楚阳沉声问道。

    旭阳与刑木相觑了一眼,随后叹了口气,刑木道:“其实欧家还算不错的,公孙与陶家都已经覆灭,两族所有人尽在一夜之间被屠戮待尽,变成了一堆废墟。”

    似乎不想与欧楚阳详细说明欧家此时的状况,刑木一张口便言不由衷,故意岔开话题。

    欧楚阳皱了皱眉:“大长老,我想知道欧楚阳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别告诉我你不清楚。”

    欧楚阳的语气有些不敬,但刑木能够理解,毕竟那是涉及前者家族存亡的事,无奈了叹了口气,刑木终于细说了起来:“欧家还可以,没有受到毁灭性的打击,据传,当时袭击欧楚阳的有两位武狂级别人物和八名武尊强者,其实,这样的队伍足以令欧楚阳在一夜之间彻底消亡,可是,出乎袭击之人欲料的是,当晚,欧楚阳居然出现了两位武狂级别的强者,一个我知道,你欧楚阳的上代家主,欧擎,而另一位却是要比欧擎还要强上几分的神秘强者,那名强者,以超强的实力,斩杀了三名武尊,最后又与对方的一名武狂战至平手,这才使突袭之人退却。”

    “另一名武狂?”闻言,欧楚阳疑惑了,虽然他很早便离开了欧楚阳,但通过与欧浩鹏接触,多少也了解一点欧家的实力,武狂级别人物,貌似欧家只有欧擎一人,怎么会多出来一位,那位强者又是谁呢?

    正想着,刑木偷偷的看了陷入了沉思中的欧楚阳一眼,最终说道:“唉~,就算是这样,欧家也受到了巨大的损失,欧家一门三位武尊强者,一死一残,欧擎更是在对方几大强者的夹击间,身负重伤,现在的欧家,可以说是最为薄弱的时刻,稍有不慎,恐怕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听到这里,欧楚阳猛的转过来,一脸急切的问道:“三名武尊,一死一残?死的是谁?残的又是谁?”

    见欧楚阳情绪上出现极大的波动,刑木微叹口气:“欧成的三子,欧浩翔,哦,也就是欧文的父亲在那一战中陨落,而欧家二子欧浩鹏,在那一战中,被对方一名武狂强者重伤,紫府受到重创,从此内气消散,形同废人。”

    “什么?”

    一听到欧浩鹏已经成为废人,欧楚阳勃然大怒,惊怒间,欧楚阳一掌将身边的木桌拍成了粉末。

    见状,刑木也是很识时务的闭上了嘴。

    在欧楚阳心中,对于欧浩鹏与自己的感情,自不必说。那是超越了叔侄之间的关系,形同父子,现在自己父亲被人伤的如此之重,欧楚阳又怎能不悲愤交加。更何况,那个萍水相逢,却对自己青睐有加的欧家上代家主欧擎,更是对欧楚阳有着知遇之恩。虽然,欧楚阳自小对自己出生的欧家没有什么好感,但这次欧家的损失却是涉及到自己最敬爱的两个人物,可以说,这已经触动了欧楚阳的逆鳞。

    心底的怒火再也无法控制住,欧楚阳猛的站起身上,大步的向外走去。

    望着一句话都不说,便要离去的欧楚阳,旭阳与刑木微显愕然,随后,旭阳突然喝道:“等等。”

    欧楚阳头也未回,用那低沉到不能再低沉的嗓音问道:“还有事?”

    “你要走?”

    “没错。”

    旭阳感受着欧楚阳情不自禁散发出的滔天怒气,不由叹道:“我知道,这件事也许对你打击很大,而且,我也不打算阻拦你,不过,以你目前的实力根本改变不了什么,不如这样,明天你跟我到武技阁挑选一本武技,再走吧,多些保命的本钱也好。”

    体会着旭阳那关怀的话语,欧楚阳强力压制着自己那即将爆发的怒气,默不作声的留了下来。当然,这并不代表着欧楚阳怒火已消,诚然,欧楚阳知道旭阳说的有理,自己方才达到七级武师,这种级别,如果放在圣地之内还算可以,但如果真正面对那隐藏中的强大势力,自己尚且不如自己的父亲:欧浩鹏。所以正如旭阳所说,如果自己身上多了一项强大的武技,也许在关键时刻能起到非常的作用。

    当然,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七级武师只是欧楚阳表面上的实力,内在的连欧楚阳目前都无法拿捏的准。那窜到脑海中,在自己的眉心处的紫气本源,虽然没有在与裴立一战中发挥出应有的作用,但欧楚阳心知肚名,如果那股力量暴发出来的话,就是初入武尊的强者,欧楚阳也敢与之一战。

    从中央大殿回来,欧楚阳显得极为落寞,尽管在回到药园后,黄浪、许洁儿和奇灵三人不住的打听他与长老们说些什么,欧楚阳都没有回答。那一刻,三人觉得,之前的刚刚破土而出、充满着豪情壮志的欧楚阳变了,变得深沉,变得阴冷,更甚至的,三人能清晰的体会到其身上那释放出的欧名怒火与杀气。

    三人知道,出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