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八九章 再临世间

第四八九章 再临世间

 
    ……

    时间匆匆,三载已过。

    此时,历经了三载的圣地,经过数千圣地学员的努力翻修,已然大变了模样。

    仙烟袅袅、鸟语花香,亭台水榭,一应俱全。空气中到处都充斥着浓郁无比的天地灵气,而那面积不大的药园,更是向外散发着丝丝药草的芳香。

    由于三年前的那场史无前例的浩劫,刑木等人更加重视对圣地建筑的建设,那依山而建的房屋,皆是用了比原先更为粗壮的木料打造而成,至于圣地学员所居住的外围更是围上了数米高的围墙,而这也正是受到了来自于帝国徐振的启发。可以说,现在的圣地不仅仅是一个武修的学院,它更像一个小型的城池一般,坚固又具有防御性。

    此刻,圣地中央,斗技场内,锣鼓喧天,喊声如潮,所有圣地学员皆是一脸兴奋的观看着场内,十数擂台中的决斗。那鼎沸的人声,慢慢会聚成一道无形的声浪,直欲把天都叫破开来。

    三年一度的圣地武道会,在今天如期的举行了。

    自从欧楚阳等人进入圣地后,整整六年时光里,这还是圣地首次举行这种大规模的比武大会。原因在于,三年前本应举行的圣地武道会,受到了灵兽的大举进攻,使所有人都把精力放在了重建圣地上,届时,就算是有人提及举行圣地武道会,也不会有人响应。

    不过,现在圣地已经恢复如初,并且在原来的基础上,更盛从前,在这般劫后余生的情况下,那埋藏在众人心底已久的竞争之心,也在此刻彻底的迸发出来。

    圣地中央大殿的二层天台,旭阳与刑木并肩而立,两双蕴含精光的慧眼不断的扫视着不远处斗技场。

    恢宏的内气光芒在那里不停的绽放着,在天际中形成了一副由光所组成的美丽画卷。

    凝望间,旭阳的脸上浮现一抹满意的笑意。

    “这几年的光景,终于过去了啊。圣地也恢复了以往的样子,想起前几年,真是苦了这些学生啊。”

    听旭阳感叹着,刑木也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滋味,怅然道:“是啊。这几年,他们都吃了不少苦,少了那么多的修炼时间,还能够不断的提高自己,着实不易啊。”

    圣地重建的三年,所有学员几乎都放弃了大部分修炼的时间,把精力投入到圣地重建上,可即便如此,圣地中所有学员的整体实力,非但没有下滑,反而隐隐有着上升的趋势。

    “刑木,你说今年圣榜,谁能拔头筹?”看了一会儿,旭阳突然笑着问道。

    闻言,刑木略微合计了一下,方才答道:“霍天他们都已经成为导师了,以前的圣榜前十走的走,留的留,一个都没剩下,现在在下面比武的,都是一些三年前的新生,实在不好猜啊。”

    “哦?”旭阳微微一愣,调侃的问道:“难道连你也不清楚?”

    刑木笑了笑,并未正面回答,反而一边分析一边说道:“目前来看,老生中,最强劲的也就是许洁儿了,这几年她是最刻苦的一个,虽然她已经过了留在这里的期限,但她却一直坚持在这力,没有办法,她又不想当导师,所以按照留在这里时间最长的算来,她应该是今天圣榜第一的不二人选。”

    “许洁儿?”旭阳慢慢品味着这个名字,过了半晌方才说道:“许洁儿之所以留下,应该是为了他吧。”

    听闻旭阳提起,刑木之前那淡定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随后一脸茫然、伤感的点了点头:“唉~,我问过她许多次,但她还是要坚持等欧楚阳,她始终也接受不了欧楚阳已经故去的事实,这样的朋友情谊,让弟子想起了当年弟子刚刚在大陆上闯荡的时候,太珍贵了。”

    “朋友情谊?”旭阳微微一笑,道:“也就是你这个不懂感情的人才这么糊涂吧。”

    闻言,刑木微微一愣,合计了一会儿,反问道:“难道老师你是说…”

    旭阳嘴角轻轻一撇,并未说话,其目光却是在斗技场看台上扫线了一圈,当其目光落在几个青年的身上后,方才说道:“圣地现在,人才众多,我想用不了多久,长老的席位又会多上几个了。”

    顺着旭阳的目光,刑木也是向那望去,随后道:“不错,霍天、边奎、邪鬼、裴立、黄浪,这几个年轻人都已经达到了武师巅峰,用不了多久,突破武师成就武尊,不是问题。”

    “对了,以前听你说,那裴全跟欧楚阳还有些仇怨,不知现在如何?”

    想起三年前的往事,刑木叹了口气道:“应该没事了,毕竟黄浪出来后,已经把事情的始末讲的很清楚,当时裴全的死,并不怪欧楚阳。”

    “恩。”旭日点了点头:“希望他能放下,要不然一个天才就止步于此了。”

    两人正聊着,这时,场中最后一道锣声顿时响起,随后,就听那台上主持的导师大声宣布道:“圣地第六十七届圣地武道会,圣榜第一,许洁儿。”

    哗~话音刚落,台下暴起雷鸣般的掌声,随后,无数道羡慕、崇拜的目光皆是落在了台上一名青衣少女身上。

    少女正是许洁儿,而当其听到那无尽的呐喊后,俏脸上并有流露出多少兴奋和愉悦的表情,反而带着些微的感伤,默默的走下了擂台。

    “现在我宣布,圣地第六十七届武道会圆满结束,现在,请大家…”

    台上负责主持的导师正要宣布比武结束,让所有学员解散,就在这时,大地开始颤动起来。

    “嗯?”

    位于中央大殿中的旭阳面色微沉,目光投向了生机湖方向,而这时,所有学员也是一脸惊诧的望向那巨大的锅盖。

    “发生什么事了?”

    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一刻,感受到大地的震动,所有经历过三年前那场浩劫的学员皆是目露骇色,惶恐的望着那震动的中心:生机池。

    “难道大阵又要崩溃了?”无数人如此想着,随后,皆是赶往生机池方向。

    中央大殿二层天台,旭阳与刑木第一个反映过来,身形闪动间,便来到了这地震的中心上空,两双老眼,目露担忧的紧盯着生机湖。

    这时,所有学员都已经赶来,一个个震惊的望着那圆形锅盖,他们知道,三年前,就是在这里,由于大阵的崩溃,才引来了无数灵兽的进攻,难道,时隔三年,往事又要重演。

    正当所有人猜疑间,圆形锅盖的建筑下,生机湖的湖面开始沸腾起来,不消片刻,一道人影突兀的从湖底射出。突破湖面,直接将盖在生机湖上的圆形锅盖撞出个大洞。

    人形射出时,天空中响起一道兴奋无比的笑声。

    “哈哈~,终于出来了。”

    惊惧的望着那突兀闪掠而出的人影,所有人都面露骇色,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藏在生机湖里。

    人影射在天际后,所有人都能看见,其脚下凌空虚踏,脚下内气与空气碰撞,暴发出与空气相撞的“蓬蓬”响声,而这每一踏之后,必会在空中闪出一道紫色光晕。

    几次三番之后,人影终是落在了圣地丰碑上,仰天长啸着,仿佛有着许久的压抑,都在此时倾泻而出。

    大笑了半晌,人影陡然低头,往下环视了一周,当其见到刑木后,嘴角顿时弯成了一个极为动人的笑容。

    “大长老,好久不见了。”

    “欧楚阳?”

    人影陡一出声,刑木顿时便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个少年,届时,一股欧名的激动涌上心头。

    “欧楚阳?”

    闻听刑木惊呼出声,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打量着丰碑上的青年。

    青年剑眉星目,面容刚毅,略微苍白的脸颊上,泛着淡淡的红润,一头直垂腰际的飘逸长发,随风起舞,显然,是由于长期没有梳理,而显得有些凌乱,再仔细观察一下,众人不难发现,其长发中还掺杂了些许泥土,显得有些脏兮兮的,要不是其身上所着长袍还算干净,恐怕所有人都会以为,此人是石头缝里蹦出来似的。

    “他是欧楚阳?”

    仔细打量了欧楚阳一番,众人还是不敢相信,这人便是三年前,以一已之力,拯救大阵的少年:欧楚阳。不过,那些曾经见过这药帮帮主的人,再细细的观察之后,方才从中找到了曾经的那道身影,与此人极为的相像,当然,现在的欧楚阳已经跟以前有了不小的差别。

    三年,欧楚阳被深深的埋在了地底,所有人都以为他就此故去,可没想到,他依然好好的活在人世,并且,就在今天,圣地举办武道会的重要日子,破土而出。

    场面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丰碑上傲然而立的青年,随后,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更甚至的,有不少人眼中热泪夺眶而出,不住的呐喊着:欧楚阳,欧楚阳…

    这一刻,没有人去阻止那嘶吼的学员,也没有人去关注那被青年撞穿的圆形锅盖,更没有去关注之前刚刚诞生的圣榜排行。在他们眼中,现在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欧楚阳。

    昔日,拯救圣地的英雄,回来了。

    震天的呐喊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那惊天动地的呐喊声把周围的树木都震的乱颤,感受着所有人激动的情绪,纷纷落下了绿色的眼泪。

    使劲的揉搓着自己的耳朵,欧楚阳感觉到自己的耳膜都快被下面的喊声震破了,无奈间,带着欧名的激动,欧楚阳猛的挥了挥手,随后,其双肩一晃,整个人如大燕滑翔般,落在了地上。

    见欧楚阳下来,所有人都停止了呐喊,场面再度平静下来,虽然没有了呐喊声,但众人那炙热的目光却是没有半分吝啬的向欧楚阳投了过去。

    欧楚阳站稳,接着微微一笑,用那阔别了三年的声音,说道:“大家还好吗?我回来了。”

    “好~”

    又是一声震天狂吼,圣地所有认识欧楚阳,并经历过三年前那场浩劫的学员皆是用这种豪放的方式回答着欧楚阳。

    感受着学员们那深厚的情谊,欧楚阳激动的无以复加,感动的泪水,在此刻慢慢凝聚。而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闪过一道浑黄的身影。身影一经出现,转眼间便到了欧楚阳面前。上去就是一个大大的雄抱。

    “兄弟。”

    “大哥。”

    眼前来人,欧楚阳再也抑制不住,热泪滚滚滑落。

    生死相交的兄弟,三年未见,那般重逢的滋味,又有多少人能够体会。

    黄浪眼含着泪水,重重的拍了下欧楚阳的双肩,大笑道:“我就知道,我的兄弟不会那么容易死掉。哈哈~.”

    “大哥。”这一刻,欧楚阳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这三年,在地下,忍受着无尽的孤独和枯燥,如今一见面,欧楚阳倒是有些语结。

    “欧楚阳~”

    人群中,一张阔别了多年的俏脸出现在欧楚阳面前,那动人的脸颊上,满是激动的泪花,曾经的马尾辨早已变成了万千柔丝,自然披下。

    看着自人群中脱颖而出的许洁儿,欧楚阳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凝望间,前者突然张开双臂,微笑道:“抱抱?”

    也许是这三年等的太苦,又或是这三年忍的太痛,许洁儿再也压抑不了自己内心的情感,哭泣着奔着欧楚阳跑去。

    那是激动的泪水,蕴含了曾经无法说出,也没有及时说出的深情,与黄浪一样,还没等欧楚阳反映过来,许洁儿就一把搂住欧楚阳的脖子,不住的恸哭起来。

    没有想到许洁儿会如此激动,欧楚阳愣了半晌,不过随后,倒也释然。毕竟,两人相处了多年,也历经了无数艰难险阻,多少次的生死经历,这种友情怎么能淡漠。

    轻轻拍了拍许洁儿的后背,欧楚阳轻声道:“我回来了,没事了,你看看,我不是好好的嘛?”

    闻言,许洁儿慢慢的松开了紧搂的双臂,从欧楚阳怀里退了出来,当其发现周围投射过来无数的异样的目光后,这才发现自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抱了欧楚阳。

    娇羞间,许洁儿用力的捶打了一下欧楚阳的胸口,嗔笑道:“怎么才出来,还以为你死了呢?”

    对于许洁儿的表现,欧楚阳倒是没往男女之情那方面多想,只是挠了挠头,傻笑了一声。

    这时,人群中又是响起数声欢呼。

    “欧楚阳~”

    “帮主~”

    “老大~”

    各种不同的称呼,传自数人之口。随后,欧楚阳见到,远处飞掠过来的身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