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八六章 梵天五诀

第四八六章 梵天五诀

 
    ……

    将新开发出来的经脉打通、补足之后,欧楚阳微微一笑,轻声道:“小东西,这回你还能跑向哪里?”

    轻语着,欧楚阳再次调动体内的紫气,开始准备进行新一轮的抓捕行动,可正在这时,那突破屏障的感觉来临了。

    “要突破了?”

    呆呆的感受着体内澎湃不已的内气,欧楚阳此时已经清晰的感受到了内气的不稳定性。

    “这是突破的感觉?”

    即将要突破,欧楚阳兴奋欧名,立刻放弃了继续追捕本源木灵的念头。熟悉无比的印诀在其飞快舞动的双手上结成,最后停下,虚放在双膝之上。引导着内气以及外界的灵气不断的冲击着丹田的屏障。

    豆大的汗珠随着修炼时间的增加不断的滑落,欧楚阳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此时赤身裸体的他犹如刚从水里被捞出来一样,全身上下湿漉漉一片,浑像个水人。

    不过,此时的欧楚**本没有闲空功夫去管,其强大的灵魂之力带动着内气,不断的朝着体内的紫色内晶冲击着,而那紫气内晶就像一个饿了许久的壮汉,疯狂的吞噬着外界的灵气。一时间,别看地底的空间不大,但那灵气旋风也是逐渐成形。

    引导,吸入,内晶吸收,几大过程循续渐进的进行着,过了很久很久,欧楚阳双眼猛的一睁,其头也是陡然仰起,情不自禁的大吼出来。

    “啊~”

    这般震耳欲聋的吼声要不是有着王阵离开前所设下阵法的阻隔,要想通过地底传出去也是不难。

    吼声过后,欧楚阳双手一翻,合拢于小腹之前,最后猛然展开,顿时,一道无形气浪疯涌的朝着四面八方涌去。

    无形气浪正是那再也无法吸收的天地灵气,而这大量的天地灵气被欧楚阳震出,没有了充斥的目标,纷纷寻找着离着最近的五十枚灵晶涌去。

    “武师级别~.”欧楚阳兴奋的看着自己那充满力量的双拳,不断的复述着。

    正在这时,旋转不停的五十枚灵晶,受到这大量灵气的冲击,并依靠着阵法,顿时开始疯狂的吸收起来。

    过了好久,当最后一团灵气被一枚灵晶吸引完毕,五十枚灵晶同时绽放出夺目的光芒,随后,小五行衍生阵开启着,朝着那树根中央的晶核涌去。

    这一变故,欧楚阳也刚好看在眼里,立时大喜过往,通过王阵所留下的那一道灵魂意识,他知道,这正是阵眼形成的时候,在这一刻,欧楚阳全神贯注的引导着那五十枚灵晶所涌出的灵气朝着晶核进发。

    泛着淡淡绿光的本源晶核,一点点的开始明亮起来,到了最后居然发出足以比拟曾经拥有晶之灵的本源木灵晶。

    也就在同一时间,那五十枚灵晶终于将自身的灵气挥霍一空,尽数的交给了本源晶核,随后变成一块块再普通不过的石头,纷纷掉落在地上。

    惊讶的看着眼着的一幕,欧楚阳兴奋的想大吼,终于,终于不用自己来维持小五行衍生阵了,因为此时,小五行衍生阵再也不复存在,唯一存在的就只有那留在树根中央,新的一枚本源木灵晶。

    这枚本源木灵晶虽然只是初成,没有晶之灵,但欧楚阳知道,用它来维持大阵,必会好过小五行衍生阵,并且欧楚阳也相信,在将来,这枚本源木灵晶也一定会再次的凝成晶之灵。这也算欧楚阳给天地所生之物一个交待了。

    下面的事就简单了,既然无需自己维持大阵,那欧楚阳完全可以想办法破土而出,再临圣地。不过,欧楚阳不是那么冲动的人,眼下,自己还有另一个任务没有完成,那就是炼化本源木灵的晶之灵。可由于刚刚打通一处经脉,再加上突破成武师不久,自己还算处于疲惫状态,所以,他并没有马上付诸行动,反而自空灵指环中取出一本书。

    “梵天诀。”

    书的封面上烫印着的三个金色大字,在欧楚阳将之取出的同样,射出耀眼的光芒。这便是欧楚阳曾经在小山谷中,所遇那虚影送给自己的传说级功法:梵天诀。

    欧楚阳依稀记得,当时虚影离开的时候说过的那段话:“梵天诀不是普通的功法,只有内气聚集到一定的程度才能修炼。”

    “不普通?哪里不普通呢?”回忆着虚影对自己说的话,欧楚阳迫不急待的将梵天诀打开。

    当时,欧楚阳实力低微,根本无法发现梵天诀上记载着什么,而如今,欧楚阳终是达到了这个层次,也有资格去翻看梵天诀。

    控制着激动欧名的心情,将梵天诀慢慢打开,届时,原来那空无一字的白色纸页上突然燃烧起来,吓得欧楚阳忙不迭的拍打起来。

    这要烧着了还了得,那自己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快速拍打着,欧楚阳企图将这无故生出的火焰捕灭,可无奈的是,任其如何拍打,就算用上内气想吹熄这火焰也不可能,不过这时,欧楚阳发现了另一个奇怪地方,那就是这本书,如何烧也不见焚毁,就好比一团火焰在纸页上跳动一样。

    火焰持续了一小会儿,终于自动熄灭,而这时,欧楚阳再次打开的时候,书页只剩下了三页。

    即便只有三页,也勾起了欧楚阳极大的兴趣。翻看间,第一页那几行小字顿时映入了眼帘。

    “天之所生,万物为本,五灵为源,吾参悟天道数十万载,终有所获,悟出破字真言,归为梵天五诀。取五灵齐聚,则气之大成之意。奈何天道渺渺,我辈中人又能堪破几何,为寻终级天道,武之巅峰,我欲踏界随行,只留这梵天五诀,以供后人参悟,共勉天道。”

    这一小段话对于前世身为高材生的欧楚阳来讲,不难理解,五灵为天地之本源,是气的基础,而这梵天诀就是让人五灵齐聚,使人通过感悟这天地间最本源的灵气来达到通往大道的目的。这个人看来不是常人,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境界?武神?抑或是比武神还要厉害的人物,欧楚阳还无从考究。只不过,书中提到梵天有五诀,为何自己还没有感悟到?还有那破字真言,到底是什么,欧楚**本毫不知情。

    “破?什么意思?”

    想了一会儿,欧楚阳并不能从中得到启示,索性放下,继续看了下去。这一看不要紧,下面数幅图画正是自己修炼了许久,熟悉无比的修炼印诀,这一发现,令欧楚阳大骇。

    原来自己一直修炼的便是梵天诀,可为什么那虚影要告诉自己,没有武师级别就不能修炼呢?

    “这里面有猫腻。”欧楚阳肯定的想到。

    不过,下面的一段话,又让欧楚阳疑惑了。

    “若修梵天五诀,必先领悟破字一诀…”只这一句,下面就没有了。

    “破?何为破?看来自己还是要先研究这个破字了。”

    灰暗的地底,欧楚阳全神贯注的打坐着,虽然周身不断的泛起紫色光芒,显得欧楚阳注意力无比集中,但其脑海中却是不断的猜测着“破”之一字。

    破。

    从字面上理解,打破的意思。可究竟打破什么呢?常规?这点很贴近。不过是什么样的常规。欧楚阳就不知道了。

    突破到了武师境界,欧楚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两方面力量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攀升,这不仅仅体现去内气的量和灵魂的量,更重要的是,欧楚阳感受到周遭的天地灵气都活跃起来,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感悟,犹如人类堪破生死一般。

    想了又想,欧楚阳始终不得其法,也根本找寻不到“破”究竟是为何物?如何破?破什么?欧楚阳全然不知。

    无奈之下,欧楚阳不甘的放弃了对破的执念,开始观察起体内那犹如精灵般狡猾的本源木灵来。

    “小东西。现在我身体中没有打通的经脉没有几处了,我看你这回怎么跑?”

    欧楚阳邪异的笑了笑,心中陡然产生一计。不再去想,欧楚阳马上付诸行动。体内紫气在这时澎湃起来。有了梵天诀的记载,欧楚阳更能通过那印诀去领会之前学到的东西,而其手上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

    飞速形成的手印,致使体内紫气有条不紊的运行着,那紫气也跟本源木灵一样,以紫色灵晶中的那个紫色光点为本,迅速的充斥着体内各处经脉,不消片刻,无数已经打通的经脉中的内气开始了对本源木灵长途跋涉的追捕。

    突然感受到欧楚阳体内紫气有所变化,本源木灵立马受惊般的四处逃窜起来,仿佛有意识的要躲避欧楚阳对自己的追捕,本源木灵越窜越快,最后居然在欧楚阳体内化成一道绿色的流光,急速游走着。

    可是,身体毕竟是欧楚阳的,那体内的经脉早已被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无数道细弱游丝的紫气开始遍布全身经脉各处,对本源木灵实行了大围捕。

    过了好半天,欧楚阳终于凭着自己对紫色内气的掌握,费力的控制着紫色内气,将游走不停的本源木灵围在了丹田附近。

    左冲右突,本源木灵在这般夹击之下,根本无法逃出紫气所笼罩的范围,无奈之下,本源木灵做出一个出乎欧楚阳意料的选择。

    不再游走经脉间,也不再躲避那纯正无比的紫气,本源木灵突然向欧楚阳的丹田内冲了过去。这一下,欧楚阳大惊。要知道,丹田是武修者最重要的存在,那里,不仅有自身的本源内晶,在内晶周围,更是有着包裹着内晶的护体气海。如果这气海一旦被冲破,再如果本源木灵的力量比自己内晶还要强大的话,有可能,自己所修的紫色内气会被本源木灵所取代,这样的话,欧楚阳甚至会被强大的本源木灵夺去内晶,轻则灵魂受损,重则更是会被本源木灵夺舍,这跟死根本没有分别。

    这一发现,欧楚阳惊骇不已,将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欧楚阳变得凝重无比,这时,欧楚阳才知道,这天地所生的本源木灵根本不像自己想像的那般,灵智只像一个孩子,反而,那般机敏的做法跟一些心机沉稳的强者没什么分别。

    所以,欧楚阳不可能任由本源木晶将自己的紫色内晶吞噬。双手一阵挥动,无数手印再次结成。而随着手印的完成,那布遍于体内各处的紫色气流,犹如受到召唤般,飞速的朝着丹田会聚。

    内有内晶与气海,经脉中又有无数紫气返回,正正好好的把冲入欧楚阳丹田的本源木灵夹在了当中,这一下,本源木灵即便是再想跑,也上天出路,入地无门。而这更坚定了本源木灵要夺取欧楚阳内晶的决心。

    通体散发着绿色光芒的本源木灵,在这一刻发挥其全部的实力,一时间,欧楚阳只见自己丹田中的绿气大盛,随着绿色气流的出现,一股澎湃的生之气息也是随之产生,只不过,在本源木灵的作用之下,这泛着勃勃生机的绿色气流却产生了强大的威力,全力的冲击着丹田中的气海,企图冲击之后,全力夺取内晶。

    受到绿色气流的冲击,欧楚阳只感觉到小腹一阵刺痛,那是紫气与绿气相互碰撞所产生的能量冲击,直接导致一股巨大的能量冲击波冲撞着欧楚阳那不算牢固的丹田。

    “妈的,还挺狠,小爷就陪你玩。”

    欧楚阳咬着牙,愤怒的想到。随后,前者全身一震,灵魂之力释放而出,朝着自己的丹田涌去。

    见状,本源木灵陡然再放光芒,随后,那弥漫于丹田内的绿气不再释放,反而尽数回收。

    本来,欧楚阳想用灵魂之力施展大灵透术,看看是否能够对本源木灵造成一定的干扰,不过,现在看来,那灵魂之力还没有接触到本源木灵,后者就像是十分惧怕这灵魂之力似的,放弃了抵抗,进而把全部能量回收,开始选择一点,冲击起欧楚阳的气海。

    突兀的变故,令欧楚阳一时之间没有反映过来。等到欧楚阳发现这本源木灵居然幻化成了一柄绿色匕首时,前者惊呆了。

    “这是什么?居然能够化形?”

    还没等欧楚阳想明白,那匕首形的本源木灵猛的产生一股锐利的气息,直接刺在了气海上。顿时,气海为之一颤,猛的溃散开来。

    气海一破,让欧楚阳内息一致,等到气海再度重组着,那幻化成绿色匕首的本源木灵已然超脱了气海的阻拦,刺在了紫色内晶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