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八五章 夜凉如水

第四八五章 夜凉如水

 
    ……

    两年来,当所有圣地学员为了重建圣地而忙碌到精疲力竭的时候,都会抬起头看一看那伟岸的丰碑,只需一眼,仿佛那身心上的疲惫就会被一腔热血所替代,重新拥有了无穷的力量,再一次站起来。尤其是当他们看到那丰碑之上,比任何一个名字都要大的两个字后,皆是全从心底的流露出一丝感激和崇拜的心情。

    欧楚阳。这个放在外界,再普通不过的名字,此时在圣地中却是拥有着比肩旭阳的名望。如果说旭阳及时赶来将所有圣地中人从灵兽口中解救出来,是一种欧大的恩德的话,那么,欧楚阳为了保全整个圣地,挽救了大阵,重塑生机池,牺牲了自己,可以让所有学员继续留在这里修炼、成长,更是让这些武修成痴的圣地学员钦佩以及感激。毕竟,欧楚阳是用自己的生命,为他们赢来了更多的成长机会,在漫漫无尽的修炼之途中,节省了大量的时间。所以,当人们见到欧楚阳这两个字时,无不以最崇敬的目光视之,并且在心底为这两个字深深的默哀上一会儿,以表心中的哀思。

    圣地丰碑下,一白衣女子凝立在丰碑前,微抬下鄂,满目银光的望着丰碑上最首位的那两个字,情不自禁的,抽泣起来。

    “欧楚阳,你还活着吗?”

    此女子正是东方雪,在她身旁萧灵儿长叹了口气,望着眼前的好友,不知该说什么好。

    她不知道,东方雪在这两年中为欧楚阳哭泣了多少次,但他知道,每天,东方雪都会来到丰碑下,驻足观看,而一看便是半日,有时,似乎想起那历经的往事,竟然浑然忘却了时间,直到有人发现,告诉给东方雪的好友后,在前者们的劝说之下才不舍的离去。

    虽然是在喃喃自问,但东方雪知道,一个人被深埋在地下两年之久,除非是武神级别的人物,否则根本不可能存活这么长时间。即便自始至终也不愿接受欧楚阳离去的事实,但东方雪也明白,自己在心底的劝慰越来越显得苍白无力。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铁一般的事实,就是不相信也不行了。

    “雪儿。不要太伤感了,我相信欧楚阳如果知道的话,也不想让你为他这么伤心。”从来不多言多语的萧灵儿,在这两年变化很大。当然,这也只局限于对东方雪一个人,她不想让自己的这个好友就这么一直深伦下去。毕竟,在东方雪的背后,不仅仅只有欧楚阳,家族、责任,一切的一切还要待她去完成。

    见东方雪欧不作声,萧灵儿长叹口气,说道:“前几天,家族派人传信进来,现在的外面已经天下大乱,八大家族的公孙家和陶家,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一夜之间拔起,两大家族,上下数千人物,被屠戮一尽,没有任何活口。至于其他六家,都是受到了袭击。”

    微微偏头,东方雪依然面无任何表情,萧灵儿接着说道:“小荡山欧家,也遭受到一股势力的奇袭,不过本来那奇袭的人没有欲料到,八大家族中最弱的小荡山居然存在着两大武狂人物,所以,欧家躲过了一场浩劫,但就算是这样,欧家也损失惨重,现在只能紧守小荡山,足不出户。还好,飞云帝国对小荡山家不错,派了军队在山下把守。以防止外敌再次袭击。”

    听萧灵儿提到小荡山,东方雪那一直不变的哀伤表情为之一缓,转头道:“这事我知道,家族中也派人来信了,命我赶快回去,似乎这次那股欧名的势力是针对着八大家族。不过为什么罗家没事?”说到这里,东方雪眼中闪过一丝怨恨。

    将东方雪情绪的变化收在眼底,萧灵儿惨然一笑:“没事吗?罗家在那之前就已经将家族的所有人偷偷的转移出去,说起来,这罗家真是不简单,数千家族成员的转移,居然能做到外界连一点风声都没有,厉害啊。”

    闻言,东方雪骇然。

    似乎觉得东方雪还不够震惊,萧灵儿缓了缓又道:“你知道吗?虽然罗、欧、公孙、陶四大家族在八大家族中实力都不算强劲,但毕竟他们隶属于飞云帝国,四大家族出了事,飞云国王自然不能不管,当时为了解救四大家族,飞云帝国派了整整四十万军队,分别赶往四家,可是,公孙、陶两家解救不及,尽数被毁,小荡山欧家没事,至于罗家,人去楼空,军队在搜索的时候,在一处密室发现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痴呆少年,而那人便是罗鸣海。真正的罗鸣海。”

    “真正的罗鸣海?”东方雪不敢相信的问道。

    萧灵儿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所以我猜,这次袭击八大家族的事件,并不简单,说不准这罗家跟这次事件有很大关系。”

    东方雪听完,也是点了点头,诚然,对于萧灵儿所说,除了那真正的罗鸣海以外,其他的她到是同样清楚,不过一听到萧灵儿提及这次事件与罗家有关,就更加深了东方雪对罗家的憎恨。

    凝视着东方雪,萧灵儿叹了口气,突然问道:“决定了吗?你什么时候走?”

    闻言,东方雪从沉思中醒来,想了想,最后看向圣地丰碑,轻声道:“明天吧,待下去也没用了,家族那边我要回去看看。”

    萧灵儿点了点头,道:“我今天晚上就走,希望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

    萧灵儿说完,转身便向着自己的住处行去。而这时,东方雪突然喊住她问道:“对了,洁儿怎么样了?这两年来,似乎我们的交往少了很多。”

    闻言,萧灵儿停了下来,头也不回的叹道:“她从两年前那次事件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生机池,从不出来,现在怎么样了,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每次晚上去她住的地方找她的时候,总能听到有哭声传出来。我想…,唉,算了,不提了吧。”

    望着萧灵儿离去的背影,品味着前者离去前的话语,东方雪愣在了当场。

    翌日清晨,当太阳还没升起的时候,东方雪便离开了圣地,而在这之前的夜里,她整整一夜没睡。头天傍晚,她去找了一次许洁儿,而当其刚想要敲门的时候,正如萧灵儿所说,里面传来了悲伤的抽泣之声。手举了半天,东方雪终是没有勇气落下,似乎她怕见到这个好友后,不知道该说什么,便放弃了跟许洁儿道别。随后东方雪再次来到了圣地丰碑前,站了整整一夜,时值初夏,但那一夜却夜凉如水。

    东方雪走了,在此之前,萧灵儿也走了,黄浪并没有跟去,虽然这两年来两人的感情发展的很好,但黄浪还是放不下欧楚阳,就算是所有人都说欧楚阳已经故去,不会再回来,可黄浪就是不信,所以,他留下,留下等着他的兄弟。

    至于许洁儿,一如继往的修炼。当其他人都稳步提升着自己的实力的时候,许洁儿的修炼速度却是比任何人都要快速,并且快的恐怖,两年,从初级武级生生提高了六级,达到了七级武师的境界。别看并没有跨跃武师屏障,但需知道,修炼一途,越到后来越是艰难,平常人一年之内也就提升个一级半级,而许洁儿却是以每年三级的速度,疯狂飙升着。

    东方雪几人的离去,并未引起多大的骚动,毕竟,每个人只能在圣地中待上五年,就好比一个圣地学员学满毕业一样,东方雪等人的离去跟平常没有什么分别,可就在这个时候,生机湖下的地底中却是发生了异变。

    深达数十米的地底,漆黑一片,没有人能在这里看见任何东西,盘根错节的生机树根比以前粗壮了许多,也多了许多,就在那树根中央,一颗完整的晶核正散发着淡淡的绿光。这点绿光极为黯淡,在这伸手不见无指的地底空间,根本起不到任何照明的作用。

    不过,黑暗只持续了片刻,当黑暗的地底空间传出一声低喝后,这片地底空间猛的亮了起来。

    四周,开始如点灯般的闪亮起五颜六色的晶体,随着这些晶体的闪亮,地底中央,一个裸着全身的青年,如老树盘根般坐在这些晶体的中央,被晶体包围着,青年仿佛是千年前所凝的化石,一动不动。

    静静的盘膝,极为缓慢的呼吸,青年就像一个濒临死亡的人,没有半点生气。

    突然,一道绿光,在青年胸前亮起,随后,青年四周的数十晶体开始围着青年疯狂的旋转起来。陡感变故,那如死人般的青年猛的睁开双眼,顿时两道精光从青年的眼中喷勃而出。

    双手缓缓抬起,随后快速在胸前结成一个修炼的手印,体内纯正无比的紫色内气也在同时疯狂的运转起来。

    也许是受到青年内气的影响,青年胸前的那一点绿光,开始拼命的逃窜起来,被周围晶体包围着,青年能够感受到,自己体内那纯正的内气无论怎么去追着胸前的那点绿,总会被那点绿险险逃开,直到,再没有逃窜的地方,那点绿猛的跳跃到青年至今无比企及的经脉。

    届时,绿光闪闪,而青年却是痛快的大喝出声,其脸上居然浮现出一抹诡异得逞的坏笑。

    “小东西,这么长时间了,还这么玩固,不过还好,有了你,也许我能将全身经脉都给打通。”

    地底下的青年正是被深埋两年至久的欧楚阳。两年中,欧楚阳一直在维持着小五行衍生阵的运行,即便圣外的学员还在生机池中修炼着,以为这有着锻体之效的巨大湖水已经稳固,但他们不知道是,其实这大阵还处在危险的崩溃边缘,当然,对于这种情况,欧楚阳再了解不过,所以,这两年来,他不敢出去。他怕,他怕大阵最终无以维继,又没有了王阵在身边,根本无法解决这场危机,所以,欧楚阳一直在用自己的内气以及灵魂之力维持着。

    当然,这两年中欧楚阳也不是整天维护着大阵,他发现,这小五行衍生阵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停止运转,而那时必须要自己来带动小五行衍生阵的运行,至于过后,欧楚阳完全可以抽出时间来修炼。只是让他极为郁闷的是,自己每每修炼感觉到内气有一点增长的时候,这小五行衍生阵便会停止下来,不得已,欧楚阳又得花费大精神去补足,一增一补,周而复始之下,两年多,欧楚阳的境界半分都没有提升,这让欧楚阳很是气愤。

    然而,让欧楚阳有所欣慰的是,自己除了修炼还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炼化本源木灵,可这个小东西简直太聪明了,在自己体内两年之久,欧楚阳无数次想将他引至丹田加以炼化,可始终连边都摸不着,气恼着,欧楚阳与本源木灵杠了起来。

    你不是不让我炼化吗?我非得把你弄过来,据为自有。

    之后,欧楚阳一刻没有停歇,只要是为大阵牢引完毕,能够自主运行之后,欧楚阳便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本源木灵身上。而先前的一幕正是欧楚阳不知道第多少次带动小五行衍生阵自主运行,结束了又马上炼化起本源木灵来。

    炼化过程中,欧楚阳发现一件趣事,那就是本源木灵这小东西每每想要逃开自己内气的追捕,但总能找到自己内气所到达不了一处一经脉,而那里,正是欧楚阳没有打通过的地方。这一发现令欧楚阳欣喜不已,诚然,这些经脉本来自己不能够打通,但是有了本源木灵,不少的地方却出奇的被其硬生生的贯通,为欧楚阳省去了不少力气。

    从那以后,欧楚阳再不着急将本源木灵炼化,反而如戏耍般的,逼着本源木灵向着那没有打通过的经脉处逃去,时间一长,欧楚阳体内未打通的经脉越来越少,而本源木灵所能逃窜的地方也是越来越少。

    轰~又是一处未经开发过的经脉,被本源木灵强行打通,每每这一刻,欧楚阳就再也不管本源木灵,反而迅速的用内气去补足这部分经脉。每一个经脉的打通,欧楚阳便感觉到自己肉体力量的增长,虽然内气方面没有进境,但前者倒是令欧楚阳开怀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