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七九章 你必须死

第四七九章 你必须死

 
    ……

    听到东方雪的娇喝,罗鸣海突然转过头,怒瞪了前者一眼,并未答话。不过,还是萧灵儿眼尖,一下便发现其下鄂居然脱下了一层皮。

    “你带了面具,你不是罗鸣海。说,你到底是谁?”指着罗鸣海的面孔,萧灵儿追问道。

    闻言,罗鸣海微微一愣,旋即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随后笑道:“唉~,本来不想杀你们,可没有办法,谁让你们发现了。”

    罗鸣海说着,扯着那脱落的皮层,用力一扯,顿时,一张俊俏的面孔出现在众人眼前。

    见到罗鸣海的真实面目,欧楚阳的怒火燃的更加旺盛,因为,这张面目,前者非但不陌生,甚至还很熟悉。

    “罗鸣洲?”

    “咦?你认识我?”见到欧楚阳第一时间叫出自己的名字,罗鸣洲微感诧异,在他的印象里,似乎罗鸣洲这副面也并没有与欧楚阳有过交集。

    “认识?岂止?你还欠我一条命呢。”欧楚阳恨声说着,其眼底的怒火毫不掩饰的喷薄而出。

    “嗯?”罗鸣洲听着,还是没有想起。

    欧楚阳阴冷一笑,接着道:“怎么?不记得了?五年前,小荡山上。”

    经欧楚阳一提醒,罗鸣洲的瞳孔猛的收缩起来,顿时便想到了当初自己经过小荡山,在山里遇到的那个少年。当时,那个少年只是一般的武者,刚刚拥有武者内气,只不过,在他眼中,确实连蝼蚁都比之不上,所以,那时,罗鸣洲杀他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只是,就是那个当初在自己眼中,狗屁不是的少年,现在已经成长成为武修强者,虽然实力没有自己强劲,但已然差之不多,更让罗鸣洲震惊的是,现在的欧楚阳还是一个四级的丹师。

    当然,罗鸣洲并不知道的是,欧楚阳在近日里已经成功晋级成为五级丹药,要是罗鸣洲再知道这个消息,恐怕就不是眼前这副景象了。

    五级丹药,在大陆上的每个一势力眼里,都要比武尊还要珍贵许多。

    嘴角带着不屑的微笑,罗鸣洲嗤笑了一声道:“想不到居然会是你,你的命还真硬,掉下山崖还没死,不过也好,今天我再送你一程,让你死的透彻一点。”

    罗鸣洲话音一落,整个人便猛的飞掠过来,而这时的欧楚阳早已不是当初初入武者之境的小子,所以,在罗鸣洲说完,欧楚阳心神猛的紧绷起来,下意识的,欧楚阳将全身内劲催动起来,化作内气战衣贴伏于体表,随后,双拳陡然探出。

    “破穹劲~”

    解毒之后,首次使用破穹劲,虽然没有怎么锻炼,但毕竟,欧楚阳的实力从初入武卫一下越到巅峰之境,这破穹劲也再不是以往的样子。

    气势锁定着袭来的罗鸣洲,欧楚阳双拳夹带着一股精纯无比的紫气,迎上了罗鸣洲的赤阳尺。

    轰~一声巨响,犹如惊天大爆炸,再度刮起了一阵内气强风。

    碰撞间,欧楚阳毕竟与罗鸣洲有着巨大的差距,所以这一接触,前者便口喷鲜血倒飞出去。

    黄浪、东方雪等人见状,心下大急,怕罗鸣洲再次追击、伤害欧楚阳,一干五人皆是围拢而上。

    见被自己一击击飞的欧楚阳,没有死亡,罗鸣洲倒是微感诧异,因为这一接触他就感觉到对方的实力也就是武卫的巅峰之境,根本不是一合之敌,不过就是这样,才令罗鸣洲震惊。试问,一个武师巅峰和一个武卫巅峰整整差上一个级别,虽说之前不是自己全力一击,但最起码的,欧楚阳应该起不来。不过现在,远处的欧楚阳非但没死,反而又重新的站了起来。

    见状,罗鸣洲杀心大起,刚要乘胜追击,这时,其余五人很是快速的围拢上来。

    一场以一敌五的大战正式打响。

    绚丽夺目的内气光芒交相辉映着,在地底大殿构织了一副色彩斑斓的图画。

    场中,以黄浪为主,其余四人为附的战斗圈子,牢牢的将罗鸣洲围在中央,各种各样的武技层出不穷,接连不断的将前者砸去。

    虽然罗鸣洲的个人实力比这五人要强上不少,但毕竟,在场的或强或弱都是武师级别的强者,所以一时之间,罗鸣洲还没办法将五人击退。

    战斗进入了缠斗的时间段,而欧楚阳一旁想要帮忙却是有心无力,刚刚大力一击让前者血气翻涌了半天方才平缓过来。欧楚阳知道,要不是因为服食了大量朱果,导致自己的身体比一般人强劲了许多,恐怕刚刚一击自己就只剩下半口气了。所以,在黄浪等人围上罗鸣洲后,欧楚阳马上坐了下来,抓紧时间调息起来。

    这时,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正在调息的欧楚阳发现,众人开始变得疲惫起来,并且,有人已经受到了伤害,这从各人嘴角上的血迹便不能发现。

    惊骇着,欧楚阳实在没有想到,对方的实力居然恐怖到这种程度。心底辗转反侧着,估算着自己的实力,欧楚阳想道:“到底要不要用那个?”

    而正在欧楚阳为某事挣扎着的时候,这时,战局终于起了一丝变化。

    罗鸣洲轮回的尺影,好像是一种高级的武技,瞬间就将东方雪等四人逼退,而黄浪做为四级武师却是没有被前者震退,相反的,其手中宽剑猛的挥过,一股霸道的大力猛的砸中罗鸣洲的赤阳尺上。而这时,正是罗鸣洲前力刚尽、后力不继之时。

    尺上一股大力传来,罗鸣洲双手一麻,与此同时,之前被前者抄在手中的木灵晶之灵却是光芒大作,忽然从罗鸣洲的中掌中脱离,向着欧楚阳的方向射来。

    一见此变故,欧楚阳心下大喜,赶忙起身迎了过去,他打算先将晶之灵夺回再与罗鸣洲一较高下。而正当其手掌就在触碰到晶之灵时,晶之灵似乎感应到了危险,就这么一晃,便倒了欧楚阳身后。

    一下没有接到晶之灵,还让它跑掉,欧楚阳赶忙转身,而这时,王阵的灵魂突然从空灵指环中窜出。

    “嗡”

    一阵蜂鸣响起,随后,王阵的声音在欧楚阳的脑海中响彻。

    “小心后面。”

    灵魂中响彻着王阵危急的提醒话语,就在同一时间,欧楚阳心神陡然一紧,背后一股强大而又炙热的劲风猛的袭来。

    感受这突然袭来的炙热劲风,欧楚阳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罗鸣洲到了自己身后。此时,欧楚阳想要防备已经来不及,急切间,前者只有将体内全数内劲调动起来往后背涌去,只是一个念头,那实质性的内气战衣便凝实起来。

    “轰”

    一声巨响由背后传来,欧楚阳已经做好了忍受痛苦的准备,然而令他惊讶的是,那被掌劲击体的痛楚却没有如期到来。背后,那声轰鸣过后,却是传来一声女子的惨叫。

    “啊~”

    是女子尖锐的痛呼,下意识的,欧楚阳猛的转过来。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团白色身形斜着朝远处抛出,而那袭击之人罗鸣洲也是微带惊愕的看着那抛飞的娇躯。

    “雪儿?”

    惊惧间,欧楚阳的双目都能喷出火来。

    本来,罗鸣洲的一掌应该打中自己,可是东方雪却在这关键时刻从侧面掠到欧楚阳的背后,而罗鸣洲的那一掌也正好打中东方雪的香肩。

    惊叫着,欧楚阳猛的窜出,朝着那抛飞的东方雪掠去。一把将温柔无力的娇躯接在怀中。欧楚阳登时便看到了那张微带惨白的脸颊,嘴角还不断涌出的鲜红血迹。

    “雪儿?你怎么样了?”

    轻摇着怀中娇躯,欧楚阳大声呼唤着,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东方雪会用这种办法为自己挡下那强力一击,但他知道的是,武师巅峰强者的全力一击并不是怀中这个刚入武师的东方雪能够抵挡住的。

    呼唤了几声,见东方雪没有反映,欧楚阳心下大急,赶忙从自己的空灵指环中取出各种疗伤丹药,不管是恢复内气还是治疗伤体,只要是他觉得对东方雪有益的,一股脑的全部取出,尽数送入东方雪的口中。

    而这时,见到这幕的黄浪等四人皆是怒不可歇,虽然身上带着不轻的伤势,但他们的心头已经被怒火占据。所以,还没等罗鸣洲反映过来,四人重新挥舞着手中兵刃,再度围拢而上。

    感受到四人那已经渐弱的气势,罗鸣洲顿时从惊讶中清醒过来,嘴角不屑一撇,舞动着手中赤阳尺迎上四人。不过此刻,几人的大战却没有把欧楚阳的注意力吸引过去,现在的他把所有的精神都放在了东方雪身上。

    疗伤丹药已经喂下,东方雪还不见醒转,欧楚阳将身子扶正,双掌猛的按在东方雪的双肩之上,一股磅礴的紫气迅速涌动而出,牵引着其体内那微弱的内气,缓缓流淌着。

    仿佛过了许久,前方佳人那微弱到极点的娇躯猛的一抖,接着便是一声痛哼。

    “雪儿?”

    见东方雪有了反映,欧楚阳大喜,赶忙把东方雪抱在怀里,使其能够有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轻唤着。

    挣扎着睁开双眼,东方雪的一双美目映上了欧楚阳的身形,见到欧楚阳没有什么损伤,前者微微一笑,颤声道:“你…没事,没事…就好。”

    欧楚阳感动着望着眼前佳人,双眸早已含满的泪水:“为什么这么傻?”

    强自喘了口气,东方雪依然用那微弱到极点的声音说道:“不知道,也许这就是命吧。”

    闻言,欧楚阳微愣了一下,随后流下了感动的热泪,当然,这其中更包含了更多的复杂成分。

    欧楚阳实际年龄虽小,但其心理年龄却是大上许多,再加上两者之间的年龄相差不大,欧楚阳也不傻,他当然能感受到东方雪为自己挡下这一击不是冲动,这是一种情愫,年轻人才有的情愫。就好比,当初自己为了让慕婉晴能够逃走,而义无反顾的冲向梦魇王一样。

    一见钟情吗?抑或是日久生情?

    轻轻的拂过美人的俏脸,为其拭去嘴边的血迹,欧楚阳没有说什么,此时无声胜有声。欧楚阳只是用行动来表达了自己对东方雪的感激及心中的情愫。

    被欧楚阳抚摸着,东方雪从未有过如此舒服的感受,此时,她已经忘记了身上伤势所带来的无比痛苦,心中比密还要甜。

    而正在这时,前方战团终于打破了僵局,几声闷响过后,以黄浪为首的萧灵儿、许洁儿,还有欧文皆是抵受不住对方强大的战力,纷纷落败,甚至受到不同程度的重伤。

    四人纷纷倒地,由于体内的内气挥霍一空,再也无以为继,只能眼睁睁的望着罗鸣洲慢慢的走向欧楚阳与东方雪。

    眼看着罗鸣洲走了过来,欧楚阳将怀中东方雪紧了一紧,眼中怒火呼之欲出。

    出乎意料的,罗鸣洲到了几步却是停下,淡淡的看着东方雪,突然说道:“你忘记了你的身份。虽然我们没有过礼,但你已经是我的夫人。你知不知道刚刚那一下,如果我不及时收力,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

    罗鸣洲突兀的言语,一下便把众人震在了当场,几人面面相觑,随后不敢相信的看向欧楚阳。

    听到罗鸣洲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欧楚阳满脸惊讶之色的看向东方雪。

    这时东方雪已经没有刚刚那般难受,仿佛是感受到了欧楚阳的情意,前者睁开眼,看向罗鸣洲,轻声道:“罗鸣洲,这句话你说的早了,虽然我不明白家族为什么要把我许配给你,但这并不代表我会接受你,我是个人,我有权利去选择我心中所爱,这方面不仅你约束不了我,那纸婚约以及家族的命令也约束不了我。”

    东方雪说完,托着那疲惫的伤体,慢慢转过头来,柔声对欧楚阳说道:“欧楚阳,我不知道有没有吓到你,我怕现在不说,以后没有机会再说了,你害怕吗?”

    聆听着东方雪对自己表达的爱意,欧楚阳轻轻的摇了摇头:“别傻了?我怎么会怕?我高兴还来不及。”

    虽然此刻东方雪表达爱意的时间显得突兀,但正因为这样,更让欧楚阳无法去拒绝。

    一旁,许洁儿单手撑着地面,脸上泛过一抹腓红,耳边回荡着二人的柔情密语,心头不由的涌上一股酸意。惊讶间,她才知道自己为何总是想要接近欧楚阳,原来她与东方雪一样,对欧楚阳有着相同的情意,只不过,待到她发现时,已经晚了一步。

    青春年少情之动,固然显得的青涩,但也最为纯真。

    眼看着欧楚阳与东方雪互相表达的浓浓的爱意,罗鸣洲突然仰天长笑,那笑声中居然掺杂一丝凄厉以及嫉妒。

    “哈哈~,东方雪,以前没有见过你,我倒没感觉到什么,就算是那纸婚约对我来说,也只不过是场交易,不过我现在更加喜欢你这种性格了,放心,你不会跟欧楚阳在一起,因为自始至终,你会是我的夫人。”

    闻言,东方雪转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来这里,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针对欧楚阳,但我知道,你不是个好人,更不是我喜欢的人,你的那些卑鄙手段我已经看的很清楚了,就算是我还能活着,我也不会嫁给你。”

    听到东方雪这么一说,欧楚阳猛的醒悟过来,旋即愤怒的看着罗鸣洲道:“原来,怂恿裴全火烧药园的人是你?这么说来,杨平也是你的人?”

    “恩?”罗鸣洲闻言一愣,随即笑道:“没看出来,你还挺聪明,不过现在知道已经晚了,因为你必须死。”

    死字一出口,罗鸣洲周身陡然刮起一股强猛的内气旋风,随后,前者手中赤阳尺突然举起,朝着欧楚阳的头顶,轰然落下。

    “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