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七四章 半年之约

第四七四章 半年之约

 
    ……

    杨平慢慢的退着,脚下有些虚浮,显然,刚刚被一名圣地长老重创,前者受了不轻的内伤,此时,即便是他想要快速离去,也是不太可能,所以,他只能选择小心谨慎。

    杨平退到了广场中央,而那会聚的圣地学员也是纷纷退让,给他让开了一条宽敞的通道。

    “停。不要再跟上来,叫人把通往外界的传送之门打开。不然的话,我就与他同归于尽。”杨平大吼着,手上又紧了几分,随后便退至广场中央的一个大大的石雕旁,冷冷的盯着刑木。

    闻言,刑木咬了咬牙,终是下达了命令:“白长老,打开传送之门,让他走。”

    “大长老。”白姓长老闻言,面色大变。

    “不用多说,我自有分寸。”刑木低喝话,打断了即将出口的白长老。

    无奈的摇了摇头,白姓长老闪身走到了石雕旁边,怒瞪了杨平一眼,随后,自灵戒中取出一枚精致的晶牌,找到石雕的一个凹坑,按了下去。

    紧接着,在所有在场圣地学员的关注之下,石雕暴发出夺目的精华,一扇虚幻的能量之门在石雕的投射之下,应声出现。

    望着那远离自己仅十步之遥的能量之门,欧楚阳心下大急。显然,这扇能量之门与自己来到圣地时所走的那扇门不同,这扇门恐怕是圣地中唯一能够通过外界的安全通道,如果让杨平安然离开,恐怕一切都沉入水底,那指使着杨平和裴全身后的人的秘密也永远无法得知。

    焦急间,欧楚阳想了无数办法,但没有一个能让自己安全的脱离一个武尊强者的控制。正当其焦虑间,灵魂内却传来了王阵的声音。

    “小子,准备,我们只有一次机会。一会儿我会释放大灵透术,然后你马上逃开。”

    王阵这么一出声,欧楚阳心底顿时冉升了希望,再一听到大灵透术,欧楚阳马上想到了前者曾经教授自己此项绝技的时候。

    大灵透术,练至大成,可运用灵魂之力攻击对手,使其灵魂在短时间内受创,轻则头痛、眩晕、行动迟缓,重则可直接将对手灵魂震伤,变成白痴。

    欣喜间,欧楚阳做好了准备,只等着王阵大灵透术一出,自己马上便会出手。

    此时,在众长老焦急的目光之下,杨平早已无限接近传送之门,眼看着还有数步之遥时,欧楚阳的灵魂深处陡然想起王阵的喝声。

    “准备。”

    闻言,欧楚阳神经一紧,随后,前者只感觉到一股欧名的灵魂之力疯涌般的从自己的空灵指环中渗透而出,这股强大的灵魂之力一经出现,便形成一柄短剑形状,猛的袭向杨平头顶。

    灵魂之力乃无形之力,如果没有强大的灵魂支撑,根本无法防范,所以,在杨平自以为自己马上要脱离险境而兴奋时,他并没有注意到正有一股强大的灵魂之力正朝着自己袭来。

    以有心算无心,没有防范之下,杨平陡感头部被一柄短剑刺中,随后,头痛欲裂起来。

    “啊~”灵魂被袭,杨平下意识的双手抱头,痛苦无比。而这时,也正好让欧楚阳脱离了他的控制。

    欧楚阳见状,心下大喜,刚刚脱离了黑血蚕丝之毒束缚的他,猛的将许久没有利用过的内气全数调动起来。堪比武师级别的强大内气在体内奔腾不已,两年多没有使用过的高级武技破穹劲也在此刻完美使出。

    “破穹劲~”

    空气中回响着欧楚阳那不算响亮的低喝,紧接着,所有人便是见到,周围空气中的灵气猛的一滞,旋即朝着欧楚阳会聚。

    双拳紧握,平探而出,所有内劲全数灌注在双拳之上,大力勃发间,猛的喷吐而出。只听“蓬”的一声,那本来只差一步之遥便可以脱离险境的杨平,突然向着右侧斜飞出去,虽然仍然是保持着双手抱头的姿势,但其口鼻中的鲜血却是没有例外的喷涌出来。

    鲜血泉涌般洒出,杨平的身躯也是在同一时朝着右侧暴射而出。欧楚阳的这一击破穹劲虽然只是以武卫巅峰级别全力使出,全击在是为武尊级别的杨平身上并没有造成多大伤害,只不过,由于之前王阵的大灵透术的缘故,致使其身体暴射而出,犹如重伤一般。

    突兀的变故令在场所有圣地学院陷入了呆滞中,以他们的认知,眼前这个药帮的一帮之主,并没有什么过强的实力,只是在此刻,由于其突兀的出手,照成这般令众人无法接受的事实,现在看来,眼前的药帮之主并不像他们所想的那样:手无缚鸡之力。

    轻喘着,欧楚阳倒退到几大长老附近,虽然之前有着王阵的帮助,但其本身的实力并不足以对武尊级别的杨平造成多么大的伤害,甚至,这般全力以赴,令其前力匮乏,现在的欧楚阳如果再对上任何与自己相同级别的对手,都不会再有半点反抗之力。

    不过,这已经够了,最少他已经脱离了杨平的掌控,而后者全然被欧楚阳突然展现的实力而孤立起来。

    没有了人质在手,在圣地中,即使是身为武尊,杨平也没有了自保之力,而其在几位长老随后围拢在一起的同时,疯狂的大笑起来。

    “哈哈~,想不到,我杨平居然会败在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手中。巅峰武卫,我杨平败的不冤,不冤。”狂笑中,杨平猛的一咬牙。

    而此刻,刑木面色大变,匆忙间大吼道:“阻止他。”

    刑木喊的晚了,抑或是杨平动作太快。就在几位长老打算出手制住前者时,杨平的嘴角诡异般的流下了鲜红的血液,随后,众人发现,那血液慢慢变黑,最后,杨平整个人的脸上都是变成了黝黑了模样。

    “自尽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在圣地十数年之久,为人谦恭的杨平自尽而死,所有人诧异了。

    刑木紧皱着眉头,看着那渐渐变黑的尸体,叹了口气道:“埋了吧。”

    说完,刑木转过头,四下环顾了一眼,突然朗声道:“经过长老院的调查,现已查明药园失火一事,乃武园北院裴全与三名圣地学院所为,杨平是为包庇之罪,现在长老院对这三名学员给予逐出圣地,至于裴全,很不幸,刚刚被杨平所害,学院也不再多做追究,希望从此以后各位学员不要再做出有损圣地的事情。都散了吧。”

    哗~刑木的大声宣布,令得在场所有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成员哗然,甚至,在他们听到裴全已死在杨平手中后,更加糊涂了。

    圣地本是提高年轻人实力,授武育人的地方,这么多年,即使圣地全都是武修天才,也没有发生过死亡事件。可如今,却是有人打破了先例,而那个打破先例之人,更是死在了圣地导师之手。

    隐隐的,所有人都开始猜测起来,圣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此刻裴立由于亲弟的丧生早已失去了理智,而对于眼前这个每个学员都尊惧无比的大长老,也没有了以往的礼貌,几乎是咆哮着,裴立从人群中冲了出来,随后,开始疯狂的肆虐着杨平的尸体。

    对于裴立近乎疯狂的举动,刑木并未多做怪责,反而一脸黯然喝止道:“裴立停下吧,随我进去看看裴全。”

    “欧楚阳。你们也进来,其余人都散了吧。”说完,刑木抬步向中央大殿行去。

    听刑木提到裴全,裴立恶狠狠的踢了杨平一脚,转身离去。

    闻声,欧楚阳点了点头,随着刑木一同进入了中央大殿,而六位长老见到所有学员还愣在那议论纷纷,马上吩咐前来的导师将他们驱散,而后也是步入了中央大殿中。

    灯火通明的中央大殿中,早已被之前众长老与杨平的交手搞的混乱不堪,满地的青砖不知碎了多少块,更有数张坐椅化成了粉末。不过,现在的裴立却是没有心情去观察周围的情况,他的眼里,只有地上那具已经变的冰冷了的尸体。

    裴全的太阳穴间还在向外流着血,虽然没有刚刚被袭时那么大量,甚至边缘的地方已经开始凝固,但裴立还是能看到那汩汩流着的鲜血。裴全死的时候正要说话,是杨平突如其来的一击,直接将其太阳穴打穿,致使脑部受到重创死亡,所以裴全的眼晴还没有闭上,而通过其涣散的瞳孔可以分辨,他的死的时候是那么的惊讶甚至不可相信。

    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一幕,裴立越想越是气愤,双拳也随着越攥越紧,一奶同胞,这种亲人的离别任谁都能体会到裴立的愤怒,之前裴全还是一个好好的人啊,现在却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微微偏过头,裴立看向一旁的欧楚阳,眼中透着无名的怒火。

    一直盯着裴立的刑木,在见到其看向欧楚阳时,突然开口道:“这事欧楚阳没有关系,他只是想找出火烧药园的真凶罢了。”

    “没有关系?哼!要不是你,裴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被杨平杀掉,全是因为你,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怒吼中,裴立已经全然不顾其上还有圣地长老,把一切的罪责都扣在了欧楚阳的头上。

    对于护短的裴立,欧楚阳也很是无奈,虽然自己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个结果,但毕竟,这一切都是裴全先挑起事端,而自己一直处于被诬陷的处境,现在裴立竟然不分清红皂白,把一切过失都赖在了自己身上,对于此,欧楚阳并不想争辩什么,不过即使是欧楚阳没有出言反驳,但眼底的轻视之意也是逐渐浓重。

    是非不分。到如今,欧楚阳才真正看不起这个圣榜前十的裴立。

    见欧楚阳没有说话,裴立的怒意更盛:“我要向你挑战。”

    裴立含怒出口,立时引来了在场众人面色大变,急切间,刑木一双长眉皱的更紧,冷声道:“裴立,不要胡闹,裴全得此恶果,全是他咎由自取,你不能把怒火撒在欧楚阳身上。”

    听到刑木出言制止,裴立全然不予理会,眼神一直盯着欧楚阳,等待着他的回答。

    欧楚阳先是愣了一愣,突然一笑,道:“我接受。”

    “欧楚阳。”

    见到欧楚阳似乎没怎么想便脱口应下,刑木更加惊骇,以他的实力,自然不难看出裴立已经晋级到四级武师的地步,而欧楚阳,连武师还没有突破,要是让欧楚阳与裴立对上,无疑,在裴立的含恨的手段之下,就算欧楚阳不死,但也好不了哪去。

    所以,在欧楚阳开口答应后,刑木冷哼了一声道:“胡闹!这里是圣地,不是你们小孩子打闹的地方,你们之间决斗,我不答应。如果非要打上一场的话,半年以后,圣地武道会上给你们机会。”

    “长老。”

    一听刑木把决斗时间延长了半年,裴立立即出声反驳,只不过,刑木丝毫没有给他机会,便一挥手:“就这么定了。半年之内,斗技场关闭,任何人没有长老会的允许,不得私自殴斗。”

    裴立一听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心下暗恨。无奈间,裴立走到了裴全的尸体前,附身缓缓将其抱在怀中,随后向着中央大殿外走去。

    走到门口,裴立突然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道:“半年后,我等你。”

    望着眼前消失的裴立,从其身影上欧楚阳看到了悲伤与落寞,还有那压抑着不能释放的愤怒。蓦然,欧楚阳的心中不由泛起一丝愧疚。虽然欧楚阳曾经见过许多生与死之间的诀别,但从未有此刻这般清晰,仿佛裴全的死完全是自己造成的一样。一时间,欧楚阳想着想着愣在了那里。

    将欧楚阳的神情看在眼里,刑木在心中叹了口气,随后走到前者的身边劝慰道:“不要想太多了,裴全的死是个意外,这跟你没什么关系,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这样对你心境的修为没有好处。”

    欧楚阳领会的点了点头,将心中那丝欧名的感伤抛却,随即看向刑木,面色无比郑重道:“裴全的死不是意外,他的背后有人指使。”

    闻言,刑木的老脸也是沉了下来:“没错,我跟你想的一样,只是,我想不明白,这圣地中怎么会有杨平这号人物?他来这么多年,为的是什么?而且他自尽的时候,非但没有绝望的神情,反而很开心,这正是我所担心的。”

    听着刑木分析了这么多,欧楚阳低下了头,用手托着下巴开始合计起来。想了很久,欧楚阳从与裴全见的第一面开始,直到裴全死后,其间所有的事想了一遍,仍是理不清头绪。

    “想不明白,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裴全跟有这么大的仇,会用放火烧药园的办法来陷害我,虽然想不出,但我能肯定一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