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七三章 裴全之死

第四七三章 裴全之死

 
    ……

    圣地中央大殿,灯火通明,不过处于某处的气氛却是极为压抑。

    大殿之内,以刑木为首的七大圣地长老,威严无比的坐在居中以及左右两侧,七位长老的下方更是站着数名圣地导师,其中更是少不了,在这两年内负责管理圣地一切事宜的杨平导师。此刻,七位长老的七张老脸面沉似水,隐隐还透着几分肃杀之意。

    大殿之上,刑木之下,欧楚阳一脸淡定的站在下首,其位置过于明显,正好处于刑木于六位长老之间的地方,这让门口处的东方雪、许洁儿等人见了心下猜测不已,她们很不理解为什么大长老会让欧楚阳站在那里。

    猜测间,大门嘎吱一声,自外而内的走来几人。这几个人统统身着圣地学员的服饰,只不过,除了为首一人满脸凝重之外,其余四人皆是一脸颓废的跟在其后面,头低的很低,几乎看不清面孔。

    几人进来,为首一人在大殿中央站定,脸色深闷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当其目光扫过欧楚阳时,突然停了下来,随后低哼了一声,把头再度转到刑木身上,恭敬道:“学生裴立,带着裴全前来领罪。”

    刑木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眼,陡然暴出一团精光,道:“裴立,此事与你无关,你先站到一旁,我有话要问裴全。”

    裴立答了声是,随后走到了一旁边站定,然而,当其转身的霎那,用那微带怒意却暗带提醒意味的目光瞪了裴全一眼。

    裴全见到自己的大哥用如此眼神看向自己,心下也知晓前者是在为自己好,提醒自己如实回答。所以,裴全点了点头,心中也决定,不论刑木问什么,都要如实回答,最起码的有了自己大哥,求求情的机会还是有的。

    裴立刚刚退下,刑木便立即开口道:“裴全,为什么放火烧药园。”

    裴全一听,不敢有所隐瞒,立马把自己如何与欧楚阳认识,如何交恶,跟着不忿欧楚阳对自己的无视,出计陷害等等一切全数的说了出来。其中,除了那与罗鸣海之间商议如何陷害欧楚阳没有说出来外,他到是没有半点隐瞒,和盘托出。

    听完裴全的陈述,刑木点了点头,随后道:“你派人放火烧药园,致使药园蒙受巨大的损失,甚至,为了掩盖事实,你居然心恨到要杀害自己的朋友,你的行为为圣地所不耻,所以,经过我圣地长老会的研究决定,给予你废除内气,逐出圣地的惩罚,你可接受?”

    “什么?”

    刑木的几句话说的虽然简短,但这般惩罚的力度却是使众人骇然,就连一旁欧楚阳也开始微微动容,在他想来,这本就是培养武者的学院,所以即使裴全的罚责再重也不过是逐出圣地那么简单,可没曾想,这刑木居然还要废掉裴全的内气。

    一个武修者如果没有了内气,那就如同一个正常人少了四肢,等同于废人,这般惩罚,力度着实有些大了点。不过,转念一想,刑木此言倒也不是很过分。试想,裴全居然能够狠心杀害与自己相处了几年好友,这般狼子野心,万一放到了外界,大陆上岂不是又多了一个心狠手辣之人?也许,刑木是不想大陆上又多了一个恶人吧。

    听了刑木给自己的处罚决定,裴全再也站不住,又脚一软跪在了地上,而他的大哥裴立却是焦急的上前跪倒,求情道:“大长老,请允许我为裴全求情,虽然他火烧药园以陷害欧楚阳,但也是一时糊涂,致于杀人灭口,那也是他在酒后受到了别人的教唆,一时失去理志。所以肯请大长老不要废掉他的内气。”

    淡淡的看了一眼裴立,刑木一摆手道:“你先退下,我还没说完。”

    裴立闻言,也不敢多话,但也没有起来,依然跪在地上,等待着刑木说下去。而刑木见前者如此倔强,也不再作理会,反而再次看向裴全道:“裴全,你的为人,我们略有了解,这番陷害欧楚阳的计划,应该不会是你的主意,据我了解,你的背后应该还有别人在唆使,你才能一步步的走上这不归路。这样吧,如果你能说出那幕后指使之人,也许长老会会考虑不废去你的内气,但逐出圣地是一定的了。你自己想想吧。”

    听到这里,裴全和裴立两个兄弟皆是猛的抬起头,眼底闪过一抹重生的希望之色。而刑木下方的欧楚阳却是立时明了。诚然,对于有幕后指使这一说法,是他曾经提醒刑木的,没想到刑木居然用废掉裴全内气来作为换取后者指出幕后黑手的条件,怪不得一上来,就把问题说的那么严重,惩罚那么严厉,原来刑木并不想真正废掉裴全的内气,他所想的是,要裴全指出那幕后之人。

    闻听刑木有放过裴全的意思,裴立马上转过头,对着裴全低声催促道:“还想什么?有没有这回事,有的话快说啊。”

    听到裴立的提醒,裴全也是从呆滞中惊醒过来,遂立刻开口道:“是,长老。其实事情这是这样的…”

    刚刚说到此处,突然,裴全身边射来一道寒光,这道寒光蕴含着无比阴冷的气息,更是夹杂着点点黑光,笔直的朝着裴全射去。

    这道寒光来的极为突然,以至于就算是大殿之内的七位长老实力强劲,也没有做出合适的反映。

    寒光袭来,带着队冷的劲风,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打入裴全的太阳重穴。太阳重穴是人身重要大穴,以裴全的实力还不能做到易经改脉,所以这突来的寒光,瞬间便要了其性命。

    看着歪倒在地的弟弟,裴立居然惊愕在了当场,他根本没有想到,刚刚还活生生的弟弟,此刻却变成了死人。

    短暂的惊愕没有持续太长时间,裴立立时怒火上涌,回眸间,一双蕴含着无比怒意的双眼投向了右侧。

    杨平,圣地导师,居于圣地十年至久,期间表现极为良好,再加上其资质优越,被刑木选为下一任长老会的后备人选,可此时,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望着他,原因在于,那阴冷的寒光正是出自于这个身为圣地导师的杨平之手。

    惊诧得看着眼前这个长相平平的杨平导师,众人满脸错愕之色挥之不去,届时,任谁也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出手,将裴全杀死。

    眼神在裴全的尸体与杨平之间扫视,裴立终是忍受不住心中的怒火,全然不顾对方是谁,也不再考虑为何对方只用了一招便将初入武师之境的裴全杀死,全身内劲如奔腾的江水涌动起来。

    “妈的,还我弟弟命来。”惊怒间,裴立猛的冲着眼前这个杀弟之仇冲去,一身内劲的释放居然达到了整整四级武师的级别。

    可是,眼看着向自己奔来的裴立,杨平导师却是没有半点慌张,甚至其眼底陡然闪过一抹不屑之色。

    缓缓抬起右手,杨平肩头一动,整个人便消失在裴立眼前,而当其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裴立的身侧。

    “不自量力。”不屑的低沉话语在裴立耳边响起,就在裴立眼底的惊骇刚刚出现时,杨平那蕴含无匹内劲的手掌,却已然印在了裴立的身上。

    “轰”

    随着掌上内劲的喷吐,裴立只感觉后心处一股大力传来,随后,其人便犹如折翅的燕子,猛的向下坠去,落地的时候,生生的将青砖铺成的地面砸下一个深深的大坑。

    两人之间的交手,只在短短的瞬息间完成,便已经分出了胜负,不用想,只需看一眼便知道,裴立与杨平之间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见到裴立一招被击倒在地,一时之间还不能爬起来,众学员立刻下意识的向四面八方退去,纷纷离开了战圈,一脸惊骇的望着这个曾经熟悉的导师。

    而这时,虽然没有刑木的命令,其中一名长老早就飞了过来,体表泛着炙热的火灵属性气息猛的向杨平袭来。

    武尊级别强者,可御空飞行,再加上其本身强大的实力,不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不是先前的裴立可以比拟。而就在这紧急的关头之下,杨平也没有太过于慌张。

    眉头只是微微皱了皱,在众目睽睽之下杨平居然与那名长老一样,脚下银光闪烁,陡然平地飞升,飘于空中。随后,面对着那名长老攻击,杨平全身一震,一股比之前更为强大的气势猛然释放而出,双掌交替,迎上了那名长老。

    “轰~”

    一声巨响,立时响彻于中央大殿,而受到这巨大响声的影响,就连中央大殿外的学员也是为自心神一颤。

    本来平和的圣地,被这道来源于中央大殿的巨响所引动,立即哗然起来。无数听到这响声的学员开始由四面八方涌了过来。此刻,无数人都不难猜想到。

    圣地。出事了。

    无数学员开始向着中央大殿的位置会聚,而此时,大殿内,刑木等长老的面色变了数变,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位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杨平。

    “杨平什么时候达到武尊的境界了?”元鸣惊诧的看着那个与另外一名长老对上数招仍不落败的杨平,满脸的不可思议,而之所以他首先问出口,原因在于他经常出入药园,而这圣地管理方面却是少有参于,对于杨平,他只局限于其武师级别的实力。

    旁边,另外一名长老摇了摇头,同样诧异的说道:“不清楚,之间他一直都是七级武师,没想到,他居然隐藏的这么深,究竟是为什么呢?”

    刑木眼观着一切,眉头越皱越紧,不知为什么,他的心里总是有着一丝捉摸不透的异样感觉,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危险,似乎这眼前的杨平跟自己所熟悉的杨平不是一个人。

    苦思中,时间慢流而过,与此同时,杨平早已于那名长老对拆了不下三十个回合,而令众人更加震惊的是,到了此刻,前者仍不露败象。

    似乎忍受不了两人就这么打下去,刑木突然冷哼道:“各位长老,不用顾及身份,先把他拿下再说。”

    听了刑木的话,众长老立刻领会,随后也不再拖沓,各自催动着内劲,一拥而上,将杨平牢牢的困在中间。

    这下,杨平再也不能保持那从容的姿态,恼怒间,前者哈哈大笑:“想不到,圣地六大长老,居然一同出手,对付我一个初入武尊的无名之辈,看来,圣地也不过如此。杨某领教了。”

    杨平一边叫着,言语中尽是嘲讽之意,不过,尽管众长老听在耳中,面红耳赤,但他们还是听从刑木的话,没有留手,各种高级武技纷纷的向杨平身上招呼过去。

    六大武尊围攻杨平,结果可想而知,后者根本不可能突围,也无法去战胜其中任何一个长老,所以,在其余五位长老一同出手后,仅仅两三个回合,杨平便险象环生,终于,其中一名长老的手掌抵到了其后心,大力喷吐而出,轰的一声将杨平拍了出去。

    哇~一口鲜血自杨平口中如泉涌般喷出,在空中形成了一片血雨,到得此刻,杨平终是受到了不轻的内伤。

    见到杨平被重伤,众人终是松了口气,而心中那无名的怒火也是因为此一击,熄掉了不少,只是,还没当众人醒过神来,元鸣突然急切的叫道:“不好,欧楚阳,快躲开。”

    这一声提醒,将众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当在场所有人向着杨平看去时,大家这才发现,欧楚阳现场所站的位置,却正好离所有人都很远,就只离那个被一掌拍出的杨平最近,那般距离,已经只有几步之遥,此时,就算是实力最的强的刑木全力出手,也不能阻止杨平重伤欧楚阳。

    被击飞的杨平,在喷吐鲜血过后,居然面露得意之色,飞掠间,一个闪身,杨平就到了欧楚阳面前,不由分说,单手成爪紧扣欧楚阳脖劲,而另一只手却是紧紧的抓住了欧楚阳的一只手臂。

    “不要动,小心我扭断他的脖子。”

    杨平突然将欧楚阳胁持为人质,致使众长老立时停住了追过去的身形,一个个的面露怒色的紧盯着杨平。虽然他们心中震怒无比,但为了欧楚阳的安全,也不得已忍了下来。

    见到杨平挟持着欧楚阳,刑木先是皱了皱眉,随后走上前,冷眼瞧着杨平道:“你到底是谁?来这干什么?”

    闻言,杨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我也不干什么,现在我只想离开这里。”

    刑木淡淡的看着杨平,心下虽然担心欧楚阳的安危,但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平静的说道:“你以为挟持一个圣地学员,我就会让你离开?”

    “哈哈~”杨平闻言狂笑:“老东西,别拿话堵我,别人也许不行,但我知道欧楚阳不一样。圣地的所面临的危机还要靠这个小子才能安然渡过吧。”

    听到这里,众长老无不变色,惊怒间,刑木当下问道:“你怎么知道?你都知道什么?”

    “我知道什么?”杨平反问一句,接着道:“在圣地十年,别人不知道,可我什么都知道,圣地还有半年就要面临一场巨大的危机,嘿嘿,没有了欧楚阳,你刑木就要成为圣地有史以来的千古罪人,我没说错吧。别废话,给我让开。”

    杨平说着,手上一紧,而欧楚阳受力,陡感窒息,微一抬头。

    刑木见状,忙道:“想离开这,可以,不过你要保证他的安全。”

    “没问题,只要你们不跟上来,我不会伤害他的。”杨平添了添舌头,阴冷的笑道。

    既然欧楚阳的小命被对方掐在手里,刑木再也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几位长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杨平挟持着欧楚阳一步步的向中央大殿外走去。而他们,紧随其上,始终与杨平保持着一段不近不距离。

    来到中央大殿广场,此时外面早已会聚了大量的圣地学员,而当这帮圣地学员见到平日里的杨平导师正挟持着欧楚阳,更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刑木等人众中央大殿的里面跟随而出时,他们才感觉到这次圣地发生了大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