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七二章 杀人灭口

第四七二章 杀人灭口

 
    ……

    “既然如此,那南宫博就不打扰了,告辞。”嘴角微微一弯,南宫博冲着裴全笑了笑,转身便要离去。

    就在这个时候,南宫博突然听到身上劲风突袭,四道刚猛凌厉的气势朝着自己袭来。有感于此,南宫博非但没慌,反而微微一笑,全身气势猛的释出,突兀的消失在众人眼中。

    “好快的速度。”奇袭南宫博的裴全四人,陡见其暴涨的速度,不免大骇。这般速度绝不是一个初入武师级别的强者能够使出来的,观之周身气势,最少有着二级武师的实力。

    惊骇间,裴全心下大急,慌忙催促道:“拦住他,不要让他跑掉。”

    裴全一声大喝,三名属下就算是再惧怕南宫博的实力,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围拢而上,一身劲气丝毫不作保留的释放而出,各色华丽的武技全数朝着飞奔中的南宫博击去。

    见到已方三个手下全力出手,裴全也是作势抽出腰刀,冲上前去,只是,前者脚下刚有动作。林中突然传出三声闷响。

    “砰、砰、砰~”

    诡异的,三道人影分别朝着三个方向飞退而去,待到裴全惊惧的停下马上就要冲出去的身形时,他才看到,自己的三个属下居然在一个召面就被南宫博击退,并且还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惊惧间,裴全并没有马上出击,反而心生胆怯的看着对方那俊秀的面容,不知如何是好。

    二级武师,比自己还要高上一筹,这般实力,先说是能否将之围杀,如果拼了命,恐怕在对方全力施为之下,自己一方四人也要命丧于此。

    见到裴全等人被自己震慑在当场,南宫博一脸轻松的走上前,冷冷道:“想杀人灭口?你们还没有这份实力,不要再白费力气了。”

    惧怕的看着眼前只一个回合就将自己三名六级武卫的属于击退的南宫博,裴全面色变了再变,最后终于不甘的问道:“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早这样不就好了?”南宫博微微一笑,道:“其实我也没什么要求,只不过最近这幽暗山脉的灵晶越来越不好弄了,我也是一个人,再不想这么累,所以,只要裴兄日后每月能提供给在下少量的灵晶,那在下定会守口如瓶,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永远的烂在肚子里,永不说出。”

    “少量?多少?”明知事不可为,裴全倒是干脆,直接问道。

    见状,南宫博得意一笑:“痛快!不多,在下也不多要,每月三十枚便可。”

    “三十枚?”闻言,裴全的三名属下围拢过来道:“你怎么不要三百枚?”

    “全哥,不要听他的。那件事就算说出去,也没有人证,没人会相信。”

    “是啊,全哥,三十枚灵晶,他怎么不去抢?”

    三名属下,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道。

    “都给我闭嘴?”

    裴全大喝一声,打断了三名属下的吵闹,随后看向南宫博,挣扎了一番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得记住你的承诺。”

    闻言,南宫博微微一笑道:“君子一言。”

    “哼!”见到南宫博答应,裴全也不愿再理会他,径自回到篝火边坐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喝起酒来。

    见四人不再理会自己,南宫博洒然一笑,凑上前去,也坐在篝火边上,道:“现在我们是朋友了,怎么?裴兄,难道不请我喝一杯。”

    裴全瞪了南宫博一眼,最后无奈的取出一瓶清叶醇,扔了过去。

    将清叶醇抄在手里,南宫博十分享受的喝了一口,赞道:“好酒啊。好酒,裴兄,既然我们是朋友了,我也不瞒你。其实,在下还是十分感激裴兄能将欧楚阳赶出圣地的。”

    “感激我?”

    这下,裴全可是完全怔在了当场,而刚刚那隐埋在心底的无尽杀气却是被南宫博那突兀的举动,搞得尽数消散。

    见到裴全等人不再说话,南宫博又是喝了一口酒,随着坐在了裴全的身边,神秘兮兮的说道:“其实,在下看上了一位美人,她叫许洁儿,本来,我打算找机会亲近佳人一番,可没想到,还没等我出手,却让欧楚阳那小子捷足先登了,裴兄你说,他欧楚阳身边有那么多美女,却一个不放,我能不气愤吗?”说着,南宫博满面怒色的猛灌了口酒。

    听闻是这个原因,裴全对南宫博的看法大为改观,不由错愕道:“哦?想不到南宫博你一表人才,却也好这口。你也看上许洁儿那妮子了?”

    “嗯?”一听裴全话里有话,南宫博立马放下酒瓶疑惑道:“难道裴兄对她也有意思?”

    见状,裴全立时摆手道:“不不,我怎么会看上她?就算是看上了,裴某也不好意思跟南宫兄弟争抢啊,不过,嘿嘿,这回欧楚阳被逐出圣地,也算他的报应。以后,就凭南宫兄弟这样的人杰,许洁那妮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哈哈。托裴兄吉言,来,干了。”南宫博闻言,心情大好,立马跟裴全干了一杯,而后者也似乎忘记了前者还在勒索于自己。刚刚还针锋相对,势如水火的两人。此刻一谈论起女人,仿佛有着说不尽的话题,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便变成了多年不见的朋友,你一口我一口的喝着。

    酒过三巡,围坐在篝火堆边上的五人的脸色皆是爬上了一抹朦胧的醉意,而这时,南宫博与裴全早就坐在了一起。

    见到对面三个属下有些摇摇欲坠的模样,南宫博突然凑到裴全的声边低声道:“裴兄,药园那天晚上的事,是不是有他们参与?”

    本来有些醉意的裴全一听南宫博再度提起此事,立马清醒过来,一脸戒备的看着南宫博道:“问这个干什么?”

    南宫博偷偷的向着周围看了一眼,接着小心的说道:“裴兄,纸是包不住火的,即便是今天我不把药园失火的事说出去,保不准哪天有人酒后失言,提及此事,如果这事传到了长老会的耳中,别说是你,连我也得承受那包庇之罪啊。”

    仔细的听着南宫博的话,裴全的表情变的严肃起来,再看了一眼自己三名属下,正在那谈天说地,几乎无话不谈,也开始担心起来。

    沉思了一会,裴全看向南宫博,问道:“你的意思是?”

    南宫博微微一笑,突然压低了声音道:“只有死人是不会乱说话的。”

    闻言,裴全面色大变,随后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三名属下,其眼神也是慢慢的从那迷离变成狠厉起来。

    仿佛挣扎了半天,裴全面色陡然一冷,点了点头道:“南宫兄弟说的有理,只是,虽然我们都是武师级别,但他们的实力也不差,如果贸然出手,这里离着圣地也不远,要是让他们其中一个跑掉,那岂不麻烦了。”

    听到这里,南宫博微微一笑,随后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瓶道:“迷魂散,吃下之后,人会暂时陷入昏睡中,那时…”

    裴全见了,面色大喜,随后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来来来,今天结识了南宫兄弟,裴某很高兴,今天就让我们喝个痛快。”篝火旁,裴全突然大笑一声,随后取出几瓶清叶醇,递给自己的三名属下以及南宫博。

    见到老大这次出手如此大方,三名手下先是一愣,不过随即,一把抢过裴全手中的清叶醇抱在怀里。

    其中一人说道:“全哥,你对兄弟们实在是太好了,上次就给我们每人一枚灵晶,今天更是把你最喜欢的清叶醇给我们喝了这么多,全哥,你放心,以后有什么事,只管说,我一定为你上刀山下油锅。”

    “是啊,以后全哥就是我们的亲大哥。”

    “没错。”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纷纷表明着自己的忠心。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裴全此番作为的背后,却是暗藏阴冷的杀心。

    互相撞了一下酒瓶,五人一同畅饮,动作虽然一致,但五人中裴全与南宫博却是没有喝下半点,而其余三个属下却是仰头一饮而尽,表情十分之畅快。

    将瓶中清叶醇喝完,三人的头开始发晕,最后终是一头栽倒在地,人事不醒。

    见三人睡去,裴全那惺忪双眼中的睡意陡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便是犹如野兽般寒冷的目光。

    这时,南宫博也是站起身来,微笑的看着裴全,道:“裴兄,下手吧。迟则生变,如果以后他们不小心将那件事情说出去,那就麻烦了。”

    裴全点了点头,对于跟在自己身边许久的三名属于,其眼中却是没有丝毫怜悯、不舍之色,反而寒光大盛,杀机凛然。可见,其为人是多么的无情。

    抽出腰中短刀,裴全只看了一眼,连想都没想,举刀便要挥下。

    正在这时,一道劲气破风之声突然袭来,笔直的射向裴全手中短刀。

    “当啷~”

    蕴含无比大力的破空劲气打在裴全手中短刀之上,受到这股大力的影响,前者只感手臂一阵发麻,手中短刀再也拿捏不住,应声落于地下。

    这一突变,令裴全心下大惊,转头照那袭来之物望去,只见那地上的却只是一片树叶。

    裴全虽然不算精明,但也不是傻子,能以一片树叶就将自己的兵刃击到离手,显然出手之人的实力比自己要高上数倍。

    惊骇间,裴全看向那劲风袭来之处,只见,不远处突兀出现几个人影,而当前者将来人的面孔看清之时,心下顿时凉了大半。

    只见不远处,长老元鸣、学员东方雪、许洁儿、萧灵儿等人站在那里,一脸愤恨看着自己,而最令裴全震惊的是,这群人中,居然还有欧楚阳和黄浪的身影。

    “你们…”不可置信的望着欧楚阳,裴全道:“你们不是被逐出圣地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闻言,欧楚阳走上前来,看着裴全道:“是啊,我怎么会在这里?还不是为了你?你胆子也够大的,为了害我,连放火烧药园的事也能做的出来,现在你怎么解释?”

    裴全望着走来的众人,当看到元鸣时,立马反驳道:“我没有,不是我。你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欧楚阳哈哈一笑道:“现在事情到了这一步,你还狡辩,不过你不承认不要紧,我早就知道你这种人不会那么轻易的认罪,所以我才让南宫博装作敲诈你,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连跟了你那么长时间的圣地学员也下的了手。”

    “我…我没有。不是我,是他。”到了这个份上,裴全根本无从解释,不过,自己一直没有亲口承认,所以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前者把罪过推向南宫博。

    “我没想杀他们,我也没放火烧药园,有人证吗?谁看见了?”疯狂的叫着,裴全死不承认。

    “不承认?”欧楚阳微微一笑,随后取出一只装满清水的瓶子,打开瓶盖,将瓶中水分别洒在那三个昏睡中的属下的脸下,随后,裴全亲眼看着那三个睡去的属下悠悠转醒。

    三名属下一醒过来,立时指裴全破口大骂道:“妈的,裴全,你个畜生,为了隐瞒事实的真相,居然连我们都想杀。长老,药园失火那件事就是他领着我去干的,学生错了,甘受惩罚。”

    三名属下一同将矛头指向裴全,一脸愤慨的说着,其心内的怒火不自然的流露而出。显然,对于裴全的心狠手辣,他们从未想到过。

    “你们…”见自己的属下出言指证自己,裴全立时愣在了当场,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之前三个人还在熟睡当中,而这刚刚一起来,便指证自己,而且好像知道自己要害他们。

    见裴全一脸茫然,欧楚阳突然走到南宫博的身边,重重拍了一下其肩膀说道:“南宫,谢谢了。”

    南宫博会意,微微一笑,耸了耸肩。

    欧楚阳转回头,盯着裴全道:“南宫喂他们服下的,不是什么迷魂散,而是禁锢丹的药粉,禁锢丹没听过吧,它能将人全身各个部分禁锢住,包括内气,人服食以后就犹如睡去一般,不过,这种丹药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吃了它,意识还是清醒的。所以,刚刚你与南宫的对话,他们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

    听到这里,裴全彻底傻了眼,在这三名属下一同指证的情况下,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再去辩解,而之前与南宫博谈的条件的一幕,裴全也相信,元鸣等人定是躲在暗中全数听了去,此时的他一脸颓废的坐在了地上,再不言语,脸上却是首度出现了懊悔之色。

    见裴全不再解释,默认了自己的罪行,元鸣终于走上前来,寒着一张老脸怒斥道:“没想到,圣地居然培养出你种人,真是让我们太失望了,如果圣地中走出去的学员,人人都像你这样,这勇武大陆还不乱了套。跟我回去,一切听长老会发落。”

    冷哼了一声,元鸣大步的向着圣地方向行去,而欧楚阳等人自是押着几近绝望的裴全等人一同回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