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七一章 特别重视

第四七一章 特别重视

 
    ……

    布满褶皱的老脸严厉无比,元鸣走到欧楚阳身前道:“走吧。”

    欧楚阳闻言,转身回眸,不舍的看向身边的这些朋友,道:“欧楚阳能够认识众位,是欧楚阳的荣幸,以后圣地没有了欧楚阳,大家要多加保重。告辞。”

    “兄弟。”见欧楚阳说走就走,黄浪急忙拦下欧楚阳,道:“我跟你一起走,这帮老家伙,一个个白活了这么多年,我也不待在这了。”

    “大哥。”欧楚阳眼含热泪的望着眼前的黄浪,一时间居然不知说什么好。

    没有多话,黄浪看向元鸣道:“元长老,请将我与欧楚阳一同送出圣地。”

    “黄浪,别忘了,你是大长老的弟子。”

    “哈哈~,大长老,师傅。我意已决。元长老不用再多说了。”黄浪悲凉的笑道,随后走到欧楚阳身侧,一脸坚定。

    看着黄浪与欧楚阳之间这份兄弟情谊,广场之上不少的圣地学员都为此而流下了热泪。青春年少,热血满膛,谁不向往这种同生共死的经历,现在欧楚阳与黄浪的表现深深打动了无数学员。

    元鸣看着两人,气得胡子都无风自动起来,咬了咬牙,道:“好,希望你不要后悔。”

    说着,元鸣抓起两人飞掠出去,眨眼间便消失在众学员的眼中。

    欧楚阳与黄浪走了,一个是被圣地逐出去的,而另一个却是为了兄弟情谊,抱着苦难同当的意味自愿离去,从此,圣地中便少了一个药帮的帮主,也少了一个圣榜前十的青年强者。

    欧楚阳的离去,不仅仅代表他一个人,随着前者离开圣地,药帮没有了主事之人,再加上圣地对药园失火一事的特别重视,药帮也是随之解散。像是从未有过欧楚阳这个人似的,圣地药园再度回到了两年多前的那副场面。

    仅有的十余名药园学徒,每日轮流值守,其余药帮成员而不属于药园的,自是回到了武园原有的住处。顿时,药园内再度回归了宁静、平和的状态。

    五日后,武园北院。

    还是裴全和罗鸣海,坐在裴全的住处里,相比数日前两人那副激奋而又无奈的表情,此时已经截然不同。安静、惬意,两人各自品着杯中香醇,说不出的恬静、安逸。

    “罗兄弟,还是你这招棋高啊,这下欧楚阳可算是废了。大陆上谁不想到圣地修炼,可他,哈哈~,终于被我们弄走了。”啄了一口杯中清叶醇,裴全得意的笑道。

    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罗鸣海抬起头来,看着裴全,眼底闪过一抹不屑之色,而当裴全看过来时,又被他掩饰过去。

    “呵呵。裴兄客气了,小弟只是出谋划策而已,说到具体实施,还是裴兄的手段高明啊,啧啧~,整个药园,七层药材,你真舍得下手啊。”

    闻言,裴全得意一笑道:“不是我舍不舍得,首先,那药材本就不是我的,再者,如果损失小了,想让长老们把欧楚阳逐出去,还很难呢,所以我就多加了几把火。”

    说着,两人相觑了一眼,便开怀大笑。

    笑了一会儿,罗鸣海突然收敛笑容,疑惑道:“裴兄,这件事,你大哥尚不知道吧。”

    闻言,裴全狂喜的表情突然一滞,正色道:“当然不知道,你别看我大哥处处护着我,但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

    “明白。”罗鸣海嘿嘿一笑。

    “谁说我不知道。”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极为愤怒的喝声。随后,房门咣当一声,被人从外踹开。

    听到这个声音,两人一惊,扭头望去,只见,裴立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外,一双虎眼含怒放光,直视着裴全。

    大踏步走近,裴立将房门关上,随后走到裴全面前,一语不发,先是一掌狠狠的向着裴全的左脸括去。

    “啪”

    极为响亮的耳光声在裴立一掌挥出后响起,紧接着,裴全整个左脸立时出现了五个深红的掌印。

    “大哥。”裴全手捂着火辣非常的左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裴立,就算他相信此时的裴立已经听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但他也不相信,自己的亲生大哥居然会出手惩治自己。

    “你胆子太大了。”根本不管裴全作何敢想,打完一巴掌后,裴立马上喝斥道:“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如果被发现,被逐出圣地的将会是你。”

    “大哥,不会的,我们做的很隐蔽,再说他欧楚阳实在太过分了,他…”

    “闭嘴。”

    “啪”又是一巴掌。

    “我闭关一年多,居然发生这么大的事。”说着,裴立将目光转向罗鸣海,指着道:“他是谁,干什么的?

    “哦,他是…”

    裴全刚要介绍,这时罗鸣海却是抱了抱拳,丝毫没有因为裴立的怒气而有半分畏惧:“小弟罗鸣海,裴大哥,你好。”

    裴立走到罗鸣海面前,怒视着,用那低沉的嗓音说道:“我不管你是谁,现在你马上滚出这里,再也不许出现。至于之前发生的事,你最好给我守口如瓶,要是有半点风声传出去,别怪我心狠手辣。”

    被裴立恐吓着,罗鸣海的面色再也挂之不住,一点点的阴沉起来,不过,碍于裴立的实力,他也不好再次惹得前者发怒,罗鸣海只是冷哼了一声,便再不说话,转身离去。

    罗鸣海走后不久,裴立坐在椅子上也不说话,就这么一直看着裴全,仿佛一只吃人的怪物,眼神中怒意丝毫不减。

    良久之后,裴立见裴全大气也不敢喘一声,遂无奈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过,以后你也不能再提起,还有,不要再喝酒,万一哪一自己说漏出去,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裴立扔下裴全,大步离去。

    夜色如水,凉风习习,终年黑雾弥漫的幽暗山脉在夜降临后更加突显了它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幽暗山脉某二级灵兽出没的一处,却是有着一团篝火雄雄的燃烧着,照亮了一方黑暗之地。

    篝火边,围坐着几个身着圣地学员服饰的青年,彼此之间推杯换盏,每每杯酒入喉便会用匕首自篝火架上割下一块烧烤着灵兽的肉,大口的咀嚼着。

    “全哥,我们都已经出来一天了,也不去其他地方狩猎,就在这吃喝,这样能行吗?”喝着喝着,一个约为二十的青年出声道。

    闻言,旁边一个只顾喝酒却不吃肉的青年突然大骂道:“有什么不行的,妈的,你要不是乐意,就自己回去。”

    这时,另一个心思灵敏的青年却是靠了过来,对着先前那个青年使了个眼色,使其闭嘴,接着劝道:“全哥,其实立哥也是为了你好,虽然那个欧楚阳已经被逐出了圣地,但这件事根本不算完,要是万一被其他人知道,传到长老们的耳中,我们都会被逐出圣地,所以,我觉得咱们也不用躲着立哥,一切就当没发生就好了。”

    听着青年的劝解,裴全摇了摇头,道:“你知道什么?你以为我怕长老们知道这事?切,最近我是被我大哥管的太严了,出来透透气而已。来,喝酒。”

    两人互相碰了杯,一昂头,大口的灌了下去。

    正当这时,突然林中传来一道刺耳笑声:“呵呵,各位兄弟,能够否讨杯酒喝。”

    “谁?”

    陡一听到有人说话,裴全一行几人立时酒醒了大半,纷纷抽出自己的兵刃,冷眼对着对面树林,一副严阵以待的谨慎神情。

    树林中,隐约的浮现一个影子,影子慢慢出现,其身形也是随之变化,直到,一个长相俊秀的青年出现后,这变化方才停下。

    青年走到篝火旁,也不顾裴全等人是否同意,随手取出一柄匕首,上去割了一小块,放到了嘴里,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见到来人,裴全微感诧异,这到不是因为青年的不礼貌,而是因为这青年的面孔看上去有些熟悉,但又叫不出名字来。

    看着面前既熟悉又陌生的青年,裴全想了半天也苦思无果,遂皱着眉开口问道:“你是谁?半夜三更,为何出现在此地。”

    青年闻言,像是没有听见裴全的话一样,自顾的吃着,直到细嚼慢咽的将口中肉尽数咽下,方才起身道:“这才多久,就不认识了?”

    随着青年起身,其面孔也是被篝火的火光所照射出来,而当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裴全突然心内打了一个机灵。

    “你是?”隐约中,裴全似乎想到了这青年是谁,但又不敢肯定。

    青年嘿嘿一笑,道:“裴兄是否还记得药园失火的那天夜晚?”

    被青年一提,裴全等人面色大变,几人相觑一眼,随即猛的形成包围之势,牢牢的将青年围在中间。而其体内的内气也是随之涌动起来。

    感受着几人身上所散发强弱不一的内气,青年并未因此而有半分慌张,反而出奇的平静道:“干什么?杀人灭口啊?呵呵,你们杀不了我的。”

    “轰”

    青年说着,体**气猛然释放,外放的气劲直把除裴全之外的三人生生逼退了两步才算作罢,而这时,裴全等人骇然的发现,在这青年的体表上,居然浮现着一层类似一铠甲的能量层。

    “武师强者?”

    震惊着,三人看了看裴全,心中拿捏不定,到底要不要出手。

    裴全咬着牙,本来在青年一出现,他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而当青年提及药园失火一事后,前者便立时想到当天夜晚出现的那个圣地学员,当时,那名学员还被自己的言语吓退,并未插手。可现在,这名学员又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并且再度提到此事,而且还是在圣地外的地方,没有多想,裴全立时便起了杀心。

    不过,当青年将自己的实力毫不掩饰的施展而出后,裴全立马便放弃了这种想法。毕竟,武师级别的强者,不是说能杀掉便能杀掉的。

    “你想干什么?”强忍住心中的怒意,裴全全神戒备的看着眼前的青年。

    将周身强大的气势猛的收回体内,青年走到裴全面前,突然一笑道:“没什么,只想跟裴兄交个朋友?”

    “交朋友?”裴全闻言一愣,看了看几个属下,突然大笑道:“哈哈,这是我见过最可笑的笑话,夜半三更,在如此危险的地方,有人跑来跟我说,要跟我交个朋友?这位兄弟,难不成你把我裴全当成傻子了?”

    听到裴全这么一说,其属下三人相觑了一眼,随即握了握手中兵刃,杀气升腾起来。

    瞥了一眼有所异动的几人,青年依旧淡定的笑道:“呵呵,裴兄兄弟看来很激动啊,想必这几位也是参与当晚行动的人吧,啧啧~,裴兄与几位兄弟胆子倒是大的可以,连药园都敢烧,你们就不怕长老会知道是你们做的?”

    闻言,裴全眼中立时闪过一抹杀意。诚然,正如青年所说,他们最怕的自然是此事,如果此事爆光,被长老会听去,恐怕跟欧楚阳相同的,他们也会被圣地逐出。只此刻,听青年一句句的将自己当晚行动道出时,不免骇然。然而,裴全也不是无脑之人,这般说辞,只是片面,所以他立时矢口否认道:“兄弟说的什么,我听不懂,那药园失火一事,我也听说过,只不过那件事与我没有半点关系,我想兄弟想必是认错人了吧。”

    “认错人?哈哈,不会的,当晚就是裴兄阻住我的去路,我记得很清楚。”青年哈哈一笑,不等裴全说道,接着道:“裴兄不承认也不要紧,等到长老会知道了这件事后,自会查明一切,到时候,裴兄想不认也不行了。”

    闻言,裴全哈哈一笑道:“长老会知道了又怎么样?事情又不是我们干的,南宫兄这般前来难道想用这么大的帽子扣死裴某?告诉你,裴某没作过,自然不会怕。来~,兄弟们,接着喝酒。”

    裴全说着,再也不理会南宫博,而是招呼着已方属下继续喝酒,这般从容的作派演绎的出奇的自然,仿佛南宫博口中药园失火事情真的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裴全表现的自然,而南宫博看在眼里却是丝毫不以为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