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七零章 不服单挑

第四七零章 不服单挑

 
    ……

    “来了?”

    “嘿嘿,哪敢不来,我要是院长,就不来。”邪鬼说着,诡异一笑,随后左顾右盼起来。

    眼神扫过全场,突然,邪鬼说道:“霍天和边奎也来了,咦,看边奎的模样,似乎伤已经好了啊。”

    闻言,欧楚阳朝着邪鬼指着的方向望去,果然,霍天和边奎走至一处,而两人后方却是不下百人恢宠仪仗。

    “啧啧~,真气派啊,到底是强者,随便一出便是百人的小弟。”望着那熙熙攘攘的人群,邪鬼感叹道。

    “邪鬼,你个臭小子,在那嘀咕什么呢。”

    离着老远,霍天和边奎便是看到了欧楚阳和邪鬼站在一起,随即便扯开大嗓门嚷道。

    待两人走近,邪鬼一咧嘴:“没说什么,说你们俩呢,一出来带这么多人,吓鬼啊。”

    闻言,边奎故作怒道:“就吓你,怎么样,不服单挑。”

    对于边奎这般挑衅的话语,邪鬼自是不会放在心上,没有说话,邪鬼只是抬手晃了晃,长长的指甲转动中,几道寒光闪过,那意思再明显不过:我不怕你。

    怒瞪了邪鬼一眼,边奎也不再理他,旋即换上一脸感激的神色,对着欧楚阳大声道:“欧兄弟,我老奎谢谢了。”

    说着,边奎突然跪倒,邦~就是三个响头,这一下,可把周围无数学员看愣在当场,就连霍天和邪鬼也是一脸讶异之色,不过随后,两人也是释然,因为他们知道,之前边奎在幽暗山脉中了黑血蚕的毒,差点丢了小命,正是欧楚阳将他从地狱边缘生生的拉了回来,所以,边奎的这番举动并不算过分。

    只是,边奎的行为看在其他不了解内情的人眼中,却是另一番想法:圣榜第二,跪在药帮之主面前,还连声感谢。再加上旁边还有霍天和邪鬼,看样子与这个欧楚阳关系很不一般。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欧楚阳只要不触怒长老们,那便可以在圣地内横着走了。

    被边奎这么一闹,欧楚阳惊骇的一把将其扶起:“边大哥,这是干什么?”

    边奎起身,一把将欧楚阳的肩膀搂住,大声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边奎的兄弟,谁要是欺负你,老子第一个废了他。”

    边奎说着,突然双眼精光暴射,投向远处。

    霍天见状苦笑着摇了摇头,指着远处一行人马对欧楚阳说道:“看那边。”

    起初,欧楚阳还直当是边奎被救感恩,大放豪言,不过当其顺着霍天手指的方向见到裴正在不远处时,瞬间便明白了边奎的意图,原来他是要警告着某人。

    漆黑双眸古井无波,淡定的望着那向自己一方投来杀人般眼神的裴全,欧楚阳并未有所触动,相反更加平静。不过,当其见到裴全身边的人时,少有的,其眼底居然流露出些许战意。

    “裴立?他出关了?”

    看向裴全的同时,欧楚阳终于再一次见到了那个霸气十足的裴立,而在其记忆中,这个裴立似乎已经闭关了许久,现在,裴立站在远处直视着自己,受到那气势的影响,欧楚阳自会感受到对方对自己发出的压迫。

    也许是隐忍了许久,更也许是受到黑血蚕丝之毒的影响,一直不能随心所欲的使用内气,在见到对方那挑衅的眼神直射后,一股欧名的气势像是受到了激发,顿时自欧楚阳体内涌动而出。

    内气涌动,气势也是随之攀升,一时间,在欧楚阳周围,所有人突然感受到一股凌厉无比的气势。

    惊惧间,所有人把目光投射这气势散发之人,待他们见到,这股足以比拟武师强者的凌厉气势居然是从欧楚阳身上散发而出的时候,所有人呆滞了。

    “怎么会?”

    “不是说药帮的帮主欧楚阳只是善于炼丹吗?”

    “对啊,听说,他连武卫级别都没有,这怎么可能?”

    一时间,错愕、惊讶的议论声纷纷响起,而所有人皆用着那不可思议的目光打量着欧楚阳。

    霍天、边奎、邪鬼、萧敬凌乃至于远处的裴全、裴立在此时也是震撼不已,对于欧楚阳,这几个人可以说是比较了解的,欧楚阳没有强大的武力,这是圣地中人尽皆知的事实,可是此刻,这事实却是由于其气势的勃发而变的虚幻起来。

    “大哥!”远处的裴全一见到欧楚阳居然会拥有如此实力,惊呼出声,随后,满目怒火和杀气更是陡然释出。

    “不要妄动。现在不是时候。”似乎知道裴全对欧楚阳的仇恨已经不能使其冷静下去,裴立猛的伸手按住了裴全。

    正当这时,又是一道低沉的钟鸣响起,随之而来的,众人将目光皆是投向那中央大殿的门口。

    以刑木为首,七位圣地长老自中央大殿二层鱼贯而出,行至二层的天台,站成了一排。而当这七位老人出现之后,中央大殿广场那鼎沸的人声像是被一只神来之手突然掐断,立马变成鸦雀无声起来。

    刑木向前走了两步,使其身形自长老的队伍中脱离而出,随即环视了广场一下,朗声道:“这次召集大家来,是为了一件事、一个人。”

    只说了一句,刑木便停了下来,在见到广场上并没有人议论纷纷时,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大家都知道,前几日,我们圣地的药园内发生了一件大事。”

    刑木环顾广场,接着道:“不知何故,药园突然失火,致使七层上好药材化为乌有,这么巨大的损失在自圣地建立至今,当属史无前例。当时,我与身后六位长老身有要事,不在圣地,所以也无从调查此事。不过,当时的药园却是被近年来新成立的帮派—药帮管辖。就圣地的方面来讲,我们并不抵触小股势力的成立,但这并不代表你们可以妄乎所为。”

    说到此处,刑木突然再不平静,变得极为严厉起来:“私下组织势力也就罢了,可令圣地蒙受不可挽回的损失,这便是为圣地所不容之举。”

    “欧楚阳。”言辞渐渐变得犀利的刑木突然叫道。

    “嗯?”陡闻刑木叫到自己,欧楚阳脸显诧异之色,随后,向前一步踏出:“学生在。”

    此刻,所有人都是感觉到了一股欧名的怒火正从台上老人身上缓缓散发而出,而见到欧楚阳被叫,药帮的成员皆是心中一颤,一丝不详的欲感凭空而生。相反的,远处的裴全嘴角隐晦的弯曲成一抹得意的弧度,像是早有所料的,看着眼前的一场好戏。

    见欧楚阳出列,刑木一双老眼陡的暴出一团怒火:“你身为药帮之主,不能好好的管辖属下,使其玩忽值守,致使药园失火,损失惨重,虽然你已经入圣地近三年,而且表现一直不错,但这并不能抹杀你的过失,所以,经过这几天来,我与众长老商议,现决定,将给予你逐出圣地的责罚,此项决定,马上生效。”

    “哗~”

    这一下,广场上乱了套。

    黄浪、东方雪、许洁儿、欧文、萧灵儿以及奇灵带领的其他药帮成员皆是不忿之色,一个个的被圣地长老们的决定惊的无以复加,同时再看欧楚阳时,除了那少许的同情之外,更是充斥着无比的愤怒与不甘。

    “长老,药园失火一事,我们药帮正在调查,这完全是有人故意要让我们药帮和帮主背这个黑锅,请长老收回成命。”台下,黄浪终是控制不住,大声反驳。

    “是啊。长老,不可啊,帮主没什么过错,当时他也不再圣地,这事他也不知道啊。”有了黄浪的带头作用,奇灵跟着求情道。

    随后,所有药帮成员开始七嘴八舌的叫嚷起来,而他们所有人的意图便是想让刑木收回成命,给欧楚阳一个机会。

    “闭嘴。”

    暗含内劲的喝斥猛的自刑木口中吐出,顿时将在场药帮成员的呼喝之声压制了下去。

    “这件事就算不是欧楚阳所为,但毕竟跟他也脱不了干系,而且这个决定是长老会所有人的决议,不可更改。”

    刑木喝斥着,丝毫不给药帮成员反驳的机会:“元长老,这是你药园的事,欧楚阳既然已经被逐,就由你送他出圣地。”

    “是,大长老。”元鸣闻言,恭敬的回答道。

    “还有。”没等元鸣出列,刑木又一次把头转向欧楚阳:“欧楚阳你要记住,这次你被圣地逐出,便永远不算是尚武学院的弟子,所以就算你出圣地后,也不可再回尚武学院,你好自为之。”

    说完,刑木袖袍一挥,便要下令将欧楚阳逐出圣地。可正当这时,台下的霍天、边奎等圣榜排名靠前,与欧楚阳关系不错的强者相觑了一眼后,点了点头。

    像是达成了某种协议,霍天突然出列大声道:“慢。”

    “嗯?”刑木转过身,皱着眉头看向霍天道:“你有什么事?”

    “长老,药园失火时,欧楚阳是与学生等人在一起,所以这方面我可以做证,根本不会是他所作,而且据我们了解,欧楚阳此人既然能够以新生的身份一手将药帮成立,其人也必有独到之处。我觉得此事应该是他人所为,目的就是为了让欧楚阳背上重责,离开圣地。所以,我觉得,各位长老应该给欧楚阳一个机会,亲自将那纵火之人找出来,以还其清白。要不然,让小人得志,还赔上一个这么优秀的人才,岂不可惜,霍天斗胆,请大长老收回成命。”

    “请大长老收回成命。”

    霍天说完,边奎、邪鬼、萧敬凌以及近年来与药帮交好的其它圣地学员纷纷出列,异口同时的为欧楚阳求情。

    见到这么多人出言替欧楚阳求情,刑木等长老倒是大感诧异,随后再看向欧楚阳时,眼里便是多了一份赞赏。毕竟,一个人的人缘再好也有个限度,可如果达到目前这个程度,那就不仅仅是欧楚阳的个人魅力了,这里面自然掺杂了许多辛酸的经历。

    虽然心底极为满意这个场面,但刑木的表情上却是没有半分变化,依然是那严厉的神情。

    淡淡的扫视了众人一眼,刑木对欧楚阳道:“你没有什么话说吗?”

    见刑木问向欧楚阳,霍天等人眼里闪过一抹喜色,悄悄用手肘捅了还呆在当场的欧楚阳,霍天低声道:“问你话呢,快回答啊。”

    其实,此时的欧楚阳心里是苦笑不已,诚然,连欧楚阳也没有想到,发生这样的事,自己被逐,药帮成员为自已求情也就算了,可就连霍天等那么多与自己交集并不太深的人为自己求情,这让欧楚阳是大感意外。

    思忖间,欧楚阳突然叹了口气,随后那无奈的神色开始慢慢变化,直至最后,一脸怒容的走上前去,冲着台上的刑木大声道:“大长老,学生是被人冤枉的,请大长老明查。”

    “呵呵。冤枉。”闻言,刑木冷笑了一声,突然道:“可是你带领着你的药帮,以药园为基础,大肆挖掘药材,制成丹药,私下售于圣地学员,为自己获取大量修炼所用的灵晶,这个,可曾有人冤枉过你?”

    被刑木质问,这下欧楚阳还没有感觉到什么,霍天等人倒是冷汗直流:原来除了药园失火,这私采药材的事也让众长老这般气愤?

    这下,众人没有了求情的底气。毕竟,欧楚阳带领药帮成员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挖掘了不少药园内的药材,也炼制了大量的丹药。而与欧楚阳的药帮有着良好交易关系的,在圣地中,绝不止一个两个,相信大多数人都曾经跟药帮有过或多或少的交集,这是没有办法去解释的,哪个长老也没说过,在药园内的成员就可以任意使用药材,而如果不经圣地方面允许,私自采药,当这项罪名,就足以令所有药园成员背上重责,甚至被逐。

    这样看来,刑木只是逐出欧楚阳一人,倒是显得心慈手软了。一时间,众人再也找不到理由为欧楚阳求情,便把目光纷纷投向欧楚阳,想要看他如何解释。

    “哈哈~”欧楚阳怒极反笑,大声道:“学生炼丹,除了为了修炼,也想为圣地的学员做点事情,而那药材本就是炼丹所用,采了便是采了,又有何可惜,没想到诸位长老,修为高深却看不破那身外之物,学生无话可说。”

    见欧楚阳不加辩解,反而出言反击,众人心下大急,而这时,刑木冷声道:“既然做了,那就要受到惩罚,我现在宣布,对欧楚阳的责罚立刻实行,元长老,送欧楚阳出去。”

    “是,大长老。”

    刑木已经下令,随后回到了中央大殿,丝毫不给欧楚阳等人机会,而元鸣此时也是闪身飞下天台,行至欧楚阳身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