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六七章 药园失火

第四六七章 药园失火

 
    ……

    “很俊秀?”欧楚阳闻言,皱了皱眉头,脑中飞速的搜索着关于这名药帮成员的描述。

    短短片刻之后,欧楚阳没有得到任何答案,便放弃了猜测,问道:“他没说他叫什么名字吗?”

    药帮成员摇了摇头。

    “嗯,让他进来吧。”既然想不到是谁在这个时候要见自己,欧楚阳倒是决定先看看再说。

    那名药帮成员得了欧楚阳的允许,马上转身离开,半晌之后,前者便带着一个俊秀的青年走了进来,而当众人看到来人的面貌之后,许洁儿、东方雪、萧灵儿、欧文以及欧楚阳皆是一愣。

    “咦?你是…南宫博?”仔细的打量少年一番,欧楚阳终是找回了两年前那一段不算模糊,但却变得虚幻的记忆。

    来人正是自从进圣地以来,便消失了两年多之久的南宫博。

    “欧兄。还记得我,真是不容易啊。”南宫博还是那副俊逸潇洒的外表,举止依然风度翩翩,唯一不同的是,这两年多未见,欧楚阳倒是从南宫博身上不见了曾经高傲,多了一份刚毅的味道。再回想起当初东方雪对南宫博的说辞,想来,这两年多南宫博并没有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这般勤奋的修炼也让前者达到了武师级别。

    “哪里。同入圣地,曾经的同窗,欧楚阳又怎能轻易忘记呢。”欧楚阳寒暄道。

    “客气。客气。”南宫博抱了抱拳,随后又冲着许洁儿、东方雪等人点了点头,至于黄浪等人,他到是并不熟络,所以也只是点头笑了笑。

    将南宫博让了进来,欧楚阳这才开口问道:“南宫兄,时隔两年多,你才现身,不知此来是否有要事。”

    闻言,南宫博神秘一笑,道:“呵呵,欧楚阳没猜错,是有要事,但这要事非是南宫之事,而是关乎欧兄之事。”

    “关于我的?”欧楚阳疑惑了。

    南宫博点了下头,方才说道:“其实,我来是想跟欧兄,我知道那个纵火烧药园的主犯是谁。”

    南宫博一语出,惊四座。

    “你?”欧楚阳一双漆黑的眼眸睁的溜圆,指着南宫博,半天没说过话来,脸上那副惊讶之色在片刻之后转变成了狂喜。

    “南宫兄,你真的看到了那纵火之人?”

    南宫博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给予欧楚阳又一次肯定。

    “太好了。南宫兄,你真是我们的救星啊。”

    此刻,欧楚阳终是开始相信自己前世所盛行的那句话:幸福来的就是这么突然。刚刚药园失火给自己带来欧大的冤屈,使自己一筹欧展,还没等自己派人去调查取证,就来了一个人证,不仅如此,眼观南宫博那信心满满的表情,这个人证似乎还属于铁证的那种。

    伴随着欧楚阳的感激话语出口之后,屋内所有药园的成员也是悲喜交加,无不动容。

    “南宫兄,不知道能否将昨夜你所见到的,说出来给大家听听?”缓了缓心中激动的情绪,欧楚阳方才开口问道。

    闻言,南宫博先是摇了摇头,这一下,可把欧楚阳闹了一怔,心道:怎么?不同意?

    欧楚阳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时,南宫博却是说话了:“欧兄,这件事我可以说出来,甚至,必要的时候也可以为你们作证,但在这之前,我却有个条件。”

    “条件?”众人闻言一愣,那股喜悦的心情也是在瞬间为之收敛。

    欧楚阳盯着面带微笑的南宫博看了又看,怎么看后者也不像是那种趁机勒索的人,所以,在停顿了一下后,欧楚阳回道:“不知道南宫兄有什么条件,可否说来听听。”

    “呵呵。其实这个条件对于你欧大帮主来说,再简单不过了,如果不是近日里我十分需要这种东西也不会找个机会来开口,所以,南宫如果唐突了欧兄,还请欧兄勿怪。”南宫博说完,站起身上,十分有礼的向欧楚阳拱了拱手。

    欧楚阳见状,也是赶忙起身:“这如何使得,南宫兄需要什么,尽管直言,若是在在下能力范围之内的,定不会拒绝。”

    南宫博直起身子道:“其实也没什么,南宫可是希望欧兄能够在百忙之中抽出一点时间为在下炼上一枚青灵御体丹,不知欧兄能够满足在下这个小小的要求。”

    “青灵御体丹?”众人闻言,一些如许洁儿等见过欧楚阳与谢赞斗丹的人倒是好说,而那几个没见过欧楚阳炼丹的奇灵以及药园学徒,包括黄浪,却是骇然的看向欧楚阳。

    青灵御体丹。传说中已经失传的丹药,虽然此丹药仅为四级,并不如何高级,但其拥有的主要功效却是使其直逼五级丹药,毕竟,一个没有达到武尊级别的强者若得此丹,便会拥有短时间的飞行能力,这样的功效确实让人眼红。

    而当南宫博将此丹药的名字说出时,会引来黄浪和奇灵等人的震惊的是,似乎前者话中的意思是,他们熟悉的欧楚阳会这种丹药的炼制方法,并且有着炼制的能力。

    一直生活在一起两年多,虽然大家都知道欧楚阳的炼丹水平极为高超,而且对火焰的控制能力是药园中最好的一个,但他们却并没有看过欧楚阳炼制四级丹药,所以,在药园学徒的心中,欧楚阳只是一个比他们要优秀一点的三级丹师罢了。可是今天,南宫博的一席话却是颠覆了他们对欧楚阳的认知。

    欧楚阳居然是四级丹师?

    感受着奇灵等人那古怪的目光,欧楚阳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这并不怪他,因为在圣地这两年多内,前者无是无刻不在为着自己体内的黑血蚕丝之毒而忙碌,或寻找药引,或潜心修炼以便延长寿命,再加上内气不能随意使用,还哪有闲心去炼什么四级丹药。

    向奇灵等人扫了一眼,欧楚阳知道这不是解释这件事的时候。而对于南宫博的要求,也正如前者所说,对于自己简直再简单不过,所以欧楚阳并未细想,便点头道:“这没问题,如果南宫兄能将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并且在适当的时候作个证人,青灵御体丹,到时候,在下自会双手奉上。”

    闻听欧楚阳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南宫博双眼一亮,闪过一抹兴奋之色:“好,那在下也不藏着了。”

    听到南宫博马上好揭示药园失火之秘,众人立马来了精神,一个个聚精会神,翌耳聆听起来。

    “事情这样子的。”清了清嗓子,南宫博缓缓道来:“昨天夜里,我刚从圣地外狩猎回到圣地,恰巧经过药园,当我刚走近的时候,突然听到周围有窃语的声音。这么晚还有人在药园外说话,还那么小声,而且人数不少,我就起了好奇之心,隐藏在暗中观察起来。过了一会儿,只见一个貌似领头的人物将药园外周围近三个人聚拢到了一起,好像说了什么,由于距离太远,我没有听清,可当他们刚刚分开的时候,我发现,他们的目标居然是药园。所以,我跟了上去,打算一探究竟,而这时,一个有着武师级别的强者却是出现,拦住了我的去路,那时天黑,我不看不清对方的模样,不过那人张口便劝我:不要多管闲事。在下一见被人发现,也没有必要继续跟上去,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药园内便升起了火光。当时的火光从弱变强,非常之快,也就是一会儿的功夫,整个药园便起了冲天大火,借着火光,这时我才发现拦住我的人的真实面貌…,原来他是…”

    “裴全。”南宫博叙述到一半,还未讲完,这时,欧楚阳突然接口说道。

    闻言,南宫博先是一怔,旋即苦笑道:“原来,欧兄早就知道了,唉~,我还以为只有我知道,让欧楚阳见笑了。”说到最后,南宫博的脸上却是微微泛红。

    见南宫博不好意思的模样,欧楚阳立马笑道:“呵呵,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只不过,这并不难猜,因为在圣地内跟我有仇的,除了他没有别人,所以要怀疑的话,他肯定是第一个。”

    南宫博领会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样,南宫博也无颜留在此处了,欧兄,在下先告退了,至于那青灵御体丹之事,就当在下没有提过,欧兄,后会有期。”

    “慢。”见南宫博要走,欧楚阳突然出声说道:“南宫博欧急。”

    “嗯?欧兄还有事?”

    欧楚阳看着南宫博,微笑道:“不管怎么样,南宫博能在这个时候将事情的始末告之在下,足以说明南宫博还当在下是个朋友,既然是朋友,那欧楚阳自然不能亏待了他,诺,这是青灵御体丹,还请南宫兄笑纳。”

    欧楚阳说着,指尖华光一闪,顿时将当时在斗丹时炼制的那枚青灵御体丹取了出来,递上进去。

    “这…”南宫博不敢相信的看着欧楚阳,愣在了当场,而在场其他人也是对欧楚阳这突兀的举动搞的疑惑不已。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什么欧楚阳会这么轻易的便把一枚四级的青灵御体丹给南宫博,貌似对方除了说出那纵火之人外对于众人并没有什么别的帮助。

    “这怎么可以?在下虽然是为这它而来,可实际上并没有给予欧兄应该的帮助,正所谓:无功不受禄,恕南宫博不能接受。”南宫博说着,便要谢绝欧楚阳的好意,当然,他心知肚明,自己确实没有做什么,而这样便收了人家的好处,根本不是他这个八大家族子弟能够做出来的事。

    淡笑间,欧楚阳将手缩回负于身后,跟着道:“南宫兄客气了,其实南宫兄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并验证了在下心中所想,已经是帮了在下了,而且,在下还有一件也需要南宫兄帮忙,所以…”

    说着,欧楚阳又将手伸了出来,还是那枚青灵御体丹,递到南宫博的面前:“如果南宫兄能再帮在下一个忙的话,在下便感激不尽了。”

    “帮忙?”南宫博诧异道:“不知道欧兄让我做什么?”

    “呵呵。”闻言,欧楚阳并未说话,只是神秘一笑,随后凑到了南宫博的身前,附耳低语了几句。说完,欧楚阳退后两步,将手伸到南宫博的面前,微笑着看着他,等待着他的答复。

    将欧楚阳的话听在耳中,南宫博从疑惑到明朗,之后,那羞愧的表情尽数消失不见,换来的便是那足以迷倒众多女孩的潇洒笑容。

    “既然如此,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呵呵。”没有过多的话语,南宫博微微一笑,将青灵御体丹从欧楚阳的手中接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灵戒中。跟着便告辞离去。

    两人神秘的对话并未让屋内其他人听见,致使当南宫博离去很久,前者们也是一脸迷茫的看着欧楚阳,似乎在等他的解释。只不过令人失望的是,欧楚阳在南宫博走后什么都说,只是让众人退去便算了事,这一下,更加勾起众人对两人谈话的好奇心。耐何,无论众人如何追问,欧楚阳还是保持缄默,无奈之下,众人只能失望的离去。

    圣地只是一个供众多武修学子修炼学习的地方,这里没有厮杀,没有纷争,偶而学员以及派系的勾心斗角在圣地长老们的眼中也只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没掺夹任何实质性的利益。只不过,在这种近乎枯燥无味的修炼过程中,有着药园失火一事,实在为这些成天只知道修炼的学员们添加了一份独特的生活剂料。所以,在药园失火后,不论是谁,都开始关注起这次事件的矛头指向者:药园。

    在他们看来,这次药园失火如果放在以前,一般只会追究当日药园的值守学员玩忽值守的负责。不过,自从欧楚阳在药园能成立了药帮,这件事就理所应当的严重起来,毕竟,那里是药园,是整个圣地除了生机池和中央大殿外最为重要的地方。而在这个地方也是欧楚阳的药帮管辖范围之内。也就是说,药园出了事,欧楚阳就必须负责最大的责任。

    所以,渐渐的,所有人开始关注起欧楚阳这个人,在他们想来,如果欧楚阳没有查出谁是那纵火之人的话,那这次失火的所有责任肯定要由欧楚阳来背负,以圣地的严苛规则,令圣地受到如此大的损失,那欧楚阳就低受到的处罚,也必然是被圣地驱逐出去,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退院的笑柄。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