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六六章 打草惊蛇

第四六六章 打草惊蛇

 
    ……

    听着欧楚阳这般丝毫不间断的吩咐着,语中自然的透露出一个上位者应有的气魄和感染力,众长老以及霍天等人也是不由得惊讶起来。

    这哪里是一个药园的学员,这跟外面那些强大势力的首领简直如出一辙,这般过人的心智和思维,根本不是一个即将十六岁的少年才能够拥有的。一时之间,对于欧楚阳这种卓越表现,众人又是高看了他一分,就连一旁边气恼非常的元鸣也是为之投来一道诧异的目光。

    将所有事都安排妥当,欧楚阳转过身,面向霍天等人,抱了抱拳说道:“这次猎杀黑血蚕,承蒙各位帮助,事情算是圆满解决,不过,目前还不是欧楚阳对大家履行承诺的时候,待到药园的事情得以解决之后,小弟承诺大家的东西,自会差人送上,请各位多多包涵。至于边大哥的毒伤…”

    欧楚阳看了一眼昏迷中的边奎,接着道:“小弟一会儿就配置解药,还请霍兄帮小弟先行将边大哥送回。”

    霍天闻言,点了点头:“放心,你欧楚阳的话,我霍天信得过,至于边奎,就交给我好了。”

    欧楚阳感激得看了一眼此次帮忙的众人,待到一切事情安排完毕,这才转过身来,对刑木说道:“大长老,我想应该将这两年发生的事跟您解释一下了。”

    刑木淡笑得看着欧楚阳,眼中的欣赏之色毫不掩饰的流露而出:“好。跟我回中央大殿吧。”

    灯火通明的圣地中央大殿,并未因为圣地七位长老的回归而热闹非常,而正是由于在前者们回归那一刻,圣地药园所发生的起火事情,致使眼前的大殿中气氛一度的压抑。

    整齐的坐在大殿中央,刑木居于首位,其余六老按照各自的司职与年龄辈份,依次分成了两排,分坐一左一右。而大殿中央,却是笔直的站着一位少年。

    少年正是猎杀黑血蚕回来的欧楚阳。在这七位长老眼里,经历了近三年的时光,眼前的欧楚阳早已失去了两年多以前那稚气未脱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其略微增长的身高以及流露在面孔之上那副无所畏惧并沉稳非常的坚定神色。

    欧楚阳轻轻的讲述着,那不算浑厚的嗓音却是在中央大殿内不断回响,余音不断,一字一句,坚定如铁。而正在聆听的几位长老面色是一变再变,最后皆是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

    欧楚阳讲完,大殿内恢复了死一般的沉寂,即便是那做为点缀的莹莹烛火,也是极为清晰的发出滋滋的响声。

    沉寂持续了半晌,终于被刑木所打破:“呵呵,没想到啊,刚来圣地那个连武卫级别实力都没有小家伙,居然能挑起这个大梁,组成了圣地有始以来最强的一个帮派,不过,这都不是让我佩服的,其实我最佩服的还是欧楚阳你的所作所为。”

    刑木含着笑,拂了拂胡须接着说道:“能以一名医者自居,并广施于人,令得几乎整个圣地的学员都给你这药帮那么好的评价,当真是不容易。”

    “不过,欧楚阳…”刑木说着,话锋一转:“你的事情,我与众长老已经知晓,而且在圣地中,对于这种拉帮结派的行为,从来也不曾制止,这无所谓。关键是此次药园起火事件,毕竟,那是在你的领地范围之内发生的,如果你解释不清,就算我这个大长老不说什么,可有的人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所以,你最好好好的解释一番。”刑木说着,向着元鸣的方向看了一眼。

    欧楚阳闻言,微微一笑,他能够理解刑木的意思,这既带责备又带提醒的话语,看似是向欧楚阳问罪,其实却是为了缓和大殿中那股压抑的气氛,为的就是让元鸣多少的减轻一点其对欧楚阳的怪责。

    深切领会到刑木语中的意味,欧楚阳先是躬了躬身,便立刻说道:“其实这次药园失火事件,药帮和我欧楚阳自然要负上主要负责,毕竟,在没有众长老的时候,药园的一切都是我欧楚阳一手促成。不过,对于这次失火事件,学生倒是有一些看法。”

    “哦?说来听听。”闻言,刑木眉毛一挑,说道。

    “嗯。刚刚学生说过,在圣地中,学生敢说自己或者药帮跟几乎所有人都保持着一种相对友好的关系,只是,有一个人排除在外,那个人就是当时与学生有着一些矛盾的裴全。学生刚刚经过一番考虑,实在想不出,除了他以外,还会有何人对学生不满,所以,学生敢断言,这次药园失火事件即便不是他所为,也与他有着一些关系。”欧楚阳正色的回道。

    “而且,学生还有一件事要向几位长老汇报一下,那就是,在几位长老走后不久,裴全曾经派人在圣地交易区驱逐过药园的学徒,不允许他们在那里出售药物,有些不听话的药园学徒更是受到其拳脚相加。按理说,这方面圣地方面就算是没有几位长老把持,一些负责管理的导师也应该出面,只不过非但没有,到了后来,我药帮成立一年半后,也就是几日前,药帮成员想要向外界递上一封信函,也是不允,说不得,这导师之中应该是与某人有些关联。”

    “嗯?”听到欧楚阳这么一说,所有长老都是一愣,这时,有的长老开始不悦道:“欧楚阳,没有理据不可乱说,小心违背圣地规则,把你逐出去。”

    闻言,欧楚阳为之一笑:“长老说的对,学生是没有什么理据,但这猜测也不无道理吧。而且放任学员之间在非比斗的区域内动手不管,这是不是算作管理导师的过失呢?”

    被欧楚阳一反驳,那位长老顿时语塞,张了张嘴,没有找到好的辩解言辞,遂作罢。

    这时,刑木倒是问道:“你的意思是…”

    “呵呵。学生只是猜猜而已,至于长老们怎么想?那就不是学生的事了。”欧楚阳半开着玩笑说道,不过其眼神却是有意无意的变了一变,那意思很明显:你看着办吧。

    将欧楚阳的表情尽收眼底,刑木也是不再淡然,凝重之色慢慢爬升上来。

    沉思了片刻,刑木终是开口道:“你说的这方面牵扯太大,如果没有确实的根据,我们是不会改变什么的,另外,药园失火的事件也要找到人负责,所以,这事必须要有一个妥当的解决办法,你…”

    “大长老说的是。”刑木还没说完,欧楚阳又道:“这药园失火我药帮定然会追查纵火之人,履行我们的责任,这是无可厚非的。不过,如果事情要是牵扯到我们学员们接触不到的层面,那学生就有心无力了,诸位长老们如果不想因为欧楚阳这个小角色而改变什么的话…,也可以,那就把学生逐出圣地,学生不会有半句怨言。”

    欧楚阳肆无忌惮的说着,丝毫没有把众长老对自己的怒气放在眼里,反而一脸轻松之色。

    当然,此时欧楚**本不怕他们把自己逐出圣地。原因在来之前欧楚阳早已经想好了:其一,自己来到圣地不就是为了延长寿命,然后得到解毒的药引,从面保住小命。现在黑血蚕的皮层已经到手,解毒之期近在咫尺,并且还得到了毒源晶,可以说是收获颇丰;至于这其二,大家不要忘了,那七个地位崇高的人物还有着关乎圣地存亡的大事要求自己帮忙,就这么放自己走了,这七个老头能放心?欧楚阳敢肯定,他们不会。“

    欧楚阳说完,两个嘴角情不自禁的弯成一个奸笑的弧度,那模样让七位长老看了直有一种掐死他的冲动。只是,七位长老也就是想想而已,诚如欧楚阳所想,这几个老头看似拥有无比威严,不过放在欧楚阳面前,就跟没牙的老虎没什么分别,徒具形表而已。

    “唉~”沉寂了许久之后,刑木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好吧,导师这方面,我们会彻查,不过药园那面就要靠你自己了,我希望你能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件事办好,因为我们的时候不多了啊。”

    闻言,欧楚阳一笑,立马躬身道:“长老说的是,您要是不提我倒是忘了,您放心,学生定会将这件事查个明白,给诸位长老一个交待。”

    “行了。回去查吧。”见欧楚阳恭敬的样子,刑木倒是气苦,仿佛不耐烦似的,把欧楚阳“请”出了中央大殿。

    从中央大殿出来,欧楚阳直奔着药园方向行去,虽然没有动用半点内气,但在一路之上,前者眉头是紧了又紧,面色变了数变,那速度也是随之加快了起来。别看之前面对七位长老,欧楚阳谈笑风生,似乎对药园失火事件丝毫不以为意,甚至成竹在胸。但其实,他是茶壶里煮饺子—心中有数。毕竟,在自己管辖的范围之内发生这么重大的事件,他也脱不了干系,所以,在欧楚阳沉思中,时间过的飞快,没用多久,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当欧楚阳推开门时,许洁儿、东方雪、萧灵儿、欧文、奇灵都在,就连黄浪,还有几个药园的学徒也是坐在了屋中,一言不发,显得极为了沉闷。小小的木屋内来了这么多人,顿时把小屋挤的满满的,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呵呵,都来了啊。来,把东西往边上撤一撤,太挤了。”收起那副紧绷的神情,欧楚阳笑着走进了屋内。

    “欧楚阳。怎么样了?”

    最先开口的是东方雪,脸颊之上带着一分急切之色,显然,为了药园失火之事,欧楚阳被几大长老召见,前者显得极为了关注。

    “呵呵。没什么事。我已经跟长老们谈好了,暂时不会怪罪于我们,不过,这次的事,还是需要我们自己去查清楚,然后再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总之,情况还不算太坏。”欧楚阳无所谓的说着,仿佛这件事不是太严重似的。

    “整个药园的药材没了大半,还不算太坏?那要怎么才算坏?”见欧楚阳还是这副淡定的表情,性格真爽的黄浪不由得为前者着急起来。

    欧楚阳看了黄浪一眼,淡然道:“大哥,别急,我们坐在一起好好想想。”

    闻言,许洁儿接过话道:“不用想了,照我说,肯定是那个裴全干的好事。一定要找他好好理论理论。”

    药园失火时,许洁儿自然也是在药园内,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没能及时的制止和挽救,前者也是极为不忿,甚至,近两年来,药帮的发展可谓是飞快,而她们几个两年前的新学员的实力也是比之以前有了大幅度提高,这里面,许洁儿、东方雪、萧灵儿三女早已经是武卫巅峰实力,就连欧文也是也几人极为的接近。药帮之内再加上黄浪这个四级的武师,实力自是不可同日而语。有了这般强大的势力以及实力,就算是裴立成功出关,现在的药帮也有着与之叫嚣的本钱。所以对于裴全这个无事生非的小人,许洁儿自是不会害怕。

    无奈的望着气愤交加的许洁儿,欧楚阳一阵气苦,心想:同是一个年龄段的少女,怎么许洁儿就是不能像东方雪一样,文静一些、沉稳一点、温柔一点呢。唉,做女人的差距真是大啊。

    想到这里,欧楚阳刚想解释,东方雪却先是劝道:“洁儿,不可。现在我们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去肯定是裴全所为,就算你找上他,目前七位长老已经回来,他也不会承认,这样一来,非但对我们查清此事没有好处,反而还会打草惊蛇。”

    赞赏的看了东方雪一眼,欧楚阳点了点头,心道:看看人家,想的多全面。“

    想到这,欧楚阳接道:“嗯。雪儿说的对,此事不宜轻举妄动,我们还需要好好想一想。”

    说到这,欧楚阳看向那两个昨夜里被击晕的药园学徒,问道:“你们昨夜值守的时候,是被人击晕的,那之前看到了什么吗?”

    那两人学员听到欧楚阳问起,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随后皆是摇了摇头,其中一个苦气道:“什么都没看到,当时只感觉有一阵风刮来,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另一个学员也是点了点头:“我也一样。”

    欧楚阳听完,看向奇灵问道:“刚才收拾药园的时候,有什么发现吗?比如什么重要的东西?或者物件?”

    奇灵摊了摊手,道:“什么都没有。”

    闻言,欧楚阳叹了口气:“唉~,这就难办了,没有人证,还找不到什么东西,这便没有物证,人证物证都没有,就算是纵火的人站在我们面前,我们也扳不倒他啊。这该如何是好。”

    几经盘问之下,没有得到丝毫有利的结果,众人顿时无语,一个个的陷入了苦思中。

    就在这个时候,房外突然传来一阵急切的敲门声。

    “笃~”

    “进来。”

    房门打开,一个药帮成员进来,报道:“老大,外面有个长的很俊秀的人来访,说要见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