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六五章 另有隐情

第四六五章 另有隐情

 
    ……

    事情得到了解决,虽然不算是太过完美,但毕竟有惊无险,所以大家都是很开心的向着圣地的方向行去。

    有了刑木以及六位武尊级别长老的同行,一路之上,众人更是轻松加愉快,凡是路过的地方,几乎所有的灵兽早就闻风散去,回归之途居然连半个灵兽也没见到。没用多长时间,众人便到了圣地外围。可正当他们快要接近那圣地入口处的时候,突然,两个人影却是出现在入口的不远处,正四处寻找着什么,脸色尽是焦急之色。

    “洁儿?灵儿?”走在最前面的欧楚阳一眼便认出了出现在前方的两名少女,而当其瞧见二者脸上的急切之色后,欧楚阳心中一突:“发生什么事了?”

    呢声自问了一句,欧楚阳突然加快了步伐,赶忙向二人走去。

    “你们怎么在这里?”还未靠近,欧楚阳便已大声唤道。

    许洁儿和萧灵儿一听,立马把头转向欧楚阳来的方向,顿时跑了过来。

    见到同行的除了霍天等人,还有圣地的几位长老,两女微微一愣,旋即马上向几位长老施了一礼,随后,许洁儿一把把欧楚阳拉到了别处,并低声道:“遭了,欧楚阳,药园出事了。”

    “嗯?”欧楚阳一听,心下一颤,问道:“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许洁儿转过身去,使自己的背后对准几大长老,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断的冲欧楚阳眨着眼。

    见状,欧楚阳虽然不是十分理解许洁儿为什么要做出如此举动,但看其焦急的神色,以及眉目之间不断的飘向几大长老所站的地方,前者倒是稍有领会的点了点头,随后道:“回去再说。”

    “站住。”正当许洁儿紧皱的眉头展开,为欧楚阳的机智而暗松了口气的同时,一道极具威严的苍老声音却是从元鸣的口中吐出。

    一声低沉的闷喝顿时将许洁儿与欧楚阳定在了当场,二人相觑了一眼,随后转过身来看向元鸣,一脸无辜之状。

    “刚才我听说你们说药园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元鸣此话一出,几老加上霍天等人皆是一愣,旋即马上把目光投向许洁儿身上。

    许洁儿受到这些目光的直射,立马浑身不自在起来。偷偷的瞄上欧楚阳一眼,随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知道,如果之前自己的话没有让这几个长老听到的话还好,不过现在元鸣问起,恐怕这事要瞒也瞒不住了。所以索性,许洁儿将事情和盘托出。

    微低个头,许洁儿轻声答道:“药园…药园着火了。”

    “什么?”

    “什么?”

    连续两声惊叫同时出自欧楚阳与元鸣之口,而在场众人虽然惊愕,但还没有这两人表现最为激奋。诚然,如果说圣地药园对何人最为重要,相信所有在圣地的人中,上至长老会,下至普通学员,没有人不把元鸣排在第一位。而再如果把时间缩短至近两年内,除开那嗜药如命的老人外,所有圣地学员以及导师都知道,这药园对欧楚阳的重要性是无比巨大的。

    欧楚阳与药帮的成功,除了有着前者那平易近人性格和不少人的支持外,药园也是占着其中巨大的比重,如果没有药园那得天独厚的药材基础,相信药帮也会名不符实。所以,别看元鸣很是气愤,此时的欧楚阳也并不压于前者。

    “你再说一遍。”一直闷不作声的元鸣,一听到药园起火,再也不顾其在圣地中尊崇的地位,武尊级别实力一经施展,其人便犹如一阵狂风般的冲到许洁儿面前,恨声问道。

    这时,欧楚阳的脸也是阴沉了下来,紧紧盯着许洁儿,冷声道:“洁儿,把事情跟大家说一遍,有大长老在此,自会为我们做主。”

    欧楚阳说着,瞥了一眼尚在愤怒中,不能自拔的元鸣,显然,这句话的最后一句也是在提醒着元鸣,怕他一时之间做出什么冲动的事。

    许洁儿听了点了点头,心里却没有因为元鸣的愤怒而产生任何惧怕的情绪,只听他缓缓说道:“你们这次出去了四天,就在昨天深夜里,药园内突然起火,起初没有人发现,要不是奇灵那家伙的鼻子特别灵,我们还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当时,奇灵闻到空气中有烧焦的味道,便冲了出去,不过那时,药园的药圃内,早已经烧了起来,那时候,没有人会追问为何起火,药帮的学员们赶忙去救火,可惜已经晚了,等到我们把火扑灭的时候,药圃内的药材早被大火焚毁了大半,现在,除了紫灵草偏后,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前面的药材所剩已经不足十分之三了。”

    “哼!”

    许洁儿话音刚落,元鸣那牛脾气再也抑制不住,一股欧名的威势自其体内狂涌而出,那股内气的释放,丝毫没有顾及其身边还有欧楚阳和许洁儿这两名实力低弱的圣地学院,便以前者为中心,顿时产生一股巨大的能量涟漪,向四面涌去。

    “不好。”元鸣愤怒,欧楚阳一直看在眼里,而当其听到前者低哼出声的时候,突然一股巨大的危机感由心而生。

    下意识的,在那能量涟漪出现的同时,欧楚阳身形一转,挡在了许洁儿的身前,随后,前者双拳紧握在胸前一横,紧闭双眼,等待着一个武尊级别强者的内气外放的攻击。

    就在这关键时候,欧楚阳只听见耳边传来一道风声,随后便是震天般的轰鸣。

    欲料中的痛楚和身体抛飞的情况并没有发生,欧楚阳缓缓睁开眼,只见前方一个苍老但却笔直的身影,正好的挡在了自己与许洁儿的前方,为自己二人挡下了那一击。

    “大长老。”欧楚阳轻呼出声。

    没错,场内能够及时现身为欧楚阳挡下这一击的不会有别人,正是武狂级别的大长老刑木。

    刑木微偏过头微微一笑,给了欧楚阳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后方才对元鸣说道:“元长老,你失态了。”

    刑木的这一声低喝,暗含了灵魂力量,使得处于愤怒中的元鸣,猛然惊醒过来,惊醒是惊醒,不过元鸣根本没有因为自己的过失而说出半句道歉的话语,反而一脸阴沉的对刑木拱了拱手道:“大长老,我先回去。”

    元鸣说完,根本不等刑木说话,其人纵身一跃,但是百米开外,随后欧楚阳等人瞧着前者的身影凌空飘飞,化作一道流光,匆忙的向圣地内掠去。

    见到元鸣根本不听解释便匆匆离开,众人立感事情不妙,而最为了解元鸣为人的刑木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转头对欧楚阳道:“看来这两年圣地变化不小啊。小家伙,药帮是怎么回事?”

    欧楚阳刚欲解释,刑木轻轻一挥手,将其打断道:“行了,先不用说,大家跟我回去看看吧,看来这次,元鸣老个老家伙不会善罢甘休了,唉~,毁了药园,等于要了他那条老命啊。”

    体会着刑木话中的语气,在场所有人的脸色皆是闪过一抹凝重之色,诚然,正如刑木所言,这药园与元鸣早已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一般无二了。

    有了这一档子事,众人的脚步更加快速,要不是因为欧楚阳等人还没有达到武尊那种级别,想来,刑木等长老早已化成飞箭回到圣地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众人的脚步也是不慢,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众人便是匆匆的回到了圣地药园。

    当众人回到这个近两年内人气旺盛的药园门口时,那里早已围满了圣地的学员,想来,这些人也是闻风而至,对于圣地历史有所了解的他们也是知道,这药园起火乃是从未有过的大事,这种大事又怎能少了这些看热闹的人。

    药园门口人声鼎沸,不用仔细听,欧楚阳等人便是知道,他们口中所谈论的肯定是昨夜药园起火之事了。

    “让让。”

    欧楚阳一行人包括六位长老在内一同来到了药园门口不远处,还没接近时,黄浪便扯着嗓子大叫道。听到黄浪的叫嚷,围观的学员们皆是回头观看,当他们发现圣地中最具权威的几位长老都在时,马上让开了一条极宽的通道,使众人顺利的进入了药园。

    急切的走在最前面,欧楚阳每经过一处药田,心中的怒意便是更盛一分,而当其真正到了药圃中心时,再也忍受不住的狂吼起来。

    眼前,原本郁郁葱葱、散发着怡人药香的药园早已破烂不堪,遍地的上好药材已经化成了灰蒙的飞灰,只有少数还留有原本生机盎然的模样,只是,可能是由于大火的炙烤,有少数药材开始隐隐枯萎起来。正如许洁儿所说,原来大片的药材种植地只有不到十分之三的地方还算完好,其余的地方变成了一片狼籍。

    药园内,还有不少药园的学徒以及药帮内其他成员,正不停的忙碌着,以药园学徒为首,其他成员帮忙,这些人正全力抢救着那些濒临死亡的药材,一时之间,药园内一片混乱,吵闹声、叫喊声不绝于耳。

    见到欧楚阳回来,不少药帮的成员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围拢过来,一个个的低头哈腰,叫着帮主、老大类似恭敬的词汇,而这时,东方雪和奇灵也不知道从哪走了过来。

    “欧楚阳,你回来了。”

    “帮主,你可回来了。”

    欧楚阳淡淡的看着两人,心中欧名一酸,东方雪那原本洁白如玉的俏脸,不知被什么蹭上,早已黑一道灰一道,失去了往日的洁净;而奇灵比之更是过分,那张脸上,早就变成了黑炭涂成的颜色,要不是其中只有几块还露出白嫩的颜色,人们还以为,他原本就是这个颜色的皮肤。

    目光扫过两人,欧楚阳开口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无故起火?”

    东方雪回头望了一眼那凌乱无比的药园,叹气道:“不知道,这场火来的很是突然,连我们都没反映过来。我们也很纳闷,这药园一直有专人看管,尤其近两年来,为保万无一失,连夜间也是加派了人手,可谓是时时有人在看着,可没想到…”

    “夜里有人看管也会起火?”欧楚阳闻言,不相信的自言自语道。

    东方雪顿了顿,先是看了看欧楚阳身后的刑木,仿佛挣扎了半晌,一咬银牙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我想这次起火事件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因为,在药园起火的时候,有人去找当时的两名看管的药帮成员,最后发现,那两人居然被人击晕,扔在了药园外。”

    欧楚阳听到此处,立时勃然大怒,只不过,心机沉稳的他并未表现出来,而是沉思起来。就在这时,那早就回转的元鸣却是在不远处突然出现,一路大骂着,元鸣快步走到欧楚阳跟前,大声道:“小子,你两年你干了什么?为什么武园的不少人住进了药园?那些药材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起火?”

    元鸣再度的出现,更加显示了其愤怒无比的情绪,只是归究于自己的身份与欧楚阳的年龄,再加上刑木还站在旁边,前者并没有把这种愤怒实施在行动上。不过就算是这样,在场众人也很清晰的感受到了元鸣心中的怒火和言语中的阴冷之意。

    备受着元鸣怒火的煎熬,欧楚阳并未害怕甚至惊惧,反而一脸凝重的回答道:“元长老请先息怒,此事说来话长,应该另有隐情,一时半刻也说不清,不如这样,先让学生把眼前的事情安排解决一下再解释不迟。”

    闻言,元鸣又待说什么,刑木却是抢先道:“元长老,欧楚阳说的对,现在药园一片混乱,实在不是追究的时候,不如就按他所说,先把这里的事情解决后再听听他的解释不迟。”

    圣地中地位最高的大长老发话了,元鸣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强压下心头的怒火,瞪了欧楚阳一眼,便站在一旁闷声不吭了。

    见元鸣不再追问,欧楚阳冲着刑木递上一个感激的眼神,随后,前者的面容变得少有的严肃,对东方雪和奇灵说道:“雪儿,奇灵,吩咐下去,让所有药园学徒和对药材有研究的药帮成员各自负责一处,让其余药帮成员做为副手,全力相助,将那些完好无损的药材区域划分出来。另外,如果有哪些药材只是烧到了枝叶却根茎未损,迅速移植,远离那烧焦的区域,能保留种子的,保留一下种子。其余已经烧毁的药材,如若挽救不了,全部清理出去,种植地的泥土,尽数换成新的,防止烧焦的残渣影响土壤质地。哦对了,这些事办完后,你俩和洁儿、灵儿到我房里等我,还有那两人被击晕的学员也一并带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