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六一章 江山易改

第四六一章 江山易改

 
    ……

    “喂,慢着。该死。”见到邪鬼只打了一声招呼,便贸然的冲下山坡,欧楚阳大急,说完,他也开始追了上去,只不过,由于他现在能调动的内气微乎其微,所以一时之间,并不能追上邪鬼。

    这时,霍天等人也是跟了上来,见到欧楚阳一副焦急的模样,霍天大感不妙,急忙问道:“怎么了?欧楚阳。”

    没有解释,欧楚阳只是催促道:“你赶快追上他,让他停下来,快。”

    见到欧楚阳这急切的举动,霍天也不再多问,脚步轻点,内气猛的增至极致,飘零身法顿时使出,犹如一片青叶般,瞬间就到了数十米开外。

    “好快。”见状,欧楚阳眼晴一亮:“这好像跟我的逝影九闪都不相上下,快不得霍天能在圣榜上排第一,不说那套威力巨大的飘叶剑法,光是这飘零身法的速度,也不是一般的武师能够比拟的。”

    匆忙间,黄浪也等不及欧楚阳那如龟爬的速度,一把拉起欧楚阳的手臂,向下纵去。

    急奔了一会儿,几人终于看了前方的霍天和邪鬼,而欧楚阳看到两人并无大碍后,方才放下心来。

    欧楚阳走近,看着身旁众人,脸色一沉,凝重无比的说道:“这里应该就是血蚕的栖息之地,现在已经进入了它的范围,我们要多加小心了,毕竟,血蚕的毒属于很特殊的那种,不是一般的解毒丹能够解除的。”

    闻言,众人的脸色变的肃穆起来,同时回望林海,欧雨晴问道:“你是药帮帮主,难道拿不出什么防毒的药物来吗?”

    感受着众人递来的询问眼神,欧楚阳无奈的耸了耸肩,苦笑道:“药方我倒是有,不过就是差一味药,这药也是治萧大哥的配药中的一种,这药只有这里有,所以我才让霍天追下邪鬼,我就是在怕,万一邪鬼一不小心,被什么毒物伤到,那时候就麻烦了。”

    听完,众人才明白过来,为何刚刚欧楚阳会那样急切,而邪鬼此刻也是收起了那玩味般的笑脸,面现羞愧之色。

    沉默了半晌,霍天开口问道:“你说的那药在哪?是什么?不如大家一起找找,然后研究血蚕的问题。”

    欧楚阳一听,马上点头,道:“那药叫做紫叶菊,是血蚕十分喜欢的一种药草,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紫叶菊别的地方很少,但这里肯定会很多,只不过…”

    欧楚阳说着,望向前方不远处,这时他的眼晴突然一亮,闪过一抹喜色。

    “只不过什么?”听到欧楚阳言不由衷,众人急切的问道。

    “没什么了,我想我们已经找到它了。”说着,欧楚阳伸手一指。

    众人望去,只见离着众人不远处的前方,一大片紫茎紫叶红花的娇艳花朵竞相开放,而那面积却是足足占据着大片的林海。

    密林中,欧楚阳一行人等小心翼翼的向前摸索着,论步伐已然比来时慢了百倍不至。众人皆不是平凡之辈,面对着未知事物,对于他们来说,都会抱着一份异常谨慎的态度。正如欧楚阳所说,这片桑树林已经是血蚕的领域,如果众人面对的是陆行蛛那着眼于前的危险,也许他们还能轻松一些,最起码可以用勇气与实力来抵挡住那种危机感;可如今面对的却是隐藏在暗中的危机,对这种未知的危险,众人自是不能当做寻常情况来对待。

    “小心。这附近肯定会有血蚕。”走着走着,欧楚阳突然伸手拦下了身后众人,随后欧楚阳蹲了下来。

    跟着欧楚阳,见到前者蹲下,众人也是大感好奇,相继蹲下。这一蹲下不要紧,众人发现,在欧楚阳眼神直视地方,贴着地面不高处,一道泛着红色血光的丝线正横在众人脚下不高的地方。

    这一发现,众人无不骇然,虽然对这种东西并不知晓,但众人从欧楚阳那无比凝重的神情上不难猜测出,眼前的这根丝线似乎很危险。

    “这是什么?”众人起疑,开口问道。

    欧楚阳寻思了一阵,脑中回忆着丹神手扎中对于黑血蚕的记载,半晌之后方才回答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就是血蚕的蚕丝,你们看,普通的蚕类,吐出的应该是白色的丝线,可血蚕不同,长年的吸食腐血,早已让他们的体内发生异变,所以只有血蚕才能吐出这红色的丝线,并且这种丝线肯定是蕴含着巨毒,我想萧大哥定是伤在了这毒丝之下。”

    欧楚阳说完,也不理众人,小心的跨过血红蚕丝,朝着那大片的紫叶菊摸了过去,谨慎再谨慎,跃过了布地残留的血红蚕丝,欧楚阳终于到达了那片紫叶菊的生长之地,而这时,欧楚阳终于是松了口气。

    附身摘了数株紫叶菊,欧楚阳依着原路退了回来,随后,没有说话,探手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应器皿从空灵指环中取出,接着将那几株拾取回来的紫叶菊递给了黄浪。

    “大哥,把根茎和叶子摘掉,只留花朵,然后震散它。”

    黄浪欧名其妙的接过紫叶菊,也不多问,按照欧楚阳所说,把数株紫叶菊花震碎,变成了粉末状,并用内气操控着,使其尽数落入欧楚阳手中的容器中。

    看着那占据着大半瓶容器的紫叶菊粉,欧楚阳笑了笑,随后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将之打开,伸手捏了一点燃灵花粉,当着众人的面,将之撒在容器中。

    燃灵花粉刚一接触到紫叶菊粉,顿时犹如在冷水中浇入滚油般,发出“滋滋”的响声,随后,众人看到,容器中突然升起了一团白色烟雾。而当这团烟雾飘散而出的时候,周围的空气顿时充斥着一股极度难闻的味道。

    手捂着口鼻,众人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像是十分厌恶这种气味,一个个的脸上露出了难看的神色。

    见状,欧楚阳微微一笑,解释道:“别这么紧张,这是燃灵花粉正在消除紫叶菊中的部分尸毒成分,一会儿就好了。”

    欧楚阳刚刚说完,那团白色雾气也是应声散去,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要不是空气中仍旧残留着那难闻的气味,众人还以为之前的白雾根本没有出现过。

    药粉的配置极其简单,自得到紫叶菊后用了不到短短几分钟,便已经将之配置完毕。结束后,欧楚阳将药粉倒在了手中一点,随后看看众人一笑,一把将手中那些粉末撒向众人。

    “你干什么?”被欧楚阳这突兀的举动吓了一跳,众人纷纷躲闪开来,就连黄浪也不例外。

    “晕。”欧楚阳气苦道:“别躲啊,这东西没害处,它能帮你们抵挡一部分血蚕的毒,唉,浪费了。”

    闻言,众人方才知道,原来欧楚阳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自己等人准备御毒的药粉,前者们这才面带惭愧的再次围拢过来。

    将配置的药粉尽数洒向已方六人,待到欧楚阳觉得已经可以了,方才转身看着密林中,面色一冷,低沉喝道:“走。”

    小心谨慎的前行着,一行六人每每遇到血红色的丝线都会及时的发现,并远远躲开,在行进中,众人开始四处观察着,试图从这茫茫林海中发掘出血蚕的影子。

    在林海中走了大约一个小时还要多,六人仍旧是没有发现那血蚕的影子,众人开始急切起来,而这所以会如此,是原因他们越向里走越是发现,这血红色的丝线越来越多,以致于不论众人如何小心,也已经开始无意的碰到那些血红丝线。

    而也正因为如此,众人开始真正的佩服起欧楚阳这个人物来,多少次碰到血红丝线,众人皆是会感觉到那血红丝线那透彻心灵的刺骨寒意,只是,那蕴含着剧烈毒性的血红丝线发出那阴寒无比的气息,试图去毒倒众人的时候,先前撒在身上的奇异花粉便会及时的将之解去。以致于虽然众人到最后不得已的频繁碰触丝线,暂时也无大碍。

    观望间,当众人的眼神每每略过欧楚阳身上的同时,皆是会向其投来肯定的目光,而这,也正是到目前为止,他们才开始真正的把欧楚阳放在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隐隐的,类如霍天等人已经开始去想办法,如何才能跟欧楚阳打下更好的关系,毕竟,一个优秀的炼丹师,大陆上并不多见,而且像欧楚阳这种,年纪轻轻便有一身丹药修为的丹修天才,更要在其没有发迹之前结交,这样,说不准以后自己在修炼上遇到了麻烦,对方才能全力帮助。

    不理众人打算如何去想,欧楚阳突然停了下来,眼神却是直勾勾的看着前方,眼神当中噙着一抹极难掩饰的兴奋之色。

    众人疑惑间,顺着欧楚阳的目光望去,只见,一颗极大的桑树上,一只足有小臂长短粗细的硕大肉虫正爬伏在桑树上,口中不断的咀嚼着紫叶菊。

    “血蚕?还是黑色的?”惊骇间,众人低呼出声。

    茫茫桑树林海,那本应成片的翠绿之色在受到长年笼罩着幽暗山脉的浓重黑雾的影响下,变得幽深而黯淡,仿佛异世邪株一般,散发着令人厌恶的湿潮气息。

    林海中,欧楚阳双眼犹如暗夜中闪过的流星,直视着前方,寒气逼人。而其入眼处一只足可以被称为巨大虫蛆形灵兽,正十分享受的咀嚼着身下的紫叶菊,一张足有碗口粗的大口不停的蠕动着,时不时还滴下令人作呕的粘滴,让人看了恶心不已。

    欧楚阳眼前的足有小臂粗的虫蛆形灵兽,正是前者找寻了已久也不遍寻不着的五级灵兽,黑血蚕。刚刚见到黑血蚕,欧楚阳并没有太过注意到这黑血蚕的特征,前者的心早已被那股欧名的兴奋所取代。过了半天,欧楚阳才算稍稍缓过点神来,方才开始打量起眼前这个奇异灵兽来。

    通体黑亮的虫蛆形身材,除了一团令人作呕、不断蠕动的肉躯外,欧楚阳等人也就只能看见那一张一合、还滴着涎液的圆形大口,至于其它的器官,根本没有。不过,让人感觉到疑惑也是为之慎重的是,那闪着黑色光亮的虫身,似乎有着不同寻常的防御能力,那分明是金属方才有的光泽。

    “这就是血蚕?”

    与欧楚阳那兴奋的心情不同,当霍天见到这只奇怪的灵兽之后,他就感觉到那欧名的危险把自己等人紧紧包围,所以,在其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此次已方众人的目标后,还是求证般的问向欧楚阳。

    没有转头,欧楚阳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道:“应该是了,只是没想到,这只血蚕居然真的如传闻中所说,异变到了黑血蚕的境界,看来,我们这次会很麻烦。”

    “有什么麻烦的?只不过是一只稍微大了一点了虫子罢了,看老子上去一刀将他斩成两半。”身旁,听到霍天与欧楚阳小心谨慎的话语后,边奎十分不屑的插嘴说道,同时,手中雷断刀也是应声抽出,说着便要上前取下黑血蚕。

    “慢着。”见到边奎连招呼都不打就要冲上去,欧楚阳一把将他拦下,道:“不要急,先看看再说。”

    “看?有什么好看的?”见欧楚阳将自己的去路拦下,边奎不悦的问道。

    见状,欧雨晴也是走到边奎身边,一张俏脸从未有过的凝重:“欧楚阳说的没错,别看这黑血蚕只是一只大虫,可我能够感觉到,自它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我看还是要小心一点的好。”

    有了欧雨晴追劝,边奎到是放下了手中刀,不过其神色还是很不屑。一旁的邪鬼坏笑着出声了:“欧楚阳没说错,虽然我很喜欢这只大虫的外形,不过,他身上那黑亮的甲壳好像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刺破的,我相信,那大虫就是待在那里任你砍杀,一时半刻,你的雷断刀也不能把它怎么样?”

    听到邪鬼这么一提,众人倒是面显些许讶色,对于其观察入微的心思,众人的表情倒是很意外: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了。

    目光转向那黑亮甲壳,边奎先仔细观察了一下,再看了看黑血蚕周围那密密麻麻的一地蚕丝,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再次回想众人的劝说,也觉得的有理,所以边奎暂时收起了其狂傲的心性,沉默在一旁。

    对于边奎的行为,欧楚阳看在眼里,也并未说话,其实,他早就对这个五大三粗的圣榜第二有所耳闻,所以对于边奎所表现出来的急切和大意,欧楚阳倒是能够理解,毕竟,江山易改,秉性难易。

    没有理会众人,欧楚阳只是单手托起了下巴,眼神紧盯着不远处那尚自享受着“美食”,却对自己目前情况丝毫没有感觉的黑血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