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五七章 圣榜第一

第四五七章 圣榜第一

 
    ……

    “没多长时间,就在边奎刚进去不久。”小个子回答着,下意识的将其不高的身材向上拔了拔,一脸高傲的神色,显然,让别人听自己说着别人不知道的消息,是那么的令其自豪。

    “喂,快看,那不是霍天和欧雨晴吗?”几人聊着,这时,一个眼尖的学员看到了远处出现一男一女两道身影。而当其看到两人的容貌后,那声音便是犹如受惊般叫了起来。

    霍天与欧雨晴这对俊男美女并肩走着,引来了无数圣地学员的羡慕和赞叹,显然,以这两个人的外表已经足以震撼许多人,不过,要是深究两人的背景和实力的话,前者们心中的那份震撼将会更加巨大。

    “圣榜第一的霍天也来了?再加上圣榜第二的边奎和第三的邪鬼,这药帮到底要干什么?”思前想后,众人开始猜测着欧楚阳此次的意图。

    一时之间,亲眼目睹着这圣榜前三的强者相继走入药园,众人不难想到,恐怕这圣地要有大事发生了。所以,这个消息便犹如长了翅膀一样,没用多长时间便传到了圣地的每一个角落。

    武园北院,裴全与罗鸣海坐在小屋中,听着手下学员的汇报,前者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等到手下学员把药园见到的一幕尽数说完后,裴全的神色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将手下学员劝退,裴全望向尚自悠然自得,品着清叶醇酒的罗鸣海,忍不住问道:“罗兄弟,你说这欧楚阳到底搞什么鬼?是不是发现我们的计划,去找帮手了。”

    罗鸣海放下手中的酒杯,鄙夷的看了裴全一眼,不屑道:“我的裴老大,我看你是被欧楚阳近年来的发展吓破胆了吧。我们的计划这么周全,而且到目前为止,这个计划只限于你我两人知道,他欧楚阳怎么会知晓?难道你说的?还是我说的。再者说了,即便是他欧楚阳发现了什么,去找帮手,你觉得他会笨的去找圣榜前三的强者吗?再问你一句,你照照镜子,就凭你,他欧楚阳至于搞这么大的动静?别说是你了,就算你大哥裴立出来,他欧楚阳也用不着如此兴师动众吧。”

    听到这里,裴全也觉得罗鸣海的话很有道理,旋即前者很是疑惑的问道:“那为什么他要请那三个人?”

    罗鸣海想了一想,方才答道:“依我看,他欧楚阳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之前,我听说那个一直与他有着交易关系的萧敬凌,好像在幽暗山脉中被什么灵兽伤了,我想,他肯定是要为萧敬凌疗伤,而他手中还没有好一点的药材或者特别的东西,所以需要请人帮忙。别的,我实在是想不出他要干什么了。”

    “哦。”闻言,裴全方才恍然大悟,而那一个提悬着的心也算是真正的放在肚子里。

    见裴全一副释然的神色,罗鸣海再度鄙夷的哼了一声,心道:与这个白痴合作,简直是有辱我罗家的盛名。不过,目前来看,为了打压那个欧楚阳,也只有你这个任我摆步的白痴了。

    深入的思考了一下,罗鸣海突然诡异一笑,对着裴全道:“你不是一直苦于没有扳倒欧楚阳的机会吗?现在,这个机会来了,我想,我们的计划应该可以实施了,不仅如此,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个欧楚阳肯定会在近期离开圣地一趟,而那时,我们再给他添点油加点醋,这样一来,嘿嘿…”

    见罗鸣海有了更好的主意,裴全登时兴趣大起,附耳凑了过去。

    罗鸣海凑近,在裴全的耳边这番那番的低声了半晌,而后,两人皆是放声大笑,一脸猥亵的神情。

    抛却裴全与罗鸣海在北院制定着何种对付欧楚阳的计策不谈,此时,在药帮药园内,却是迎来了圣榜前三强者的大驾光临,而这三人在无数圣地学员那疑惑目光的关注之下,凑到一起的时候,各自的脸颊上立刻爬上一抹惊诧之色。

    “霍天?你也被请来了?”只有十九岁,却貌如四十岁的魁梧大汉边奎见到霍天的第一反应,便是惊呼。

    “边奎?”霍天同样惊异的看着边奎,不可思议的问道:“你也是被欧楚阳请来的?”

    边奎点了点头,随后指向身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那里坐着一个身材相对矮小一点的邪鬼,道:“不只我,还有他。”

    顺着边奎手指的方向望去,霍天也是见到了那充满着邪异的小子,随后看向欧雨晴,像似在询问。

    感受到对方疑惑的目光,欧雨晴并未答话,反而淡淡一笑,道:“我只是负责将你请来,至于其它的事,我也跟你们一样,还蒙在鼓里,我想,一会见到欧楚阳就会知道了,何必急于一时呢?”

    闻言,二者皆是点了点头,接着,三人并在一起,向着树下走去。

    高达数丈的大树下,一处石桌上摆放着干果与酒水。干果,是药园内所种奇异果树上结下的水果,有着非同一般的功效,单实此干果,可使人心清气爽,有利于修炼;而那酒水自是由奇灵发明,参合了数种有利人体的药材,酝酿而成,此酒水虽比不上那些陈年佳酿那般清醇爽口,但如果论到其中对武修者的功效却是任何一种酒都无法比拟,这也就是在药园,如果是在大陆的其它地方,这酒恐怕是喝不到的。

    四人落坐,各自品尝着香果药酒,一个个赞不绝口,不过令四人诧异的是,这邀请已方到来的主人却是一直不肯露面,时间一长,欧雨晴倒是没什么,可这三个心高气傲的主却有点坐不住了。

    边奎已经喝了不知道多少杯这无名药酒,虽然他生性好酒,而且已经感觉到这药酒对身体的些许好处,但由于欧楚阳一直没露面,前者首先不悦的问道:“这欧楚阳怎么回事?要我们来谈什么事不说,到现在连面都没见着,他到底想干什么?”

    闻言,霍天和邪鬼一未发,倒是把目光投向了桌上的唯一一个女性:欧雨晴。

    见状,欧雨晴也是大感疑惑,渐渐的开始在心底埋怨起欧楚阳来,心道:这个欧楚阳,怎么搞的,人家来了还不出现,这不是明摆着要人难堪吗?“

    疑惑间,欧雨晴刚要替欧楚阳迟来做些解释,可这时,一道爽朗的笑声却是由远及近的传来。

    “哈哈~,三位久等了吧。欧楚阳请罪了。”

    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四人皆是看到了一个身着青衣的少年和一个身背巨剑的青年,三人与欧楚阳虽然同为圣地学员,但由于圣地面积极大,平常时刻,欧楚阳还深居简出,所以他们并不不认等欧楚阳、不过,欧楚阳身后的黄浪他们还是熟悉的。而当两者一同出现后,再加上欧楚阳出言的口气,三人不难想道,眼前的这位定然是近来风头最劲的药帮帮主了。

    欧楚阳既然已经出现,不管之前前者把三人晾在那多久,但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所以,三人并未率先表现出不满,反而统统的站起身上,对着欧楚阳抱了抱拳。

    随后,边奎哼的一声坐了下来,而邪鬼倒似乎有些无所谓,仍旧是一脸坏笑的模样看着欧楚阳。

    见两人都不说话,其中一个还有点气愤,霍天也感觉到不好意思,所以他只能先开口道:“这位定然是传闻已久的药帮帮主,欧兄弟了,在下霍天,幸会幸会。”

    陡一见面,欧楚阳便将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而对于只打招呼再不言语的边奎与邪鬼二人再不说话,欧楚阳也是感觉到了什么,所以,第一时间,他只能先回应霍天。

    “霍兄,久闻霍兄飘叶剑法的高明,却未得见,实乃遗憾,小弟本欲想与霍兄切磋一番,怎奈小弟的实力实在是低到了极点,所以也不献丑了。”

    欧楚阳说着,先将霍天夸上一夸,反正这般赞捧也不要钱,欧楚阳不介意多来上几句。

    回应完霍天,欧楚阳对着三人深深的施了一礼,致歉道:“不好意思,让三位久等了,先前小弟有个好友因伤需要救治,所以耽搁点时间,来的晚了些,还望三位兄台恕罪。”说着,欧楚阳又是一躬。

    欧楚阳到是没有撒谎,之前,前者是想在药园外迎接,不过,由于萧敬凌的伤势有所恶化,无奈之下,他只能先捡着重要的事去做,这样一来,就把三人晾在这半晌,所以说,欧楚阳的歉意的话语乃是出自肺腑。

    有了这个说法,边奎的面色也是有所缓和,不再像之前那般气愤,而欧楚阳见到这个大汉耿直的表现后,立时对其印象大好。不过,这丝表现欧楚阳并未展露出来,反而是深深的记在心里。

    接着,欧楚阳将三个让坐在石椅上,自己也和黄浪坐了下来,这时,一直没言语的邪鬼突然一吡牙笑着说道:“欧楚阳,你这次叫我们来不是为了吃酒的吧,要仅是如此的话,嘿嘿,我到是太感谢你了。”说着,邪鬼指了指手中杯,接着道:“我虽然不喜欢喝酒,但你酿的这个我倒是喜欢,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让你的手下帮我装上几坛,我拿回去慢慢喝。”

    闻言,欧楚阳先是一愣,旋即心道:这邪鬼倒是人如其名,这思想也跟别人不同,明显怨我来晚了,却嘴上不说,用这种办法挤兑我,人才啊。

    淡笑着看着邪鬼,欧楚阳道:“这没问题,邪鬼兄想喝多少这酒,小弟可以每日都往贵处多送几坛,但还请邪鬼兄欧急,此次小弟是真的有要事需要各位的帮忙。”“哦。”邪鬼轻哦了一声,随后邪异一笑,便不再多说,而这时,边奎却是有些烦燥的说道:“别婆婆妈妈的,有什么事快点说,我们都还有事,没时间在这浪费。”

    “是啊。欧兄弟,如果有什么事不妨直说,如果能够帮在同为圣地学员的面子上,我们也不会置之不理。”边奎话音刚落,霍天也是接着催促道,只是两人话中的意思倒是相同,只不过这说话的方式却是有软有硬,截然相反。

    短短的一番寒暄,欧楚阳已经把三人的脾气摸了个大概:霍天此人一身正气,但心机沉稳,轻易不会受到摆步,不过在面子上,他却选择那种平易近人的方式,让人有着亲近之感,这人实为不好对付的人选;边奎生性耿直,直言不讳,属于眼睛里不揉沙子的那种粗犷之人,如果你的为人能够得到这人的认可,那无疑,这样的人最好结交,也最容易以性命相托,实为做为亲密战友的不二人选;至于邪鬼,欧楚阳倒是有点看不透了,这人对待任何人都是那种嬉皮笑脸的模样,眼睛里还透着一股子邪气,说好听的是有个性,别具一格,说难听点,那就是有点鬼灵精怪的意思,而且这人自打一见面后,总是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让人无法去猜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似乎是有意在回避自己,又有可能是在保护自己,所以欧楚阳还不能完全去掌握其心理,自然而然的,欧楚阳把邪鬼这人定做了待观察人物。

    感受着三人怪异的目光,欧楚阳微微一笑,道:“既然这样,那小弟也就不拐弯墨脚了,其实是这样的,小弟有个朋友,日前于幽暗山脉狩猎,意外之间,遇到了一只约为五级的奇怪灵兽,这个灵兽名为血蚕,本身呢并没有什么攻击手段和能力,但让人头痛的是,此灵兽一身毒丝却可以让人防不胜防,而小弟的这个朋友也是在不小心之下,着了这灵兽的道,中了毒,此毒性烈,而且解毒之法很是单一,需要此毒灵兽的本身为药引,才能配制出解毒的良药。所以小弟打算去猎杀此灵兽,不过,相信几位也听说过,小弟除了一身炼药的本事,再无其它长处,而想要跟这五级灵兽对抗,实在是难为了小弟。所以无奈之下,小弟只能打扰几位,看看几位是否有兴趣帮帮忙,如果几位能够施以援手,那小弟便会铭感五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