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五二章 背后指使

第四五二章 背后指使

 
    ……

    “等等。”这时,东方雪却是从外面拦住了几人去路,道:“先别急,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

    “弄清楚?”黄浪瞪大了眼晴,指向后面的受伤的学员,质问道:“已经够清楚了。这明显就是挑畔,是对我兄弟的怀恨在心,找不到我兄弟,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迫使他出手,好,我就让他满意。”

    “黄大哥,先别急。”东方雪见状,双手用力一撑房门,将路堵死,随后看向小光道:“你说裴全带人打压药园学员,不让你们去售卖丹药,这个我相信,因为他裴全能够做的出来,只不过,这圣地有圣地的规矩,不是他裴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难道,长老会和导师们没有出面管束吗?”

    闻言,小光更加委屈的说道:“我们受到了裴全的打压后,也曾去过中央大殿,想要找长老们评理,可是,守门的学员说,长老不在,而当我们打听以后才知道,七位长老早在半年多之前便离开了圣地,不知道去干什么了。至于导师,现在的圣地全权归杨平导师负责,可他…,他根本不管,说是只要我们没有伤筋动骨,也可以当做修行,然后让我们自己解决。”

    “这是什么屁话?难道被人打成这样都不管,还要自己解决,以药园的武力,能解决什么?”听到这里,黄浪更加怒火中烧,开口便是大骂。

    东方雪低头想了想,突然说道:“就算你说的是事实,可那裴立呢,以他的为人,断然不会让裴全做出这种违背圣地规则的事,怎么现在我听你说的,裴全会如此嚣张,居然连药园的学员都敢动。”

    “这你们更不知道了。五天前,就在你们离开圣地的时候,裴立已经宣布闭关,说是要突破四级武师之境。”闻言,小光回道。

    说到了这么长时间,欧楚阳那陡然燃起的怒火已经没有之前那般旺盛,而听到东方雪问的这两件事后,前者也开始在心底犯了合计。诚然,正如欧文所说,裴全的做为实在有些大胆了一点,那可是违背圣地规则的举动,怎么不经过大脑,说做就做。

    另外一方面,也是让欧楚阳突然之间感觉疑惑的,这个叫做杨平的导师,似乎根本不想去管这件事,这到是令欧楚阳出乎意料。一个圣地负责管理学员的导师,居然不对做出违规举动的学员作出惩罚,还放任不管,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要么这杨平导师是个白痴,不想再在圣地留住,要么就是他很有可能跟这个裴全是一丘之貉,穿同一条裤子。

    沉思熟虑了一下,欧楚阳也感觉到事有蹊跷,这时,他才悔悟过来,如果刚才自己一时冲动,带着黄浪等人找裴全理论,那肯定会与对方大打出手,就算是黄浪的实力远远高于对方,但不同的是,对方人数众多,而这,并不同于猎杀灵兽,大家都是圣地学院,黄浪也根本不可能全力以赴,将对方打成重伤或致死。而如果要是那个目前圣地的负责人的话,保准对方没事,自己一方还要受到责罚。

    思来想去,欧楚阳觉得如果去找对方理论,恐怕对已方不会有半点好处,所以,他也转过身来,不再去想如何找裴全报复,而是帮助小光两人为几个受伤的学员上起药来。

    见到欧楚阳不再言语,黄浪立感疑惑,焦急道:“兄弟,你是不是怕了裴全了,没关系,老哥我一人收拾他们。”

    看着黄浪还要找裴全报仇,欧楚阳这才转过身来叫住了黄浪:“大哥,我不是不敢找他报仇,而是现在还不能,雪儿说的对,这件事很有可疑,我们需要好好商量一下,再做找算,不过现在,你们还是等我帮小光他俩为他们疗伤吧。”

    欧楚阳说完,也不再理会几人,径自的转过头去忙碌了起来,而奇灵见到欧楚阳上前帮手,也是赶忙接过另一个学员手中的药,开始为其涂抹起来。

    见到欧楚阳不再说话,黄浪也是没有办法,所以只能退出了小屋,与四人来到外面,静静的等待。

    受伤的学员情况并不严重,所受的只是皮肉之伤,只是由于对方出手稍加了点力,所以一时之间,他们还不能马上活动。

    大约半个多小时,欧楚阳从房中走了出来,抹去额头上的汗水,这才来到几人身边,道:“去我房里吧,我们好好想想这件事。”

    闻言,众人点了点头,默不作声的跟着欧楚阳来到了他的住处。

    刚进房间,当众人全数进入后,欧楚阳突然开口说道:“我想,这次裴全的所作做为,不一定他自己想出的报复我的招术,我觉得在他的背后应该是有人在指使着他。”

    欧楚阳这一开口,顿时令所有人一怔,就连刚刚心思缜密,分析的头头是道的东方雪也不由得愣在了当场。

    闻听欧楚阳突然提出的猜测,众不不免大感疑惑起来,显然,一时之间,他们还不能理解欧楚阳话中的意思,那个背后指使之人是谁?与欧楚阳等人或是药园学员又有着什么样的仇恨?

    欧楚阳语罢,房间内顿时安静了下来,此刻,不仅是黄浪、欧文、奇灵面沉如水,许洁儿、东方雪蹙着黛眉,就连一直冷若冰霜,似乎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的萧灵儿也是寒着脸,低头想着什么。一屋子人开始为了这个突然发的事件陷入了苦思当中。

    药园,虽然在圣地内与武园有着同等的地位,但如果计算实力,却是不能跟武园相比,这不仅仅表现在其占地面积上,就连药园内学员的人数也不及武园学员的百分之一。这种情况下就更不要说是实力了。而且,由于药园内学员大多数实力平平,并无出奇的人物,所以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中,药园的学员们总是低调的出入圣地,尽管是有些人能幸运的攀上某个甲级小队,随之狩猎,但也是没有跟任何人有过纠纷。令人奇怪的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药园的学员近来却是遭到裴全等人的打压。最终,众人相信,这事出的原因肯定是因为欧楚阳无疑了。

    不过,正如之前所想,即便是嚣张如裴全这种人,也不应该冒着被长老会责罚的危险,去做出有如现在违背圣地规则之事,而且最重要的是,出于黄浪、奇灵这种圣地老生都裴全的了解,他自不会想出这种办法去针对欧楚阳,逼迫他就范。所以,众人开始拟造起那隐藏在幕后的人来。

    苦思了半晌,众人也猜不出,到底是谁在背后算计众人,无奈之下,欧楚阳叹了口气道:“既然大家都想不出,我想,再想下去也是徒劳,我们不如想想如何应对以后的事?”

    闻言,一边的奇灵却是不傻,马上听出了欧楚阳语中之义,便叹声道:“怎么办?药园的学员们根本没有什么强大的实力,就算是他们之中有些人能够跟一些武园的强者队伍有着良好的关系,可以随他们去狩猎获得灵晶,但他们得到的毕竟是最少数的灵晶,这并不足以支撑他们长时间去生机池修炼。而长久以来,我们都是依靠着炼丹的能力,多多少少的与某些武园的强者进行等价交换,可现在,这方面的事受到裴全那个杂碎的打压,以后肯定是困难无比,我再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够令他们得到更多的灵晶了。”

    看着奇灵眼中闪过的落寞,欧楚阳也是十分愧疚,心道:要是没有自己与裴全的矛盾,也不会牵连到这些无辜药园学员。其实,就在刚刚为众学员疗伤的时候,欧楚阳便已经发现,其中有些人开始冲他投射而来的埋怨目光,而也许是欧楚阳来到圣地后,跟每个人的关系都不错,甚至还替他们做过值守的工作,所以并没有提出这件事是因为欧楚阳而起,而这便是令欧楚阳更加愧疚之处。无奈的是,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也只好想着如何去补救,至于那背后指使之人,还需要一步步的慢慢将其揪出来。

    没有好的办法,众人又是一阵开感慨加叹息,而正在这时,屋外却是传来了一阵呼唤之声。

    “请问欧楚阳在吗?”

    闻声,众人一愣,相继对视了一番,随后才将目光转向欧楚阳,而欧楚阳听到这个声音后,突然感觉到很耳熟,看了众人一眼,欧楚阳使了个眼神,便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走到屋外,当众人见到来人的面目后,皆是松了口气,原来,这来人并不是前来找茬的裴全等人,而是一直与欧楚阳有着良好交易关系的萧敬凌,还有那个一直不离前者半步的美女付小清。

    看见欧楚阳,萧敬凌的脸上爬上一抹喜色,道:“看见你就好,咦,黄兄也在,众位,萧某有礼了。”萧敬凌说着,拱手施了一礼。

    众人见状,礼貌的回应了一声,随后欧楚阳迎上前去说道:“萧兄今天怎么来了,好像还没有到取丹的日子吧,来来,屋里说话。”

    将萧敬凌让进了屋内,众人落座后,萧敬凌上下打量了欧楚阳一番,随着微笑道:“还好,你没事,可担心死我了。”

    体会着对放松的心情,欧楚阳微微一怔,疑惑道:“萧兄此话怎讲?”

    “哦。”萧敬凌应了一道,回道:“这几天我突然发现裴全等人异常活跃,而且总是在圣地交易区去欺负你们药园的学员,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他又想从中牟利,但后来才发现,这人好像特意针对药园似的,把在交易区的药园学员尽数的赶走,不允许他们在那换取灵晶,后来一打听,我才知道,原来那裴全是针对欧老弟你来的。”

    萧敬凌说着,看了欧楚阳一眼,接着道:“现在看来,欧老弟你没事,那最好了,我很怕你会遭到裴全的报复,受到伤害,那样的话,这个月的丹药我又找谁去要啊。”

    听到这里,欧楚阳方才了解了萧敬凌来药园的意图。感激的看了萧敬凌一眼,欧楚阳谢道:“唉~,让萧兄担心了,我还好,没有遇到裴全,不过,我药园的这帮兄弟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萧敬凌将笑容收敛而起,点了点头道:“这我知道,也看到,不过没有办法,现在的裴全只要不碰到圣榜前十的几个变态人物,他几乎可以在圣地横着走了,唉~,没想到,一个习武的圣地也会变得如此乌烟瘴气,可悲可叹哪。”

    欧楚阳眉头收紧,问道:“萧兄来的正好,我也正想知道,他裴全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能耐,可以让几乎全圣地的人都怕他,就连导师们也不愿去管他的事。”

    闻言,萧敬凌手指敲打着坐椅扶手,摇头道:“具体我不清楚,不过我知道两件事,也是这两天才打听来的,第一件,自从一年前那个裴全被你打的伤重后,他就被裴立关了起来,不让其在外面惹事生非,而这一年里,当他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武卫顶峰的级别,论实力连我也不遑多让。这到算了,不过最诡异的是第二件事。”

    “什么事?”欧楚阳急切的问道。

    萧敬凌环视了屋内众人一眼,面色出奇的凝重:“众所周知,圣地的七位长老于半年前不知所踪,把圣地管理的职责全权交给了杨平导师,起初还没什么,不过最近我发现,这裴全有的时候也往中央大殿那跑,而且据我的兄弟打听到的消息,他跟这个杨平关系很是不错,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要知道,在一年前,这个裴全见到杨平的时候连话都不肯说半句,什么时候两人有了这样的关系了?”

    萧敬凌说着,眼中的疑虑之色渐渐浓重,到了最后,连他自己都大感头痛起来。而众人听完,也是满脸惊诧。

    欧楚阳坐在椅子上,习惯性的用手托住下巴,想了想,突然说道:“看来,这个裴全之所以敢如此胆大妄为,跟这个杨平的关系不小啊。”

    体会着欧楚阳话中的语气,众人立感头痛起来,诚然,如果说裴全在圣地中想要对欧楚阳不利,并且处处打压,也算不得什么,但如果他能把导师调动起来,一同针对欧楚阳,那问题似乎就严重了许多。这明显就是仗势欺人的行为,而且还让欧楚阳等人没有任何办法。

    思忖间,欧楚阳将整件事情的始末理顺了一番,还是没有从中找到好的解决办法,无奈间,欧楚阳叹了口气,对奇灵说道:“这件事是因我而起,确实对不起大家了。”

    奇灵一听,脸显苦涩道:“说这些干什么?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想还是先解决目前的困境吧,毕竟,任何人在圣地都只有五年的修炼时间,而少一天在生机池修炼便是一种浪费,我到是无所谓,不过药园的其它学员怎么想,我就左右不了了。”

    欧楚阳看着奇灵,点了点头,环视了一周,而当其看到萧敬凌时,突然一个想法自脑中生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