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五一章 阴魂不散

第四五一章 阴魂不散

 
    ……

    三女一男,正是许洁儿、东方雪四人,此刻,他们正在这长年灰暗的幽暗山脉中狩猎着那三级的疾风之狼,目标当然便是前者体内的灵晶。

    虽说此次是出来狩猎,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两者之间已经调了个个,因为这次,他们所遇到的并不是少数的疾风之狼,观其数量,完全可以把这次出动的疾风之狼称作狼群。

    战斗很是困苦,以致于几人隐隐有着脱力的感觉,只不过,虽然身陷险境界,但众人的脸颊之上却是并没有半分担忧之色。而究其原因,却是在于,在四人的不远处,手执宽厚大剑的黄浪正兴奋的吼叫着,往返冲杀着一波又一波疾风之狼,这青年所抵抗狼群的数量完全比之前四人要多的多,即便如此,但看这青年却是要比四人轻松不少。

    此时如果有人在场,便不难发现,这五人的站位很有考究,居然形成了一个半圆形,而这种站位方式最大的作用便是把那冲杀而来,凶猛非常的疾风狼群尽数的拦在了外面,以致于五人身后的形成了一片没有半只疾风之狼的真空地带。

    五人来往交错间,不断的有疾风之狼被其斩杀,久而久之,地上居然趴伏着十数只疾风之狼,这般场景,端得惨烈无比。只是,与这惨烈非常的战斗场景截然相反的是,在五人身后,两个青年正不断的游走于大小树木以及杂草丛中,两道人影时而停下,眼中闪过一抹喜色,随后便中蹲了下来,手中开始不断的忙碌,像是再挖掘着什么。

    “欧楚阳,你那边还有吗?”其中一个青年采起一株草药,兴奋的冲着离自己不远的另一个少年叫道。

    少年正是欧楚阳,而之前开口询问的便是在药园中,与欧楚阳关系最好的奇灵了。

    听到奇灵的询问,欧楚阳头也不抬的把脚步的草药挖了出来,随后才站起身来回答道:“还有几株,你那边呢。”

    闻言,奇灵再度环视了周围一下,在确认没有发现其它草药后,回应道:“我这边没了。你自己先采着,我去那边帮忙了。”奇灵说着,抬手一指以黄浪为首与疾风之狼厮杀的几人,便匆忙的冲了过去。

    将手中草药纳入空灵指环中,欧楚阳淡淡的望了一眼前方,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向下一株草药。

    自从一年之前与裴全一战之后,欧楚阳就开始在圣地中小有名气起来,可能是由于他与黄浪是为异姓兄弟的缘故,裴氏兄弟也再没有来骚扰过欧楚阳,所以说,这一年来,欧楚阳过的很是惬意。

    由于跟萧敬凌有着铁打的交易,所以欧楚阳每个月必须要腾出几天时间去炼制足够的丹药,以供前者使用,而当其得到了自己应得报酬后,便会连招呼也不打一声,一头扎着生机池中,直到自己的灵晶全部使用完后,才肯出来。

    有了那丰厚的报酬,欧楚阳自那此比武之后,就再也没有去丙级地带,而他所选择的自然便是功效最大,耗费灵晶最多的甲级地带。

    长达一年的修炼,欧楚阳终于感受到了那生机池锻体的欧大好处,虽然体内有着黑血蚕丝之毒的束缚,但欧楚阳原本就已经达到了二级武卫,按照常理来讲,一年内并不会有太大进境,但令其惊喜的是,每每修炼的时候,这生机池水似乎与体内的紫气产生共鸣一般,致使其体内的内气有了长足的进步,这种进步很是变态,欧楚阳发现,虽然自己不能使用那些内气,但那内气的含量却是足以比拟五级的武卫。由此,欧楚阳也相信,如果自己的毒能够尽数排解而说的话,那么自己恐怕会在一瞬间便晋升五级武卫。

    有了这个发现,欧楚阳便更加努力了,而这般勤奋修炼之心,着实打动了许洁儿等人,而当众人见到欧楚阳刻苦修炼的时候,也是受其渲染而更加努力。可以说,是欧楚阳带起了这一个小团体的修炼狂潮。

    只不过,修炼并不是永无止境的,毕竟,炼制丹药需要相应的大量草药,所以,几人经常在黄浪的带领下,组织一些类似于狩猎的行动,一方面,众人可以从灵兽那得到修炼所用的灵晶,另一方面,欧楚阳也可以补充自己经常缺少的草药。

    长达一年的狩猎,几乎每个月有两到三次,今天,就是这一年中再平常不过的一次狩猎,只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他们发现,这疾风之狼的群体性越来越严重,以前有的时候遇到十余只就算是大批的了,可现在,一出现便是数十,更甚至有一次,包括黄浪在内的几人被一群足有上百之数的疾风狼群骇得落荒而逃。

    “嗷~”最后一只疾风之狼终于被黄浪毙于掌下,看着满地狼籍,遍布着疾风之狼尸体的潮湿大地,前者也是大喘着坐在了地上。

    武师级别,对三级灵兽,本应该轻松无比,可无奈,由于这儿狼群数量众多,所以就算是黄浪也难免感觉到疲惫。

    黄浪如此,其余人等就更不用说,坐在一起的众人,每个人身上都被自己汗水以及疾风之狼的血水打的全身湿辘辘的,就像刚从水中爬出来一样。更甚至的,萧灵儿的肩头也在群狼的围攻之下,挂上了一道长达三寸的血红爪痕。

    众人之中,最为无碍的当属欧楚阳了,因为自始至终,他从未参予过战斗,这不是他不想,而是有心无力。有着黑血蚕丝之毒的制约,前者根本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实力,如果欧楚阳加入战团,恐怕几个回合后便会被群狼撕成碎片。

    迈着从容的步伐,欧楚阳走到黄浪身边,而当其看向黄浪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这位大哥的目光却是投向了萧灵儿一边,眼神中隐晦的流露出些许关心之色。

    欧楚阳暗笑了一声,心中一阵无奈,自己的这位大哥,无论是在兄弟情谊上,还是修炼的时候都是有着一种勇往直前的信心,可怎么面对感情上的问题,却是唯唯诺诺,胆小如鼠呢。

    其实,不单单是欧楚阳,就连队伍中的其他人也早就知道,自己的大哥黄浪早就暗恋上了萧灵儿,毕竟,一年的狩猎生活,并不光光是建立起朋友之间的深厚情谊。男才女貌,又正值青春花季,那份悸动的春潮也是在不知不觉间生成。可是,黄浪明显不是那种在感情上放的开的人,所以,他也只是一直在暗恋,并没有说出口,也许,他是怕这层微薄的窗纸被捅开的一刻,自己不但没有得到,反而将那层朋友情谊失去吧。

    暗叹了口气,欧楚阳决定帮黄浪一把,指尖闪过光华,一只琉璃打造的精致小瓶出现在手中,随后欧楚阳走到黄浪身边,蹲下身子,用那道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语道:“还肤生玑膏,图在患处,可保皮肤不留疤痕。”欧楚阳说着,冲着萧灵儿的方向努了努嘴。

    听到欧楚阳在自己耳边低语,黄浪先是一愣,不过他并不是傻子,随后瞬间便明白了前者的用心。

    感激的看了欧楚阳一眼,黄浪一把将琉璃瓶接了过来,旋即起身朝着萧灵儿走去。

    “用这个吧,以免日后留疤。”走到萧灵儿面前,黄浪突然将手中的琉璃瓶塞到了前者的手中,说完,黄浪也不停留,转身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而这时,能够正视黄浪的几人皆是在其那张俊秀的脸颊之上发现了一抹少见的红晕。

    欧楚阳见状,几欲晕倒。暗恨道:这个大傻蛋,哪有这样跟人示好的。

    不仅欧楚阳,当其它人见到这一幕后,也是捂着嘴使自己不能笑出声来,显然,黄浪的这般做派极为搞笑。

    坐在地上休息的萧灵儿也被黄浪这突然的举动搞的一愣,不过当前者见到众人忍俊不禁的面容后,也是少有的娇羞着低下了头。不过,让众人欣喜的是,萧灵儿的下一个举动却是慢慢的打开了琉璃瓶,伸出修炼长的纤手,粘上一点,开始在肩头慢慢的涂抹起来。

    “没有拒绝?有门。”见到萧灵儿这一系列动作,欧楚阳立感有戏,遂立刻走到黄浪身边,悄悄的竖起了大拇指。心想:伟人说的果然没错,装酷比献殷勤的效果要好太多了。

    狩猎的温情,让众人一时之间心情大好,跟着,休息了片刻,众人开始起身收拾起来。

    疾风之狼的毛皮也是宝物,虽说在圣地内不能换到什么,但如果有一天出去也能换取不少的金币,所以这些东西自然不能浪费。一阵刀光剑影后,众人将毛皮、灵晶等战利品收好,便往圣地行去。

    出来五天,在圣地学员狩猎的记录中已经不算太短,而这五天也是让众感觉到身心疲惫,所以在离开的时候,众人走的很慢,以致于当他们回到圣地药园门口的时候,已经接近了下午。

    不过,当他们刚刚到达药园大门的时候,突然发现药园内半个人影也没有,这到是令众人大感疑惑。

    虽然药园里的炼丹学徒人数在圣地学员中占有很少一部分比重,但以往这个时候,肯定会有值守的学员在药园内看管着药圃,可今天,却是一个人都没有,显然,这种的时候并不多见。

    疑惑间,众人举步走进了药园,弯弯拐拐,当众人刚到学员住宿的地方时,突然间,几声痛苦的呻呤传进了众人耳中。

    面面相觑了一眼,众人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难道药园出事了?”心底起疑着,欧楚阳和奇灵首先加快了脚步,而其余几个也是赶忙跟着,朝着那呻吟传来的方向快步行去。

    一个小屋,与欧楚阳住的地方相同的小屋,里面传来痛苦的呻吟,走到这里,欧楚阳和奇灵赶忙上前将门打开。而当其看到里面的场景后,怔在了当场。

    小屋内,虽然面积不大,但有两个面孔熟悉的学员正在屋内来回的走动着,两人手中各自拿着几个小药瓶,而屋内的床上,坐椅上分别躺着和坐着几人,这几个人也正是药园的学徒。显然,之前两个人正在为那几个学员上伤疗伤。

    将一切看在眼里,欧楚阳赶忙走上前去,抓住一个正在走动不已的学员问道:“小光,这是怎么回事。”

    被称为小光的学员抬头一看,竟然是欧楚阳,马上扔下手中药瓶哭丧着脸对欧楚阳说道:“欧楚阳啊,你可算回来,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发生了什么事?”奇灵紧跟在欧楚阳后面,在见到小光一脸悲切的哭述后,立马问道。

    小光抹了把眼泪,这才说道:“这几天,我们出去的学员在圣地交易区售卖丹药换去灵晶的学员,统统被裴全带人围堵,并勒令我们从此不许去换灵晶,可我们不同意,便跟他争辩,结果,对方大打出手,呜~,你也知道,论实力,我们药园的学员根本比不上武园,所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小光哭丧着脸,指着背后身上带有不同伤势的几人接着说道:“他们就是不服输,今天又去了,结果又让裴全的人抓到,人家这回二话都没有,上去便将他们打了一顿,这不,我俩刚得到消息,将他们带了回来。”

    “裴全。这个阴魂不散的杂种。”闻言,欧楚阳勃然大怒,恶恨恨的吼道。

    望着小屋内痛苦无比的药园学员,欧楚阳一脚便踢开房门,便朝外走去。

    见状,东方雪大急,一把拉住欧楚阳劝道:“欧楚阳,别冲动。时隔一年,你半点进境也没有,现在的你,即使有当初那战技,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不能去啊。”

    “是啊,欧楚阳,先不要冲动,把事情弄明白了再说。”见到东方雪阻止住欧楚阳,奇灵也赶上来劝道。

    “不去?”欧楚阳转过头,怒火中烧:“这明摆着是冲着我来的,如果不去,我怎么跟身后的兄弟交待,是我连累了他们,这个场子也必须找回来。”

    “没错。”一旁,黄浪突然接过欧楚阳的话说道:“兄弟你说的对,人家都欺负到头上来了,我们不能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兄弟你打不过他裴全,就由我去,哼!这次,就算他裴立来了,我也让他爬着回去。”

    黄浪言罢,大踏步的向外走去,而许洁儿本来就是冲动型人物,根本没有多想,也是跟上了黄浪,萧灵儿不言语,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