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五零章 春来冬往

第四五零章 春来冬往

 
    ……

    “好吧,告诉你也无妨。”王阵叹了口气,随后缓缓说道:“其实,你目前所处的圣地是一个大型的阵界,而这阵界的名字叫做八荒聚灵阵。”

    “八荒聚灵阵?什么东西?”欧楚阳眉头一皱,显然,他根本没听过这个名字。

    “什么东西?好东西。”灵魂中,王阵鄙夷道:“八荒聚灵阵,主要功效就是聚天地之气以供武修者能够顺利的吸收的大阵,这阵界最大的好处便是,它能够让周围的天地灵气加速冉升,进而用之不遏。其实,这阵界只是聚灵阵的一种,但不同的是这阵界实在是太大了,大到其中更是参杂了幻阵、防阵两种阵界,就是所谓的阵中阵。”

    “阵中阵?”欧楚阳惊呼出声,显然,王阵的一席话已然令欧楚阳这个阵界小白开始震惊起来。

    王阵点了下头,接着说道:“其实,这阵界没什么问题,问题是出在这阵眼之上。”

    “阵眼?”

    “没错。凡是阵界就必须有阵眼,阵眼是一个阵界冉生、运行的基础,没有了阵眼,那阵界便会随之而崩溃。而现在,你所住的圣地,那阵眼便在生机池边的苍天古树的下面。”

    “难道那古树就是阵界的阵眼?”欧楚阳猜测道。

    顿了一下,王阵方才答道:“准确的说,应该是在古树下的某一样奇宝,才是这阵界的阵眼。须知道,想要维持一个阵界,那阵眼必须强大,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这阵眼应该是无法再维持这庞大阵界乃至于其中数个小阵的运行,而导致阵眼的能量透支,所以才发生了问题。”

    闻言,欧楚阳倒是疑惑了起来,手拄着下巴细想了片刻,前者试探着问道:“你是说,这阵眼的能量已经被阵界超负荷使用,所以无以维继,方才使人担心,可我并没看出来什么啊?”

    王阵白了欧楚阳一眼,笑骂道:“废话,你要是能看出来,那这阵界还不是人人都会了?”

    “呃…”闻言,欧楚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看着欧楚阳那羞愧的神色,王阵微微一笑,道:“告诉你,其实这阵眼的能量透支,并不全是阵界所为,依我看来,那生机池应该占了不少的份量。还记得生机池中的池水吗?”

    听到王阵这么一问,欧楚阳倒是一愣,不过他想了又想也没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见到欧楚阳茫然未知的模样,王阵无奈一叹,道:“算了吧,我全告诉你得了。”

    “如果我没猜错,这维持圣地的阵眼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木灵晶核,它也叫本源木灵晶,是大陆上无上瑰宝,这本源木灵晶本是天地所生,蕴含无穷无尽的生之气息,实为锻体修炼的最强宝物,而你所去的生机池中的池水也应该是由这个东西释放出来的。所以我敢说,这生机池便是造成这阵界无法维持的罪魁祸首。”

    听到此住,欧楚阳忽然有些明了:“我想我明白了,你是说,由于生机池中常年有人在那修炼,并吸取本源木灵晶的元气,而导致其元气大损,所以才不能使阵界正常运行?”

    “聪明。这次答对了。”王阵赞了一声。

    “那有什么办法能够摆脱这次危机呢?”接着,欧楚阳问道。

    这下,王阵到是没那么痛快的回答,反而问道:“你小子不会是在这套我话,然后想去帮助那老小子,从而得到好处吧。”

    闻言,欧楚阳差点气晕:“我象那么功利的人吗?”

    “象。”灵魂中,王阵答道。

    “呃…”欧楚阳无语,片刻之后,方才说道:“说不说,不说我们之前的约定就算了吧。”

    “呀?你小子,敢威胁我?”

    “聪明,这次你答对了。”学着王阵的口气,欧楚阳道。

    “晕。”这下轮到王阵哑口无言了,不过,自一开始,王阵就没打算隐瞒欧楚阳,所以,没过多计较欧楚阳的语气,王阵说道:“很简单,七级灵晶有吗?五颗就行,没有的话,六级也行。五十颗。”

    听到这里,欧楚阳顿时仰面朝天,晕倒在地。

    通过与王阵的一番交涉,对方终于答应出手帮助圣地去解决这场潜在的危机,不过,这代价就是让欧楚阳听了有些骇然。

    根据王阵所说,这本源木灵晶是为天地所生,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去替代它,但还好,有了王阵这个阵界大师,这问题也好解决:七级灵晶,金、木、水、火、土各一枚,交给王阵,可以通过王阵,结成一个代替阵眼的小五行衍生阵界,此阵界虽小,但完全可以模拟本源木灵晶的核心灵力形成,从而取代本源木灵晶,无限的生成生之气息,进而维持八荒聚灵阵的运行。只不过,这代价好像有些太大了。

    须知道,七级灵晶,在大陆上并不多见,那可是足以匹敌武狂级别强者的灵兽所孕育的灵晶啊。武狂级别的灵兽,别说你不敢去寻找,就算是找也未必能轻易找到,况且,就算是找到了又怎么样?没有武狂级别,即便是找到了,那见到灵兽唯一的下场也只有死之一字。

    其实,想到弄上一枚七级灵晶,欧楚阳认为这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以圣地在帝国中的地位完全可以以一国之力去寻找一枚七级灵晶,可难为是这王阵提出的代价,并不仅仅是一枚灵晶那么简单。整整五枚,还要五灵属性各一枚,这般数量,放眼大陆,唯有全大陆的人支持才有可能得到。所以,这解决危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还好,王阵还有第二个方案,那就是收集五十枚六级灵晶,五灵属性各十枚去替代这五枚七级灵晶,不过,六级灵晶也不是那么好弄的,更何况要五十枚至多。

    当然,这件事其实跟欧楚阳也没有什么太大了关系,只不过,王阵在说出这代价后,还有一句话却是使欧楚阳动了心。

    “嘿嘿,其实如果你能够凑齐这么多灵晶,我倒是可以帮助圣地,因为这对我们还有很大的好处。”

    “好处?什么好处?”欧楚阳曾经这样问。

    “以小五行衍生阵去取代本源木灵晶,那样的话,这本源木灵晶便没有用处,所以到时候,你完全可以将本源木灵晶收入体内,加以炼化,那样的话,你实力就可以得到本质上的飞跃,另外这本源木灵晶还有锻体恢复之效,好处多多啊。”

    王阵说的轻松,可这句话便犹如天际一颗炸雷般,狠狠的重击了欧楚阳的心灵。

    本质上的飞跃?这句话倒没有什么,不过下一句倒是让欧楚阳心动了,锻体以及恢复之效,这句话说的倒是简单,但是欧楚阳依然能够从王阵的语气中体会到少许向往的意味。

    动心了,这一下,欧楚阳再也坐不住,也就是当天夜晚,欧楚阳再次去了一趟中央大殿。

    还是那座恢宏大殿,门口处依然是那两个值守的学员,来人依旧是欧楚阳。

    刑木的房间里,六老尚未离开,一直在房间中长吁短叹,而此时,门口处却响起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进来。”

    房门打开,一个学员走了进来,立马躬身道:“报告各位长老,门外欧楚阳求见。”

    陡一听闻,众长老立时大惑不解,一同看向正中央的刑木。而刑木也是一脸疑惑。想了一想,刑木终是吩咐道:“让他进来吧。”

    “刑老,他怎么又回来了?”守门学员刚刚走出去,元鸣不解的问道。

    闻言,刑木摇了摇头。当然,他也不会知道,为什么欧楚阳会去而复返。

    静等了片刻,欧楚阳终于在守门学员的带领下,又一次来到这间房间。而当其进到屋内后,并未说话,而是一屁股坐在了先前的椅子上,一言不发。

    众长老见到欧楚阳这怪异的举动,连其都自己的不尊重也忘到了脑后,七人十四只老眼皆是满脸疑惑的看着欧楚阳。

    苦恼的摇了摇头,欧楚阳实在想不出要跟众长老怎么说,最后,叹了口气,心道:罢了,装傻吧。

    抬起头,欧楚阳环视了几老一眼,终于出声了:“这个…,那件事有办法。”

    闻言,众长老一怔,显然,他们根本没有听明白欧楚阳在说些什么,而这时,刑木的眼神猛的一亮,急忙上前问道:“真的有办法?”

    欧楚阳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这下,其余六位长老方才反映过来,一个个的向着欧楚阳围拢过来,那目光仿佛是见到了平生未见的宝物一样,死死盯着欧楚阳,光彩四射。

    无奈一笑,欧楚阳点了点头,随后道:“不过,代价有点大,也不知道圣地是否能够做到。”

    “什么代价都可以,只要能解决这次危机,就算是我们几个的老命,也可以双手奉上。”匆忙间,刑木已然顾不得其它,一听危机有办法去缓解,就连性命他都可以不要了。

    闻言,欧楚阳顿时无语,心道:要你们几个的老命干什么?也不值钱。

    不过欧楚阳并未表现出来,只是用着淡漠的语调重复着王阵的话对几位长老说道:“圣地阵界的阵眼出现了问题,需要修复,只是这修复阵眼用的东西虽然不多,但很难弄到。”

    “什么东西?”众长老心情急切,异口同声的问道。

    “七级灵晶,金、木、水、火、土各一枚。如果没有,六级也行,不过数量上要十倍。你们决定吧。”将这解决之法统统告之众长老后,欧楚阳再不作声,只是眼观着几位的惊骇神情,静待着他们的答复。

    闻听需要如此众多的高级灵晶,众长老顿时怔在了当场,诚然,就算是他们也无法在短时间拿出如此众多的高级灵晶,这代价也正如欧楚阳所言,着实有些太大了。

    房间中,死一般的沉寂。这样,仿佛过了许久,刑木方才试探性的问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欧楚阳摇头道:“如果有,我会说出来。”

    像是挣扎了许久,刑木同六位长老交换了一眼神后,说道:“据我探查,这阵界还能维持不到三年时间,而我们一时之间也不可能拿出这么多的高级灵晶,我想问的是,最晚什么时候凑齐,才能解决危机?”

    听到这里,欧楚阳张了张嘴,显然,关于时间上的限制王阵却没有跟自己提起,而他也无法回答刑木的这个问题。

    而就在欧楚阳左右为难时,灵魂中王阵的声音突然响起:“告诉他,三年之内。”

    “三年之内。”继王阵的声音落下,欧楚阳脱口而出。

    闻言,刑木咬了咬牙,最后终于回答道:“好。就三年。我拼了老命,也要凑齐这五十枚六级灵晶。”

    见到刑木心中有了定计,欧楚阳也不再逗留,起身告辞便向房外走去。可当其刚刚走到门口时,刑木老苍老的声音却是响起。

    “等等。”

    欧楚阳转过来,皱着眉问道:“还有事吗?”

    刑木微微一笑道:“最后一个问题,这个办法为什么刚才不说?”

    “呃…”欧楚阳一怔,随后扔下一句:没想好,不想说。便转身离去。房间中,只留下众长老一个个的盯着那门口,气的银须乱舞。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眨眼间,又是一年春来冬往。而过了这一年多的时间,仿佛空间在这昔日的幽暗山脉中无根本无力改变着什么,仍旧是终年弥漫着那浓重的黑雾以及那深入人心的阴森和恐怖。

    远山深处,数声蕴含着强烈杀意的怒声不断响起,接踵而至的便是无数惨烈的哀嚎。这哀嚎之声充斥着无比的愤怒,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顺着声音传出的方向,把视线拉近,在密林中,几道散发着不同颜色光芒的身影正频繁交错着,所过之处皆是带起一道逼人的寒光。而当寒光闪过之后,一只只疾风之狼便是轰然倒下,兽血滚滚流出。

    “灵儿,右边。”娇喝声自其中一位白衣少女口中吐出,随后,其人身形一晃便闪到了另一位身材火爆少女的前方,为其挡住了一只马上就要偷袭成功的疾风之狼。

    成功救下萧灵儿,东方雪暗地里松了口气,只不过,似乎事情不像想像的那么轻,只是一个呼吸间,又有几只疾风之狼奔了过来。两女对视一眼,再次的加入了战团,依靠着手中的武器,开始了新一轮的剿杀。

    另一边,欧文和许洁儿各自抵抗着几只疾风之狼,苦苦支撑着,从其那遍身湿透的衣衫不难看出,此战确实惨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