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四九章 高额代价

第四四九章 高额代价

 
    ……

    “哦对了,昨天那个老小子,好像看出点什么,一会儿如果你要去见他,千万别说漏了。”

    “恩?”闻言,欧楚阳一愣,旋即便想起离开斗技场之时,大长老刑木要求自己去见他,想了一想,欧楚阳道:“你要不说我还忘了,不过,你说他看出点什么是什么意思?”

    灵魂中,王阵沉思了起来,良久之话方才说道:“那个老小子实力不弱,恐怕能够接触到这个层面的事,我怕他看出你使的是阵界之法,所以这样吧,到时候他如果一语道破,你也不用抵赖,完全可以承认你使用的是阵界,但唯有一点,绝不能说你使的是幻灵阵诀。切记~”

    “行了,我懂了。”欧楚阳回答道。

    换上一套干净的衣物,洗漱了一番,把自己弄的干净一点,欧楚阳便离开了药园,径自朝着那圣地的中央大殿行去。

    欧楚阳来到中央大殿的时候,已经接近正午时分,届时,圣地的学员早已纷纷出来,中央大殿广场上到处都是圣地学员以及导师的身影,他们一见到欧楚阳走来,顿时让开一条道路,交头结耳起来。

    发现这种状况,欧楚阳抱之以苦笑。显然,由于昨日里的一场大战,欧楚阳的这个名字算是名扬圣地了。

    无视众人异样的目光,欧楚阳径自来到中央大殿的门前,看着面前恢宏的铜制大门,欧楚阳顿时被这大殿的高度所吸引,那高耸入云的大殿通体铜制打造,大殿的墙壁到处都镶嵌着无彩斑斓的夺目水晶,更让欧楚阳感到震惊的是,大殿顶端更有不少地方镶嵌着高级灵兽的晶核,而这大大殿的周围的灵气浓郁度,也是圣地其它地方无法比拟。

    赞叹了一番,欧楚阳便走向大门。这时,他才看见,这两门的两侧皆是有着身着圣地学员服饰的武修把守。

    “这位学长,在下欧楚阳,前来拜见大长老。”走上前去,欧楚阳对着其中一名学员拱了拱说,说明了来意。

    那位守门的学员刚见到欧楚阳,显得的极为高傲,只不过当他听到前者自报名讳后,当下便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上下打量了一番,这名学员立时放下了那高傲的神态,赶忙道:“请稍等,我进去通传一下。”

    随后,这名学员跟对面同样值守的学员打了声招呼便跑进了大殿。另一名学员看着欧楚阳,终是忍不住的向左右两边看了看,在发现并没有导师经过后,方才突然说道:“你就是欧楚阳?”

    闻言,欧楚阳一愣,旋即点了点头:“正是,请问学长有事吗?”

    “哦?没有,只是随便问问。”学员矢口否定,随后轻声道:“你真的连武卫之境都没达到?”

    这下,欧楚阳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有这副表情,当下,欧楚阳摇了摇头,苦叹道:“算是没有达到吧。”

    “哦。”问完,学员陡然眼露钦佩之色,竖起大拇指,将声音压低道:“好样的啊,以这种实力把裴全的杂碎打的起不来,你真牛。”

    闻言,欧楚阳抱之以苦笑,也不再说话,等了半晌,这前通报的学员终于出来,跑到欧楚阳面前说道:“进去吧,大长老有请。”

    “多谢学长了。”欧楚阳笑了笑谢了一声,随后便朝着大殿内走去。

    给读者的话:现在是第三更,稍后还会有一更。

    圣地中央大殿是为圣地的主要中枢,这里面除了是各位长老的休息修炼之地外,更在高层上藏有无数圣地典籍,这是圣地学员众所周知的事。所以,在每三年举行一次的圣地武道会时,圣地中的学员每个人都会拿出自己超强的实力为之拼搏着,这样做有两个好处:其一,便是为了扬名;其二嘛,正是为了挤进圣榜前十,拥有一次获得高级武技的机会。

    此时,大长老刑木的房间里灯火通明,一张古朴的木制兽雕书案摆在房间中央,而刑木正坐在这书案之后,房间两旁边,分别摆放着三张坐椅,坐椅之上稳坐着圣地里地位仅次于前者的六名长老。

    房门打开,欧楚阳轻巧的走进,而当其随手将门带上,转过头来时,立马便见到了这七位老人,惊愕间,欧楚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以致于这圣地中地位崇高的几位长老皆是出现在这里。不过,欧楚阳是何等人,没有被这强大的阵仗吓到。欧楚阳径自走到房间中央,拱手一礼转了一圈。

    见到欧楚阳进来,刑木老脸之上迅速浮现一抹赞赏的笑容:“你来了。坐下吧。”指着对面摆设的一席空位,刑木言道。

    没多说话,欧楚阳慢慢的坐下,随后道:“不知长老叫学生来此,是为何事?”

    “呵呵。”刑木一笑,站了起来,绕过书案来到了房中间,看着欧楚阳道:“这几位是圣地的长老,分管几处事务,我就不与你介绍了。你的事,我们都知道了,中了那黑血蚕丝之毒,想毕那武卫的实力也没有办法施展吧。”

    对于刑木的话,欧楚阳倒是没有感觉到过多的意外,诚如欧楚阳所想,自己来到圣地,是楚江卓一力帮助才得以办到,所以楚江卓肯定会将自己的情况汇报于圣地高层。

    欧楚阳自嘲一笑,脸上闪过一抹苦色:“这件事确实让学生伤痛了很久,不过,事已如此,学生也没有什么办法,现在,只能盼着早日寻到那黑血蚕,以解毒伤之痛。”

    看着欧楚阳那淡定的神色,几老眼中顿时闪过一抹讶色,显然,以欧楚阳的年龄能有如此心性,着实令这群高高在上的强者感到惊讶。

    与六老对视了一眼,刑木赞赏道:“好,不愧是青尘的弟子,不但年纪轻轻便晋升为四级丹师,更是武卫之境的强者,不过,我更看好你那从容不迫的心境。不错,不错。”

    接连二三的夸奖并未使欧楚阳有所骄傲,前者先是感激一笑,算是对刑木的夸赞回了一礼,随后,欧楚阳突然道:“大长老这么夸学生,学生真是汗颜,不过,我想,大长老叫我来,不是为了这事吧?”

    一声反问,顿时引起了几位长老的另眼相看。而即便是欧楚阳的话中隐隐有些不敬之意,但在此刻,也是没有人去理会,因为,几位长老已经完全被欧楚阳这灵敏的洞察力所镇住。

    刑木讶异的看着欧楚阳,半晌没有说出话来,到了这时,他才抛弃了欧楚阳的年龄,把其当成了一个成年人去看待,试问,有哪个年轻到这个地步的学员会有这么深沉的心机。最起码的,自己当年还是这个年龄时,就没有。

    再度上下打量了一下欧楚阳,刑木这才发现,欧楚阳的身体虽然是只有十二岁左右的年龄,但其双眼中隐约释放出的光芒却是显得极为的老成。

    “呵呵。看不出来,你不但心性坚定,这智慧也是极高啊。”刑木毫不吝啬的夸赞了一句,接着说道:“你说的没错,我找你并不只是了解你的情况这么简单,既然你已经猜到,那我就直说吧。”

    刑木看着欧楚阳,顿了一顿,放才说道:“你昨天打败裴全所使用的并不是武技吧,如果我猜的没错,那应该是大陆上少有人知的阵界之术,对吗?”

    刑木的直言不讳依然没有使欧楚阳有多少动容,在来之前,王阵已经稍稍的猜测到了这方面的关系,不过当刑木话音落下之后,其余六位长老倒是心神为之一阵,随后再次看向欧楚阳时,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轻视以及高姿态,现在的他们,可谓是无比的震惊。

    勇武大陆,盛传三修,武修、丹修、阵修。这三修一直流传于大陆之上,只不过,在很多年前,由于一场巨大的变革,加上人人以武为尊的思想日渐高涨,所以武修几乎成为大陆上最为重要乃至不可或缺的团体。有了武修,必然要有随之昌盛的丹修,这两者可谓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可是这阵修就没有前两者那么幸运了,因为在阵界上,除了某些强大之辈能够依靠地理、灵物等等东西摆下强大的阵界,其外再没有什么可以提升本身实力的术法,并且,摆阵的时候,需要大量的人力以及物力,更困难的还要考虑到地势,实在繁琐至极。所以,在人们眼中,这阵界也只是一些强大的势力可以用来保护宗门以及家族,对于其它人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所以,阵修者也渐渐的被人遗忘。以致于多年之后的今天,人们只知道阵界,却是没有人愿意提起阵修。

    可如今,就在他们眼前,刑木却旧事重提,而且观其表情,隐隐有着兴奋之色,再加上之前他们都是见到了欧楚阳利用刑木语中的阵界将高于自己数倍的强者击败,他们也开始动容起来:什么时候,这阵界是一个人就能使出,而且还能够有着如此明显的效果?

    惊异中,几老看向欧楚阳,等待着他的解释。

    感觉着众长老对自己投射过来的目光,欧楚阳轻轻一笑,并未动容,不过,其心内却是如惊涛骇浪一般翻涌不已,只是,他并没有表露出来。

    慵懒的抬起眼皮,欧楚阳忽然叹了口气,装作被人识破的样子:“唉~,大长老果然慧眼,没错,我施展的正是阵界。”

    得到欧楚阳的证实,刑木老脸微微一抽,随后兴奋道:“你是跟谁学的?他现在在哪里?是否能够引见一下?”

    连着三个问题,连珠炮似的自刑木口中道出,欧楚阳也马上有所察觉,不过,心内虽然疑惑为何这刑木表现如此急躁,但欧楚阳自是不能将实情说出。

    装模做样的想了一想,欧楚阳方才叹声答道:“对不起,我不能说。”

    闻言,大长老刑木陡显失望之色,不过,这一抹失望却是被其瞬间的掩饰了过去。

    “唉~,我也知道,这是你一个人的秘密,我不便过问,但是有一点,我要说与你听。来!”见询问无果,刑木开始打起了感情牌。

    走到窗边,刑木推开窗户,转头后,指着外面对欧楚阳说道:“你现在所看见的圣地,灵气很是浓郁,而且有着外部阵界的保护,可以不受到幽暗山脉中灵兽的骚扰,确实是一个修炼的圣地。”

    顿了顿,刑木脸色怅然,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圣地现在已经处于十分危急的地步,在某些时候,如稍有不甚,这一大片修炼圣地将会失去阵界的守护,被外面的无数灵兽所淹没。而且时间…恐怕已经不多了。”

    刑木说着,再叹一口气,随之而来,坐在房间中的六位长老不知何时也是起身,同时望向窗外,满脸担忧之色。

    “所以,我希望你,如果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下,在圣地出事的时候,能够出手相助,而那时,我刑木自会不吝感激。”

    看着眼前老人对自己微弯的身躯,感受着其语气中的无奈,欧楚阳心中也是荡起一分不忍。不过,以目前欧楚阳对经界的认知,实在是太过粗浅,就算是自己想要帮忙,也有心无力。所以欧楚阳只能叹了口气,推辞道:“大长老不必如此,我实话实说,这阵界之法也是我偶然从一本典籍上得知,目前也很是粗浅,所以这忙我是帮不上的。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闻言,刑木眼中顿显失望之色,不过他一细想,也是信了欧楚阳的话,试问,就算是欧楚阳天赋绝顶,他也不会相信,以欧楚阳的能力能够改变这一切,所以刑木只能怅然道:“既然是这样,那老朽也不为难你了,好吧,你先回去吧。希望你能早日摆脱毒物之苦,成就大道。”

    听到这里,欧楚阳再不多言,深深的向着几位长老施了一礼,便退出了房间。

    待着欧楚阳走后,几位长老围拢了过来,开始劝解起刑木,显然,对于圣地即将发生的危机,众长老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现在只能期盼的是,那游走于大陆各处,尚未归来的老院长能够带来好消息。

    从中央大殿回到住处,欧楚阳心情十分低落,回忆着刑木对自己低身祈求的那一幕,前者更是感叹非常。

    进到自己的屋内,欧楚阳将房间反锁,随后对着空气说了一声:“王阵,出来说说话吧。”

    “呵呵,怎么了?于心不忍了?”灵魂中,王阵笑道。

    欧楚阳点了点头:“难道你就忍心,刚刚大长老那神色,相信你也能感受到一点半点吧。”

    闻言,王阵倒是无所谓的说道:“关我什么事?这场危机肯定是要到来的,任何人也阻止不了。”

    “嗯?”听到这里,欧楚阳一愣,随后反问道:“你早就知道这圣地将面临一场危机?”

    王阵道:“来这第一天,我就知道了。”

    “那为什么不早说?我到今天才知道。”欧楚阳闻言,气恼道。

    “为什么要说?说了有什么用,这全是他们自己把这阵界搞乱的,怨不得别人。”

    欧楚阳疑惑道:“这话怎么说?”

    王阵微微一笑:“想知道?”

    欧楚阳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