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四八章 幻灵阵诀

第四四八章 幻灵阵诀

 
    ……

    “有什么不敢的?”听着裴立的挑战,黄浪毫不畏惧,立马回应道,随后看向欧楚阳,微微一笑:“兄弟,等下我们再好好叙叙旧,现在,看我把他先打趴下。”

    黄浪说完,身形一纵,飞掠到台上,正好站在了裴立的对面。一场武师级别之间的大战也随着两人气势不断的攀升而即将展开。

    台下的欧楚阳又恢复了古井无波了表情,淡笑着看着台上的两人,显得他根本不需要去担心黄浪是否能够敌的过裴立。因为他不是傻子,他知道,前者的实力已经稳稳居于武师级别,而且看样子,还不是初入武师级别,最少也应该有二级。所以欧楚阳并不担心。

    擂台上,黄浪与裴立凝神对立,彼此之间的霸道气势也是随之四散开来,地上的灰尘以及片片落叶也是伴随着两人气势的攀升而迎风起舞。一时之间,斗技场内鸦雀无声,所有人皆是默不作声的等待着这一场非是圣地武斗会而不常见的强者对决。

    就在两人气势攀升至极致的时候,突然,擂台上刮起了一阵旋风,而后,一道苍老的身影便是突兀的出现在众人眼前,站在了黄浪与裴立的中间。

    老人的出现,夹带着无比伦比的威严,没见半分内气波动,顿时便把黄浪与裴立两人的气劲压制了下去。随后,一道威严无比的呵斥在斗技场内陡然响起。

    “今天的事,已经够了。你们二人罢手吧。”

    陡见老人的出现,二人神情便瞬间萎靡下来,那不断攀升的气势也是为之一滞,旋即便化为无形,而听到老人出口之后。黄浪与裴立皆是放下了高傲的姿态,一副恭敬无比样子。

    “大长老。”

    异口同声的问候,一下子便说明了老人的身份,正是这圣地中,除去那老院长外,身份最为崇高的大长老:刑木。

    闪烁着精光的老眼,分别扫视了两人一眼,刑木方才走到裴全身边,抬起其手臂,为其珍断了一番,在确定裴全并无大碍后,方才起身对着裴立说道:“裴全没什么事,只是由于没有内气战衣护体而受了点伤昏迷而已,你快把他带回去静心调养吧。”

    “可是~”

    裴立闻言,顿时大急,可他刚要说下去,却被刑木阻止下来:“不用说了,今天裴全的做为很不得当,比武较技,愿者服输,可裴全却丝毫不顾圣地规则,败阵偷袭,而你,更不应该因为他受到伤害而暴起伤人,要不是黄浪,现在的欧楚阳恐怕已经受了重伤。所以,既然错了,就不要再狡辩了。”

    说完,刑木转过头看向台下的欧楚阳,同样严厉的说道:“欧楚阳,虽然你是挑战方,而且被裴全偷袭,但你也不应该下如此重手,要不是你们之间差距太大,此时的裴全也不可能受伤如此之轻,所以,你也有责任。”

    闻言,欧楚阳并不分辩,只是施了一礼,坦然道:“长老教训的是,欧楚阳知错了。”

    “恩。”赞赏的看了欧楚阳一眼,刑木环视台下,朗声道:“在圣地里,大家可以比武较技,提升实力,但出手一定要把握住尺度,类似今天的事,我不希望再发生,大家该干什么就该干去吧。”

    刑木大手一挥,解散了众人,而台下的人群仿佛没有过瘾,离去的时候那目光还是极为的不舍。

    见到刑木驱散人群,裴立也知道今天这个仇算是报不了了,所以,他也只能是无奈的带着昏迷中的裴全离开了斗技场,不过,在他走之前,还是愤怒的瞪了欧楚阳以及黄浪一眼。

    “欧楚阳。”见众人离去,刑木走到被许洁儿等人围拢的欧楚阳身前,上下打量了一番道:“不错,不错。明天你来找我,我有事要问你。”

    闻言,欧楚阳等人皆是一愣,不过随后黄浪过来用手肘捅了一下欧楚阳,前者算是清醒了过来,连声称是。

    再度点了点头,刑木闪身离开了斗技场,而这场比斗也在此刻正式的宣告结束。

    药园内,欧楚阳的住处,今天来了不少人,这其中除了本就是药园学徒的奇灵外,还有黄浪、许洁儿、东方雪、萧灵儿、欧文。这一些人的到来,把这不大的小屋占的满满的,再没有半个座位。

    大家坐在一起,互相之间聊着今日的话题,当一提到欧楚阳那神鬼欧测的战技,皆是向欧楚阳投来了羡慕以及求知的目光。欧楚阳当然明白众人的意思,但他根本不可能将这秘密告之于人,所以当他们一提到此处,欧楚阳就用别的话题很巧妙的转移了过去。

    众人是何等人,当然能明白欧楚阳的感受,所以在见到他并不想说时,众人也是很有默契的闭上了嘴。为欧楚阳恭喜了一番,许洁儿等也不在逗留,纷纷起身告辞,把接下来的时间让给了这对许久未见的兄弟。

    待众人走后,欧楚阳方才看向黄浪,随即再次激动的叫了一声:“大哥。”

    “呵呵。兄弟,虽然这才不到一年,但大哥真是想死兄弟啦。”小屋中,黄浪再度回复到当初交往时的那副亲切神情。

    陡然黄浪亲切的话语,欧楚阳突然愧疚道:“大哥,小弟对不起你,要不是当初小弟的莽撞,也不会为大哥引来杀身之祸,说起来,真是小弟欠大哥的了。”

    闻言,黄浪眉头一皱,故作不悦道:“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兄弟之间还讲这个?你是不是找揍啊。”

    “哈哈~”体会着黄浪说话的方式,欧楚阳陡然放声大笑,心情顿时开朗了许多:“大哥,没想到你还是这个样子。是小弟愚鲁了,大哥欧怪。”

    见欧楚阳将心事放下,黄浪也是再度回复了笑容。紧接着,欧楚阳突然问道:“对了,大哥,当时你在棋盘镇,是如何逃脱的,那天我和父亲也曾经去寻找过你,可是无论怎么找,也没有你的下落,还有堂叔,他现在在哪,怎么样了?没受到什么伤害吧。”

    听到此处,黄浪那淡定的笑容陡然收敛,随之而来的,便是令欧楚阳都有些担忧的伤感之色。而欧楚阳见状,也猜到其中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使这个一直乐观的大哥有这种表情,所以欧楚阳并未说话,只是看着黄浪,等着他来告诉自己,当日究竟发生了什么。

    结果,没有出欧楚阳所料想,当日确实发生了令其愤怒交加的大事。

    黄浪没有隐瞒的,将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的为欧楚阳讲述了一番,当说到某处的时候,或流泪或激奋,一字一句深深的触动着欧楚阳的心。

    原来当日诚如欧楚阳所见,因为自己与黄浪二人在小村中与庞子模进行了一场生死大战,可出乎意料的,这个强大的对手,不知是何原因,死于非命,从而便引来了浮级殿那如暴风骤雨般的报复。

    灰鹊在棋盘镇的分堂,尽数被毁,已经变成了残砖断瓦,一片废墟,这是欧楚阳亲眼所见,而他不知道是,当时的黄浪与方堂也是受到多方的阻击,逃命于棋盘镇外的山林之中。那一段生死经历,黄浪讲的使欧楚阳心都在滴血。

    当初,黄浪被浮级殿派来的数位高手围杀,而在灰鹊所有成员的保护之下,黄浪与方堂两人成功的逃出了棋盘镇,可是,没有想到,浮级殿派来的高手实力太强,以致于两并没有跑出多远,便被追上,那一刻,黄浪还清楚的记得,方堂因为保护自己而被对方击断双腿的一幕,简直触目惊心。随后,黄浪并不想逃,不过在方堂以死相胁之下,无奈远遁,只是,即便是这样,黄浪还是没有真正脱离对方的魔掌,而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圣地大长老刑木突然由此经过,出手救下了黄浪。那时,黄浪已经深受重伤,濒临死亡。幸运的是,当黄浪感觉到自己没有生的希望的时候,刑木却是把他带到了圣地中。为了救治黄浪,刑木将黄浪送到了生机池中,并且为其单独开设了一个甲级房间。从此,未来的几个月,黄浪便一直在那生机勃勃的池水中养伤。而这数月的修养不仅令黄浪的伤势恢复如初,更使其实力得到了本质上的飞跃。就在几月前,黄浪破关而出,而为了让黄浪能够长居圣地,刑木便将黄浪收为弟子,更与其它人一样,成为了圣地学员,那时,黄浪便已经冲破了武卫境界的障碍,一举成为武师级强者。可以说,黄浪是因祸而得福。

    静静的聆听着黄浪的讲述,欧楚阳的心也随着黄浪的一言一语而起伏跌宕。当其听到方堂为了保护黄浪而逃走,被敌人斩断双脚是,那股欧名的悲愤便情不自禁的油然而生。怒火充斥着心头,对于方堂这个人,欧楚阳一直是把其当作是最尊重的长辈来看待,可正因为自己的过失,间接的牵连到前者,这种哀伤不是一般人所能了解的。

    “堂叔现在怎么样?他在哪里?等到在圣地修炼结束,我想去看看他。”欧楚阳问道,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黄浪并未抬头,似乎不愿说出口,挣扎了片刻,方才无奈的道出了实情:“我不知道,不过当时我逃走的时候,他已经被对方控制住了,你也知道,他的实力尚且不如我,想要脱身的话,恐怕不易,所以…。”

    闻言,欧楚阳的眉头皱的更紧:“所以现在堂叔应该在对方的手中,或者…死了…。”

    黄浪不敢面对的点了点头,算是验证了欧楚阳的猜测。

    “啪”

    激奋中,欧楚阳将坐椅的扶手捏的粉碎,咬着牙道:“浮级殿…”

    感受着欧楚阳悲愤的心情,黄浪也是抬起了头,同时其眼神中射出与欧楚阳同时的怒火:“有生之年,如果让我拥有了颠覆浮级殿的实力,我一定要让浮级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还有我。不论是谁伤害了堂叔,他一定会不会好死。”

    两双充斥着无尽怒火的眼眸对视在一起,顿时迸发出了强烈的战意,那夹带着仇怨的怒火也在这时将两人点燃。

    欧楚阳与黄浪久别重逢,整整聊了一夜,直到天色微明时,黄浪才不舍的离开。

    这一夜,两人聊了很多,除了当初那同生共死的经历,最多的还算是这近一年不见中,两人各自的经历,当然,欧楚阳的经历太过于精彩,以致于其并没有说太多,但仅仅如此,也让黄浪这个大哥连番震惊,最后麻木到了极点。

    此外,因为黄浪除了在生机池修炼和到圣地外狩猎,并没有别的经历,所以,从黄浪的话中,欧楚阳大多时间都一直在听其讲述着这生机池的隐秘。

    一夜的闲聊,欧楚阳对生机池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对于欧楚阳来说,他到圣地还不算久,所以也只是在生机池中修炼过三次,可这三次都是在丙级地带修炼,曾经服食过大量朱果的欧楚阳还没有深切体会到生机池那锻体的好处,所以尽管黄浪一直眉飞色舞的夸夸其谈,但欧楚阳最后还是不肯相信这生机池会有如此重大的妙用。

    无奈间,黄浪只是白了欧楚阳一眼:“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反正现在欧楚阳也已经与自己凑到了一起,以后也不用愁见不到面,黄浪扔下了一句话后,便离开了药园。

    黄浪离开的时候,朝阳也已经从东方露出了头脚,而经过了一夜的谈话,欧楚阳也会感觉到疲惫,所以随着黄浪的离开,欧楚阳便进入了调息之境,尽情的回复着那透支的灵魂之力以及内气。

    将熟悉无比的印诀打完,欧楚阳长出了一口气,虽然昨日里消耗了不少,但因为其特殊内气的缘故,回复的速度也是十分的快。当红日高照之日,欧楚阳便完成了一个大周天的循环,而其状态也是回复了七七八八。

    “小子,幻灵阵诀不错吧。”待到欧楚阳从调息中转醒,灵魂中登时传来了王阵的声音。

    “呵呵,真的很不错,要不是这幻灵阵诀,恐怕还要再等一个月才能拿回这身份手镯,所以,谢谢了。”抬起手腕,看着那裴立临走之前交还给自己的身份手镯,欧楚阳诚挚的感谢起来。

    “哟嗬~,还挺客气,算你小子有良心,不过,不要忘记了我们的约定啊。”

    闻言,欧楚阳正色的点了点头:“放心,我是不会忘的,不过,我现在可没有那本事,所以,你先等等吧。”

    灵魂中王阵笑了笑,道:“呵呵,我没有逼你,我只是想提醒你,你还要抓紧时间修炼,帮我找身体也报仇的事也不急,反正都这么多年了,不过,我想说的是,这幻灵阵诀不是普通之物,在这圣地里还好说,如果去到了外面,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轻易使出,以免遭人窥视。”

    听到这,欧楚阳颔首道:“明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