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四六章 心有不甘

第四四六章 心有不甘

 
    ……

    问题出现在哪呢?思忖间,裴全也不再做无用之功,渐渐停了下来,除了不断寻找自己的对手外,一直不愿动脑的裴全也开始范起了合计。而这时,他所处的地方正好便是那擂台的边缘。

    “好机会。”擂台上,一直关注着裴全动向的欧楚阳早已大汗淋漓,灵魂之力的不断释放,使得欧楚阳此时也是不堪重负,只不过,为了夺回自己的身份手镯,欧楚阳不敢轻言放弃,所以他一直在支撑着,支撑这幻灵阵。直到,他终于等到了这可乘之机。

    对方的内气战衣,不知何时已然消失,那弥漫在身周的气势也是有所减弱,现在下手正是良机。

    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欧楚阳突然不再静立,双脚急踏,猛的向着那站在擂台边缘的裴全闪掠过去,体**气涌动间,只抽出一缕,灌注于双臂,这一刻,欧楚阳只能用内气加大自己的力量,狠狠的,将裴全从擂台上推了出去。

    没有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也没有华丽炫目的内气光芒,在众人的眼中,欧楚阳只是做了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动作:跑过去,然后从裴全的背后将其推出擂台。

    位于擂台边缘的裴全,根本没有任何反映,虽然他一直小心谨慎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但由于幻灵阵的迷幻作用,前者根本无法去发现欧楚阳的行踪,以致于当欧楚阳的双掌印上自己的背部时,他才有所察觉,只不过,到了这时,想要反映过来,却是已经晚了。

    暗含微弱内劲的双掌,力度掌握的恰到好处,此时,裴全只觉到背后传来一股推送的大力,一直把自己送出了擂台之外,而当其身形飞出后,裴全方才在奋力转身后看见擂台上那瘦弱的身形。

    惊怒间,裴全并未去想欧楚阳是如何逃离了自己的视野,又利用何种招术把自己推出擂台之外,现在他只是想着一切的办法去补救,使自己不要跌落台下。可毕竟,裴全不是武尊强者,还没有能力去御气凌空飞行,所以,他的结局只有一个,那便是掉下擂台而落败。

    双脚与地上的青砖刚一接触,裴全立时便稳住了身形,随后,前者猛的转身见到台上那依旧昂然而立的瘦弱,正用着那亘古不变的淡漠笑容望着自己。

    “裴全,你输了。”

    欧楚阳清朗的笑声,犹如响彻云霄的钟鸣,深深震荡着围观人群脆弱的灵魂。此时,所有人都是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虽然没有华丽的武技以及激荡人心的势均力敌,但眼前这诡异的一幕却丝毫不弱于那种场面。而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的,不是欧楚阳本身的强大实力,而是那令人无法相信的招术。

    其实,当欧楚阳之前找到裴全索要身份手镯时,包括许洁儿等人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欧楚阳已经拥有了足以匹敌裴全的实力,毕竟,裴全的实力并不高,可就在众人兴奋的准备观看这场比斗的时候,心中所料想的那激烈的碰撞却是并没有出现,相反,这场比试来的如暴风骤雨般猛烈,结束的时候却是像风轻云淡般平平无奇。

    所以,就在欧楚阳宣告着比试结束,裴全落败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还没有从那震惊中反映过来,一个个眼睛瞪的老大,左顾右盼着,似乎想从自己身边的人群身上得到满意的答案。

    可是,当这所有人皆是发现,自己身边的人面色流露出的是与自己一般无二的表情之后,那面容上的惊骇之色更加浓重了。

    台下,一直关注欧楚阳许洁儿等人,包括欧雨晴在内见到欧在轻松获胜,也是暗暗松了口气,随后脸颊上也是爬上了为之喜悦的笑容。

    与许洁儿等人相反的,做为裴立的亲生大哥,此时却是满脸凝重,他倒不是因为欧楚阳战胜了裴全而感到愤怒,而其之所以面色凝重,全是因为他十分了解自己这个一奶同胞的亲弟,除了有着蛮横不输于人的性格,更是心胸狭隘。此刻,他最为担心的是,自己的亲弟会因为对方的获胜,而暴起伤人。

    “欧楚阳,好样的。”

    人群中,不知何人突然出声打断了现在沉寂的气氛,而当欧楚阳听到这个熟悉无比的声音后,便转过头来看见了那结识了不久的药园学员:奇灵。突然看见奇灵也在人群当中,而他周围皆是那些来自于药园,实力不高但拥有者人人羡慕的炼丹天赋的学员。奇灵等人的出现,欧楚阳倒是略感诧异,他知道,今天药园的值守者正是奇灵,而如今奇灵却是放下药园不管,带着这一众说熟悉不熟悉,说陌生也不陌生的同学来为自己打气,这倒让欧楚阳着实的感动了一下。

    微笑着,欧楚阳冲着奇灵的方向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站在擂台下不远处,由于有着擂台的高度,裴全此时忽然感觉到眼前擂台上的少年的身影无比的高大,而自己却是比前者低上了几分,当然,最令他诧异以及惊怒的是,这种感觉不仅仅是身高上的,甚至就连实力和地位都有了矮人几分的错觉。

    突有此感,裴全立时横眉冷对着欧楚阳,那一丝不服之心再加上被人死死压住的感觉,更是激起了其心中翻涌不已的怒火。

    结果,裴立猜对了,他的这个亲弟确实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心内的怒火,随着其双拳猛的紧握,一股澎湃的力量顿时充斥于四肢百骸之内,接着,有不少人发现,这个已经落败的裴全的脚下陡的闪出一阵光芒。

    由于裴全气愤到了极点,此刻已然失去了应有的理智,他现在已经不会去想自己身处何地,也不会去想自己以下的作为是否会挑战圣地规则的权威。此时,在他的脑海上,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杀掉台上的欧楚阳。

    这一胆大的想法促使着裴全将全身力量调动起来,而当体内的内气灌注双脚的同时,裴全终于忍受不住动了起来。

    脚下铺设的严丝合缝的数块青砖,受到裴全全力一蹬那无比巨大的力量,顿时被掀飞起来,而裴全也是借着一蹬之力,身形化做一道刺目流光,飞一般的朝着台上负手而立的欧楚阳急掠了过去。

    台下,一直注意着自己亲弟的裴立是第一个发现,而当其看到裴全双拳紧握的时候,他便知道,恐怕今天的事已经深深打击了前者的自尊心,所以,就在裴全刚要冲出的时候,裴立便准备上前阻止。可是,裴立脚下刚要有动作,突然一道灵光自脑中闪过,迫使其生生的稳住了即将冲出的身形。

    裴立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而这个想法也是基于其诡计多端的心智在一瞬间形成。关键的时候,裴立突然试想了一下,一个连武卫境界都没有达到的武者,是如何得到尚武学院的允许而进入圣地的,这件事很是值得怀疑。也许对方是故意隐藏实力,但那样的话,裴全也不可能轻松的夺去欧楚阳的身份手镯,欧楚阳的身份很让他难以琢磨;再者,自己的亲弟裴全,他是再了解不过,今天败于人手,如果不能让其找回面子,恐怕以后会更加忌恨欧楚阳,那样的话,两人之间的纠纷将会无限扩大,最后肯定会出事;至于欧楚阳是否因此丢掉了性命,裴立根本没有在意,原因无它,只因为这里不是别处,而是学员修炼的圣地,在这里,有着那实力高深的几名老者,欧楚阳即便是重伤,也绝不会死。再深想一层,这个欧楚阳既然能够用这不知名的秘法将裴全击落台下,估计也不是平庸之人。所以,裴立没有立刻出手制止,而是抱着一丝好奇心,眼观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裴全的暴起很是突兀,以致于当所有人还在为欧楚阳所使用的招式感到诧异时,根本没有人去发现,当然,这突然出现的变故很快便被某些人看见。随后,场中立时传来一阵惊呼。

    “啊。”也不是是哪个女学员发现的,而当其惊呼出声之后,所有人都看见那被裴全蹬起的青砖以及弥漫于裴全之前所站地方的满天灰尘。

    “裴全。”柳眉一皱,欧雨晴在女学员的惊呼后,第一时间便看到了裴全那急掠的身形,但此时,她想要出手相救,却是已经晚了。

    也许是之前没有人发现,或者说根本没有人会想到这个裴全居然全然不顾这比武规则而暴起袭击,所以当人们见到裴全再度出手时,那心中的惊骇更加难以形容。

    “小心啊。欧楚阳。”台下,还是那个奇灵,虽然他反映的比较晚,但还是机灵的大声出言提醒起来。

    站在擂台之上,欧楚阳虽然是背对着裴全,但心思缜密的他却是时刻防备着裴全,在他以为,不论什么时候,就算是与人比试,也不能掉以轻心,所以当其将裴全推出擂台之外后,他也没有放弃对裴全的灵魂锁定,所以说,欧楚阳是在场所有人中,继裴立后第二个发现裴全有所异动的人。

    所以,在所有人都因为裴全的突起而震惊,开始为欧楚阳担心的时候,前者倒是一脸丛容,并未有丝毫畏惧。

    “哼!连内气战衣也不凝聚,看来得让你吃些苦头。”

    眼神虚眯间,欧楚阳淡笑着背对裴全,脸上除了那标志性的笑容外,不带有一丝其它表情,不过,与其淡定的神态截然相反的是,其左手却是十分隐晦的动了起来,而且十分迅速。

    无数手印几乎在短短在眨眼间完成,而这时,欧楚阳也迎来了裴全那不带一丝防御的全力一击。

    霸道无比的气劲自背后裴全的双拳散发而出,形成了一道骇人的拳风,笔直的奔向欧楚阳,此时,所有人见到那凌厉一拳后,皆是相信,这一拳之威肯定是裴全六级武卫实力的全力一击,而这一击明显不想让欧楚阳活下去。

    杀气,在此时,也不是不由自主的弥漫出来。

    台下所有人见状,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时候,人们才感觉到,这由于身份手镯引起的纠纷不知何时开始悄然升华,而且已经上升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

    惊惧间,已经开始有人朝着那圣地中央大殿跑去。而这时,裴全那蕴含着无比杀意的一拳已经到了欧楚阳背后。似乎不愿见到那口吐鲜血的场面,一些胆子较小的女学员早已捂上了双眼,而与欧楚阳关系最近的许洁儿、奇灵两方,皆是在情急之下,大呼出声。

    “欧楚阳~”

    而这时,场面顿时开始变化起来,无数道或急切或关注,更甚至惊讶的目光,尽数**台上。迷离而又虚幻的空间,再度出现在众人的眼中,而这个时候,正是裴全的拳头袭到欧楚阳后背的时候。

    “嗡”

    充满力量的一拳袭上欧楚阳,可料想中的轰鸣之声并没有出现,众人耳边却是响彻出一道清晰无比的蜂鸣之声,这道蜂鸣就好比空间中的震荡,深切的让众人的灵魂为之一震,紧接着,欧楚阳的身形就如之前发生的那样,再一次的消失在众人的面前。可是如今的场面唯一与之前比斗不同的是,裴全的身形也是诡异的消失了。

    面前着偌大的比武擂台,此刻台下众人只能看着那满地青砖,至于擂台之上,却是没有半个人影,这样诡异的景象下,令得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惊骇间,众人面面相觑,试图从那微风吹袭过的空气中寻找出二人的影子,可无奈的是,无论人们的眼睛瞪的有多大,那擂台还是原来的擂台,寂静的仿佛从未有人在那出现过。

    再次见到这一幕,裴立瞳孔一阵收缩。跟所有人一样,他也是不停在寻找欧楚阳与裴全的下落,可是任凭由怎样去寻找,还是不能发现二人的踪影,这可让这个一向眼高于顶的家伙不得不重视起欧楚阳来。

    这种诡异的武技,别说是见到,这般功效,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其实,倒不是裴立没有听过这种战法,只不过,那传闻中的战技,只能是实力臻至武圣级别后,领悟大自然力量,才能借由天地之力,极为困难才能使出的武技。

    不过,武圣?不单是裴立,相信其它人也不会相信一个武圣级别的人物会来圣地修炼,那不是浪费时间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