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四五章 欧大小姐

第四四五章 欧大小姐

 
    ……

    一边走着,裴立一边朗声道:“想不到,愚弟的事居然也惊动了欧大小姐。欧雨晴,你不要告诉我你来也是为了看热闹的。这台上的小子,是不是跟你有着什么关系啊。”

    闻言,所有人皆是一愣,随即望向那台上的欧楚阳,忽做恍然之态。

    “原来这小子有后台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就说吗?哪有一个先天武士敢跟六级武卫叫板的,那不找死吗?原来,这小子是欧雨晴的人。”

    “恩。看来这场比斗更有意思了。这小子也姓欧,不会是跟欧雨晴同宗吧。”

    “啧啧~,有一个美女榜第一的美人当姐姐,也很不错啊。”

    随着两人的一对一答,台下纷纷响起了议论之声,而之前还不屑于欧楚阳举动的众人到是豁然开朗。

    欧雨晴微微一笑,说道:“裴兄说对了,台上的欧楚阳正是小妹一个堂弟的朋友,而我听说这个朋友跟裴全有些矛盾,也顺便来看看,是否有化解的可能。这也是我此行的目的。”

    “哦。”听欧雨晴言道,裴立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裴立答道:“我明白了,不过我看,这事不是容易化解的,毕竟事情是他们之间所引起的,决定权还在他们身上。我说的没错吧。”

    闻言,欧雨晴一愣。本来,前者的到来就是接受了欧文的请求,来帮助欧楚阳兵不血刃的取回手镯的,而且很显然,前者对于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有着欧名的信心,只是,出其所料的是,眼前的裴立并没有卖她这个面子。

    只不过,欧雨晴的这一愣只是短短一瞬间便被其很好的掩饰了过去,前者轻轻点了点头,赞同道:“裴兄说的没错,我与裴兄怎么都好说,但一切还要他们自己决定。只是,小妹最不愿见到那种血腥的场面,不如这比斗就点到为止吧。”

    因为之前,欧文或多或少的跟她提过欧楚阳的情况,所有即便是自己不能为帮助其取回手镯,但身为欧文的堂姐,她也不想见到欧楚阳被裴立打成重伤。而且她能够出面帮助欧楚阳,还有一部分原因,那就因为欧楚阳与她有着同一姓氏。

    “那是自然。”裴立大笑一声,立马答道:“都是同一学院出来的,怎么可能下重手呢,你说对吗?裴全。”

    裴立说着,看向台上的裴全,眼中不断闪烁着警告的光芒。

    看向台下的裴立,裴全不难从其眼神中观察到那种提醒的意味,只不过,一向霸道惯了的裴全并不打算让欧楚阳轻松的走下擂台。所以,其表情上虽然点头所是同意,但其内心中的那种恨意也是随着欧雨晴的到来更深刻了半分。

    目光从台下收回,裴全眼神中的怒意更盛。如果说之前裴全还能考虑裴立那提醒的话语的话,那现在,也许这丝顾虑早已经因为欧雨晴的到来而被抛到脑后了。

    感受着裴全眼中的怒火以及其不断攀升的士气,欧楚阳看了看台下的欧雨晴,顿时了然。苦笑了一声,欧楚阳心道:欧文啊,你这堂姐还不如不叫,这不是给我添麻烦吗?

    其实,心思缜密的欧楚阳,在欧雨晴到来的那一刻,见到裴全那如火般的炙热眼神,心中就已经明了,想来这裴全肯定是早就垂涎对方的美色,只不过,由于双方等级之间的差距迫使裴全并未对其表露而已,即便如此,裴全那充满恶意与嫉妒的眼神,也是令欧楚阳着实的无语了一番。

    就算自己与这欧雨晴没有什么关系,但就冲着自己跟裴全之间的矛盾,再加上这突兀而来,有的没的关心,就足以令心胸狭窄的裴全杀心大起了。

    想到这里无奈一笑,随后看向台下的欧雨晴,虽说这是第一次见面,便给自己添了隐晦的麻烦,但毕竟,她是欧文请来为自己做后盾的人物,出于礼貌,欧楚阳也应当感谢一番。

    没有理会裴全那吃人般的目光,欧楚阳微微转身,向着欧雨晴施了一礼,以示感谢。随后才把视线又转到了裴全身上。

    “出手吧。”平淡的语气,宣示了比斗的开始。

    而当听到欧楚阳出声,裴全眼中杀气大涨:“小子,告诉你,别想着我能轻松的把你打到台下,认输了事,这次,我会让你痛痛快快的感受到什么叫痛。”

    斗技场比武,有两种决定胜负的方式:一是将对方打倒,再也起不来,另一种便是将对手击出擂台,也算获胜。这个规则,在之前,欧楚阳便已经从许洁儿等人口得知,不过目前看来,裴全并不打算用第二种方法取胜。

    听着对方威胁的话语,欧楚阳并不为之所动,本来自己这次找到裴全就是为了要战胜他,好夺回自己的身份手镯,所以,欧楚**本不允许自己输掉这场比斗。

    轻轻的摆了摆手,像是已经厌烦了对方的狠话,欧楚阳淡淡道:“行了,开始吧。”

    “轰”

    随着欧楚阳最后一句话说完,裴全全身气势猛然暴涨,体表那极为明显的内气战衣也是在同一时间凝聚成形,紧紧的贴在身上。

    金色,意味着金属性内气,也意味着攻无不克的金坚之力。这在夺战林中,欧楚阳早已经体会到,看着对方那陡然攀升的气势,欧楚阳面色骤然凝重起来。

    感受着对方那急速提升的气势,欧楚阳操控着体内那为数不多的内气,迅速灌注在双脚之上,随后,只见欧楚阳双肩一晃,身体突兀的向后闪去。

    见到这一场景,台下立时便响起了无数鄙夷之声。两者交战,在这以武为尊的大陆上,比的便是那气势,那股狠劲,谁能在第一时间把对方压制住,那胜率便会大大的提高,以致于影响整个战局。

    本来,在众人心中,即使欧楚阳真如裴全所说,没有那强大的实力,但处于挑战者一方,该有的拼劲应该会有,对于这,众人从未质疑过。只是,令所有人都诧异的是,刚刚一交锋,欧楚阳却选择了闪躲,而不是与对方进行首轮的互攻,这般战法不免让人心生不屑。

    台下,看着欧楚阳的举动,裴立脸上倒是浮现出笑容来:看来,自己是多虑了,还以为对方有什么杀有锏,或者隐藏实力,可没想到,居然会是这般场面。这气势比起裴全了,简直差了太多了啊。

    与裴立不同,欧雨晴倒是柳眉紧皱,下意识的看了看身旁的许洁儿等人,其实,她到是知道一点关于欧楚阳的情况,只不过她也没有想到的是,这刚一上来,欧楚阳便处于下风,那之前欧文对欧楚阳那种信誓旦旦的述说,难道只是前者的夸口?

    目光回收间,擂台上的战局已经起了幽默的变化,只见擂台上,两道人影不停的闪动,却是从未有过接触,哪怕是一次,在此时也显得奢侈。

    一追一逃。场面就是如此。

    擂台上,欧楚阳在拼命的跑,虽然其速度不快,但在速度上根本没有优势的裴全,一时之间还没有追上其身影。这令本来就气愤无比的更加愤怒。

    “这算什么啊?”台下,一个圣地学员嘴巴张的老大,看着台上的两人,差点笑出声来。

    而后,那吵闹无比的议论声又是频频响起,似乎,他们现在已经不用关心这战局的胜负,而他们最想看到的是,希望裴全赶快追上那个拼命闪躲而又左支右绌的欧楚阳,一掌把其打倒了事。这般看下去,无疑是在浪费时间。

    “小子,你就会逃吗?”怒吼了一声,裴全此时也是被气的嘴都歪了,他什么情况都想到了,包括那威力巨大的紫色光球,但就是没想到对方一上来便开始逃跑,而且速度还不慢。

    其实,欧楚阳虽然已经习得幻灵阵诀,而且可以驾轻就熟的使出,但这阵诀还是有着其缺点:范围距离问题,斗技场的擂台很大,上下十米见方,在这么大的场地中,如果在场地中心便使出幻灵阵诀,欧楚**本没有信心,自己有足够的攻击力将其击倒,所以,欧楚阳选择了另一种得胜方式,那便是:将裴全推下擂台。这样的话,自己不用费太大事,也能赢回手镯,何乐而不为呢。至于那面子问题,呃,等毒解了再说吧。

    两三分钟的追逃,对于台下的观众来说,似乎只是眨眼之间的事,但对于目前的欧楚阳来说,那无疑是一种煎熬,本来内气就不能随意使用,现在为了引裴全上钩,还不得不如此,欧楚阳觉得,自从上次自己以硬拼的方式伤到了裴全,那这次,对方肯定不会轻易中招,所以,该示弱的时候,欧楚阳绝不顾及自己的面子。

    左腾右闪,感觉到自己的内气已经再如此挥霍,而且时机也渐渐成熟,欧楚阳突然一加力,闪到了擂台的一个角落,同时,其一直负于身后的左手,印诀也是在同一时间完成,而等到裴全追上来的时候。欧楚阳的嘴角突然弯曲了起来。

    那是诡异的笑,奸计得逞的笑,狡黠的笑。

    “你想战,好吧,我答应你的请求。”冲着对面急掠而来的裴全,欧楚阳呢喃了一声。而这时,裴全只觉得欧楚阳双脚一阵晃动,便突兀的消失了。

    “消失了?”

    全场哗然。

    做为圣地新一代的领军人物,裴立与欧雨晴有着相仿的实力,皆是初级武师,而在这之前,两者皆是没有看好欧楚阳,可此时,眼前那迷离而又虚幻的场面,却是令二者震惊起来。

    “这是什么武技?”惊骇间,两人相觑了一眼也没有从对方的神情中得到答案,便更加疑惑了。

    连裴立与欧雨晴在一时之间都无法猜测出欧楚阳所施的是何种武技,那台下的学员们更加不用说了,而之前还在贬低欧楚阳,说三道四的人群,在此时也是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取而代之的便是那满脸惊讶之色。

    良久,似乎并不想让众人一直处于这种惊异的状态,短短的几分钟过后,欧楚阳的身形便再度的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可这时,更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看,那小子出来了。”

    “咦?不对啊,裴全怎么毫无反映,还在那里追呢。”

    “不对,你好好看看,他不是在追,好像他找不到那小子了。你看,他跑一跑停一停,像是在寻找什么,而且,奇怪的是,他活动的范围,一直在那个角落左右。”一个眼尖的学员,立马便发生了擂上的不正常。

    而当此人说完,所有人也是发现了其中关键点。皆着把目光投向那个在他们心目中,实力低微的少年:欧楚阳。

    “他在干什么?”台下,许洁儿满脸疑惑之色,指着站在台上一动不动的欧楚阳,问道。

    闻言,萧灵儿苦涩一笑,道:“我怎么知道,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在休息吧。”

    “休息?”许洁儿看了萧灵儿一眼,虽然他不相信,但事实确是如此,场上的欧楚阳真的像是在休息,只不过,众人没有发现的是,欧楚阳的垂下的左手一直是在不断的变换着,从未停止过。

    远处,一棵大树上,几位老人皆是一脸迷茫的望着斗技场中那诡异的擂台,面色极度凝重。看着那擂台不断奔跑的裴全,再看看离裴全不远,一动不动的欧楚阳,几位老人难免发出感叹之声。

    “这是怎么回事?”对欧楚阳最为熟悉的药园长老,元鸣率先开口问道,而其发问的对象正是站在几位老人中央的一位黑白发相间的老人。

    这老人,正是圣地中实力最强、地位最高的大长老刑木。

    没有回答元鸣的问题,刑木只是眯缝着老眼,直视着擂台,准确的说,是直视着擂台上那瘦弱的欧楚阳。

    仿佛是在沉思,刑木的脸色从凝重陡然开始向着喜悦转化,片刻之后,其余几老皆是从其老脸之上,看到了前所未有的狂喜之色。

    陡感刑木的表情变化,几老倒是渐渐惊讶起来,对刑木有所了解的他们,开始计算着,究竟有多长时间没有见到刑木的笑容了,可是当他们想了一想后,才发现,这般时间居然是以年为单位来计算的,可见,因此圣地的事,身为大长老的刑木已经被困扰了太久太久了。

    先不谈圣地的几位长老看到这一战有什么感谢,目前来看,做为比斗的其中一方的裴全却是苦不堪言。

    眼前还是那斗技场擂台的场地,地面上还是那青砖铺设而成,周围依然是喧哗着,为自己加油呐喊的人群,自己也还是自己,可令其感到毛骨悚然的是,自己的对手:欧楚阳,却是消失不见了。

    那一刻,裴全以为,欧楚阳被自己的实力以及穷追不舍所吓到,早已逃之夭夭,可当其见到台下那欢呼助威的人群,明显不象是自己已经得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