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四四章 惊呼四起

第四四四章 惊呼四起

 
    ……

    青年看了裴立一眼,似乎不敢说话,双眼冲着裴全眨了一眨,而裴全也立时会意,恐怕是自己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烦的事,青年并不敢让裴立知道。只是,处于此地,裴全也不能独自离去,所以,他仍然怒视着青年,大声道:“快说。”

    “是。”感受着裴全的怒意,青年浑身一抖,立刻如实的回答道:“他说,他叫欧楚阳。是来要回手镯的?”

    “嗯?”听到这里,裴立眉头一紧,脸色也是跟着阴沉起来。

    见到自己的大哥有些不高兴,裴全立马起身对裴立说道:“大哥,这个欧楚阳就是那天夺战林的小子。”

    听着裴全的介绍,裴立并未马上答话,而是沉思了一会儿,方才说道:“人家是来要回手镯的,根据圣地的规矩,一会儿恐怕他要向你挑战,如果胜了,便能拿回手镯。不过,要是败了,还要等上一个月,这样吧,一会儿他如果向你挑战,以他的能力,估计不能战胜你,不过不论胜负,你也要把手镯还给人家。”

    闻言,裴全一急,马上说道:“可是大哥,这小子曾经…”

    裴全还没说完,只见裴立大手一挥,断然道:“不用说了,听我的,没错。去吧。”

    见裴立根本不听自己的辩解,裴全使劲的咬了咬牙,旋即点了下头,转身对青年沉声道:“走,我到要看看,这半个月他有什么能力向我挑战。”

    随着裴全的离开,宽敞的房间中陡然回荡起一声无奈的叹气声:“唉~,这个小子,真是没办法啊。”

    站在武园北院的院门口,欧楚阳与许洁儿四人被四个青年学员拦住了去路,而这四人正是上次在夺战林中,与自己一方人马有着一战之缘的裴全的手下。两方人马再次相遇,怒目相视。体内那强大的内气也是随着心潮的变化涌动不已。一时之间,北院门口,强大的气势陡然四散而出,火药味十足。

    受到这针锋相对的两匹人马气势的吸引,无数进进出出,乃至于路过的学员,皆是停下了匆忙的脚步,驻足观看起来。没用多长时间,武园北院的门口,便被上百的学员围拢的水泄不通。

    位于人群中央的位置,欧楚阳淡然的站在原地,虽然其体**气并不能随意使用,但依靠着强大的灵魂之力,前者却并未被对方强大的气势所压倒,相反,那隐约散发出来的战意,自然而然的将周围的学员目光吸引了过来。

    “这个小子是谁?居然来北院闹事?看面孔不熟悉,好像是新生。”

    “不清楚啊。对方是裴全的手下,看来,应该是找裴全麻烦的吧。”

    “怎么现在的新生都嚣张到这种程度了?连裴全的麻烦都敢找?”

    “是啊。裴全不找别人麻烦就不错了。这小子胆子好大啊。”

    无数道低语议论之声充斥着整个北院门口,而听到这些议论,针锋相对的两方人马神色也是再度紧张起来。

    正在这时,北院院内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喝声。

    “让让~,让让~”

    随着声音的传出,欧楚阳等人皆是把目光向院内投射过去,而当他们看到那人群分成两拔,自内而外走出的人影后,脸上的怒容更盛起来。

    从北院内出来的人正是那嚣张跋扈的裴全。裴全一出北院便看到了那围观的人群,届时,非但其没感到不悦,反而更加开心起来: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欧楚阳狠揍一顿,对于裴全来说,无疑是一件十分快活的事。

    拔开阻挡在身前的手下,裴全缓步走到了场地中央,嗤笑着盯着欧楚阳,前者道:“小子,你还真有种,我来到圣地这么长时间,你还是第一个敢在这北院叫嚣的人。”

    面对着裴全这种地痞似的人物,欧楚阳并未因为前者那狂妄的口气而感到气愤,反而淡定无比的回道:“我只是来取回我自己的东西罢了。怎么?不许吗?”

    “哈哈~”似乎怒及而乐,裴全突然大声起来,而那笑声中明显透露着一股强势。

    “许得,当然许得。只是,你有资格说出这句话吗?”裴全反问着,语气中充满着强烈的不屑之意。

    神情自若,欧楚阳的面容依旧古井不波,道:“有没有一会儿就知道了。如果一会儿我赢了,请你按圣地的规矩,把手镯还给我。”

    欧楚阳的一句话,顿时使无数围观人群恍然大悟,原来这争端的起因,却是来自于夺战林了。想来,肯定是裴全在夺战林夺了这个新生的身份手镯,而现在,这个新生前来讨要了。

    依着圣地的规矩,在夺战林攻守的双方,无论哪一方取胜,皆可向对方夺得战利品,这战利品一般都是灵晶,当然,也可以是身份手镯,只是,在这些人的记忆中,能被人夺得身份手镯的,并不常见。毕竟,被人夺去一枚灵晶,自己还能在生机池中修炼,而如果被人夺了手镯,那就要凭着自己的本事去讨回,不然的话,那就要等到两个月后,时间一满,方才从圣地导师那领回了。而相对于失去一枚灵晶的损失,那两个月不能在生机修炼,当然显得无比的重要。

    当然,被夺手镯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只是,那种情况如果发生,这攻守双方也就不是夺战那般简单了,说不得,这两人之间,肯定有着别人不知道的摩擦与仇恨。

    “当然。如果你真的能赢了我的话,我自然会把手镯还给你。不过,就你那点本事?哈哈~”说到此处,裴全再次仰天大笑,随后对着周围围观的人群大声道:“这个新生小子,连武卫的境界都未达到,居然说出如此狂妄的话,诸位,难道这勇武大陆变天了不成?”

    略带讥讽与嘲笑的话声回荡在北院门口,顿时引来了无数笑声。听到裴全将欧楚阳的实力公之于众,所有人皆是捧腹不已。众所周知,裴全已经稳居于六级武卫的境界,虽说这般实力在圣地中并不靠前,但也不是一个连武卫境界都没达到的先天武士所抗衡的,两者之间的差距有如天渊。

    “哈哈~,我还以为敢找裴全麻烦的,肯定是个人物。没想到…,哈哈…,逗死我了。”

    “兄弟,我不行了,扶我一把,哈哈…”

    嘲笑。满声嘲笑的声音,落在许洁儿四人的耳中,极为的刺耳,随欧楚阳一同前来的他们在此刻也是不自然的面带潮红。

    四人相觑一见,随后把目光投向欧楚阳,那充斥着无比讥讽之意的笑声着实令四人大感难堪,可当她们见到欧楚阳那平静的表情后,倒是有些诧异,因为她们在欧楚阳的脸上并没有见到那应有的怒意,她们看见的仍然是那张熟悉无比的淡漠神情。

    无奈的摇了摇头,欧楚阳脸上终是浮现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二十来岁了,还是小屁孩的性格,唉~.”

    “你说什么?”虽然欧楚阳说的极轻,而且有种自言自语的意味,但那蔑视的语气还是被裴全听进耳去。届时,裴全立时怒容满面,并且用着一种近乎杀人的目光直视着欧楚阳,怒斥道。

    “哦。没什么。行了,别说那么多废话了,现在我向你挑战,你到底接不接。”

    欧楚阳平静的说着,那语气似乎这件事跟自己并没有多大关系一般,而这更令裴全感到气恼非常:被一个实力比自己低的根本不是一档次的新生所轻视,别说裴全,相信放在任何一个武修者身上,也不能就此罢了。而在这基础上所迎来的,自然是那充满着怒气的战。

    “小子,上次打的你不爽,这次我让你想爬都爬不起来。走,斗技场见。”裴全怒视着欧楚阳,放了句狠话,便带着一众手下率先走去。

    紧随其后,欧楚阳一行五人也是跟了上去。而那些看热闹的学员一见即将有大战发生,而且双方还是带着气与战,他们当然不能放弃这个观望的机会,所以也是跟着双方熙熙攘攘的向那斗技场涌去。

    就在这一刻,东方雪刚刚迈步,突然视线中有一魁梧的身材自人群中映入其眼帘,而当前者看清此人模样的时候,立时面色一变。随后,东方雪缓步靠近欧文,在其耳边低语了一声。欧文同样一惊,向后看了一眼,却是退出了这奔往斗技场的道路,朝着武园西侧急射而去。

    圣地斗技场,是圣地中最为热闹的地带,因为这里,不仅是圣地学员们互相切磋、提升实力的比斗场地,也是那三年一次圣地武斗会的比赛用地。所以,人们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无数对学员在这里挥洒着汗水和强大的内气。目的,便是为了那虚无飘渺的成神之路,努力奋斗着。

    可今天,斗技场的一处普通擂台上,却是迎来了两个实力相差极为悬殊的学员的比斗。诚然,类似这种比斗,一般的情况下,并不足吸引过多的人群,但今天不一样,因为这是两个人解决矛盾的地方。所以,在欧楚阳与裴全双方踏上这斗技擂台后,台下竟是站满了围观的学员。

    本来在北院门口只有上百人的队伍,经过了一路上的喧哗以及互相传告,却是引来了更多的学员前来观战。

    站在擂台之上,欧楚阳环视了一下台下围观的人群,稚嫩的脸上泛起了一抹无奈的苦笑:看来,无论在哪个世界里,最好事的,还是人啊。

    台下,裴立站在人群中,一双虎眼直视着欧楚阳,脸上说不出的凝重,做为一个上位者,一向沉稳的裴立拥有着常人不曾拥有的敏锐直觉,而在这一刻,裴立观察欧楚阳的时候,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似乎,台上的少年,是一个很危险的人物,但危险在哪里,他又说不出。这种感觉是裴立从未有过的,所以,对于欧楚阳,他到是出奇的关注。

    而就在裴立正为欧楚阳的身份感到好奇的时候,远处却是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密密麻麻的人群,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分到两旁,中间赫然让出了一条足够两人并行的通道,而当这起变故发生的同时,吵闹而又杂乱的场面顿时凝固起来,所有人都望向那陡开的通道。

    视线中,欧楚阳见到了一个曼妙的身形。来人是一女子,约有十六七岁,正值花季的年龄,一身淡黄色娥裙将其窈窕而又修长的身姿紧紧包裹,只露出令人羡慕的曲线。女子走近,凝立在擂台之下,如雪的肌肤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能发出圣洁的光辉,风髻雾鬓斜插着一支碧绿色的玉簪,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最为可贵的是,女子那玉如芙蓉的俏面之上镶嵌着一双如秋水般的明眸,眼带含春之下,自然的流露出一道诱人的春光。

    “这女子好美。”看到这个女子,不仅一旁已经呆掉的围观众人,就连一直保持着平淡神色的欧楚阳也是不由得心神为之一震。而台上的裴全更是呆滞到当场,目不斜视的盯着女子。

    也许是受到众人的观望,女子很有礼貌的朝着四周笑了笑,这一笑,端的是颠倒众生。有些学员已经受不住这种诱惑,开始流起了口水。

    像是在跟周围的学员打着招呼,女子随后便把视线放在了擂台之上,而当其见到裴全那肆意的眼神后,突然柳眉一紧,冷哼了一声。

    这一声低哼,虽然使人全身骨头都软了下来,但听在裴全的耳中,就犹如一声炸雷,顿时将其惊醒,而这时,裴全才反映过来,这到来的女子并不是他所能得罪的,所以,几乎条件反射般的,裴全将目光迅速收了回来,只不过,那眼角的余光还是不舍的扫了一眼。

    女子美目在全场环视了一周,随后定格在东侧人群中的前方,目光直视着,女子再度展颜一笑,随后娇声传出:“裴立,怎么看自己的弟弟与人比武,还这么偷偷摸摸啊。”

    微带调侃的娇喝声,犹如无形射线般传向不远处,而随着女子声音的传出,围观人群皆是讶异的看向女子目光直视的方向,这一看之下,顿时惊呼声四起,同时,不远处的一个魁梧青年身边让出了一片不小的区域。

    被女子发现,裴立并未觉得诧异,因为他早已感觉到,对方那强大的灵觉早在走近擂台前,便已经将自己锁定,所以,此时的裴立也不再隐藏在人群中,反而大笑了一声,向着女子靠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