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四三章 武园北院

第四四三章 武园北院

 
    ……

    目光扫视了一下在场四人,欧楚阳不难看出其难以置信之色,旋即道:“呵呵,放心,我没有说谎,其实,你们今天不来,我还要去武园那儿找你们呢。”

    “找我们?”东方雪疑惑的看着欧楚阳,问道。

    “恩。”欧楚阳点了点头。

    “找我们干什么?”性格急臊的许洁儿赶忙问道。

    淡淡的看了许洁儿一眼,欧楚阳道:“当然是为了裴全啊,我又不熟悉武园那的情况,别人又不认识,所以只能找你们了。哦对了,你们知不知道那个裴全住在哪里。”

    不可思议的看着欧楚阳,许洁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知道,他就住在武园北院,你要干什么?”

    闻言,欧楚阳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略微褶皱的衣衫,淡淡道:“当然是去找到拿回我的手镯啊。”

    听着欧楚阳那种丝毫不以为然的口气,四人皆是惊的同时站了起来。

    东方雪一双美目流转着不可思议的神色,上下打量着欧楚阳,似乎想通过后者外表上的变化而寻找出什么。不过,令其失望的是,除了欧楚阳脸上那股欧名的自信以外,前者并不没有发现其本质上的改变。

    焦虑的望着欧楚阳,东方雪轻启朱唇,轻声道:“你不再想想了?毕竟,那裴全可是六级的武卫啊,如果说以前,我们对你还有点信心,可现在~”东方雪说着,看向欧楚阳。

    低头看了自己一眼,欧楚阳突然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再说了,那身份手镯毕竟是我的,要是靠别人夺回来,那岂不是更上裴看不起?行了,我意已决,如果你们没事的话,麻烦帮我引个路。”

    看着欧楚阳脸上坚定的神色,四人知道再劝下去也是没用,而此刻,他们才真正体会到面前这个天才的固执。

    接触了这么长时间,四人在今天才对欧楚阳的性格有所了解:沉稳、聪明、机智、固执,让四人觉得不可思议的,这些成年人方才有的特征居然会出现在与自己同龄的欧楚阳身上。

    既然欧楚阳已经决定,而四人根本不能左右其想法,所以无奈下,四人只能领着欧楚阳朝着那圣地武园走去。

    武园,在圣地中占有很大面积,如果说药园在圣地中只占有十分一的话,那武园却是整整占据着十分之八的地带,就连中央供各大长老居住和武技、秘术典籍藏阁的圣地中央大殿也是在武园的范围之内。所以说,圣地就是武园,武园也是圣地。

    在圣地中,武园为分东、南、西、北四个院落,这般地带的区分本来并没什么特殊的界定。可是由于长久以来,许多学员开始效仿外界,在圣地中形成自己的小势力后,这地带就有了极为明显的含义。

    被许洁儿四人簇拥着,欧楚阳慢步在通往武园北院的大路上。一路行来,欧楚阳见到形形色色的圣地学员。他们其中:有男有女、或高或矮,或胖或瘦…,虽然样貌上各有不同的特点,但唯一相似便是,那流露在体外,自然释放的强大气势。而能在同一个地方见到如此众多的武修强者,也就是圣地了。

    也许是欧楚阳的错觉,更或许是许洁儿四人不自然的对欧楚阳的保护的举动,这一路走来,凡是经过的人群,皆是向前者投来或羡慕或嫉妒的神色,当然,有这般神情的,自然是那些对许洁儿三女出色的容貌有所窥视的男学员。

    “咦?这不是今年新来的许洁儿、东方雪、萧灵儿吗?”学员甲惊愕道。

    “是啊。怪不得说她们一来便把美女榜的前几名顶了下去,啧啧,这长相,太绝了。”学员乙一副猪哥模样。

    “看,中间的那个是东方雪,你看那一身白衣,我梦中的女神啊。”学员丙眉飞色舞,直视着东方雪,眼神之间一度迷乱。

    “切~,我跟你可不一样,对比一下吧,你看萧灵儿,那身材,简直太火爆了,要是能她能成为我的女朋友,那滋味~”某人已经开始流下了口水。

    “我还是喜欢乖巧一点的,你看许洁儿,那马尾辨多可爱啊。”刚刚的学员甲也是忍受不住,露出了向往的神情。

    “啊~”学员甲刚发表出自己的言论,便被身旁的一位女伴揪住了耳朵。

    “怎么我不可爱吗?”显然,这女伴是学员甲的那一位。

    看着周围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学员,欧楚阳微微感到惊讶,偷偷看向许洁儿三人后,欧楚阳倒是开始佩服起刚刚议论三女的众人来了,这些人对美好的事物端的是观察的无比仔细,那些言论几乎没有一句不是经典。

    诧异中,欧楚阳更为三女在圣地迅速成名而感到无奈,虽说勇武大陆以武为尊,但通常人们心中不是避免不了那种男女之情,毕竟,实力再高也是个人,怎能像神话电视剧中的那些神仙,轻易的便能脱离了七情六欲。

    此时,似乎三女也听到了周围传来的评论之声,不约而同的皱起了柳眉,显然,她们很是鄙夷周围猪哥样众人的神情。

    一时间,欧楚阳感觉到三女的脚步突然加快了许多,而欧楚阳与欧文两人则是心照不宣的相觑了一眼便跟了上去。

    兜兜转转,几人终于来到了武园北院,虽然此行的目的非常明确,但由于对裴全所住的具体位置不甚了解,所以几人还是绕了些弯路。不过还好,一路之上,经过一番打听,几人很是清楚的得知了裴全住的地方。所以没有多大一会儿,几人便找到裴全住的地方。

    到了北院,欧楚阳才感觉到这个裴全的名声,居然已经达到人尽皆知的地步。欧楚阳很是疑惑,一个只有六级的武卫级强者,怎么会有这般知名度,这让欧楚阳很不理解。虽然对方的实力跟自己相比,强大很多,但如果放在这天才倍出的圣地内,也只能算是一般般的水平。但就是这样,裴全的名声却是意外的大。

    其实,欧楚阳并不了解,这裴全之所以拥有如此广大的知名度,有着两方面原因:其一,便是其性格。由于裴全此人性格冲动、举止张扬,几乎欺负过绝大多数的学员,所以几乎所有人都认识这个小霸王。当然,以裴全的实力不足以让绝大部分人都惧怕他,但第二个原因也正是奠定了他目空一切、忘乎所以的基础。

    裴全有个一奶同胞,大其四岁的亲大哥。此人名为裴立,是圣地三年的学员,由于此人天赋异禀,在入圣地后不到三年时间便晋升为武师级别,所以深得圣地长老会的青眯,早早的,裴立不仅名列圣榜前十,更是圣地导师的后备人选。

    裴立此人心性沉稳,心思缜密,颇有大将之风,而且其号召力也极为强悍,入院二年多,便聚集了大量的武修学员,成为武园北院最大的势力之一。不过,裴立这个人有个毛病,那就是为人极为护短,有关于手下在外的一切作为,不管自已这方是对是错,总会先替属下出口恶气,然后再论是非曲直,正因为这样,身为其亲弟的裴全才能在武园内妄自尊大,目空一切。而对于裴全这种强横做派,只要是其不太过分,圣地的导师和长老们也懒得去管,相反的,他们更是默许这种行为,毕竟,纷争也是提高实力的一个捷径。

    武园北院的学员宿舍依山而建,与尚武学院中的格局一样,那密密麻麻的学员住宿的房屋犹如阁楼一般,层层叠叠的贴伏于山体之上。

    裴全坐在这所北院最大的房屋中,正悠然自得的喝着从帝都外带回来的极品佳酿:清叶醇。

    闭着眼睛再次的酌了一口,裴全把酒杯缓缓的放在了桌上,随后,目光转向屋中中央的位置,一脸敬服之色。

    “大哥,还是这清叶醇对我的味口,下次能不能多弄些。”

    裴全所说话的对像,正端坐在屋中正中央的主位,视线扫过,坐在正当中的是一位青年,青年虽然是坐在椅子上,但还不难看出其高大威猛的身材,棱角分明的五官毫不掩饰的透露着粗犷豪放之神色。此人正是裴全的大哥,圣榜排名前十的武师级强者,裴立。

    将手里透明琉璃杯中的清叶醇一饮而下,裴立抬眼看向裴全道:“听说,你前些日子又跑去丙级地区了?”

    闻言,裴全轻轻一笑,答道:“呵呵,什么事都瞒不过大哥?其实也没什么,小弟也只是想去赚点灵晶而已。”

    “赚灵晶?怎么我给你的灵晶还不够用吗?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又想去那里结识什么女学员?”

    怪责的瞪了裴全一眼,裴立故意面露气恼之色,不过,这丝表情却是经不住面前裴全的笑脸,转瞬即逝。

    “嘿嘿,还是大哥慧眼。”见裴立一语便道破自己心中的那点小伎俩,裴全也不再隐瞒,谄媚的回应道。

    “唉~”看着自己的这个弟弟,一时间裴立感觉自己的头都大了,不过也没办法,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同是一个爹一个娘,为什么生出的两个儿子,脾性却大不相同。

    低叹了一声,裴立才将那假意气恼的神色收敛起来:“你那点心思,难道我不知道?但是我要提醒你,别为了女人而耽误了自己的前途,能在圣地里修炼,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求不来的,这几年的时间,你应该抓紧一切时间修炼,等以后有了强大的实力,出到圣地外以后,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何必局限于这圣地之内?”

    虽然裴全这个人在外面十分张狂,而且目中无人,但面对自己的大哥,前者倒是服服帖帖,从未有过顶撞,所以,在听到裴立的劝说后,裴全只是挠了挠头,讪笑了一声:“呵呵,大哥说的是,小弟一定会改,以后不再这样了?”

    裴全虽然很是虚心的回答着,但裴立是何等人物,岂能看不出前者心中所想。在其说话的时候,裴立便已经将前者的神态看在眼里,而当其见到裴全那满不在乎的神情后,他便知道,自己的这番话算是白讲了。

    又是一声轻叹,裴立也不在劝解:“唉~,你呀。算了,不说这事了,对了,向手下借身份手镯也借了不少天了吧,赶快还回去吧,毕竟人家也需要修炼。”

    说着,裴立从灵戒中又是取出几瓶清叶醇以及几枚灵晶,一把抛了过去,道:“给他们点好处,做为人家老大,别净顾着占人家便宜,该给的好处绝不能少,这是御下之道,不能马虎。”

    陡见裴立取出清叶醇,裴全眼神便是一亮,随后也不知道是否将前者的话记在心里,一把抄过自己心爱的美酒之后,便下意识的答道:“知道,大哥,你就放心吧。”

    也许是没有注意裴全的表情,裴立微微点了下头,突然道:“我听说,你在夺战林跟一个小子结了仇,而且抢了人家的身份手镯?”

    听裴立提起这档子事,裴全倒是一愣,习惯性的将清叶醇收到灵戒中,后者并不在意的答道:“一个狂妄的小子罢了,连武卫的境界都没有达到,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被选进圣地的。”

    闻言,裴立突然皱起了眉头,一直身居着首领之位的他,一下子便听出了事有蹊跷:连武卫境界都没有达到还能进入圣地,这在圣地选拔人才的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事,而裴全口中的这个狂妄的小子居然能够进入圣地修炼,显然,其身份肯定不是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裴立突然说道:“抢人家手镯可以当是给他个教训,不过事情已经过了快一个月了,你还是派人把手镯还回去吧。能以如此低的修为进入圣地,这小子肯定不会简单。”

    闻言,裴全一愣,他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在圣地中都少有敌手的大哥,居然在此时如此重视一个新生。

    “大哥,这小子太嚣张了,不给他点教训还当我们好欺负,大哥不会怕了这个小子吧。”

    微带挑拨之意的一席话自裴全口中吐出,立时便触怒了裴立。裴立怒声斥责道:“你懂什么?让你做就去做。”

    见裴立动了真怒,裴全立马闭上了嘴,不再言语,不过其眼神中的不服之色,倒是流露了出来。

    见裴全根本不理解自己的话,裴立顿时大怒,刚要喝斥于他,这时,外面一个青年突然跑了进来。

    进来的青年是裴全的手下,而这青年进屋后只是对裴立恭敬的施了一礼,便走到裴全身边,附耳上前,似乎有着什么不敢让人知晓的秘密。

    瞧着青年的举动,裴全气恼的一拍坐椅扶手,大声喝斥道:“偷偷摸摸的干什么?有什么话直接说。”

    虽然是不满青年的举动,但在裴全怪责的同时,眼神下意识的往裴立的坐位上偷瞄了一下,显然,前者十分在处裴立的感受。

    被裴全这么一喝斥,青年也是反映过来,再次向裴立拱了拱手,方才对裴全说道:“大哥,外面有人找你。”

    “嗯?谁找我?”闻言,裴全一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