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四一章 幻灵阵诀

第四四一章 幻灵阵诀

 
    ……

    “好一个受人点水恩,定当涌泉报,我没看错人。”灵魂中,王阵毫不掩饰的夸赞了一声,跟着说道:“这第三个条件吗?我要你帮我杀两个人。”

    “杀人?”听到这里,欧楚阳倒不敢随便答应了,在他想来,目前这个王阵虽说对自己很不错,而且表现的很善良,但毕竟自己对他的历史还不算太了解,而随随便便的便答应他为其杀人,这个请求,对于现在的欧楚阳来说,似乎有点过分。

    不过,如果要是不答应的话,恐怕王阵就不会教自己这套阵法,那自己也就不能尽快夺回身份手镯,没了身份手镯,天知道那黑血蚕丝之毒什么时候爆发,到时候小命都难保了。

    两相为难之下,欧楚阳无语了,不过,前者仔细的合计了一下,终是问道:“能不能告诉我,这两个人是什么人,如果要是恶人,我到是可以答应。”

    “你放心,我不会没有理由要你随便去杀人的,这两个人绝对是大奸大恶之徒,而且与我也有不共戴天之仇恨,所以这两个人必须要死。”王阵说着,越到后来,声音越冷,想来,他口中的不共戴天之仇肯定是确有其事了。

    “三个条件我都说了,答应不答应全看你自己了。”将三个条件说完,王阵就等欧楚阳的答复了。

    沉思了片刻,欧楚阳心中便有了定计,遂对王阵说道:“好吧,我答应了,告诉我那两个人的名字。”

    听到欧楚阳答允,王阵喜出往外,道:“好,答应就好,不过,这两个人的名字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其实告诉你也没有用,因为你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等到我认为时机成熟了,自然会跟你说。下面,你准备准备吧,明天开始,我就教你那套一个施展的阵法。”

    翌日,朝阳从东方慵懒的升起,温暖的阳光尽数披洒在药园后山之上,受到这满山遍野的春之光的照耀,满地的紫灵草迎风轻舞,尽情吟唱着春的生机。

    遍地的紫色尽头,一处四处空矿的地带,一个身材瘦弱的少年昂然而立。少年面色冷峻,左手掐着生涩的印诀,一副严酷的表情。

    突然,少年动了,准确的说,是少年的左手动了,指尖变换着,无数繁复而又怪异的手印,被少年使了出来。紧接着,少年周围的空间开始迷离了起来,甚至是虚无。体会到这一切,少年大喜,只是,每每当其手印结成,脚下刚要动作之时,那迷离的空间便是一次又一次的消失不见,回归了自然。

    “笨蛋啊~,我说过多少次了,手印和脚步的动作要接洽,流畅,记住,是流畅的感觉。不要硬性的逼迫自己去结成手印,也不要猜测与脚步动作的时机,要用灵魂去感受,自然,一定要自然啊。”灵魂中,传来一道喝声,正是来自于残破卷轴中的王阵。

    这句话,从太阳还没有升起的那一刻,一直到红日当空,王阵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次,可是,空地中的欧楚阳就是不能得其要领,每当那关键的部分到来之时,后者总是由于对时机的掌握不够洽当而前功尽弃。

    “我知道啊,你都说了多少次了?都已经背下来了。”甩了甩几乎抽筋的左手,欧楚阳烦燥的回道。

    “笨!”灵魂中,王阵被欧楚阳气的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怒骂道:“你个大笨蛋,我王阵怎么会有你这么传人,这都多长时间了,连印诀还不熟练。”

    “呃…”欧楚阳顿时脸一红,嘟囔道:“这才三个多时辰啊,我怎么知道这东西这么难练。”

    闻言,王阵也是无语,叹息道:“算了,幻灵阵诀我已经教给你了,步伐你都能记住,现在,先别想着步伐的事了,你先吧印诀练熟了吧。”

    听着王阵无奈的话语,欧楚阳也是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随即,再不与王阵多说什么,便径自坐在了地上,这次,欧楚阳并没加诸灵魂之力,而是单方面的修炼起各种手印起来。

    王阵教给欧楚阳的阵诀,称为幻灵,依前者所言讲述的,这是一种一个人便能够使用的阵法,不过,按照欧楚阳的理解,也许这也算是秘术的一种,因为,这个阵诀的主要作用便是通过一系列特殊的手印与步伐的配合,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形成类似于阵界的古怪空间。如果这个阵界一旦形成,那么在这个阵界内,欧楚阳的对手,便会产生短暂的幻觉,这也正是这阵诀被称为幻灵的缘故。

    阵界。这个新鲜的名词,在昨天夜里,王阵便已经很深入了为欧楚阳讲述了一遍。从中,欧楚阳方才知道,这阵界与自己前世记忆中那些三国演义中的阵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阵界的形成,有着既定的规则:首先,阵界必须要合乎天道;其次,想要建立一个有着特殊功效的阵界,必须要有媒介,如利用地形、某一范围地区之内的山石、花草、树木,乃至人,都可以;最后,阵界的建立必须要通过一些阵诀手印以及强大的灵魂之力。三者同出,阵界生。

    只不过,让欧楚阳感到诧异和钦佩的是,王阵此人,不愧被称为阵神,以欧楚阳所知,无论什么阵法或者阵界,必须要有媒介,离开了媒介,那阵法便不是阵法,而是秘法。可是,眼下王阵所教授自己的,却是不用任何媒介便能使用的阵法,打破常规的阵法。

    王阵说完最后一句话,便再没出声,仿佛睡着了一般,只留下欧楚阳坐在那里,枯燥而又频繁的结成那早已烂熟于心的生涩手印。

    十天,整整十天,欧楚阳活动的范围缩小到了仅有两处之少:自己的小屋以及药园后山。在这十天里,欧楚阳连那药园的工作都暂时的交给了奇灵帮忙照看,而他自己却是一直在修炼那复杂的阵法印诀。

    空气中弥漫着紫灵草的芳香,让人闻了十分的舒爽,可是,此时的欧楚阳却是满头大汗的站在那处几乎已经被其踏平了的地带,不停的结成那繁复的手印。

    灵魂之力缓缓释放着,配合着左手结成的手印,欧楚阳的动作越来越快,到最后,连他自己也无法辨认自己到底打出多少种手印。虽然很累,连新换的衣服都被汗水所浸透,但欧楚阳去时是浑然不觉,依旧在原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显然,欧楚阳已经沉浸在那种修炼的快感当中,不能自拔。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王阵不住的点头,心内赞叹道:“虽然这小子在阵法上的天赋并不十分优秀,不过,他到是能挺能吃苦的。”

    “啪”最后一个动作与之前的动作完美的衔接,形成了一个美妙无比的过程,而这时,欧楚阳那站立已久的身躯终于动了。

    肩头虚晃间,伴随着手印结成后空间的迷离,欧楚阳的身形同时化成雾气一般,极速的闪动起来。

    东、西、东、南…,按照王阵所教授的步伐,欧楚阳一步一步的踏了出去。此时,欧楚阳体内那些微的紫气也是涌动而出。

    “不要考虑,用灵魂去感受,继续。”王阵的鼓励之声陡然响起,在欧楚阳的灵魂中回荡起来。

    点了点头,欧楚阳的面色出奇的凝重,不知不觉间,欧楚阳已经整整踏出了十八步,而这十八步完全是按照王阵所说,没有半分差别,所以,下一刻,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只见欧楚阳所处的空旷地带,犹如被一层浑黄的雾气所包裹,严实得任谁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同时,欧楚阳自然是处于那奇妙的地带里。

    看着眼前这一幕,卷轴中灵魂状态的王阵,双眼也是闪动着激动的光芒,只听他颤声道:“成功了,多少年了,我终于又看到幻灵阵诀了。哈哈~”

    激动中的王阵,情不自禁的大笑起来,立时便引来了欧楚阳的关注,后者停下跑动不停的脚步,说道:“怎么突然这么高兴了?”

    “哈哈~”一边大笑着,王阵一边说道:“小子,你成功了,哈哈~.”

    “成功了?”闻言,欧楚阳脸上一喜,不过随后疑惑道:“怎么我感觉不到呢?”

    “哈哈~,你当然感觉不到了,因为你还不熟练,不过,如果这时有一个跟你旗鼓相当的对手的话,他一定会很吃惊很吃惊的。哈哈~”

    近乎疯狂般的笑声,在欧楚阳的灵魂中响彻着,久久不能平静。而听着这狂傲的笑声,欧楚阳分明从中感受到了那久违的快意。

    “记住,这套幻灵阵诀的实际作用旨在迷惑敌人,在这处阵界当中,你的敌人短时间不会发现你的踪迹,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象,而且,如果以后你的灵魂之力足够强大的话,敌人受到迷惑的时间会越来越长,看到的东西也会不一样,所以说,只要你善加运用,你的实力也会因此而大大增加。”

    “有这么大的好处?”听着王阵对幻灵阵诀的述说,欧楚阳大感震惊,有了这一套阵诀,再配合上掌心雷,说不准,想打败裴全并不是空想。更何况,在欧楚阳看来,这套阵诀的好处远远不止于次,试想,现在的自己还受着黑血蚕丝之毒的束缚,不能全力施为,不过如果以后能把毒解掉,回复巅峰实力,那时候再加上这幻灵阵诀的话,在同一等级中,将难有对手了。

    沉思中,欧楚阳的脸上不自然的爬上了一抹狂喜的神色。

    “不过…”话锋一转,王阵道:“这套阵诀只适合用于同一级别的强者,如果对方比你高上一个层次的话,那它的作用就不会太大,等级的差距,不单单是靠着一套阵诀或者说功法所能轻易弥补的。

    闻言,欧楚阳十分理解的点了点头,道:“明白了,假如要是武师级别的话,那他就能看穿我的伎俩,那时,就没有用了。”

    见到欧楚阳一语道破了其中的玄机,王阵倒是赞赏得点了下头,随后道:“目前你对这套阵诀还不是很熟悉,所以我建议你不要立刻去找那个裴全,等你什么时候把阵诀练熟,能做到轻易使出,再去吧。”

    “欧楚阳~”,欧楚阳刚要回应王阵,这时,远处跑来一人,正是奇灵。

    喘息着,奇灵跑到欧楚阳的近前,一把拉起欧楚阳,道:“快跟我走。”

    被奇灵这突兀的举动搞的不明所以,欧楚阳疑惑着问道:“这么急,去哪啊?”

    “快走吧,还记得你回来那天我跟你说的话了吗?现在元长老出外回圣地了,他马上要见你。”奇灵说着,便拉着欧楚阳向药园跑去。

    听奇灵这么一说,欧楚阳立马反映过来,想来前些日子自己似乎把药园内的风呤草使用的太多了,那个主管药园的元长老十分生气,所以才让奇灵来叫自己。

    想到这里,欧楚阳也不停留,随着奇灵,快跑的向药园跑去。

    把欧楚阳带到元鸣的住处,奇灵就退了出去,也许是惧怕元鸣,欧楚阳在奇灵离开的时候,分明见到其眼中的惧色以及对自己投放而来的怜悯目光。那神色,像是再说:你小子,要倒霉了。

    简陋而又整洁的小屋内,在奇灵走后,便只剩下了欧楚阳以及那名主管药园的圣地六长老之一的元鸣。

    阳光透过敞开的窗户投射进来,把小屋照射的极为明亮,只是,在这明亮的小屋内,坐于木椅上的元鸣,脸色却是极为冷厉。此时已经是入春这际,而且又是快到响午时分,本来应该是十分温暖,可是,由于元鸣冷厉心情的缘故,欧楚阳突然感觉到,四周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极为寒冷。

    上下打量了欧楚阳片刻,元鸣终于打破了屋内沉寂的内气氛:“药园里的风呤草是你挖的?”

    被元鸣一问,欧楚阳心道自己猜的没错,前者果然是为着那药园的草药的事找到自己,遂坦诚的答道:“是我。长老。”

    “大胆。”元鸣猛的一拍桌子,怒声道:“谁让你这么做的?”

    体会到元鸣语气中的怒意,欧楚阳微微动容,不过,他还是淡淡的说道:“没有人,是我自己这么做的。不过,当初元长老您好像说过,这药园里的草药可以任由我们使用的。”

    “没错,我是说过,那是为了让你们这些小子好好修炼炼丹之术,才给你们这么大的好处,可是你看看你自己,你做了什么。半块地的风吟草,全被你一个人挖走了。如果要是修炼丹术,那也罢了,不过你却是为了炼制迅捷丹与别人换灵晶来修炼,我不得不说,在圣地这么多年,你到是药园弟子中胆子最大的一个。”

    听着元鸣呵斥着自己,并且连自己与萧敬凌的交易都知晓,欧楚阳微感惊讶。

    “这事只有奇灵知道,难道是奇灵说的?这个大嘴巴。”想了又想,自己与萧敬凌的交易,他只告诉过奇灵这件事,所以,欧楚阳一下子便把奇灵定为了出卖自己之人。

    目光紧紧盯着欧楚阳,似乎看出他心中所想,元鸣接着说道:“别怪奇灵,他什么都没说,至于你这点事,别忘了,我是圣地的长老,在这圣地内,还没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一听不是奇灵,这下欧楚阳可愣神了,惊愕间,欧楚阳看着元鸣,突然觉得这圣地的长老倒是神通广大,连自己与萧敬凌交易这种小事,也能了如指掌,显然,这圣地内肯定有人专门负责打探学员的消息,乃至日常所经历的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