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四零章 三个条件

第四四零章 三个条件

 
    ……

    可是,就算是这样,欧楚阳也真正的将裴全激怒了,本就心胸狭隘的裴全自是忍受不了这种耻辱。众人见到,后者倒地的一瞬间,便立刻拔身而起,随后,怒吼着再度向着那单掌撑地的欧楚阳冲去。

    “妈的,老子杀了你。”愤怒间,裴全几乎失去了理性,在接近欧楚阳的一霎那,充满强大气势的一掌就要落在欧楚阳的头上。而以现在欧楚阳的情况,根本没有半分力量去阻止对方这么做,所以,下一刻,欧楚阳将要面临的,便是灭顶之灾。

    “不要~”

    “欧楚阳。”

    “全哥,别冲动啊。”

    “全哥~”

    被两人这换命一击所吸引的众人,在见到裴全突施杀手,顿时大骇。因为他们知道,即便这里是夺战林,但还是在圣地的范围之内,并且,彼此之间乃是学员的身份,再大的仇恨也不至于性命相搏,而裴全的举动更是过分到了极点,所以,众人赶忙出言制止。

    不过,当众人出声的时候,明显已经晚了,因为那蕴含巨大力道的一掌,已经离欧楚阳的头顶不足半尺的距离,而这个时候,就算是裴全没有完全丧失理性,但如果想要收回,也是不可能了。

    不忍看到那鲜血、脑浆迸射的一幕,许洁儿等人猛的转过头,迅速的捂住了双眼。

    “蓬~”一声沉闷的巨响,再度震颤着众人的心神。

    听到这撞击的声音,东方雪等人心神一颤,随后,眼泪就要落下,只不过,当他们转过头来却发现,那本应鲜血迸射的一幕并未出现,映入眼帘的,是裴全再次倒飞的身形,以及地面上,一个面色冷峻的青年和那个本应死去、却是活生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欧楚阳。

    “谁?是谁阻挡老子。”尚未从愤怒间缓过来的裴全,在受到一道不知名的力道阻止之后,更加怒不可遏,身形还未站稳便大吼了出来。

    “裴全,你给我闭嘴。”同样是一声大喝,暗含着斥责的意味,从解救欧楚阳的青年口中吐出,青年冷眼盯着裴全,冷声道:“你不要命了,知不知道,刚刚如果你这一掌打实了会有什么后果?”

    闻言,裴全似乎还没反映过来青年语中的含义,气愤的指着青年道:“仇俊,居然是你?”

    听到裴全喊出这个名字,欧楚阳倒是一愣,转过头来看了看青年,这才发现,原来出手解救自己的青年,正是当日在帝都中与自己有着一战之缘的圣地学员:仇俊。

    “你给我冷静点,想一想刚刚你做了什么?”见到裴全并没有反映到自己的错误,仇俊不由大声喝斥道。

    “做了什么?老子…”被仇俊这个老对手喝斥,裴全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后者刚要狡辩,突然想到自己刚刚居然要杀人,这下顿时愣在当场。

    不敢相信的,裴全回头看了看与自己同来的伙伴,见到几人皆是满头大汗的望着自己,一脸惊骇的神色,裴全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似乎真的过火了。

    不过,以裴全的脾性,自是不会承认自己的过失,相反,见到欧楚阳无事,前者更是无所畏惧指着欧楚阳大吼道:“做什么?老子要杀了他。”

    “妈的,你有种。”好意提醒裴全,却没有得到对方的理解,仇俊也是气得无话可说,只见仇俊一把拉过欧楚阳,大声道:“来啊,我现在不管了,你有种过来杀了他。”

    “你?别以为我不敢。”裴全怒喝着,身形暴闪,一阵晃动之后,瞬间便到了二人身前,随后一把抓起了欧楚阳的右手,挥掌便要落下。

    “全哥~”

    “欧楚阳~”

    这一变故,着实把众人吓了一跳,众人急的立即大叫出声。不过在场中,唯独欧楚阳与仇俊脸色并没有太大改变,因为只有他们俩相信,裴全绝对不敢这么做。

    眼中闪动着愤怒的光芒,裴全一只手拉着欧楚阳,另一只手呼的一声便要落下,只是,正如欧楚阳与仇俊欲料的那样,那蕴含内劲的手掌在即将拍击到欧楚阳头顶的同时,噶然停止了下来。

    瞪着欧楚阳,裴全被气得咬牙切齿,自己一身六级武卫的实力,却在一个还没有凝成内气战衣的新生面前,如此狼狈,这在以往是从未有过的耻辱。多次,裴全想要将其毙于掌下,可是,他心里明白,这里毕竟是圣地,这里毕竟是学院,并不是外界那纷争杀伐的大陆,所以,他不敢。因为那后果,根本不是他能承担的,就算是他的大哥,也承担不了。

    愤怒与无奈的挣扎间,裴全并没有收回手掌,仿佛要让欧楚阳付出点代价,前者一把将欧楚阳手腕上的身份手镯撸了下来,随后才放开欧楚阳的手。

    看着欧楚阳,裴全恶狠狠的道:“小子,你给我记住,今天的事不算完。”裴全说完,大步走回伙伴身旁,冲着仇俊说道:“仇俊,别以为你制止了我杀人,我就会欠人情,告诉你,这个人情,老子不领。哼!我们走。”

    说完,裴全大手一挥,也不再提之前胜后,夺取灵晶的话茬,转身便向着圣地内部走去。

    见到自己的老大离开,随行而来的四人同伴自是不能继续留在这里,同样怒瞪了欧楚阳与仇俊等人一样,四人也随着裴全消失在树林深处。

    眼望着裴全的离开,直至那五道身影消失,仇俊这才转过头来看向欧楚阳,道:“我们,又见面了。”

    闻言,欧楚阳微微一笑,丝毫没有之前被人重伤的痛苦之色,相反定的抹去残留在嘴角上的血迹,对仇俊说道:“是啊,我们又见面了,不过,我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场合见面。”

    “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仇俊也不管其身上的伤势,盯着欧楚阳问道。

    “当然记得,你说过,你会在圣地等我。”欧楚阳笑着答道。

    上下打量了欧楚阳一眼,仇俊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不过,现在看来,等与不等也不重要,因为你已经没有能力与我一战了。”

    见到仇俊看着自己,欧楚阳也是无奈一笑,道:“没有办法,发生了点小意外。”

    “不管怎么样,你,让我很失望。”仇俊冷哼了一声,也不提什么,转身就要离开。

    看着仇俊离自己越来越远,已经有十几米的距离,欧楚阳突然想到了什么,便冲着那背影,大声道:“仇俊~”

    仇俊停下了脚步,并没有回头,只是用那低沉的声音问道:“什么?”

    即便是仇俊没有看向自己,但欧楚阳还是咧了咧嘴笑着大声道:“今天。谢谢了。”

    没有言语,仇俊慢慢的消失在欧楚阳的视线当中。而见到对方如此冷酷,欧楚阳无奈的耸了耸肩。

    对头离开,东方雪等人方才围了过来,一脸关心的看着欧楚阳问道:“欧楚阳,你没事吧。”

    经几人提醒,欧楚阳方才感觉到自己的肩头隐隐传来痛楚,不过心性坚定的欧楚阳为了不让一众好友过分担心,并未表现出极为痛苦的神色,只是佯装无碍道:“没事,能有什么事。”

    见到欧楚阳无事,几人这才放下心来,不过,东方雪倒是愁容满面的问道:“现在,你的身份手镯被裴全夺去了,以后也就不能在生机池修炼,你打算怎么办?”

    闻言,欧楚阳眼中暴出一道精光,看着那裴全离开的方向,恨声道:“当然要夺回来。”

    从夺战林一路走回圣地,欧楚阳等人也是见到了几支夺灵晶的小队,只不过,也许是由于几人身上或多或少的带着一些伤势,这些夺晶的小队自然可以看出欧楚阳等人在之前已经经过一场大战,所以也并没有哪支小队不开眼的出手拦路抢夺,一路上五人倒是很安稳的回到了圣地之内。

    与四人离别后,欧楚阳径自回到了药园,而累了一天后,前者早已没有了精神。回到自己的屋中,欧楚阳一屁股坐到床榻之上,回想着这一天发生的一切,尤其是后半日,遭到裴全等的拦路夺晶,更是气愤的狠狠的拍了一下床沿。

    对于其他圣地学员来说,身份手镯也许只是一个去到生机池修炼的启动器,可对于目前的欧楚阳来讲,这身份手镯无疑于自己的性命,所以,不管想什么办法,一定要将身份尽快手镯夺回来。

    愤慨间,欧楚阳想了无数办法,可是就是因为那唯一的一层阻碍,自己根本没有能力去夺回身份手镯。正当其暗自苦恼着,突然,灵魂中响起了王阵的声音。

    “嘿嘿,小子,窝火了吧。”

    微带戏谑的调侃之音,在欧楚阳灵魂中一荡,荡起了层层波澜。而听到这个声音后,欧楚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很好笑吗?要是好笑的话,尽管笑吧,反正我已经这样了。”

    “年轻人,不要遇到什么事就这么自暴自弃的好不好。”王阵淡淡的说道,言语中丝毫没有因为欧楚阳的失望而做出些许劝解。

    “那你说怎么办?你不是不知道,那身份手镯对于我来说,有多么重要,现在将它遗失了,我的小命不保啊。”欧楚阳无奈的说道。

    灵魂中稳入安静,片刻之后,王阵方才笑着说道:“也许,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糟糕呢?”

    “嗯?”闻言,欧楚阳一愣:“难道你有办法帮我尽快夺回手镯?”

    “啊~,这个嘛,当然有。”听到欧楚阳问起,王阵支支吾吾的回答道,不过那欲言又止的口气却是令欧楚阳十分的不爽。

    “有办法就说啊。别吞吞吐吐的好不好?”翻了翻白眼,欧楚阳焦急的问道。

    “这个,好吧。”仿佛是很难为情的,王阵想了一会儿才说道:“你现在的情况只是不能全力使用内气,所以实力大降,不过,你还有灵魂之力啊,你的灵魂之力也很强大,只是目前还不会使用罢了。如果你能善加运用这灵魂之力,说不准还真能打败那个…,那个什么来着?”

    “裴全。”欧楚阳无语了。

    “啊对,裴全,小角色而已,一个六级武卫。”

    “六级武卫,还小角色?那是对于你来说的吧,对于我,这种实力是我现在还不能打败的。”欧楚阳叹了口气答道。

    “未必。”见到欧楚阳怅然若失,王阵立马反驳道:“如果你能学会我教你的东西,那最起码打败他还很简单。只不过…”

    一听王阵能教自己如何打败裴全,欧楚阳一脸颓废之色立马消失的荡然无存:“什么东西?只不过什么?”

    见欧楚阳焦急的样子,王阵嘿嘿一笑道:“只不过,这东西可不好学啊,你能不能学会就得看你自己的了。”

    “什么东西?武技?秘术?快说啊,你能不能不调我味口。”一听有门,欧楚阳当然急不可待的开始催促起来。

    顿了顿,王阵突然不再调侃欧楚阳,反而用着十分正经的口气言道:“这东西不是武技,也不是秘术,而是一种印诀和一套一个人使用的阵法,这个印诀以及阵法是我自创的,十分难学。如果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给你,不过,能不能学会是一方面,最重要的,如果我教你了,你必须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条件?”闻言,欧楚阳一愣,问道:“什么条件?说来听听?”

    见状,王阵也知道欧楚阳很着急夺回手镯,前者便说道:“第一,这套阵法如果你能够学会,不经过我同意的情况下,不允许你将它教给任何人,即便是说出去,也不可以。”

    闻言,欧楚阳点了点头:“放心,我还没有傻到把自己的底牌胡乱的吹嘘出去。”

    “恩。”灵魂中,王阵赞赏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第二,学了这套阵法之后,你就等于是我的弟子,我不要求你什么宏扬宗门,也不要求你发扬光大,我只要求你,如果有一天,你的实力能够达到大陆顶峰的时候,必须要跟我去一个地方,帮我找回我的肉体。”

    欧楚阳想了想,倒是无可厚非的答道:“这没问题,受人点水恩,定当涌泉报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这个不用你说,如果日后你有你肉体的消息,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定当全力相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