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二五章 圣地选拔

第四二五章 圣地选拔

 
    ……

    黑血蚕,几人都知道,这种灵兽是出自于幽暗山脉,通体黝黑,就连血液也是黑色的。当初,为了给裘战解毒,青尘不是没往黑血蚕身上打主意,企图从这灵兽本体内得到一丝半点的进展。只是,让他们失望是,这黑血蚕并不是天生便就如此模样,黑血蚕是由一种被称为血蚕的灵兽进化而来,只不过,这进化的机率乃是百万分之一,能真正进化为黑血蚕的血蚕少之又少,可以说,想到捕捉到黑血蚕,不仅仅需要高于它的实力,更多的还要靠运气这种东西。也就是所谓的可遇不可求。

    而当他们听到解毒药需要这黑血蚕作为药引时,几人心底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瞬间便熄灭了去。

    视线在欧楚阳脸上扫过,四人皆是发出一声叹息,而后,青尘黯然道:“想不到,这解毒之法真是跟黑血蚕有关,唉~,遗憾的是,这黑血蚕实乃是可遇不可求之物,我们曾经也想到过此法,后来,我和裘胜兄在幽暗山脉中寻找过,可就是没发现有黑血蚕的踪迹,现在看来,想要找到它,难度不小啊。”

    闻言,欧楚阳皱了皱眉,随即赞同的点了点头。得到丹神手扎的他,自是在那手扎中得知了这方面知识,确实,黑血蚕实在是太少了,那种异类的灵兽在大陆上皆是少之又少。不过,欧楚阳并未感到失望,反而眼神当中更是流露出一丝坚毅之色。

    欧楚阳道:“不去找又怎么知道?也许当初没有,现在又会出现了呢,总之,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丝希望,这黑血蚕我必须要得到。”

    听出欧楚阳语气中的坚定,几人颇为赞赏的点了点头,与欧楚阳相比,年纪较大的他们早就少了那股年少气盛的拼劲。

    “欧小兄弟说的对,以前找不到,不代表现在找不到,只要用心去找,相信总有一天能够找得的。”重病在身的裘战,眼中陡然暴出一道久违的精光,朗声道。

    “可这时间上的限制…”一旁,裘娜担扰着这一年期限,不禁消极道。

    闻言,欧楚阳点了点头,道:“所以说,现在时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不,也许你还有更长时间。”忽然,青尘却是反驳道。

    “更长时间?”欧楚阳一愣,显然,他不明白为什么青尘会有此一说。

    几人的目光皆是转向青尘,一脸疑惑,等待着他的解释。

    青尘没有马上回答,反而陷入了沉思中,此时,会客厅内一片寂静,直到众人看见前者的眼神一亮,方才听到青尘说道:“那黑血蚕曾经出自于幽暗山脉,想来是因为那紫叶菊的缘故,所以,我们的目标还是要放在幽暗山脉上,这样吧,以后的日子,这找寻黑血蚕的任务,还是由我裘胜负责,我们会定期的到幽暗山脉上搜索,而那紫叶菊不难得到,只要是有血蚕的地方,一般都会有那种东西,不过那最后一样燃灵花,就需要裘娜到大陆上去收集了,毕竟,关于它的信息我们得知的很少。”

    青尘顿了一顿,目光最后停留在欧楚阳身上,道:“你目标的任务是尽量控制黑血蚕丝之毒的恶化,延长你的寿命。”

    “延长寿命?怎么延长?不是说只有一年吗?”欧楚阳疑惑的问道。

    瞧着欧楚阳的表情,青尘一扫之前的凝重,换上轻松的表情,笑道:“你现在不还是尚武学院的学员吗?”

    正低头苦笑的欧楚阳陡一听到尚武学院四个字方才想到自己还是那学院的学员,旋即脸颊之上露出一抹苦涩,道:“是又怎么样?还有几日便是圣地选拔赛了,可我现在?”

    举起双手,欧楚阳用力的所握了一握,却丝毫没有感觉到那曾经拥有的强大力量,不禁失望的低下了头。

    “圣地选拔赛的事你就不要想了,我已经与楚江卓说过,你会被做为特例直接送到圣地修炼,当然,去圣地修炼是有着一方面原因的,在那里修炼,我敢保证,你目前寿命可以延长至三倍,也就是说,你有三年的时间去等待着我们的好消息。”

    “三年?”青尘的话对于欧楚阳来说无疑于一个巨大的惊喜,而在这般喜人的消息之下,欧楚阳心底终于再度燃起了希望之火。

    听到欧楚阳可以延长这么长时间的寿命,裘娜等人也是替他高兴起来,裘娜柳眉一展,旋即用那勾魂的声音言道:“这就最好了,三年时间,足够我们准备很多事情,说不准,三年后,父亲与小然都能排除黑血蚕丝的毒素。”

    “哈哈~”爽朗的笑声,在裘娜充满希望的话语后,从裘胜的口中传后,而后,几人也是畅快的笑了起来,客厅中一直压抑沉闷的气氛终于被这充满喜气的笑声所取代。

    简单的聊了几句后,由于裘战身体需要休息的缘故,裘娜等人未再多留,便离开了丹堂。

    而在这次与裘娜几人见面后,两个月来,欧楚阳那极度郁闷的心情也是得以缓解,诚然,黑血蚕丝之毒有了解决的办法,更有着青尘与裘胜这两位强者以及玛林商会的全力相助,那药材之事将会更有希望。

    只不过,万事都不可能完美,在裘娜离开之后,青尘却跟欧楚阳说过,这次圣地之行,有着那苛刻的学院规矩为前提,欧楚阳再也不可能成为尚武学院的学员,所以,他也不能像那些优秀学员一样修炼,为此,欧楚阳还感叹了半晌。当然,如果要是比起自己的小命来,这也就不算什么了。

    如火骄阳,悬挂于晚冬的蔚蓝天际,直把昨夜降落的那铺天盖地的白雪,化成无数清透的水流。在这个冬季将过、春季将至的季节里,也许是受到高挂的红日的影响,飞云帝都内无处不弥漫着占据了大半天际的雾气。

    飞云帝都内,形形色色的人流倾巢而出,开始了他们忙碌的一天,渐渐的,随着人流的剧增,大街小巷上立时便传来了吵杂的喊声,这会聚的喊声、叫卖声跟往常一样,尽显着这成立了约五百年之久的飞云帝国的繁华与鼎盛。

    可在此时,相对于这般会聚在一起的声的海洋却显然无比微弱,原因在于,在帝都的一处庞大的地域内,有着一股更为震撼的欢呼与呐喊之声,正频频的向帝都的所有角落铺散而去,这股喊声带着强烈而又浓烈的战意传遍了帝都的每一个角落,就连在帝都之外,不远的几个小型村落的农家也是十分清晰的听到了这如滔天般的呼声。

    听到那不远处传来的震天喊声,所有人皆是目露敬仰之色的向那恢宏的地域望去,随后,大部分又是感叹的摇了摇头,他们在恨,恨自己为何不像那片地域内的人一样,拥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资,可以修炼那令人崇羡不已的内气。

    今日,坐落在飞云帝都内,拥有着无比尊重地位的尚武学院,迎来了一次规模宏大而又十分重要的日子。不仅是身为尚武学院一员的学员们知道,就连外界一些武修者也是清楚,在今天之后,又将会有一批天资卓越的学员被送到那令人神往的武修圣地。

    圣地,一个被人传诵了几百年的名词。当所有武修者一想到这个地方的同时,目光之中都会流露出一道向往之光,而他们那颤动不已的心潮也是不能自己的翻滚不休。

    圣地选拔赛。正是所有尚武学院的学员无比重视的日子,本来,在飞云帝国内,如果能进入到尚武学院修行,这便是犹如考上一个最大最有实力的学府一样,令人倍感荣耀。而如果,在学院内,有哪个学员能够幸运的被圣地挑选出来,进入潜修的话,这对于一般的家庭乃至家族,无疑是等于破天荒的喜事。这般喜事,就连各大势力、各大家族的人也不能忽视。因为,如若能够进入圣地,不仅是对某一个人实力的认可,更是预示着那个人会有更光明、更远大的前景在等待着他。圣地,就犹如一座登上实力与地位的梦想之桥,牵动着无数武修学子的修炼之心。

    如海浪翻涌般的喊声,没有半刻停息的由尚武学院试炼广场传出,一时之间,将整个天际完全占据,天空中,就连偶而飞过的鸟儿也是受到这般喊声的波及,无法平稳的翱翔。

    试炼广场之上,无数双精光暴闪的双眼目不斜视的注视着那场中疲于奔跑的两个人影,视线中,赤与蓝两道截然不同的光芒在双方急速闪掠间,频繁暴起,时而碰撞,皆会引起一道轰然巨响,同时迸发出耀眼的火花。

    “蓬。”

    又是一次搏命相撞,两道人影在陡然泛起的能量涟漪环绕之下,其中一人向后倒飞而去,受到强力一击,这人脚下迅速踏地,一股强大的力量届时全数的用在了脚下,企图依靠着这力量,稳住急速暴退的身形,可是,令他失望的是,这股力量实在是太大了,以致于自己不论如何用力,也无法卸去这股力道。无奈间,人影凄然落于擂台之外,而这时,四周围观的人群再次暴发出阵阵叫好之声。

    “第十七场比试,火五班,XX胜。”

    待到蓝色人影飘落场外,一道蕴含着内劲的吼声顿时响起。随后,稳居于台上的赤红色人影兴奋的将紧握的拳头高高举起,面容上带着一道极为骄傲的神色向着四周环视了一圈,便走下台去。

    而台下,那道刚刚飘落的蓝色人影也是在同一时间散去浑身光芒,沮丧而又落寞的挤进了人群,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场比试造就了一个优秀的胜利者,同时也是打击了一个相对薄弱的对手,这般残酷的竞争,如果让一些普通人看了会有些不忍,但在此时,在这群武修学院的眼中,却显得理所应当。

    成者王、败者寇,万古始然。

    看台之人,那攒动的人潮里,一双深邃而又明亮的黑眸,一直关注的场中的情况,当看到这胜败刚分的时候,黑眸的主人不自然的紧了紧双拳,眼中流露出一抹不甘之意。

    旁边,一名老者拂须轻笑,洒脱自然,目光转向那黑眸的主人,道:“怎么了?不甘心?”

    闻声,欧楚阳并未转头,而是一直看着场中,片刻,方才轻轻的出了口气,神情恢复那习惯的平淡之态,淡然道:“不甘心又怎么样?现在的我,根本没有资格走上那擂台。”指了指中央场地,欧楚阳不甘的答道。

    “唉~”体会到欧楚阳的心情,老者叹了口气,劝慰道:“不必如此,我想,如果你能将黑血蚕丝这毒顺利破去,以你的资质,他日的成就定不可限量。”

    苦涩的笑了笑,欧楚阳并未因为老者的话而感到好过,眼神扫过这个帝都内地位尊崇的丹堂之主,欧楚阳挑了挑眉毛道:“如果?那要是不能破去呢?”

    老者自然便是青尘,而当其听到欧楚阳的反问时,忽而一愣,旋即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道:这小子,明显还记恨于我啊。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但青尘也知道,欧楚阳所说的也是没错,这黑血蚕丝之毒毒性极烈,虽说现在已经有了解决之法,但那解毒之药的药引却是可遇不可求,而在这样的前提下,自己的劝慰顿时显得无力起来。

    “这…,唉~,相信希望吧。”仿佛无话可话,青尘仰天长叹了口气。而听到青尘这般无计的废话,欧楚阳十分鄙夷的瞪了前者一眼,随后,转身离去。

    “哎?你去哪?”见到欧楚阳一句话没说便要离开,青尘急忙叫道。

    微微停顿了一下,欧楚阳转过头道:“回去。”

    “你不看了?”

    “看什么?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欧楚阳说完,再也不理青尘,转身大步流星的向人群外走去。

    看着逐渐消失在人群中的落寞人影,青尘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跟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