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二四章 以毒攻毒

第四二四章 以毒攻毒

 
    ……

    少年正是我们的主角,身中黑血蚕丝剧毒的欧楚阳,此刻,他正在用最原始的方法:跑步,训练着自己。

    举步维艰般,踏出的沉重步伐,落在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响声,而一旁站在院落当中的青尘每每听到这沉重的闷响,心头皆是随之一颤。

    “唉~,多么勤奋的孩子,现在居然弄成这个样子。”眼神虚眯间,青尘心底暗叹了口气。

    诚然,欧楚阳的举动令这个年过半百的老者也是惭愧的摇了摇头,身中剧毒,空有一身武卫级别的内气无法尽情使用,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因此而消沉下去,但令青尘刮目相看的是,眼前的欧楚阳似乎并没放在心上,而他仍然是按部就班的坚持着训练。

    隐约间,青尘开始埋怨起自己,“要是没有斗丹之事的发生,也许,不久之后,大陆上便又会出现一位超级强者啊。可现在,唉~,即便是以后能够根治此毒,但以后…”

    想到这里,青尘不敢想下去,十一岁,这个年纪是修炼最为珍贵的时期,一个天赋异禀的天才最重要的也是这个时期,只是,有了这剧毒,恐怕这宝贵的时间就要白白浪费了,更甚至的,欧楚阳的天赋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正当青尘暗自叹气为之惋惜之时,身后却传来了轻慢的脚步声。

    闻声,青尘并未回头,因为他知道,能在这个时候进出这院落的,自是丹堂中人,也是自己安排的人。

    青尘身后,一个小童慢步走了过来,随后低声在前者的耳边低语了几句,便恭敬的退下,只是,在其离开的瞬间,目光却是偷偷的望向正在训练中欧楚阳,流露出一抹崇拜之色。

    “欧楚阳,裘娜来了。”

    待小童退下,青尘轻声的唤住了正在疲于奔跑的欧楚阳,而后者闻声,也是放缓了脚步,最后停了下来。

    用衣袖狠狠的抹了一把满布汗水的额头,欧楚阳转过身来看向出言叫住自己的青尘,随后淡然的应了一声,道:“知道了,我换件衣服。”

    没有多话,青尘点了点头,随后向院外走去,而欧楚阳却是回到了典阁的住处之内。

    欧楚阳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后方才来到了丹堂的会客厅,而当其刚刚步入厅门,前者发现,厅内不是只有青尘和受自己邀请而来的裘娜,在裘娜身边更是有着其叔叔裘胜的身影,并且,令欧楚阳疑惑的是,裘胜还推着一只轮椅,而轮椅上坐着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老人。

    轮椅上的老人满头白发,双膝被一条土黄的毯子所遮盖,脸上布满了沧桑的褶皱,微弯的躯体尽显着老态龙钟的模样,如果欧楚阳没有看错的话,在那张苍老的面孔之上,居然还透露着一丝病态。

    见到欧楚阳进来,几人皆是将目光投向前者,微微颔首致意,而前者也是带着满心的疑问径自走上前去。

    “裘老、娜姨。”欧楚阳走近,微微一躬身,打了声招呼,随后便用那询问的眼神看向裘娜。

    见到欧楚阳看向自己,裘娜立马心领神会,柔声道:“小然,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说着,裘娜看向那垂暮的老人,道:“这位就是我的父亲,也是目前玛林商会的会长,裘战。”

    闻言,欧楚阳肃穆,马上上前施了一礼,道:“裘老,您好。”

    “咳~”裘战重重的了咳了几声,半天方才缓了过来,仔细的打量了欧楚阳一番,回道:“你好,小兄弟。一直听裘娜和二弟把你挂在嘴边,本来,早就应该来见见你,没想到,因为身体的缘故,始终没有机会,而今日得见,裘战先替玛林商会多谢小兄弟出手相助之恩了。”裘战说着,挣扎着便要站起,似乎要对欧楚阳行以大礼。

    “前辈,不可。”见状,欧楚阳一惊,迅速的靠近,一把扶住刚欲起身的裘战道:“这是从何说起?”

    被欧楚阳按住,裘战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又是咳了几声,叹道:“唉~,老了,我这一身病怕是没机会治好了,当日,要是不小兄弟在棋盘镇出手相救,恐怕,不仅我这女儿要吃亏,就连玛林商会的声誉也会大受损失啊。”

    目光转向裘娜,在见到对方那盈盈笑意后,欧楚阳方才恍然大悟,原来这裘战竟是拖着这带病之身,前来感谢自己的。

    裘娜微笑着看向欧楚阳,这才解释道:“父亲一直处于昏迷中,最近刚刚清醒过来,等我把紫云发生的事告诉他后,我非要亲自登门致谢。”

    将裘战身子扶稳,欧楚阳这才松开双手,客气道:“裘老这是说的哪里话?我和娜姨是朋友,些许小忙,能帮当然要帮。”

    话音刚落,一旁的裘胜正色道:“小兄弟就不要自谦了,我大哥也是早就知道你,要不是他这身病,早就前来致谢了,小兄弟对我玛林商会的大恩,我裘家人怎么能忘。”

    在欧楚阳昏迷的这段时间,青尘也是早就听裘胜提起过欧楚阳与裘娜在棋盘镇的作为,当时听到过,前者也是略感惊讶,感叹欧楚阳心机之深,不过此时,见到两人客气起来没完,青尘在一旁坐不住了。

    “裘兄,您就别跟欧楚阳客气了,说起来,你们还是比较有缘的啊。”

    闻言,裘战与青尘皆是微微一笑,只是那笑意中却是同样的透露出些微的苦涩之意。

    “有缘?”欧楚阳疑惑的挠了挠头,他丝毫不知,自己与这个从未谋面的老人有何缘处。

    看出欧楚阳不明就心,青尘叹道:“欧楚阳,你有所不知,裘兄曾经是为武尊级别的强者,而现在…”

    转头望了裘战一眼,青尘摇了摇头,接着道:“要不是那黑血蚕丝之毒,现在的他也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青尘的话让欧楚阳一惊,随后将目光转向裘战,惊骇道:“裘老也中了这黑血蚕丝?”

    沉闷的大厅中,回荡着欧楚阳的惊叫,而这道不算大的声音中却是充斥着不敢相信的意味。

    闻言,裘战笑着点了点头道:“我们的情况几乎一样,只不过,我这毒中的时间可是要久了一些,有二十年了。现在我连普通人都不如了。”

    裘战说着,语气当中不自然的流露出一丝哀伤,显然,这要命的毒素已经将眼前这曾经是为武尊强者的老人折磨的绝望不已了。

    “唉~,不说这些了,都是些阵年旧事,不提也罢,听闻这次小兄弟托青尘兄要找裘娜,相信应该不是叙旧吧。”

    短暂的悲伤过后,裘战迅速的将自己的情绪调整了过来,从而又是回复了微笑了表情,淡淡的问道。

    闻言,欧楚阳叹了口气,似乎有着同病相怜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也只是停留了片刻,便因为裘战的问话而回归了平静。

    欧楚阳点了点头,答道:“没错,这次我找娜姨,确实是有事要请娜姨帮个忙。”

    “小兄弟尽管说,但凡我玛林商会能够做到的,定为小兄弟办到。”裘娜尚未说话,可站于裘战身后的裘胜却是张口应道。

    裘娜赞同的点了点头,轻声道:“听见了?小然,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欧楚阳感激的看了三人一眼,随后把抬起头,正色道:“其实,我是想让娜姨帮我收集些东西。”

    “什么东西?”裘那疑惑的问道。

    “有两样。”欧楚阳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接着说道:“是两味药材,一种叫做紫叶菊,而另一种叫做燃灵花。”

    “紫叶菊?”听到紫处,之前稳坐于坐椅之上的青尘却是惊呼了一声,隐约间他好像听出什么,旋即,微带询问的眼神便是向欧楚阳役**过去。

    淡定的点了点头,欧楚阳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接着问道:“怎么样?娜姨听过这两种东西吗?”

    感觉着欧楚阳投递过来的期望的眼神,裘娜也是立马感觉到这两种东西估计对欧楚阳十分的重要,所以后者便低下头,仔细的回忆起来。

    隔了许久,裘娜终于是黯然的叹了口气,而欧楚阳见到前者如此模样,也是失望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裘娜肯定没听过这两种东西。

    “娜姨,如果你不知道的话,还请你帮我留意一下,如果有这两种东西的消息,不管花费什么样的代价,都要收集到,因为这两种东西对我很重要。”

    体会着欧楚阳话语中的凝重之意,裘娜柳眉皱了皱,旋即点了点头,道:“这紫叶菊我到是知道,不过那燃灵花粉?”裘娜想了想再次说道:“你放心,我会尽力帮你收集,只是,你什么时候要?”

    “当然是越快越好。”欧楚阳苦笑着答道,他知道,自己恐怕拥有的时间,如果短时间之内不能彻底根治黑血蚕丝的话,那自己就再也没有恢复的余地。

    见到欧楚阳如此看重这两种东西,再听到欧楚阳跟裘娜说话时的语气,青尘眼神立刻暴出一团精光,情不自禁插口问道:“欧楚阳,你是不是?”

    瞧着青尘那惊讶的表情,欧楚阳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没错,我已经知道了如何才能根治黑血蚕丝的办法,这个办法很简单,只需要配一副药便可。不过,这副药里必须要有紫叶菊和燃灵花的花粉才行。”

    得到了欧楚阳的证实,青尘那惊呆的表情更为夸张,其实也不怪青尘如此,二十年来,因为裘战的病,青尘几乎找遍了医书、丹书,却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办法救治,可现在,这个办法却是让欧楚阳找到了,如此未免不让青尘想到了那丹堂典阁四层。

    “他到底从里面得到了什么?”青尘暗自想到。

    听闻欧楚阳找到了解毒的方法,裘氏三人也是愣在了一旁边,而其中,裘战的表情却是最为激动。

    欧楚阳找到了解毒的办法,也就是说裘战的病也是有了一丝根治的希望,虽然时隔多年,那武尊级别的强者实力也许再也无法恢复,但如果这毒能得以根治,最起码的,自己不用像个病人似的天天被人照料着,更甚至的,裘战知道,这二十年来,要不是有着家族丰厚的财富底蕴以及大量的丹药控制自己的病情的话,自己早已经化为一杯黄土,长眠于地下了。二十年的丹药支撑,花费了家族多少金币,裘战当然知晓,那是一个天文数字。这对于家族来说,完全是一种拖累。

    如果没有欧楚阳的出现,裘战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死去。可现在,上天却让自己认识欧楚阳,并且,这个少年也带给了他早已失去、再也不敢想起的那丝奢望。

    激动的看着欧楚阳,裘战的老泪不知何时顺着满布鱼尾纹的眼角悄然滑下,裘战颤声道:“小兄弟放心,玛林商会定会全力收集此两种药材,让能能够配置成解药,彻底根治好你的病。”

    闻言,欧楚阳感激的看了裘战一眼,轻声道:“前辈,如果这个办法能够奏效,那您的病也会跟晚辈一样得到彻底的治愈。”

    对于裘战来说,欧楚阳的话就犹如一道希望的曙光,在其人生的终点时,突兀的出现,照亮了前者已经灰死的心。而对于这个几乎是承诺的话,前者更是激动的老泪横流。

    不过,在裘战心中刚刚冉起希望之光时,青尘却是出声道:“欧楚阳,难道只需要这两种药材就能解除黑血蚕丝的毒吗?”

    闻言,欧楚阳转过头看了青尘一眼,道:“当然不是,其中还必须有一味药引。”

    “什么药引?”青尘急忙问道,而裘氏三人也是错愕的看向欧楚阳,表情严肃。

    目光在几人的面孔上扫视了一遍,欧楚阳苦笑了一声,方才答道:“熟话说,解铃还需系铃人,这黑血蚕丝的毒,必须要用黑血蚕来做药引,配合紫叶菊与燃灵花粉,制成另一味毒药,以毒攻毒,方可彻底解毒。”

    “黑血蚕?”闻言,四人皆惊。

    丹堂会客厅中,略微昏暗的烛火之光颇有规律的跳动着,而在这不算明亮的烛光照射之下,几张略带惊异的面孔仿佛石化般的凝固在当场。

    黑血蚕丝的毒性,众人皆是深有了解,基于裘战已中此毒有二十年之久,这几人曾经更是对黑血蚕做了一番调查,只是,让众人感到骇然的是,这黑血蚕居然有着十分特殊的特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