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二二章 瞒天过海

第四二二章 瞒天过海

 
    ……

    见状,王阵先是耸了耸言,旋即一脸苦笑道:“你触碰了一个强大的封印,最关键的是,你很幸运,你的灵魂之力得到了这个封印的认可,它被你破解了。”

    “那这里?”

    “封印被破解有两种结局。”王阵无奈的回答道:“一、是封印消失。这二嘛,呵呵,它要重新封印这里。”

    “那现在是哪种情况?”欧楚阳惊问道。

    “笨!”王阵闻言,怒骂了一声,随后道:“当然是第二种,这七色能量已经开始重新会聚,随后便会将这里再度封印,如果我们不能及时出去,结局只有一个,就是我们会永远的被这个封印封在这里,再也出不去了。”

    “啊?”欧楚阳一听,立时傻了眼,不过欧楚阳反映并不慢,短暂的惊呆后,前者指着王阵大骂道:“那还废什么话,快跑啊。”

    “靠,你以为我不想啊。后面的通道早就被你弄没了。”被欧楚阳指责,王阵也是气愤的吼道。

    转过头看去,果然如王阵所说,先前的那七色方格所组成的通道早已不知去向,而映在其眼帘的,则是那无尽的黑暗。

    “你不是阵神吗?快想办法啊。”急不可待,欧楚阳的声音愈见洪亮起来。

    欧楚阳心急,不想永久的被关在这里,王阵亦是如此,只听王阵轻轻挥了挥手,沉声道:“喊什么,让我想想。”

    见到王阵陷入沉思中,欧楚阳也是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光是着急是没有用的,现在,二人的希望已经完全寄托在了王阵的身上。

    欧楚阳并没有说话,怕自己打扰到王阵,前者特意屏住了气息,只是,眼神却丝毫没有离开过王阵。

    以手抚额,王阵想了半晌,直至,那凝聚的七色能量已经庞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后,前者方才大喝了一声,而这一声,却是欧楚阳有史以来听到过的最为美妙的天籁之声。

    只见王阵没有丝毫拖沓,大声道:“凝神,把你的灵魂之力借给我。”

    “怎么借?”

    “别管,心神放缓,灵魂释放,我会牵引你。”王阵急切出口,显然,他已经看到了庞大的七色能量,而这时间,已然不多了。

    欧楚阳的行动也算迅速,在王阵话音落下的同时,前者的灵魂之力再度释放出来,而这一次跟先前不同,不是那般轻柔,相反的,犹如大河决堤般尽数倾泻而出。

    无形的灵魂之力与内气不同,虽然不具有什么攻击性,但却是像一个特殊能量体,迅速被王阵带动起来,短短数秒,但引起了一个小型的灵魂漩涡。

    小型的灵魂漩涡刚刚成形,欧楚阳便感觉到自己的脑中一阵眩晕,连身形也有些不稳起来。

    欧楚阳大惊,这般不要命的释放灵魂之力,对于前者来说,还是首次,而对于灵魂之力小有研究的欧楚阳知道,如果放任自己的灵魂之力释放,到最后,自己恐怕会变成一个白痴。

    “够了。”

    就在这关键时刻,王阵的声音再次响起,而后,欧楚阳赶紧控制着灵魂之力,停止了释放,待他缓过神来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却是让欧楚阳又一次的张大了嘴巴。

    目光所及之处,无形的灵魂漩涡犹如一柄尖刀般横着便击向那庞大的七色能量体,而就在欧楚阳以为两者碰撞会引到一场惊天大爆炸之时,那无形的灵魂漩涡如水轻柔般的与七色能量融合了。

    接下来,更惊人的、也是让欧楚阳燃起一丝生的希望的景象突兀呈现在眼前,无形的灵魂漩涡带动着少量的七色能量,反方向的涌来,而在经过自己与王阵的身边后,强行的形成了一个类似于之前的通道。

    “还看个屁,快跑啊。”

    正当欧楚阳瞠目结舌这时,王阵催促着大吼出声,随后,其虚幻的身影便如雾般飘散,迅速涌入到空灵指环中。

    见状,欧楚阳知道,王阵是回到了那残破的卷中,而自己肯定是要带着他跑路。所以,欧楚阳没有停留,也不管那刚刚形成的七色通道是否能够回归来时的彼岸,欧楚阳脚下狠狠一点,斜着的便向外面冲去。

    丹堂典阁之外,四位老人面色凝重,眼神紧盯着那颤动不已的典阁塔楼,四双拳头皆是捏紧了汗水。

    “怎么还没出来?希望不要有事啊?”青尘心底呼唤着,也期盼着那进入典阁四层的少年不要出现什么意外,否则…。

    突然,天际犹如传来一声炸雷般的彻响,随着这道响声传出,不论是丹堂内部还是外面,无数人皆是将目光投向了响声传出的地方:塔楼顶端。

    “蓬~”

    一道人影,几乎化成了流星般从塔楼顶端暴射而出,而随着其突兀的出现,塔楼顶西侧赫然被炸出一个大洞,而那暴射而出的人影,却是向下45度角的,砸向丹堂院内。

    “徐老,接住他。”

    陡见突变,了解内情的青尘几乎下意识的大吼一声,而站在其身边的武狂巅峰强者徐振,速度更是不慢。

    从消失到出现,徐振的动作没有能够看清,但将这一切完成,却只是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待到徐振再次出现在地面时,其怀中却是多了一个人,这个人便是欧楚阳。

    “欧楚阳。”见徐振将欧楚阳安稳的接下,青尘松了口气,一颗提悬已久的心才算是放下。

    疾步走上前来,青尘蹲了下来,手掌如电般探出,一把就将欧楚阳的脉门扣住,仔细的诊断起来,而看到这一系列举动的徐振,也是没敢将欧楚阳放下,就这么一直抱着他,眼神不断的在“医者”与“患者”之间徘徊。

    仔细的为欧楚阳诊断了一番,在发现前者没有丝毫异样后,青尘才算真正的放下心来。随即,青尘对徐振谢道:“徐兄,青尘谢过了。要不是你,这次,欧楚阳恐怕不死也要伤筋动骨了。”

    之所以向徐振道谢,是因为青尘知道,以刚刚欧楚阳摔落的速度,除了有着武狂修为的徐振外,在场的任何人也不可能及时的将欧楚阳接住,而这,也让青尘十分万幸自己的决定,要不是自己在那一刻有着欧名的危机感出现,致使自己命人将徐振请进来,恐怕,现在的欧楚阳情况不会如此的好。

    “哪里?青尘兄不要多礼,举手之劳而已,只是…”徐振寒暄着,随后目光转向昏迷中的欧楚阳,突然一笑道:“怎么这小家伙总是能搞出这么惊险的事情来,你们之间是不是有着什么秘密?”

    闻言,青尘一笑,神秘道:“也许,是他与众不同吧。”

    青尘说完,突然想起了某事,脸色再度阴沉了下来,回转过身,对迎面走来、一脸关切之色的柳长风说道:“长风,这次搞出这么大动静,外面肯定会有什么风言风语,你出去解释一下,就说…嗯…”

    青尘微微沉呤了一下,接着道:“就说是我炼制六级丹药失败,致使鼎炉碎裂。”

    “可那震动…”闻言,柳长风无奈的摇了摇头,提醒道。

    青尘一摆手,断然道:“无妨,六级丹药的炼制,相信很多人还没见过,有这种动静也无可厚非,你尽管去解惑,信与不信是他们的事,就算是有人能猜到什么,他们也不了解内情,久而久之,这传闻便会消散。”

    “好吧。”苦笑着点了点头,柳长风走出的后院,而一旁的杨成林见青尘与徐振在此,自己也没有什么话可说,想问的还不好问出口,也跟着前者离开了后院。

    场中,只剩下青尘与徐振二人,还有那昏迷不醒的欧楚阳。

    青尘道:“徐兄,先把欧楚阳送进去,我们里面谈。”

    徐振微微点了点头,随后抱着欧楚阳跟在青尘身后,进入了典阁塔楼。

    翌日,帝都一处隐秘的府邸。

    一住不算大的客房内,一个黑衣人和一个脸上带有刀疤伤痕的老人面沉如水的坐在房间之内,黑衣人面遮黑布,看不清其面容,只不过,从其身上隐约所散发出的气势来看,这黑衣人实力竟然不下去那帝国超级强者徐振。

    而坐在其下首的老者,如若欧楚阳和青尘等人在场,便不难看出,这老者正是因斗丹失败而逃离帝国追杀的药林。

    既然药林在此,那这黑衣人也定然是当日与徐振大战上百回合的神秘强者。

    “黑先生。”眼神望向端坐于正位的黑衣人,药林道:“为什么不再派人去杀青尘,要不是你一力阻止,现在也不会…”

    重重的拍了下大腿,药林满心不甘道:“完了,天元下令已经被青尘那老鬼取去,现在典阁封印已经被他破解,相信里面的东西肯定是被他拿到了。什么狗屁炼丹失败,这是青尘在辟谣。”

    黑布遮盖下,一双杀机满布的黑眸,迸射出一道寒光,直射到药林身上,致使后者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便再不敢说话。

    “药老。不是我不想帮你,主子那也曾经有话,要全力助你,可你别忘了,这是有前提的,现在我们的身份还没暴露,这帝都内还有徐振虎视眈眈,注意着我们,而且我也受了伤,现在我们只要一出现,难保他徐振不会发现。为了那典阁的藏宝,你可以不要性命,但我不行,再者来说,那典阁之内到底有着什么,你还没跟主子和我说清楚,你要我怎么帮?”黑衣人言辞犀利,并隐含着怪责之意,不屑的问道。

    “我说过,不是我不想说,而是那典阁之中到底有着什么,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那宝物非同一般。”感受到了黑衣人所散发出来的杀机,药林再不敢不敬,言词立马缓和了许多,只是,那口气仍然显得极为急切。

    “哼!”黑衣人冷哼一声,道:“为了一个不知名的东西,费了这么大力,要是影响到主子的计划,你我都没有好果子吃。”

    闻言,药林再度打了一个寒战,而后,口气开始有些唯唯诺诺起来,道:“黑先生说的是。是药林鲁莽了,药林只是不甘罢了。”

    怒瞪了药林一眼,黑衣人冷声道:“好了,药老可以去休息了,我还要疗伤,等我伤势好一点了,我们再潜出飞云帝都,为了主子的计划,你这面只需要好好的炼丹便可,别的等以后再想。”

    “是。”药林闻言,不敢再多说一句话,道了声“是”后便退出了房间。

    待到药林出去后,黑衣人方才狠狠的咳了起来,而在其咳了几声后,一口鲜血硬是从口中不受控制的吐出。

    充满浓郁药香的房间之内,一阵柔和的能量光华缓缓的流转着,而在其包裹之中,欧楚阳静躺在床上,不带有任何表情,平静的出奇,只不过,令其身边两位老人略显担忧的是,其脸上的那片苍白之色却丝毫没有减退。

    “怎么样了?”

    站在床边,看着床上了欧楚阳仍然处于昏迷之中,青尘不由担心的问道。

    仔细的审视了一番,被提问的徐振先是摇了摇头,随后轻声道:“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由于灵魂之力的大量透支,所以才没有醒过来,不过你放心,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醒来了。”

    闻言,青尘松了口气,放心道:“没什么事便好啊。”

    “呵呵。”徐振缓缓收回抵触在欧楚阳胸前的手掌,淡然一笑,问道:“这次,你们又搞什么?他怎么会?”

    见到徐振问起,青尘也是一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便把前者让到了坐椅上,待到徐振坐下后,青尘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欧楚阳,缓缓道:“没什么?我只是让他去了典阁第四层。”

    “嗯?”闻言,徐振一愣,旋即错愕的问道:“就因为他救过你的命?”

    青尘一笑,摇了摇头,道:“这只是一方面,相比于这个,我更看重他的潜力。”

    徐振恍然的点了点头,把目光投向欧楚阳身上,片刻之后,似是赞同道:“也许你说的没错,活了这么大岁数,什么样的天才我没见过,可在他这个年纪便能晋级四级丹师的,我连听都没听过。”

    徐振再次把目光转向青尘,不由面现疑惑之色,张了张嘴,仿佛挣扎了许久,方才忍不住问道:“那动静是否是封印被破解的征兆?”

    闻言,青尘没有隐瞒的点了点头。

    见状,徐振好奇心大起,接着问道:“那里面到底有什么?连药林都忘不了要回来与你竞这堂主之位。你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我不会相信你的。”

    似乎怕青尘搪塞自己,徐振马上追加了一句,不过,青尘的回答还是令他失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