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一七章 五灵内气

第四一七章 五灵内气

 
    ……

    丹堂,典阁,一处秘室内。

    一个全身赤裸的少年正紧闭双目,端坐于房间中央的一个木桶之内,木桶里,盛装着碧绿的药液。木桶旁边,有着两名学徒正不停的从木桶中先向外、后向内舀着那碧绿的药液。

    木桶左右两侧,两个年龄相仿的老人,正全力催动着体内的内气,双手紧按在木桶的外壁,这般一致动作,皆是把他们的丝丝内气转化为轻柔的能量流,如数的灌注在木桶上。而由于二老几乎毫无保留的将内气不停的灌注的同时,这两位老人全身上下也是如出一撤般的被汗水所侵透。

    也许是由于两位老者的内气过于强大的缘故,在受到二老的全力催动之下,那木桶内的碧绿药液,竟似煮沸的开水一般,不停的翻滚着,而那被蒸发所生产的淡绿色水气,如雾般的弥漫在这所仅有二十几平方米的房间内。

    一旁,身为丹堂堂主的青尘正凝立于这两老一少身边,而当前者看到每次那淡绿色的水气中有微弱的黑色雾气飘出时,青尘便会突然结出一个手印,随后,重重的拍击在少年的背后,再一拉一扯,有时,便会有着一道黑光被其强大的内劲牵扯而出,化于无形。

    “第三根。”再次的拔除这道黑光,青尘心底默念了一下,暗道:“还有四根,欧楚阳,你要挺住啊。”

    随后,青尘收回了放在欧楚阳背后的手掌,回身向外喊道:“绿玑药液不够,还有没有?”

    青尘的身后,也就是房门处,并没有人,而这一声询问,仿佛是对着无形的空气所说,只是,当其话音落下的同时,一道不算迅捷的身影,从外匆匆跑来,而跑来的那人,正是杨成林。

    “堂主,包括刚刚老柳督促的提炼最后一批,也就这么多了,再多连帝国的国库都拿出不来了。”杨成林身形还未站定,便匆忙回答道。

    “二十瓶。唉~,就这样吧,下面的,就看他自己了。”低头细数了一下杨成林拿来的绿玑药液,青尘长叹一声道:“徐兄、楚兄,最后一次,争取再拔一根。”

    闻言,全力运功的两位老人:徐振与楚江卓,微微点了点头,随即眼中的精芒大盛,一股从未有过的强大内气,如浪潮翻涌般的,向着木桶内的欧楚阳体内涌去。

    与此同时,青尘一掌震碎杨成林手中所执二十个瓶子,利用内劲控制着因容器爆裂而散落的绿玑药液,全数的灌注与木桶内。

    届时,强大的内劲与药液刚一接触,便发出了一道沉闷的响声。

    “蓬~”

    木桶裂成了碎片。

    木桶的碎裂,直接导致了整桶的药液四散开来,只是,当这些药液散开的同时,并未直接落在地上,而是犹如一汪春水般诡异的将木桶中央、全身赤裸的欧楚阳包裹住。

    接下来没用多久,强大的内劲便将这逞包裹状的药液尽数蒸发,无比精纯的药气透过欧楚阳的嘴、鼻孔、耳朵乃至全身的毛孔,疯狂的涌进。

    只见,一道较之前还要黝黑的黑芒突然从欧楚阳的头顶窜出,这道黑芒也跟以前一样,只在空气中停留了不到数秒,便消失于无形当中。

    “呼”

    三息长喘,同时由房间中三位老人的口中发出。

    做为房间四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人,徐振首先收功,站起身来,眼看这一地的狼籍,前者不由的惊叹道:“如此众多的绿玑药液,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使用?”

    闻言,青尘也是睁开眼来,摇头苦笑道:“我都没想过会这样,这黑血蚕丝简直太恶毒了。”

    这时,楚江卓也将内气收回体内,看着这一问一答的二老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我虽然帮助了你们,但这小子体内的情况,我还不知道。”

    撇了楚江卓一眼,青尘答道:“算是成功吧,毕竟这是我第二次解黑血蚕丝的毒,经验还是有点的,只不过,麻烦的是,这比第一次要难上许多。”

    “第一次?”楚江卓抬了抬眼,问道:“你是说裘战那老小子?”

    “嗯。”青尘点了点头,解释道:“当年裘战和我们一起对付药林时,中的也是黑血蚕丝,只是,那时的药林只是把黑血蚕丝配到了三针,而现在,欧楚阳中的却是七针。”

    “七针?妈的,这药林简直就是个疯子。当年裘战那老小子中的黑血蚕丝,那只是三针啊,虽然当时你对黑血蚕丝还不太了解,但也替他拔除了两根,只留下一针,便让那老小子在床上躺了这么长时间,那这小子体内还有三根,岂不是要死翘翘了?”

    “这不一样。”青尘反驳道:“第一,当年就算是裘战的实力要比现在的欧楚阳高出很多,但欧楚阳好像是服食过什么强大的灵药,他的身体要比裘战好很多,而且他也要年轻许多。”

    “这第二嘛?”青尘皱了皱眉头,接着道:“欧楚阳体内的内气很特殊,并不是我们所熟知的五灵内气的一种。”

    “不是五灵内气?”这下连徐振都有所惊讶了。

    “不是。”青尘点了点头道:“别看他的内气十分像雷属性,但我敢断定,他不完全算是木灵系的雷属性。也许是一种变异的内气吧,就像是血宗。”

    “变异?”徐振与楚江卓对视了一眼,眼底深处同样流露出怀疑的目光,显然,对于青尘的话,他们并不十分赞同。

    “第三…”虽然看出二人眼神中的意思,但青尘并不详加解释,接着道:“当年为裘战治疗的时候,并没有这大量绿玑药液的辅助,而是硬性的将其体内的其中两针逼出,要知道,这绿玑药液的作用,是我在为裘战治疗后,冥思苦想才得来的办法,有了绿玑药液的辅助,欧楚阳还不至于完全废掉。”

    “不至于?那也就是说,还是有可能废掉的?”楚江卓问道。

    “当然有可能。黑血蚕丝是史上最强猛毒之一,它的主要作用便是能使受害人,在短时间内,受到这几针的封脉影响,一身内气无法轻易使出,而且,有着黑血蚕的毒,也会慢慢的将受害人的经脉完全封死,时间再长点,这毒就会深入气海,化尽内气,最后使人全身溃烂,直至化为一滩黑血为止。”

    闻言,徐振和楚江卓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从青尘中话语中,他们不难听出,如果欧楚阳不能急时将全数的黑血蚕丝针逼出体外,那将来就有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废人,甚至是死人。

    细细的思量了一下,徐振问道:“他体内还有三针黑血蚕丝,这样的情况,能坚持多久?”

    青尘抬眼看了看徐振,知道他也在为欧楚阳担心,不敢隐瞒道:“一年,如果一年之内不能将之解决,一年后,欧楚阳就算是废了。”

    “只有一年?”楚江卓惊呼道。

    青尘点了点头,随之而来的便是满脸的苦涩,道:“就一年,虽然你们两个倾尽全力,还有着这么多绿玑药液和丹药的帮助下,才能逼出四针,不过这种方法也仅仅可以使用一次。而这三针,一年内根本不可能解决,所以说,如果不出意外,欧楚阳废定了。”

    闻言,徐振与楚江卓对视一眼,随后仰天长叹。

    一个绝顶天赋的天才就要陨落了。以后伴随着欧楚阳的,九成九是那普通人的油盐酱醋茶的生活,这对一个武修、丹修双天赋天才来说,无疑比要了他的命还要严重,并且,欧楚阳还会面临着死亡。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楚江卓不甘心地问道。

    青尘摇了摇头,并未答话。在其沉默了片刻后,突然看向楚江卓,道:“也许,有一种办法能够延缓其毒性的发作,但最多也不会超过三年。”

    “什么办法?”楚江卓听到,眼前一亮,问道。

    青尘紧盯着发问的楚江卓,一字一句的说道:“本…源…木…灵…晶。”

    “这…”

    听完,楚江卓呆滞了下来,本来,当其听到欧楚阳还有可能延缓伤势,似乎有救时,前者的心底燃起了一丝希望,可当青尘说出这五个字的时候,楚江卓的眼色顿时黯淡了下来。

    两对四只老脸同时盯着沉入到无语中的楚江卓,片刻之后,徐振突然问道:“青尘兄,事关重大,不知道如何利用本源木灵晶。”

    青尘见两人无比凝重的神色,知道徐振与楚江卓领会错了自己的意思,淡笑道:“放心,要想延缓欧楚阳体内的毒性,不是非得将本源木灵晶给他,他只需要长时间在本源木灵晶的范围内修行便可,然后我再寻求其它的方法来救治。”

    听到这里,楚江卓松了口气,道:“这倒是没问题,虽然圣地选人需要比武,但我楚江卓说句话,还是有点份量的,实在不行的话,我就找个理由把欧楚阳硬塞进圣地,反正多一个人也不算多。”

    楚江卓刚刚说完,徐振也是赞同道:“这个少年天赋异禀,这样的天才,任谁也不想见到他就此陨落,圣地那边如果有异义,我也可上报给主人,让他书信一封至圣地,就算开个后门。”

    青尘闻言,立时肃穆起来,随即深深的向二人施一礼道:“青尘替小徒多谢两位了,至于那解决的办法,我会一直的查找下去,希望能在这三年内找到有效的办法。”此刻,青尘已经真心实意的把欧楚阳当作了自己的徒弟。

    徐、楚二人见状,大惊,忙不迭的扶住几欲拜下的青尘,随后,三双六只老脸齐齐的将目光转到了尚自在昏迷中的欧楚阳。

    “希望,你能幸运的抗过去吧。”

    初冬清晨,这是连日来最为温暖的一个早晨,在这遍洒的阳光之下,就连早起的鸟儿也是感觉到了这一份冬日里独有的暖意,欢快的鸣叫着。

    只是,与之恰恰相反的是,帝都的丹堂院落中,一个少年却是面容沮丧、一脸悲伤的斜靠在大树上,目光呆滞的看着远方。

    少年,正是醒转过来的欧楚阳。

    嘴角叼着一根树枝,此刻的欧楚阳无数次的想要把嘴上所叼着的树枝变成一根能够令他暂时忘却烦恼的香烟。可事实上,他也就是想想罢了,因为,这个大陆上并没有他前世生活中的香烟,更不可能的是,他根本忘却不了自己一身功力被废的事情。

    虽然欧楚阳的成功,除了依赖于那数百颗灵果,依赖于那好到了天上的运气,但这仅仅不到一年的修炼,前者也是从未停歇过,这种努力的付出,得来的自然是高额的回报。

    只不过,上天似乎十分喜欢与自己开玩笑,好不容易才有了尚算强大一点的实力,就这么被收回。欧楚阳不甘心,他不甘心的是:为什么好人得不到好报?

    前世,为了救一名即将发生车货而丧生的儿童,自己提前领略到了死亡的滋味,不过,幸运是,上天虽然收走了自己的躯体,但却保留了自己的灵魂,使自己完成了一次懵懂的穿越,重新活了过来。

    拥有了第二次生命,经历过一次死亡的欧楚阳自然是无比珍惜,不仅如此,欧楚阳更希望自己活的比以前还要好,所以他努力了,也奋斗了,并且,多少次甘愿冒着风险为自己争取了一项又一项资本,可待到自己拥有了足够的实力后。可恶的老天,又一次的把自己打回了原形。

    那突兀闪掠过来的黑色,别人也许没看清楚,但身为第一受害人,他自然是再清楚不过,这七道黑光尽数没入自己体内后,自己的身体就犹如被投入到冰窖一般,显得出奇的阴寒彻骨,毒气阴毒到带有一定的腐蚀性,虽然那种感觉很小,但却真实无比。

    “妈的,两次都是下意识的,居然都是差点就挂了,混账老天,玩我玩的还不够吗?”

    仰天怒骂了一声,欧楚阳再一次的将自己拉回到了现实。

    在斗丹大赛中取得了胜利的欧楚阳,本应一举成名,成为帝国中最受人瞩目的年轻一代的最强丹修者,可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致使自己身受黑血蚕丝之毒,一身功力几乎尽数被封,而被青尘经过了半月的救治的欧楚阳,在醒来后,突然发现自己的经脉大多数受阻,这般情况始然之下,欧楚阳曾经试验了一下,体内的内气虽然没有半分减少,但如果想要如以前那样随心所欲的使用,却是再也不可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