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一二章 狠辣无情

第四一二章 狠辣无情

 
    ……

    “什么棋子?”

    凝丹失败,谢赞并未因为而感到懊恼,反而目光转向青尘,大声问道。

    见到谢赞凝丹失败,青尘暗暗出了一口长气,随后冷声道:“难道你不知道,施展燃魂禁术,根本是要了自己的命。”

    “不会。”谢赞厮吼了一声,眼底间出现了一丝慌乱,再配合其狰狞了表情,俨然一副魔鬼的样子。

    谢赞把目光转向药林,大吼道:“老师,你告诉我,他说的都是假的,他想骗我是不是?”

    目光中带有期盼的意味,药林瞳孔微微一缩,厉声道:“笨蛋,他当然是在骗你,他不想让你赢,所以在才挑拔我们师徒。你看这是什么?”药林说着,翻掌取出一枚蓝色丹丸。

    “哈哈,是弟子愚鲁,居然有点想信他的话了。”见到这枚丹丸,谢赞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大笑道。

    “笨蛋,还不快炼丹,时间不多了。”药林盯着谢赞,大声催促道。

    “是。”谢赞应了一声,随后转向青尘,道:“我要代老师让你输的一败涂地。”

    谢赞说着,一股比之前更加浓郁、黑暗的火焰升腾而起,而现在,前者又一次开始了炼制。

    “这是什么?”青尘望着药林手中淡蓝的丹丸,不免惊骇起来。

    蓝色丹丸,岂不是六级丹药?

    “复灵丹。”药林话语轻吐,道出这枚丹药的名字。

    “不可能,你不可能炼制出这六品丹药。你的修为已经被破,根本不可能再炼丹了。”闻言,青尘不相信的叫道。

    药林轻笑了一声,淡淡道:“当然不可能,只是这枚丹药是别人所赠,而且就是了为了修复此次谢赞施展燃魂术后所受到的创伤的。怎么?知道自己要输了,不甘心吗?”

    说到最后,药林居然大笑起来,而那笑声充斥着无比的快意。

    “这不是复灵丹。”

    正当药林得意忘形之时,台下某处突然传来一道大喝。这声大喝一经传出,立时冲破场中无数呐喊的束缚,直直的逼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台下,一众少男少女围拢的中央,一个身材魁梧的老人正满脸怒容的站在其中。

    “楚院长?”

    见到老人,众人顿时认出老人的身份,没错,老人正是尚武学院的副院长,楚江卓。

    “楚江卓?”见到出声之人,药林突然皱起。

    “是我。药林,你也太无耻了点吧,连自己的弟子也骗?”楚江卓走到擂台前,盯着药林逼问道。

    闻言,药林面色陡变,随后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楚江卓突然一笑,道:“你拿的根本不是什么狗屁复灵丹。”

    “你胡说。”诡计将被拆穿,药林立马出声反驳道,而其目光却是极为担忧的扫过刚刚恢复第二次炼制的谢赞。

    “我胡说?哈哈~,我没胡说,你拿的确实是六级丹药没错,但绝对不是复灵丹,因为这复灵丹,当初老夫就服食过一枚,根本不是这个样子。”

    楚江卓大笑着,一语道破了药林的谎言。

    而当楚江卓出声之后,别人不说,四大家主却是点了点头,对于楚江卓这人,帝国只要是有头有脸的人都知道,很长时间以前,楚江卓因为追杀一头灵兽,以致灵魂受损,而治愈他的正是原尚武学院院长不知从何处寻得的一枚复灵丹。所以,对于楚江卓的话,他们没有半分怀疑。

    楚江卓的声音暗含内劲,以致于广场之内的所有人都能清楚的听到,与此同时,楚江卓的话音刚落,一旁谢赞的对于青灵御体丹的炼制已经进入了尾声。

    不过,在他听到楚江卓拆穿药林之时,略微一失神之际,谢赞手一抖,一股极其霸道的火焰冲撞到鼎炉之上。

    “轰”

    受到如此大力的撞击,本就被这异类火焰炙烤了半天的鼎炉,却是应声破碎,不过,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是,鼎炉破碎后,地上却摆着一枚变成两半的丹丸。

    场中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在场所有人的视线皆是落在那静躺在地上的两枚半颗丹丸,当他们见到那两枚半颗丹丸的外表还隐约散发着一丝微弱到极点的绿光时,所有人都明白,这谢赞已经成功的将青灵御体丹炼制而出,只不过,这完美的丹丸最后还是由于其炼制者的心神失守而碎裂。这样的话,根本无法评判这四级丹药是否算是炼制成功。

    仔细的分析了一下欧楚阳与谢赞的实力,这个浸淫丹道多年的青尘无疑是场中最为了解两人境界的一人,将欧楚阳与谢赞进行了一番对比之后,青尘当然发现,这个谢赞在炼丹上的天赋有可能要弱于欧楚阳,但前者的经验与目前的实力却是要比欧楚阳强上一些,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谢赞却又施展起燃魂禁术,以青尘的眼光来看,此战欧楚阳的胜率几乎降到了最低点。

    所以,青尘心中那微燃起来的希望之火早已被眼前的实景所取替,目前,他能指望的只能是谢赞炼制失败,这样,最次的情况也是两人打成平手。

    可突兀的,由于楚江卓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横插一手,青尘的心底又一次的燃起了希望之火,有了前者拆穿药林的诡计,对于谢赞来说,无疑是一次剧烈的打击,这样的情况极有可能打断其炼制,使其本心受到干扰,致使炼丹失败。可青尘没想到的是,那时,谢赞已经接近成功了。

    青尘双眼瞳孔一阵收缩,视线始终没离开那落在地上的两枚半颗丹药,灵魂之力全数释放,紧紧的将地上丹药包裹住。

    如此,经过了半晌,青尘突然惆怅的叹了口气。随后,又重新坐了下来。低头不语。

    见青尘的情绪很是颓废,四大家主不由皱起眉头,皆是望向青尘,一言不发。显然,他们也是根据青尘的表现猜出了什么。

    与青尘表现完全相反的是,当药林见到地上的丹药时,却是仰天长啸起来。

    “哈哈~,青尘,这下你还有何话说。”手中捏着蓝色丹丸,一阵光华闪动之下,药林将丹丸收入灵戒中,笑道:“现在谢赞已经炼制出了青灵御体丹,而你也输了。”

    药林的笑声犹如一记重锤深深的敲击前青尘的心神,而后者此时出奇的没反驳,无奈的目光看向欧楚阳,在见到少年依然凝神炼制时,青尘摇了摇头道:“我输了。”

    青尘是一个不甘失败的人,这是毋庸质疑的,就算是他不舍得将师门传下的丹堂交于这个狼子野心的老人之手,但事实却不由得他不承认,这次斗丹,是自己一方败北。

    目光再一次的扫过欧楚阳,尽管他的眼中还燃烧着那雄雄的紫火,但青尘还是提不起一丝希望,毕竟,那可是真正的四级丹药啊,眼前这个年轻的少年无论如何努力,也不可能炼制出来,所以,流露在其眼中的,尽是无奈与失望的灰暗之色。

    “药林,就算是谢赞炼制出青灵御体丹,但也不过是一枚失败的丹丸,而丹堂一方却未必输。”这时,站在一旁的楚江卓却是出声了。

    “哦?”目光微偏,药林不屑的看了一眼楚江卓,道:“那又怎样?就算是谢赞炼制出的丹药不算是那么完美,但事实摆在眼前,他还是炼制出来。可你们呢?”

    药林说着,看向那依然努力的欧楚阳,不知不觉间,满脸皱纹渐渐弯曲起来,脸颊之上充满着笑意。

    “这也叫四级丹药?”楚江卓质疑的指了指地上的碎成两半的丹丸,反问道。

    微笑着看了楚江卓一眼,药林道:“我承认,这枚丹药到最后还是失败了,不过,那是在谢赞炼成之地方才失手,虽然这颗丹药现在已经不具备什么功效,但他还是炼制成功了。不是吗?”

    闻言,楚江卓也是微微一笑,道:“那你怎么知道你就赢定了?欧楚阳那面还没结束呢?”

    “楚江卓,我不得不佩服你,单论这沉稳的心性,就算是青尘也比不上你,不过,你还是先看看时间,你觉得他真的能炼制出来吗?”药林抬头看了看天,说道。

    “未必。”楚江卓双目圆睁,正色道。

    “那我到要看看喽。哈哈~”

    “老师。”药林这边话音刚落,台上的谢赞突然开口了,而当其刚刚出声之际,所有人的目光皆是向他望去,只见,此时的谢赞原本英俊形象早已消失不见,现在俨然一副恶魔形象,而最可怕的是他的声音已经变的嘶哑非常,看来,这燃魂禁术不只透支了其灵魂,还燃烧他的修为,现在的他全身上下毫无一丝武修者的气质,就像一个病重的普通人一样,就连脚步都有些虚浮。

    眼望着谢赞摇晃着向自己走来,药林眉头一皱,斥责道:“笨蛋,居然炼制失败,亏我还把燃魂禁术传授给你,你太令我失望了。”

    不惜燃烧着自己的灵魂,也要为其师取得这场斗丹之赛胜利的谢赞,并没有因此而博得药林的赞赏和关怀,相反,却是换来了药林了那近乎绝情的怪责,不过,谢赞此时根本不会计较药林的口气,濒临死亡之境的他赶忙开口央求道:“老师,快,我快不行了,复灵丹,我需要复灵丹。”

    听到自己的老师责备自己,谢赞并未有所羞愧,尽管在他心里,自己的一番努仍然换来老师的不悦和斥责,谢赞也没有丝毫反驳之意,现在的他只顾着自己的性命,如果没有复灵丹的话,他相信,自己决不会撑过半个小时。

    “复灵丹?”药林眼皮慵懒的抬了抬,神情突然淡漠起来,随即抬手指着楚江卓淡然道:“你没听他说吗?我手中的并不是复灵丹。”

    “什么?”闻言,谢赞心神一阵,顿时,一口鲜血忍不住的喷吐出来。

    “他说的是真的?你在骗我。”此刻,谢赞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大声的厮吼出来。

    “哼!没用的废物,就算是我有复灵丹,也不会给你。”鄙夷的瞪了谢赞一眼,药林道。

    无情的话语犹如一柄锋利的尖刀狠狠的刺向谢赞的心窝,而前者也是因为药林的一句话再度的大口吐血,最后,那鲜红的血液直把其身前的地面染了一个彻底。

    “扑通”

    谢赞再也支撑不住透支的身体,重重的摔倒在擂台之上,最后,心有不甘的用手指了指药林,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冷眼扫视了一下已经变成冰冷尸体的谢赞,药林眼中没有半分怜悯流露,反而不屑的低哼一声:“废物终究是废物。”

    将药林的狠辣与无情尽收眼底,在场无数人无不为之动容,连自己的弟子也这么欺骗,这需要多么狠毒的心肠啊。

    无数道喷涌着怒火的目光尽情的投向药林,此时,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那药林早已死过上千万次了。

    感受着台上台下传来的杀气腾腾的目光,药林却是视若无睹的盯着青尘道:“丹堂之位,你应该交出来了,当然,不要忘了,还有你那一身丹修,怎么?用我动手吗?”

    有感于药林的恶毒,几大家方皆是生起了暴起屠杀之意,但无奈,这谢赞之死虽然是跟药林脱不了干系,但究其根本,还是由于他的贪婪断送了其性命。

    青尘摇了摇头,十分不情愿的取出一枚象征丹堂堂主身份的令牌,刚要递出去认输的时候,这时,一道微带稚嫩的清朗笑声,如龙吟般响起。

    “等等。”

    充斥着内劲的爽朗笑声,犹如划过天际的一道雷鸣,响彻在帝都广场上空,而随着这道声音的传出,在场众人的心神不由得为之一震。

    之前,药林与谢赞之间无情的表演犹如一幕话剧般,演绎着世间的丑恶,在那一刻,所有人都见证了这满脸褶皱的老人恶毒的一面,浑然不觉得将擂台之上还在努力炼丹的欧楚阳暂时忘却。

    而此时,当所有人转头望向那场中努力的少年,所有人立时找回了之前的记忆,甚至,更是一脸惊讶的看向欧楚阳还有其面前被刺目紫色光芒所包裹着的鼎炉。

    少年身形笔直,犹如隆冬中傲气迫人的青松一般挺立。与已经死去的谢赞相比,现在的欧楚阳眼中精芒闪烁,显得异常的优秀,而其澎湃的内气不知何时却是出现于体表,那微弱的内气战衣时隐时现,无不宣示着其强大的实力和骄人的天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