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零九章 奇妙境界

第四零九章 奇妙境界

 
    ……

    “到底是什么呢?”

    各种炼制培力丹的药材已经全数抛入鼎内,而此刻,欧楚阳非但没有全力炼制,反而脑中极力的搜索着那奇妙境界的由来。

    手掌习惯性的翻动,对于欧楚阳来说,这个动作已经使用了成千上万次,乃至数十万次。鼎炉内的紫火犹如一个十分听话的孩童一般,很有灵智般的将欧楚阳所投入的药材炼化,没有一丝错漏,而欧楚阳,却是在想着另外一件事。

    奇妙的感觉~,虽然欧楚阳此时全力炼制着丹药,但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个时候应该是十分疲惫才对,可现在,充斥于体内的除了翻涌不已的紫气,还有另外一种东西,这种东西是一种感觉-舒爽的感觉。

    “光晕?山谷?”突然,欧楚阳灵光一闪,想到了那个改变自己一生的奇怪山谷,当初,那进入前的绿色光晕就跟目前的自己所经历的感觉大有相同之处。

    顿时,欧楚阳仿佛从百万个箱柜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一般,无比兴奋。“那光晕不就和现在自己的情况一样?自己此时所凝成了紫气层能够压缩炼药材,使半点药力也不能外泄,而那绿色光晕跟自己的紫气层拥有着同样的效用,那近七十株幻元青诞和几百个朱果,是多么庞大的灵气,如此庞大的灵气,居然在绿色光晕,可见其隔离作用有多强大了。”

    “咦?不对啊,根据王阵的介绍,那山谷好像是一处阵界,可现在~”

    冥冥中,一丝感悟令得欧楚阳几乎忘记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只不过,那一丝心神的偏离轨道只维持了不到片刻,旋即被欧楚阳发现,当他发现自己沉浸在感悟中时,这才记起自己正在比赛当中。

    双眼圆睁,灵魂之力瞬间释放,全部灌注于药王鼎内,欧楚阳这才发现,那几株药材不知何时已经被提炼完毕,现在正安稳的悬浮在药王鼎内,并且有着缓缓蒸发之势。

    这一发现令欧楚阳骇然,慌忙中,欧楚阳取出凝脂金莲,迅速的投入鼎内,凝神提炼起来。

    时间随着凝脂金莲的进入,缓慢流逝着,而这时距离比赛结束,已经不足两分钟。

    欧楚阳抬眼,看向谢赞一边,只见后者正用一种无比玩味的眼神看向自己,那意思好像在等待着看自己的笑话。

    见欧楚阳看向自己,谢赞突然大笑道:“哈哈~,能修炼出丹衣又怎么样?现在你还没开始凝丹吧,看看时间,恐怕不足了。”

    谢赞大笑着,言语中充斥着讥讽嘲笑之意,企图用自己的话语来干扰欧楚阳的炼制。

    当然,欧楚**本不会上当,就在他看向谢赞时,虽说对方面容之上的那抹笑意极为讨厌,但心思缜密的欧楚阳不难发现,其眼神中更是含有着一道极其复杂的恨意。除了这次斗丹,欧楚阳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跟对方接触过,而这丝恨意本来也不应该出现在谢赞的眼神中,对方最多也就是鄙视一下自己。可现在,当欧楚阳仔细的分辨了一下才发现,那丝恨意居然来源于嫉妒。

    “丹衣?”虽然从谢赞口中听到这个新鲜的名词,自己还不知道是为何物,但从其言语中的意思不难听出,这个稀罕的玩意正是自己之前凝结成了紫气层。

    微笑着撇了撇嘴,欧楚阳对谢赞送上一个挑畔的眼神,随后,前者全身一震,一股较之前更加雄浑的内气自双掌疯狂的涌出,并且尽数的输入到药王鼎中。

    被紫气层包裹的药王鼎,受到外来大力一袭,霎时间发出一道刺耳的蜂鸣声,而这道蜂鸣声直把整个广场的震得同时向后倒退了一步,一些实力低下之辈更是忍受不了这极度刺耳的蜂鸣,下意识的低下了头,捂上了耳朵。

    蜂鸣声犹如天际划过的流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当所有人抬起头再次看向擂台时,只见一个英挺的少年意气风发的站在上面,而其手中正托着一颗泛着黄色光芒的丹丸,这般景象与先前谢赞刚刚炼制结束后一样,说明了欧楚阳也是成功的将三级丹药炼制出来,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那微泛黄光的丹丸外表似乎有着一层极其微弱的紫气悄然流转着。

    “咚。”

    就在欧楚阳刚刚炼丹完毕的同时,一声低闷的锣声极为适时的响起,而随着这锣声的响彻,所有人都知道,这第二轮比赛便是告一段落。

    擂台上,欧楚阳与谢赞两人对面而立,对撞的眼神中仿佛暴出了几朵璀璨的火花。显然,这第二轮的比赛,令得在场的二人皆是斗志翻涌起来。

    三级丹药的比拼让擂台上的欧楚阳与谢赞都是面露疲惫之色,而当所有人都看到二者额头上细密的汗水,他们也知道,这第二轮的比赛让二人的体力都是透支不少。

    广场之上,先前那般雷动的掌声不再见到,在这般寂静的场面之下,所有人都能清楚的听到擂台上的二人那粗重的喘息声。

    “第二轮比赛结束,下面开始验丹。”

    寂静的场面维持没多久,便迎来了主持老者的宣布之辞,而随着这道声音刚刚落下,青尘与药林皆是缓步走上擂台,紧随二者之后的,便是那在帝国中拥有着无尽名望的四大家族家主。

    这场斗丹之赛并未请到什么重要评判,全是因为在整个帝国中,如果论到炼丹,青尘当居首位,而这个外来的挑战者药林也是盛传,在二十年前已经拥有了与青尘同样的实力。有了这两人的存在,没有敢来当这次比赛的评判,只是,身为挑战者与被挑战者双方,他们的评判也难免有失公平。所以,这次斗丹的验丹工作就交给了四大家族的家主。

    对于这个提议,药林倒是出奇的没有提出异议,这不是他并没有想到这四人会对青尘一方偏倚,药林之所以不担心,完全是因为这四人的身份。他相信,即使是自己挑战到了飞云帝国的权威,他们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有所偏帮,这不符合四大家族的利益。

    至于第一场为何没有人提到验丹之事,原因很明显,欧楚阳之前炼制的丹药无论在成色和等级上都没有谢赞所炼制的好,不这仅是这几个身份高贵之人所知晓,就连台下无数观望的人武修者也是一目了然,所以,第一轮比赛不需要评判,孰强孰弱,一望便知。

    而这第二场,情况就有所不同了。本来,在双方拿出丹方交予对方炼制前,通知两个丹方的比较,欧楚阳所得的自然要落后于谢赞,但经过一番炼制之后,众人发现,欧楚阳并未依循着传统培力丹的炼制方法去炼制,而他似乎在里面加了别的什么东西,至于加了什么,别说对炼丹方面显得外行的四大家族家主,就连青尘与药林二人也是在欧楚阳故意避开二人目光的缘故下,没有看到。所以,对于欧楚阳炼制的培力丹,所有人都感到好奇,而青尘更是抱着一丝期望的心情走到了台上。

    瞧着这几个在帝国中举足轻重的人物缓步走近,欧楚阳并未动半分,依然信心十足的站在原地,而其面容之上仍旧是一副古井无波的表情。

    欧楚阳有此信心,并不是他自大,而是因为他手中的培力丹,或者可以说,现在欧楚阳手中所执的培力丹已经大变模样了。谢赞所炼制的紫玉固体丹,欧楚阳在之前丹堂内也是炼过几颗,虽然数量不少,但至少也曾经成功过,对于紫玉固体丹的药性和功效,欧楚阳早已了然于胸,相比之下,欧楚阳对自己手中的培力丹突然有了欧名的信心,也许,现在的培力丹已经不能叫做培力丹了,那名字恐怕要再另行取一个才行。

    轻笑间,六人已经走近,而做为丹堂的拥护者,青尘和四大家主皆是先走向谢赞。

    瞧得这个场面,药林微微一笑,与之前的震撼和忧虑正好形成明显的反比,明显,在他细细观察之下发现,欧楚阳炼制的丹药并不象他刚刚造成的声势那样震撼,反而,前者手中托着的丹药根本毫无药香散发出来,要不是那丹丸之上微微泛着标志性的黄光,打死他都不信,欧楚阳手中拿着的是一枚三级的丹药。

    所以,此刻的药林并不担心。

    看着五人走近,谢赞也是与药林之前所发现的一样,欧楚阳的丹药并无什么出奇之处。所以,他很坦然的将手中的紫玉固体丹递上前去,以供几个查验。

    青尘走近,为了避闲,并未首先拿起,反而走到四大家主的后面,以显示其公平。

    四大家主心领神会,走上前去,由公孙阳将谢赞手中的紫玉固体丹拿到手中,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再嗅了一嗅后,方才向青尘投去一个古怪的眼神,随后无奈道:“这是紫玉固体丹,没错。而且…”

    公孙阳顿了顿,极为不情愿的接着说道:“这个紫玉固体丹已经接近三级上品,实在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紫玉固体丹。”

    公孙阳的话音刚落,全场陷入了沉寂之中,随后,在其余三大家主赞事的点了下头后,台下立时传来雷鸣般的掌声。

    比赛到了现在,对于台下的观众们来说,已经没有地域仇恨的分别,在他们心中,唯一有的便是他们眼中二人的努力与拼搏和丹药的优劣。

    雷鸣般的掌声不断的响起,一层叠着一层,犹如奇袭而来的滔天巨浪,久久不断。

    见到如此热烈的场面,四大家主面面相觑一眼,随后,公孙阳皱着眉头怒吼了一声,喝止了台下不断传来的欢呼声。

    等到台下掌声停止,公孙阳这才转过身来看了青尘一眼,叹了口气,走向欧楚阳。而青尘见到公孙如此举动也是明白:这次如果想赢,恐怕比第一轮还要难,毕竟,谢赞所炼制紫玉固体丹已经达到了三级丹药的上品,这般优质的丹药,想要超越,极其困难,更何况,那欧楚阳手中拿着的,还是被誉为低次品的培力丹呢。

    目光转向欧楚阳,青尘也是受到四大家方感染般的叹了口气,他知道,虽说之间欧楚阳所凝成的丹衣属于传说中才能拥有的东西,而他也相信,欧楚阳在此次斗丹结束后也会有一个无比光明的前途,但目前,想要取胜怕是难上加难。

    哀叹间,青尘脚步停了下来,并未跟上去,那样子,仿佛不想见到欧楚阳的失败,而自己也会因为前者的失败而把丹堂拱手让给药林。

    青尘没有动,不代表四大家主不会动,作为比赛的评判,他们有义务去查验每一位参赛者的成果,即便,那结果已经有所定论,他们还是需要去履行他们的义务。

    还是公孙阳,走到欧楚阳面前,前者并未拿起欧楚阳手中的培力丹,反而一脸肃穆的看向眼前这个少年和他手中的培力丹,当他见到培力丹上泛着的微弱到极致的黄光后,眼神之中顿时流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

    公孙阳叹了口气,劝慰道:“年轻人,你很优秀,希望你不要因为此次的失败而失去信心,以你的资质,以后前途不可限量,谨记。”

    公孙阳声音落下,其余三大家主也是摇头一叹,而欧成更是面容紧了一紧,很是古怪的看了欧楚阳一眼。对于这个被自己逐出家族的少年,直到现在,他的心中突然开始有着后悔的意味,尽管这种心思极为微弱,但还是被他发现。突兀间,作为欧家当代家主的他,居然不知何是好起来。

    “也许,父亲说的对,我真是赶走了一个天才。”欧成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不再看向欧楚阳。其实,他后面还有一句话,那便是:只不过,要怨就怨这孩子的出身吧。看着眼前的欧楚阳,这位欧家当代的家主面容之上的怜惜只是停留了片刻,便被眼中一抹愤恨所取代:凌风,要不是你偷走那东西,家族又怎么会放逐你这个天才。

    抛却欧成心里的变化不说,此时的欧楚阳待听到公孙家主的一席激励的话言后,先是一愣,随后淡淡一笑:“晚辈谢过前辈提点,只不过,还请看过晚辈的丹药再说。”

    听得欧楚阳暗含信心的言辞,四大家主皆是一愣,就连一旁边不敢靠前的青尘也是抬起头来,紧紧的盯住欧楚阳。

    “这个时候还有这么大的信心?”几人面面相觑一眼,皆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欧楚阳的一句话不算响亮,但在整个广场的观众屏住呼吸之下,却显得掷地有声。所以,在话音落下之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一个年弱的少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