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零八章 关键时刻

第四零八章 关键时刻

 
    ……

    “皇呤草、龙须草…”细数一下,根据百草纲的记载,这几种草药皆是那三级草药中的次品。

    “怎么才能赢得此阵呢?要是再输,这第三场也就真的不用比了。”欧楚阳暗自想道。

    抬眼向谢赞望去,对方那黑鼎之中升腾的火焰明晰可辩,再细细感受着从黑鼎中散发出的药香,欧楚阳知道,对方已经完成了初步提炼的过程,现在正朝着凝丹的步骤稳步进行着,而看其面部表情,那般从容的姿态,显然,这紫玉固体丹对方也是炼制过,根本对其产生不了什么阻碍。

    “这下麻烦了,怎么办才好呢?”一时之间,欧楚阳那平静的心态立时被打破,心中开始烦躁不安起来。

    “意守本心。”

    正当这时,灵魂之中,突然传来一道低喝。这声低喝犹如天降的闷雷,顿时将心思烦乱了欧楚阳惊醒了过来,而当欧楚阳听到这个声音时,前者方才了解到,自己尚在斗丹的关键时刻。

    “王阵?”陡听到这个声音,欧楚阳立马意识到出声之人正是藏于卷轴之中的王阵。

    “别多想,自己干自己的事情。”听到欧楚阳的猜测,王阵并未回答,而是用着命令的口气提醒到:“培力丹等级最低,但并不代表你不能赢,丹方只是一个丹药炼制方法和材料的记载,并不代表什么,想要赢,必须创出比其更高级的丹药,对方是紫玉固体丹,等级不算高,如果你能创出效力更好的培力丹,那就不难获胜。”

    “创丹?”欧楚阳惊讶道。

    “没错。”灵魂中,王阵点了点头,道:“虽然我不懂炼丹,但这种初级的丹药我还是知道不少的,我的一位老友便是丹修中高强之士,他曾经就创过无数的不为人知的丹药,对于这种三级丹药,应该有着不少改变之法,只是这需要你静心思考。加油吧。”

    闻言,欧楚阳惊讶之余,十分感激的点了点头,随后,也不管王阵现在是否在关注自己,马上席地坐了下来,单手习惯性的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之中。

    见到欧楚阳没有马上炼丹,而是坐在了擂台上,眼睛一直盯着面前的药王鼎欧不作声,青尘以为前者不知道如何炼制,马上为其焦急起来。而场中,一直关注于他的所有人皆是不明就以的看着欧楚阳,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台下,尚武学院一行人中,许洁儿焦急的狠声道:“这个小子,他在干什么,还不快炼。一会儿时间到了。”

    此时,许许多多的人在第一轮比赛结束后,终是找到自己应该鼓励的人,急切之下,台下的呼声不断响起,更甚至的,开始有人催促起来。

    “小子,快炼啊。”

    “加油啊。别给丹堂丢脸,别给咱们帝国丢人啊。”

    “帅哥,我支持你。”

    加油声、鼓励声,一时之间不绝于耳,而在这片喊声之下,终于勾起了所有人的爱国之心,片刻之后,上万人的鼓舞之声皆是朝着欧楚阳的方向传去。

    虽然场内喊声雷动,但身处在这般热烈场景中的欧楚阳,此时却是充而不闻,现在他的头脑正以每秒钟数千转的速度疯狂运转着。

    “培力丹,主要效力便是增强体质,在短暂的时间之内提高人体的最大力量和持久性。这样看来,他的主要效力便是增力,而要提高药效必须使用增力的药材。到底用什么好呢。”

    辗转反侧间,欧楚阳将灵魂渗透到空灵指环中,开始搜索起来。当初,欧楚阳与佟良在日幕森林回棋盘镇时,一路上采了不少草药,而那些草药中,虽然大多是一、二级,但其中也有几株三级草药。而欧楚阳此时的目标,当然便是那几数三级草药。

    “黑魂草?不行。乌根?还是不行…,咦?凝脂金莲。”突兀中,欧楚阳突然发现其中一味草药,而这种草药明显是金属性,暗含攻坚之力,如果配合上培力丹,其效用必会有所改变,只不过,这改变之后成什么样子,恐怕还要是试过才知道。

    “算了,就它吧。”

    算了算,欧楚阳感觉到第二轮比赛已经过去大半时间,再想下去就要来不及,所以欧楚阳顿时打定了主意,准备用这凝脂金莲来做创丹之用。

    选好的草药,欧楚阳腾了一下站了起来,随后在上万人目光关注之下,将手放在了药王鼎上。

    “他要开始了。”

    发现了欧楚阳的举动,场内所有人皆是眼前一亮,十分关注的看向欧楚阳。

    台下,药林自是发现了欧楚阳有所动作,不过,他并未因此而感到诧异,依旧是鄙夷的看着欧楚阳,嘟囔着:“现在炼,晚了点吧。就算你能炼出来,也比不上谢赞的紫玉固体丹。青尘,输的委屈吧。”心中想着,药林狰狞的面容之上浮现一抹笑意,可就是这丝笑意更加令其面孔恐怖非常。

    没有理会台下的叫喊声,欧楚阳催动全身内气游走于体内,在经过一整个大循环后,其精神出奇的集中起来,而这时,就连欧楚阳本身也不知道自己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是感觉到,体内那充盈无比的紫气好像有了生命力一般,按照既定了路线翻涌波动。直到灵魂深处,一道极难察觉的紫色亮点突兀出现后,一股与先前相同的紫色火焰方才在药王鼎内升腾起来。

    紫色火焰一经燃起,顿时照亮了无数人的眼球,虽然他们看不见鼎内的状况,但一些细心之人发现,此次欧楚阳召唤的紫色,明显比上一次要浓烈了许多,甚至,在药王鼎外部,包裹着鼎炉的,更有一层薄薄的紫气缓慢的旋转着。

    “这是什么?”同样的情况,并未让他们在谢赞的鼎炉上发现,所以,在场所有人皆是一脸疑惑的表情。

    场内,一般的丹修者也就算了,但其中有着四人皆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欧楚阳,因为只有他们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四人自然便是在炼丹上有着不少研究的青尘、药林以及杨、柳二老。

    “丹衣?”心性沉稳如青尘、药林之辈自是不会道出这副场景是什么,但杨、柳二老却是在台下惊呼出声。

    闻听二老惊叫,离的比较近的一干人等皆是不明所以的向二老看去,还有的丹堂的丹师已经开口问道:“杨老,这丹衣是什么?”

    张大着嘴巴,杨成林半晌没有缓过神来,而一旁的柳长风却是凝重道:“丹衣,顾名思义,是丹药的护衣。”

    “丹药还有衣服?”众人惊异道。

    这时,杨成林也是缓过神来,不过前者表情仍旧是无比的凝重:“不。丹衣并不是丹药外包裹的衣物,他是对丹修强者一种实力说法,传说中高级丹师炼丹的时候,极少数的有某些天赋异禀之人,能够通过强大的火焰和灵魂能力,在药鼎外部形成如同现在你们所看到的保护膜,而这种保护膜的作用只有一项,那就是能最大限度的保证药力不外流,而得到更好的压缩凝聚。但这只是以前听长辈们提到过传说,没想到真的会有这样的事。”

    杨成林缓慢的说道,眼中的惊骇之色愈加强烈起来。随后,他将目光投射看台之上的青尘,用一种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堂主,好像连你也没能形成丹衣吧。”

    台下,青尘一双老眼精光闪烁的紧盯着正在全力炼丹的欧楚阳,内心中犹如一片暴风雨来临大海一样波浪翻滚。

    “丹衣。”青尘心头默念着这他追寻了一辈子也未曾体会到的两个字,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现在正是关乎自己堂主地位的斗丹之战。在他心中,仿佛这广场上的上万人已经消失不见,而其眼中唯一存留的,只有那台上全神贯注的英挺少年。

    “老师。难道是你在天感应到弟子此次应有大劫,才派遣这个少年来解救于我吗?”

    沉思间,青尘的老脸上居然挂上了两行如银般的泪光。还好,眼下欧楚阳全力炼丹所产生的那一层薄薄的丹衣已经把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要不是这样,恐怕当他老泪横流时,坐在身边的一众强者早就发现了。

    偷偷抹去挂在苍老面孔上的泪痕,青尘向着四周望了望,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才放下心来。随后,青尘再度回到先前那般严肃的神色,一个从未有过的心思陡然在心中萌发。

    台下,靠近谢赞一边的药林此时拥有着与青尘同样的震惊,只不过,青尘眼中的震惊是蕴含着一抹欣慰与开心,而前者此刻的眼神中无比透露着与之相反的狠厉与杀机。

    “怎么会是丹衣?他这么年轻,难道灵魂居然纯净到足以净化外界杂质的作用?”药林惊叹着,随后,目光首次的离开了比赛的擂台,向人群中望了一望。

    药林的举动可谓微乎其微,以致于广场上没有人注意到他,可是,那人群中却是有着一个黑衣人像是感应到了药林的举动,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这一抬头,直接导致了药林的目光与他对接,片刻之后,药林猛的感觉到一道参杂着疑惑与不悦的精芒闪过,令得药林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

    像是被台下某人的一眼惊到,药林微微的点了点头,紧接着才把目光放到比赛的擂台上。此刻,谢赞的炼丹已经接近尾声,不止药林,在场所有人几乎都能感觉到前者那黑鼎内隐约有着一道极其微弱的黄色光芒正在向外投射着。而一见到这个景象,这些人便是知道,恐怕谢赞所炼制的紫玉固气丹正在逐渐完成凝丹的过程。

    算了算时间,这第二轮比赛已经还有十余分钟将要结束,而这三级丹药的炼制居然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看来,炼丹这个工作着实困难无比。

    手掌按住黑鼎,谢赞自从一开始便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炼制紫玉固气丹上,至今为止,已经足足维持了五十分钟左右,这么长的时间的炼制,还能将火焰控制得极为得体,看来,他在炼丹上的修为也不是白给的。

    灵魂之力包裹着整个黑鼎,赤红色的火焰犹如一条长龙一般围绕着那鼎内几滴被提炼了半晌的精纯药力,眼看着自己所提炼的药力水珠,正在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向一起凝聚,谢赞的脸上终于再度出现了如初临时的笑容。

    “这紫玉固气丹果然难炼,虽然他只是中品偏上,但其功效却足以令得许多人都眼红啊。”

    谢赞想着,对于他来说,紫玉固气丹在他的手中,已经不可能失败,现在他所要做的便是极力控制火焰的平稳性,以防止丹药突然变化而被火焰所焚毁,而这随后的步骤,前者自认为已经经历了无数次,根本不可能失手,所以,偷出闲来,谢赞把一直低下的头抬了起来,向欧楚阳那边望去。

    这一望不要紧,谢赞立时大惊失色,而由于自己的一时失神,手掌突然哆嗦了一下,鼎内即将成形的紫玉固体丹险些被赤红色的火焰所焚毁。还好,谢赞反应够快,要不是他急时稳住心神,恐怕这一炉丹药早就毁于一旦了。

    重新控制好心情,谢赞再度把火焰控制到平衡状态,这才敢看向欧楚阳,当他再次看到欧楚阳的药王鼎上包裹的一层薄薄的紫晕后,他才知道,刚刚自己并没有看错。

    “丹衣。”谢赞咬了咬牙,心中狠狠的怒骂了一声。

    “怎么会是丹衣。这个小子看起来很平凡啊。”思忖间,谢赞怎么也想不到,刚刚还被自己不屑到几首略过的少年,居然修炼出了那丹神才能拥有的丹衣。

    心底怒骂间,谢赞不知道,由于自己的激动而造成气劲外泄,以致于脚下的青砖开始有了丝丝裂缝,而见到谢赞的行为,所有人都是一脸错愕的顺着其目光向欧楚阳望去。当他们也见到那紫气蒙蒙的丹衣时,就算他们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他们已经从谢赞的眼神中猜测到了欧楚阳鼎外所凝成了紫晕肯定是不平凡一物。

    “那是什么?”

    “没见过。”

    “好像是很厉害的武技。”

    “屁,你听说过有用武技炼丹的丹师吗?”

    “那你说那是什么?”

    “秘法呗。”

    “我呸。”

    转眼间,台上的喧哗声猛的落下,取而代之的,便是那起起落落的猜疑之声。

    可此时,我们的主人公欧楚阳,却是对外界所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现在的他似乎进入了一个奇妙的境界,而这种境界,自己仿佛曾经体会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