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零七章 孰强孰弱

第四零七章 孰强孰弱

 
    ……

    二人炼制结束,根本没人上到台上来判断这两种丹药孰强孰弱,事情在那明摆着,补元丹就是比聚元丹要强上几分。所以这第一轮,自然是欧楚阳败了。

    见到第一轮比赛有了结果,而且这结果没有出乎任何人的意料,台上为谢赞呐喊之声更加强烈了。而欧楚阳这边众人皆是一脸失望之色。

    台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个身着黑袍的神秘人此时正紧紧的盯着台上的欧楚阳,而在他旁边,一个比欧楚阳大不了的少年满头大汗的站在黑袍人的身后。

    “你确定是他?”低不可闻的话语只被少年听在耳中,而当少年听到这个声音时,立时惊恐的答道:“应该是他。那天晚上虽然很黑,但他的身形还有那紫色火焰我还是记得的。”

    少年说着,身上不住的颤抖着。显然,这少年不是因为寒冷而颤抖,而那颤抖的原因全是因为黑袍人的缘故。

    “聚元丹?”黑袍人轻声呢喃了一句:“想必,你就是那个隐藏在幕后帮助玛林商会的炼丹师吧。”黑袍人低语着,眼中陡然闪过一抹杀机。

    “第一轮。谢赞胜。”

    虽然众强者已经得知了第一轮斗丹的结果,但台上主持人还是需要把结果大声的宣布出来。而随着主持人这声大吼之后,台下的议论之声以及那持续不断的呐喊欢呼声更盛起来。

    诚然,第一轮的斗丹之赛只是二级丹药的比拼,如果以专业角度来评论的话,那前者并不算是十分的精彩。可在场懂行的人并不多,除了丹堂这次列队而来的那数十个丹修人士外,当属药林与谢赞无疑,就算是台下还有三三两两慕名而来的丹修人士,但那微薄的数量如果放在这足以承纳上万人的帝都广场中,倒是显得微乎其微。毕竟,炼丹师在大陆上本就不多,何况这只是一个飞云帝国。

    这般情况始然之下,台下作为观众的无数人等,完全被台上两人那娴熟的手法以及华丽的火焰所感染,一时之间,广场之中暴起的欢呼之声久久不断。

    只是,台下这般热烈的气氛并不能表示着什么,看台之上,作为帝国最具名望的四大家族家主等人皆是一脸失望之色,时不时的,他们还偷偷的向青尘所坐的方向望去,而他们在看到后者也是满面无奈时,四人皆是叹了口气。

    “看来,青尘今天要危险了啊。”四人面面相觑,脑中同时涌现出一种可能,那就是丹堂堂主之位,恐怕就在今日要拱手于人了。

    看台之上,飞云国王一脸肃穆,静静的看着擂台之上的欧楚阳与谢赞二人,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偏过头来,对青尘沉声道:“青尘,你怎么看?”

    不用想,青尘当然知道这位帝国的主子所问何事。可对于现在的情况连他自己都没有办法把握,这个问题当然不好回答。

    青尘淡淡的望了台上一眼,随后叹了口气道:“请陛下恕罪,青尘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希望…”青尘请罪着,再次把目光落在了欧楚阳的身上。而这最后两字无不宣示着其语气中的无奈。

    希望,奇迹出现吧。

    众人也是听出了青尘语气中的意思,皆是摇头一笑。

    奇迹?会有奇迹出现吗?

    “哈哈~,青尘,我看还是不要再比了。这第一阵就输了,后面的结果,我相信在场所有人都能看的出来吧?”台下,药林大笑着,此时,其笑声中充斥着无比的快意与兴奋,仿佛,那积压了二十年的仇怨已经在刚刚其弟子谢赞胜利的一刻得到了完美的释放。

    药林的笑声之大,直把整个场内欢声雷动的人群顿时压制了下去,而看到这个面容狰狞的老人无比高兴的时候,这些盲目崇拜强者的人们方才醒悟到,台上他们心中的英雄好像是个外来户。

    顿时,场下寂静无声,而有细心者这时方才发现,刚刚喊的最欢的几人,此刻的脸上皆是泛出了一抹羞愧的潮红。

    广场某处,楚江卓与身后十余位尚武学院的新生们,一个个脸现不忿之色,更有甚者,如沈航、许洁儿等与欧楚阳关系稍微要好几人,皆是暗暗的为台上的欧楚阳捏了一把汗。

    楚江卓,这个作为帝国第一大武院的副院长一脸凝重的看着台上两人,尤其是当他看向欧楚阳的眼神中,更是流露出一丝担忧之色。作为尚武学院的副院长,他也是拥有着教书育人的园丁身份,所以,如果说爱才,恐怕没人能比的上他,此刻,尚武学院的新学员,欧楚阳,正在台上与人斗丹,虽然欧楚阳是代表丹堂出战,可终究他也是尚武学院的人,而楚江卓又怎么能不担心。也许现在没有人注意到这个迟来的老人,但如果有人发现便不难看出,此老那满布忧虑的眼神之中,更是夹杂着些许鼓励。

    “老头,还比不比了?”

    正在全场寂静,人人沉默不语之时。台上,突然传来一道极其冷厉的哼声。

    此声一出,便将满场人的目光同时吸引过去,而当所有人看到出声之人后,皆是露出一抹惊愕的神色。

    在所有人的眼中,原本输掉第一阵的欧楚阳此时仍旧笔直的站在擂台之上,仿佛那输去的一阵根本没有影响到他一样,其面色依然是如前一般宁静,丝毫没有因为台上的议论而产生任何羞愧的情绪,让人看来,好像他才是最置身事外的一个人。

    “糟了。”青尘心中惊呼了一声,他知道,先前欧楚阳的话语已经冲撞到了他这位师弟,而以他对前者的了解,药林根本不可能当作视若无睹。

    台下,陡听到这一声音,还沉浸在复仇的快感中的药林先是一愣,旋即看到欧楚阳后,面色一冷,森然道:“你说什么?”

    药林这一声,顿时让台上的青尘面色大变,其它人不知道,但青尘却是能体会出,刚刚药林这一声充满了愤怒,而且,在其愤怒的话语之中,更是调动了些微的灵魂之力,直直的向台上的欧楚阳逼去。

    要知道,一个五级丹师的灵魂之力何其庞大,就算是没有任何形式的攻击,但这一声冷哼就完全不是台上的欧楚阳所能抗衡的。如果不出意料,欧楚阳受此一击,轻则受伤,重则那就要灵魂受损了。而在这个节骨眼中,欧楚阳的灵魂如果受损,那这场斗丹之赛也就不用比下去了。

    情急之下,青尘几欲起身冲上擂台,好用自己的一身功力来保全欧楚阳,可当他的屁股刚刚离开椅子的瞬间,台上的欧楚阳突然开口了。

    “我说老头,你还比不比了,这么多废话。”

    欧楚阳的一句话顿时令全场愕然。一个身为二级丹师的毛头小子居然顶撞一个五级丹师,虽然两方是对立面,但这般话语中的不敬当然会引来对方的报复,难道他不担心吗?

    不知内情的人都是这般想法,不过欧楚阳的第二句话一出口,青尘倒是硬生生的把要站起来的身体停住,随后再将坐下,而其脸上的震惊之色更是浓重。

    “好强大的灵魂。”青尘一脸骇然的在心中赞叹道。欧楚阳没有被药林暗含灵魂攻击的一语击伤,显然令得前者很是惊讶无比。

    与青尘有着同样表现的无疑便是药林,后者见到欧楚阳安然无恙站立在擂台,根本没有任何损伤,狰狞的老脸之上逐渐凝重,而他脸上的那道疤痕也是因为欧楚阳第二次的出言不训而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药林眼神陡露寒芒,一脸杀气的盯着欧楚阳道:“不知死活的小子,你知不知道,就凭刚刚的一句话,在以前我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听得药林威胁的话语,欧楚阳并未被其吓倒,后者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回道:“我只知道现在比赛还没结束。”

    闻言,全场哗然。

    虽然欧楚阳的回应不再出现什么不敬之意,但其简短的话语很明显的表现出了不屑的意味。

    笑声。在此刻响起。

    台下,不知何人,先是一声嗤笑,随后,便是一些人等感受双方针锋相对后的首次轻松一笑。错落的笑声如同微风吹过波浪一样,此起彼伏的响起,紧接着,不约而同的,台下传来了一片掌声。显然,台下观众皆是被欧楚阳这种稳如泰山、毫不畏惧的精神所触动,纷纷为其鼓起掌来。

    看台之上,飞云国王也是展颜一笑,冲着青尘道:“青尘,虽说你这弟子实力还不见得如何高明,但这心性倒是非凡啊。”

    闻言,众人皆是赞赏的点了点头,而青尘也是把目光投向台上欧楚阳的身上,此时,他突然有一种感觉令其一时之间无法捉摸。

    信心。没错,欧楚阳所表现出来的不是别的,就是信心。

    诧异之下,青尘眼中陡然暴发出一道精光,而随着此道精光射出,他再也不像之前那般无奈,反而隐隐的随着欧楚阳也是信心大涨起来。

    “也许,我的选择是对的。”青尘暗叹道。

    台下,药林的老脸再次抽搐了几下,冷声道:“大言不惭,我就让你输的明白。”

    药林说着,随手翻出一个卷轴对青尘说道:“青尘,第二轮比赛可以开始了,拿出你的丹方吧。”

    青尘闻言,细想一下,随后取出一个卷轴抛向场中主持人,而后,药林也是做出了同样的举动。

    场中主持人也是武修之人,随后接过两个卷轴,打开一看,不免有些气愤的看了看药林,随后无奈的大声宣布道:“第二轮比赛,双方各自炼制对方提供的丹药。丹堂一方提供的丹方是:紫玉固体丹。药林提供的丹方…”

    主持人狠狠的瞪了药林一眼,随后朗声道:“培力丹。”

    随着这声大喝,看台之上的强者皆是皱起了眉头,显然,他们对药林的作法感到气愤起来,青尘提供的丹方倒是好说,紫玉固体丹,属于中品偏上,虽说等级不高,但也是有一定的难度。可药林提供的丹方,就连台下的观众也是素有耳闻,那根本就属于三级丹药中最低级的存在,只要是三级的丹师都会很轻松的炼制出来。这种丹药就是在玛林商会的坊市中也有的出售,只要有钱便不难买来。

    很明显,药林的此种作法分明是不想这场斗丹之赛进行下去,他准备在这第二阵,依靠着丹药的优劣性来取胜,而一直受其言语挑畔的青尘众人,早就因为气愤而没有想到他出此卑劣的一招。

    “第二轮比赛。现在,开始。”

    随着主持人的一声大喝,第二轮比赛也就应声开始。

    台上,谢赞不屑的看了欧楚阳一眼,笑意更盛,不过,他这次却没有多说什么,旋即单掌按向黑鼎,一股澎湃的赤红色火焰应声燃起。

    看台之上,众强者皆是一脸愤恨的紧盯着药林,从那表情可以看的出来,如果这不是比赛的当口,还有着上万人的观看,估计他们会马上出手把药林毙于掌下。这般作法,简直连小人都称不上了,当真是无耻之极。

    站在其对面,欧楚阳手中紧握着培力丹的丹方,也是气的咬牙切齿。本来,他之前之所以对药林出言讥讽,有着扰乱其心的心意思,想要在言语中,刺激对方,拿出高级的丹方,这样,如果青尘那边出得丹方等级低一些,自己肯定会取胜。可结果,他怎么也没想到,药林在这般情况之下,头脑还能如此清醒,利用那比赛的规则的漏洞,实打实的摆了自己和青尘一道。

    看完培力丹的丹方后,欧楚阳冷冷的瞪了药林一眼,见后者一脸鄙夷的神色后,欧楚阳方才明白,这个药林肯定是有备而来,而之前所提出的三场比赛规则,肯定是对方经过一番考究之后才想出来的,自己想要影响到对方,已经不可能了。

    无奈之下,欧楚阳用力一握,随后,掌中一股炽热的紫火升腾,瞬间便把其手中培力丹的丹方焚成灰烬。

    事已至此,无需多说,心性坚定的欧楚阳也再也不看药林一眼,随后取过场上送上来的药材,开始琢磨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