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零五章 三场斗丹

第四零五章 三场斗丹

 
    ……

    这时,突然广场上一声鸣鼓,随后,天际之上,一道沉闷的喝声响起。

    “国王到~”这声大喝,顿时将广场之中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到北侧。

    目光所及之处,一顶超豪华的黄顶龙架在无数城守军的簇拥之下,缓缓行来。龙架被一对通体雪血的角马灵兽拉着,而龙架之上赫然坐着一名身着通体龙纹黄袍、气势威严的老者,老者有着一张国字脸,一对横展的宽眉显得刚毅无比,一双帝王星眸在宽眉之下不时的暴发出逼人的精光,只要受到这道精光扫过,广场众人无不感觉到一股凌历无比的气势,而在这股气势的压迫之下,一些普通平民早已弯曲了膝盖,跪伏在地上。

    陡听广场这上的那声大喝,再见到龙驾之上的威严老者,所有人立刻便想到了飞云帝国中最高的统治者,飞云国王。

    而见到飞云国王亲自驾临此次斗丹大会,这些人更是震惊无比。连国王都亲自到来观战,显然,这场斗丹之战牵涉的实在是太大了,这件事已经大到连帝国都不能不重视的程度。

    见到国王驾临,广场之上的所有人都是在短暂的失神之后,异口同时的恭敬道:“参见国王陛下。”

    上万人群的呼声,犹如天际一道沉闷的炸雷,顿时响彻于天际之上,这道整齐的声音之大,就算是飞云帝都外不远处幽暗山脉边缘,也是清淅的听到。

    “免礼吧。呵呵。”龙目轻扫,飞云帝国满意一笑,说道。

    信步走到高台之下,这位帝国最高统治者一下子便看到了处去擂台前的四大家主以及今天斗丹的双方:青尘和药林二人,随后,前者饶有兴致的走了过去。

    一见国王前来,众人皆是寒颤的躬了躬身,道:“参见国王陛下。”

    飞云国王手拂银烦,手掌虚抬,微微一笑,道:“无须多礼。朕今天也只是来看个热闹,唉,本来打算微服出宫的,怎奈我的这位好统领不允许我那么做,还带了这么多人出来,现在搞的大家都没兴致了吧。”飞云国王说着,用手指了指那突然消失又再出现的徐振。

    众人一看见徐振,立刻明白过来他刚才为什么突然不见了。原来,是去接这个主子。这样看起来,帝国对丹堂的重视已经达到了某种他们所不知道的高度了。

    四大家主相觑一眼,瞬间便从对方的眼底中看出了相同的意思,随后摇了摇头寒暄道:“哪里,徐老做的没错,不论什么时候,还是陛下的安危最为重要啊。”

    “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这么多人,谁还能把朕怎么了?再说了,不是还有你们吗?”

    飞云国王笑了笑,随后看了那为斗丹所准备的擂台一眼,问道:“怎么?还没开始?”

    见状,青尘上前道:“回陛下,还没有。”

    “哦。呵呵。快开始吧,我已经等不及了呢?”

    见飞云国王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青尘无奈一笑,随后换成了一副冷冰冰的面容看向药林,沉声问道:“既然你我已经定下这赌约,那便划出道来吧。”

    药林眼中精光一闪,大声道:“好。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客气了。”

    身子转向飞云国王,药林拱了拱手,道:“药林敢请陛下做个见证,如若此次我与青尘斗丹获胜的话,他!”药林用手一指青尘厉声道:“他必须要把丹堂堂主这位让给我,另外,一身丹修破去。”

    狠厉的言辞飘荡在广场天空之上,让人听了之后忍不住打起了寒战。

    “哦?如果是你输了呢?”飞云国王笑问道。

    “这个,我还给他,另外,我从此不再踏上飞云帝国的国土半步。”药林恨声道,说完拿出那枚曾经展现过的牌子。

    眼神转向青尘,飞云国王笑而不语,那意思明显是在询问对方。

    青尘点了点头,咬着牙道:“我答应你。说吧,怎么比?”

    药林收回掏出的牌子,阴险一笑道:“好。这次斗丹,分为三场,三局两胜。”

    “怎么个三局两胜?”众人不解道。

    “这第一场,由我们的弟子上台,各自用出他们拿手的丹药,进行一轮炼制,炼制过程结束后,由大家做评判,以丹药的成色定胜负。而这第一种丹药的炼制,限定于二级。”

    听了药林的方法,众人皆是点头。在以这两位曾经都是帝都首席炼药师之下的弟子,以二级丹药做为第一轮的比试显然会在一开始把这场斗丹之战推向一个很高的台阶,并且,以二人自己所掌握的丹方来炼制,一方面可以考究二人的功底,另一方面也能将二人所掌握的知识尽数展现出来,这个方法倒是公平。

    闻言,青尘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随后道:“那第二轮呢?”

    药林微微一笑,朗声道:“第二轮,以三级丹方为限,你我二人各自取出一个同等级的丹方交给对方的弟子,让他们进行现场炼制,谁能炼制成功,便是胜者,如若两人都能炼制成功,那就要看谁的丹药成色最好了。”

    “果然。”一见药林胸有成足的模样,青尘的眼中立时暴出一道精光,心想:“自己果然没猜错,那个谢赞根本不是只有二级境界那么简单。现在看来,他肯定是早就晋升到了三级丹师之列了。要不,药林也不可能定下这种比试方法。”

    自己的猜测在这一刻得到了验证,青尘不由开始焦急起来,目光偷偷看向身边的欧楚阳,前者突然发现欧楚阳非旦没有被吓倒,反而一脸丛容的站在那里,丝毫没有被这第二轮的比试方法做镇住。

    “难道他已经稳固了三级丹师的境界?”青尘疑惑着了半晌,随后狠狠的点了下头,算是同意了这第二轮的比试方法。

    见青尘似是很是坚难的下定决心,药林得意一笑,接着道:“这第三轮,还是等这两轮比完再说吧。”

    “为什么?”众人疑惑道。

    “不为什么?”药林摊了摊手,指着欧楚阳,不屑道:“要是这小子能赢一场,我再说不迟。”

    见到药林如此轻视自己一方,青尘胸腔之内一股无名怒火自是焚烧而起,只听他恨声道:“先说。谁知道你会不会耍什么花样?”

    见青尘成功的被自己激怒,药林暗笑,随后叹道:“好吧。那我就先说了。这第三轮比试方法,很简单,以四级丹药为限,交给二人炼制,谁能成功谁就赢。”

    “四级丹药?”众人惊呼道。

    广场之中,现在已经无所谓每个人的身份和地位是为如何,此时,所有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眼神望着那脸现疤痕的药林,再也不能说出半句话。

    “四级丹药。”能够炼制四级丹药必然是四级丹师,可是四级丹师真的这么容易便能出现吗?

    体会着药林那信誓旦旦的言辞,处于广场中的围观人群完全被震慑到了当场,而那些地位崇高之辈一个个的面色同样的凝重。

    这些在帝国中名闻已久的强者皆是非同一般之人,从那药林的口气中,他们不难听出,这个已经失踪了多年的天才丹师,此时拥有着超强的自信。眼神再次向那随之而来的谢赞身上扫过,众人的眼神多了几许微妙的变化。

    “青尘这次可是要栽啊。”许久之后,欧家家主欧成率先叹了口气,而这句话显然是因为之前药林的话而为青尘感到叹息。

    “他真的有四级丹师的实力?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左右啊。”听到欧成说完,其余几人当下也是看向谢赞,尽管他们现在不想或是不敢去相信前者的实力,但药林那倍俱信心的说辞还是不免让众人心生惊骇。

    目光转向欧楚阳,欧成的眼中极为隐蔽的闪现出些许其他人不曾有过的复杂之色,那神色仿佛有着看笑话的意味,但其中也是包含着更多的无奈。

    无疑,欧成自是知道欧楚阳,尽管这个尚年幼时被自己逐出家族的少年的容貌是那样的陌生,但在欧浩鹏几次三番的帮助之下,前者还是听到了些许风声,尤其是最近,当那个家族中的老人回归时,立刻便把欧楚阳的身份从家族中所有人的记忆中硬生生的拔了出来。

    起初,对于欧成来说,这种突来的变化令得他十分不悦,诚然,自己当年的做法确实有着一定的私心,抑或是对欧楚阳的生父的不满,但一直以来,稳坐家族头把交椅的欧成,始终不肯承认自己的作为过激,间或的,他也开始对欧楚阳的出现生出了不满之意。

    可是,在欧楚阳的身份渐渐浮出水面,而被家族高层得知后,这些人又开始着重的关注起前者来,毕竟,前者的父亲在几十年前已经是大陆闻名的侠士,虽然他的名头没有为家族带来任何名声,但毕竟他还是欧家的人。

    现在,再看其子,更是年轻有为,年纪轻轻,便已然是二级丹师,仅此一项,便可在家族中拥有至高的地位,何况他还是一个在十岁出头便成为先天武士的强者,这双项的优秀天赋不得不被这个老人所重视。

    其实,欧成的此次前来只是为了想与丹堂打好关系,可是今天他才发现,那被外界传的沸沸扬扬斗丹之战的主人公,居然是他当年看不起的异类。这种打击,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欧成自己感觉到再清淅不过,现在他开始有点相信那家族老人所说的话了。

    “你赶走了一个天才。”老人话再次回荡在自己的脑中,欧成狠狠的摇了摇头。

    身处擂台之前,与药林极为接近的欧楚阳,一直是丛容不迫的表情,只不过,在听到对方提出最后一轮要进行四级丹师的比拼后,前者首次露出了惊讶之色。这惊讶之色并不是说欧楚阳在听到要炼制四级丹药就胆怯了,相反,其眼底所流露出的尽是一抹浓重的战意。

    “四级丹药吗?这样也好…”片刻间,欧楚阳心底的战意已经悄然的爬升到一种难以言喻的高度,而在这种战意冉升而起的时候,谁也没有感觉到,前者体内那精纯的紫气隐隐开始泛滥起来。

    一旁,与药林针锋相对的青尘,此刻心中无比苦涩,而除了这苦涩之外,他的内心之中更是充斥的强烈的愤慨。“好狡猾的畜生。”心中怒骂一声,青尘使劲的瞪了药林一眼后,旋即其面容也是瞬间苍老。

    药林的一席话让青尘的心同时蒙上了一层浓浓的黑雾。

    “难道是注定天要亡我?丹堂真的要毁于我手?”

    低叹了一声,这个一向睿智的老人此时心底也是没了主意。挑战已经接下,如果自己不同意对方的提议,那便是认输于对方,而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定会将丹堂的声誉尽数毁去;如果同意…,青尘再次看向自己所选择之人:欧楚阳,随后一脸落寞叹了口气。

    “三场斗丹,每场一个小时为限。”将青尘的表情看在眼里,药林面现得意之色,而那飞扬的神情之下,更是透露出一抹快意。

    “呵呵。”这时,一道爽朗的笑声突然打破了场中的寂静。

    无数道呆滞的目光在这道笑声响起的同时,瞬间向那发出声音之处望去,只见此刻,飞云国王已经不知何时站在了龙椅的前面,一股威严的霸气自其体内翻涌而出。

    飞云国王眼神紧盯着药林,笑道说道:“你的提议到是不错,只是以朕看来,这里面有些不公平之处。”

    儒雅而又不失威严的话语自这一国之主口中缓缓道出,于此同时,众人也是些微的听出其话语之中的意思。

    闻言,药林眉头轻皱,随后问道:“不知国王陛下所言是为何意?”

    轻轻拂过银须,飞云国王道:“这四级丹药难道就吓到了我飞云丹堂?药林,你不仅小看了你这师兄,你也小瞧了你的师父。这四级的丹药的比试倒是可以,不过,这丹方如果由你来出的话,那就太不公平。”

    药林道:“那以陛下之意呢?”

    “很简单。”飞云国王大声道:“这四级的丹方应该由与赛双方之外的人来提供倒是妥当。”

    顿了一顿,飞云国王接着说道:“这样吧,今天的斗丹关乎我飞云丹堂日后的主人,所以,朕便提供一卷四级丹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