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零二章 阵神王阵

第四零二章 阵神王阵

 
    ……

    缓了一缓,王阵说道:“这只是往小了说,再往大了说,你也可以把这个大陆或者是这个世界称之为一个大阵界。只是,这个大阵界,所暗含的天道,却不是你所能理解的了的。”

    “大陆或者世界?也是阵界?”欧楚阳一听,心中大骇。

    仿佛看到欧楚阳的表情,王阵轻微一笑,点头道:“没错。阵界无处不在、无物不生,说到底,他是一个关于空间的说法,这种说法很是抽象,如果你不从最简单的阵法了解开始,你是不会明白这阵界的奥秘的。”

    仔细的回味着王阵所说的话语,欧楚阳心中的震惊无法言喻,自己来自于蔚蓝星球,这般穿越后,本来以来勇武大陆能够修炼出内气,已经很是不同了,但现在他一听到王阵所提及的阵界,更让他惊骇欧名。

    沉思之下,隐隐中,欧楚阳回想起自己所经历的种种,神秘的紫气、古怪山谷,那桌上摆放的梵天诀等等,欧楚阳突然感觉到这一切一切也许不是偶然。

    而想到这里,欧楚阳不禁对王阵身份怀疑起来:对阵界有如此高深的见解,可见其人定是不凡,可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想了一想,欧楚阳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那份好奇,郑重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王阵颇有深意的一笑,反问道:“阵神。你没听说过?”

    “没有。”欧楚阳摇了摇头。

    闻言,王阵顿时暴跳如雷,道:“小子,你是怎么修炼的?这么年轻便到了武卫级别,却不是知道阵神是何人?”

    “你怎么知道我是武卫级别?”欧楚阳闻听王阵一语道破自己的修炼,立时大惊失色的问道。

    见状,王阵不屑的撇了撇嘴,嗤笑道:“别这么大反映行不行?连你的修为都看不出来,我还当什么阵神?”

    “你就是阵神?”欧楚阳惊叫道,这般惊讶不是因为对方是阵神的身份,而是欧楚阳知道,能够被称作神的,其实力一定相当强悍,更有可能,这个王阵原来本身的修炼整不好还是武圣武神一类的人物……

    “如假包换。”见到欧楚阳还是怀疑,王阵突然正色道。

    “那你怎么…”摇了摇手中的卷轴,显然,欧楚阳对于王阵此时的状态极为纳闷。

    “别提这个,提起来我就火大,要不是那两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老子也不会这么凄惨。”欧楚阳还没说完,王阵好像知道他要问什么,立马破口大骂道。

    见到王阵如此暴怒,欧楚阳更加肯定,王阵曾经受到过什么人的迫害,以致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只要是将阵神一类的人物搞的如此狼狈,那对方是什么实力?

    王阵见到欧楚阳并没接着问下去,也是暗暗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叹了口气说道:“唉~,这事先不说了,说说你吧。你是那个什么丹堂的人?”

    “这到不是。”欧楚阳否定了王阵的想法,而随后,欧楚阳就将自己怎么来到这里,又为什么会在此炼丹,以及月后与人斗丹一事,简略的讲述了一遍。等到自己说完,欧楚阳却突然发觉自己从来没有对人这么信任过,自己的这点事情居然会告诉给刚认识的王阵,有了这一发现,欧楚阳不由得狐疑起来。

    “嘿嘿。”见欧楚阳一脸茫然的样子,王阵笑了笑道:“奇怪吧,奇怪怎么这么轻易的把你的事告诉我?”

    听到王阵这么一说,欧楚阳又想了一想,立刻明白其中的原委,不免质疑道:“是你干扰我?”

    “别说的这么难听嘛,我只是不想让你骗我而已。再说了,就算你告诉我了,我也不会害你的,你怕什么?”见欧楚阳生起气来,王阵却是没什么反映,反而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缓缓说道。

    “我会怕?”欧楚阳怒及反笑,举起手中的卷轴道:“我看你是怕我吧。你能够藏在这里,恐怕你只是个灵魂体,如果我现在撕了这卷轴,你是不是也要跟着烟消云散?”

    “哎,别别,我怕你,我错了。先把我放下。”见欧楚阳把卷轴举了起来,并且正确的道出了自己目前的状况,王阵顿时焦争的求饶道。

    见王阵语气中如此害怕,欧楚阳当下明白过来,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恐怕这个王阵这所以还能跟自己说话,全是凭了这卷轴了。也正因为如此,欧楚阳才能有了与对方交谈的资本。

    “放下吧。有话好说,我确实没有害你的意思,不但如此,我还想帮帮你啊。”见道歉无用,王阵立刻向欧楚阳抛去了橄榄枝。

    “帮我?你帮我什么?”欧楚阳好奇的问道。

    “咳~”王阵清了清嗓子,戏谑道:“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你想去那个什么典阁一观。要是没有我的话,恐怕你进去了也拿不到什么好东西,不过,现在有了我,我保证你会不虚此行地。”

    王阵的话音刚落,欧楚阳立刻被勾起了兴趣,放下手中的卷轴扔在桌上,欧楚阳问道:“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见欧楚阳言语之间有所缓和,王阵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再说话的时候,他再也不敢调侃欧楚阳了,毕竟,自己的小命还在人家手里捏着呢。

    顿了一下,王阵问道:“你刚才感觉到了什么?”

    经王阵一提醒,欧楚阳当下想到了那灵魂深处绽放的黄色光幕,微微转身,欧楚阳面向典阁塔楼,喃喃道:“光幕。”

    “知道那是什么吗?”王阵问道“你刚才不说了吗?那里是什么须弥阵界。”欧楚阳答道。

    “没错,那里刚好是由一个小须弥阵界。而能摆下这个阵界,那里面的东西肯定坏不了。”

    “那又怎样?”

    “怎样?”王阵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道:“我告诉你吧,这小须弥阵界的功效一方面能够掩盖一些强大的灵气不至于泄露,而另一方面最重要的它能够产生幻境,而在这幻境中,如果不是熟识这阵界的人,根本找不到其中核心地、也就是阵眼所在。据我所知,能够摆下小须弥阵界的,那里面的阵眼处肯定有着宝物,而且这宝物,我相信肯定是非同一般哦。”

    “那你的意思?”欧楚阳搓了搓下巴,问道。

    “不好意思。本人就是熟识这小须弥阵界之人,如果你想要得到那里面的宝物,你只要能得到那开启阵界的钥匙,然后带着我,我就能帮你找到那重要的阵眼之处。”

    飞云帝都,丹堂。

    欧楚阳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一脸倦容的坐在了椅子上,喘息了片刻,欧楚阳抬起有些颤抖的手臂,狠狠的抹去了遍布于额头之上的细密汗水,随后将视线放在了房间中央那只温度渐落的药王鼎之上。

    欧楚阳记不得,这已经是他第几次开炉了,感受着那炉鼎之内尚自存在的余温,前者欣慰一笑,目光微转间,取出一枚微泛橙光的聚元丹,送入口中,而随着那颇具效力的聚元丹入口之后,一股极为舒适的暧流自其身体之内悄然流动起来。

    稀薄的紫色光华在欧楚阳收功之后,渐渐消失,欧楚阳缓慢的睁开了双眸,顿时,一道显得极为兴奋的精芒从中射出,那般明亮的目光有如黑夜天际中急速闪过的流星般耀眼。

    整整一个月,欧楚阳没有走出丹堂半步,甚至更令青尘等人叹为观止的是,就是这个房间,欧楚阳也是很少出来。而在这一个月里,青尘和杨、柳两位长老也是无数次的来到欧楚阳的房间探访,可当他们发现,自己每每一来,迎接他们的便是那充斥整个房间的火热能量,三人也是兴致缺缺的离开。将欧楚阳的辛苦努力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这丹堂中地位超然的堂主以及两位长老都是暗暗惊讶。

    这般年纪,却拥有着世间无数人都不具备的恒心,其心性非是一般的坚定。观之这一切,三人皆是把欧楚阳整月来的努力,都当成了为月后的那场事关丹堂易主的备战。所以他们并没有过多的打扰到欧楚阳,而是把时间充分的让给了这个一直炼丹的小子。

    事实便是如此吗?答案是否定的。

    欧楚阳用了一整月的时间在炼丹,并不全是为了那月后的斗丹之战,在他看来,那场涉及到丹堂主人之争的挑战,跟自己的关系并不是很大,而关系到自己本身的,当然是要利用这次机会,充分而努力的去学习炼丹,欧楚阳知道,有了丹堂这庞然大物的全力支持,那无数上好的药材根本就是奠定自己未来之路的铺路基石。这样的机会不利用,还等什么?

    整月时间,除了青尘交给他的紫玉固气丹外,欧楚阳最主重要的便是炼制聚元丹和增气丹这两种丹药,之所以要炼制这两种丹药,当然有欧楚阳的理由。在他看来,不管什么时候,这内气的修炼也不能停下,所以,在服食增气丹的基础上,欧楚阳一有空便是打坐调息,充分吸收药力,而每次在自己炼制丹药结束之后,那效果斐然的聚元丹便是能够急时的补充自己急速消耗的内气。

    一增一补之间,欧楚阳在之个月里修为大进,就算是前者以为自己的修炼速度已经很变态了,但还是阻挡不了两日前的那次晋级。

    二级武卫。便是这一个月的修炼成果。

    起身行至窗边,欧楚阳伸手将窗户打开,一双黑亮的明眸看向那黑夜中巍然伫立的塔楼,呢喃低语道:“典阁?那里究意藏着什么呢?”

    飞云帝都,一处平凡的府邸。

    房间之中,药林正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弟子谢赞,眼中时不时还闪过一丝满意的精光。

    赤色火焰映射在药林的眼中,更加使其发自内心的笑出声来。

    “不错。”一声夸奖自药林口中传出,药林道:“这段时间你终于把那东西使用的纯熟了。”

    听到老师的夸赞,谢赞的脸颊之上爬上一丝骄傲的神色,拱手道:“这全靠老师的栽培,要不然,我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巩固三级丹师的实力。”

    药林欣慰的点了点头,说道:“也不都是我的原因,要不是你努力的话,你也不可能达到现在的境界,不过,我现在终于放心了。”

    药林赞赏得看了谢赞一眼,随后眼中闪过一抹阴戾之色,道:“青尘老儿,还以为你只有二级丹师的实力吧,哼哼,明天,我就要让他知道,欠了我药林的人,不会有好下场。”

    闻言,谢赞也是得意一笑,逢迎道:“老师学究天人,又怎是那青尘可比,就老师现在的境界,他还知道…”

    “闭嘴。”谢赞只说了一半,药林却是出奇的愤怒起来。

    “是。”见药林面现不悦,谢赞把提到嘴边的另一半话硬咽了回去,并且在眼底间露出了些许惧意。

    怒瞪了弟子一眼,药林沉声道:“我跟你说过,我的事情不要说出去,哪怕是现在只有我们两人也不行,有些话你最好烂在肚子里。”

    体会着药林语气当中的怒意,谢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只是把身子躬的更低,显然,对于面前的药林,前者不只有着无比的敬意,更多的,那内心中还是存在着不少惧怕的味道。

    见谢赞很是自觉的不再出声,药林的脸色方才有所缓和,药林道:“现在你已经稳稳的居于三级丹师之列,明天的斗丹,我不容许你出现半点差迟,这胜利必须是我们的。明白吗?”

    闻言,谢赞寒颤的应了一声,只是,那眼底深处,极为明显的露出一抹疑色。

    把谢赞的表情收入到眼底,药林很有深意的一笑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回到飞云帝国,与青尘下这个赌约吗?”

    听到药林问起,谢赞眼中精光大盛,随后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前者,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半句话来。

    药林用了一种暗含警告的命令口吻说道:“我知道你很想知道,告诉你也无防,只是,在斗丹结束之前,这件事,不要说出去。”

    “老师请放心,谢赞不会乱说。”

    “恩。”药林点了点头,问道:“你知道丹堂为什么在飞云帝国乃至大陆都很有名气吗?”

    谢赞想了一想,回答道:“这个弟子还是知道一点,那丹堂一向以培养丹师闻名,而且,很多年来,它也着实是培养出许多强大的丹师,现在连外面一些不属于五大帝都的地域都有丹堂所培养出的丹师的影子,而且,丹堂在炼丹方面的确出众。就目前飞云帝国的实力来说,其中在丹药上的储备,也是与丹堂有着极其微妙的关系。这样看来,这个丹堂不仅仅是一处研究丹药的私地,过分点来说,这丹堂现在已经是飞云帝国的一大旁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