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零一章 须弥阵界

第四零一章 须弥阵界

 
    ……

    “小然,加油吧。”裘娜看了欧楚阳一眼,发现并没有什么要说的,便带着紫荆三人离开了丹堂。

    目送着几人离开,欧楚阳旋即便把那份不舍的心情收回,他知道,以紫荆的聪明,再加上白天仲的帮助,只要与佟良会合,这三人性格互补之下,紫霄的发展前景定是远大无比,这方面自己还不用操心。

    目光回转,欧楚阳看向那数层高的塔楼,心中隐隐浮起兴奋之意。

    月似银盘,星似沙。

    在这片黑暗所笼罩的冰冷黑夜中,一处数层高的塔楼之上,某个窗户正闪烁着一道充满着复杂意味的精芒。

    丹堂典阁三层处,青尘双手负于身后,眼神黯然的注视着不远处的一所客房之内。

    先前的那道精芒正是来自于这个在飞云帝国中无论身份还是地位都处在顶峰的老人,而老人的目光所及之处,当然便是欧楚阳所住的地方。

    “唉~,不知道这选择是对还是错?”看了许久,青尘像是跑完几千米长跑似的,眼神之中透露着的尽是疲惫之色。

    想起那月后的斗丹之约,青尘无奈的摇了摇头。青尘之所以有此想法,实属平常,想想看,谁会把自己拥有的一切更甚至性命都赌在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子手里,而之前与药林的约定,再次回想起来,青尘都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毕竟,以欧楚阳的年龄,即使他的天赋再高,也不会让青尘相信有力挽狂澜的能力,只不过,让他想不透的是,自己为什么会选择这个连一点底细都不清楚的欧楚阳。也许,这也是青尘这一辈子中少有的冲动吧。

    望着那客房之中不断闪亮的火光,青尘欣慰的点了点头,在他眼中,不管欧楚阳是否能够大片助他守住这丹堂堂主之位,就冲现在其努力的表现,也足以令青尘感觉到所托非人了。

    又看了一会儿,青尘再次长叹一声,便关上了敞开的窗户,径自走出房间。

    沉稳的脚步响起在环形的楼梯之中,绕转楼梯,青尘一直来到典阁塔楼的最上层,一处紧闭的大门之前,方才停下。

    厚实的手掌缓缓抬起,在右处墙壁某处轻轻一按,大门应声打开。而此时,如若有人在场,恐怕会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住。

    青尘面前,随着大门的打开,里面竟然呈现出一片璀璨光华之幕,这片光幕犹如一汪溪水般晶莹剔透,光是看上去便会使人有种清凉舒爽之间。

    随着光幕的出现,青尘那苍老的面孔之上也开始变得凝重起来,而后,青尘随手取出一物,此物貌似一个牌子,上面雕刻着一个半圆形的花纹。

    青尘轻轻的掂了掂手中的牌子,随后陡然向光幕之中甩去。牌子应声而出,夹带着青尘微放的内气,化成一道流光,向着光幕射去,随后,在牌子接触到光幕的瞬间,青尘的眼球上顿时映射出一道极为绚丽的光华。

    陡见光华闪耀,青尘双手立刻结成了一个怪异的手印,口中喃喃自言。

    “着。”

    双手平摊,一股强猛的内劲自青尘体内爆发而出,片刻之后,竟然全数灌注在那个牌子之上。

    “嗡~”

    一道低沉的蜂鸣传出,立刻震动了整个塔楼。只不过,这猛然间的一颤只维持了不到数秒,便回归了平常。

    “唉~”见到那片光华又稳定了下来,青尘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掌心用力一吸,牌子倒飞回到手中。

    “没有天元下令,还是不行啊。”青尘长叹了一声,一脸落寞的将大门重新关闭,径自离去了。

    客房之内,不断燃烧的紫火已经把整个房间照的有如白昼一般明亮。

    “好热。”离药王鼎最近,欧楚阳只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炙热,正自药王鼎席卷而来,而受着无比热度的炙烤,欧楚阳全身的衣服也是被汗水所浸透。

    “出。”

    一掌重击,落于药王鼎上,随后,一道黄光顺利喷射而出。

    “成了。”眼观着那道颇为耀眼的黄色光华,欧楚阳低喝一声,旋即脚下轻点,闪掠而出,一把将黄光抄在手中。

    “紫玉固气丹。”口中默念着手中丹丸的名字,欧楚阳脸颊之上涌现出一抹喜色。

    紫玉固气丹,是青尘了为此次欧楚阳与谢赞斗丹而给予他的一种高级丹方,这个丹方虽然只有三级,但其功效却堪比四级丹药。

    紫玉固气丹之所以有如此高的评价,是因为其功效作用在于,当武卫巅峰的强者冲关突然武师时,可保失败后等级不会下降。

    众所周知,一个武修强者最难的便是等级之间的跨越,当一个武卫巅峰强者冲关时,如若失败,必然会掉上一级,而这紫玉固气丹便是为这冲级所准备的特殊丹药。在冲关时,如果服下此枚丹药,可保等级不失。

    所以说,大陆一直盛传,如果有人同时拥有紫玉固气丹和晋师丹两种丹药,那这个人早晚便会成为武师级别的强者。

    欣喜的看着手中的紫玉固气丹,欧楚阳实在没有想到,由于药林和青尘的仇怨,自己会得到这么大的便宜。一时之间,欧楚阳几乎畅想到自己的未来:如果斗丹大胜,再得到那晋师丹的丹方的话,自己便会同时拥有这两种丹药,到时候,只要自己努力一点,便会很轻松的冲破那武师玄关,成就武师之境。

    “咦?好奇怪啊。”

    正当欧楚阳因为得到了紫玉固气丹丹方而心中大喜之时,一道略带惊讶的声音突兀的自灵魂深处传了出来,而当欧楚阳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立马就想到了那个会说话的卷轴。

    “王阵?”取出残破卷轴紧盯着,欧楚阳试探性的问了一声。

    随后,藏自于卷轴中的王阵开口道:“是我。”

    一听果然是那卷轴中王阵,欧楚阳立马来了精神,问道:“上次走的那么快,你还没说你到底是谁?现在可以说了吧。”

    对于这个藏在卷轴中的人物,欧楚阳一直心存好奇之心,而现在见到王阵醒来,前者当然立刻便询问了起来。

    闻言,王阵不耐烦的说道:“这个一会儿再说,小子,我问你,你现在是在哪里?”

    “在哪里?”欧楚阳挠了挠头,实在想不明白这个王阵为什么会有此一问,不过他还是诚实的回答道:“我现在在丹堂。”

    “丹堂?那是哪里?”王阵疑惑的声音传出,显然,他并不知道丹堂是什么地方。

    一听王阵连丹堂都不知道,欧楚阳一阵无语。“你不知道丹堂?”

    “不知道。”

    “那你知道飞云帝国吗?”欧楚阳接着问道。

    王阵答道:“飞云帝国我知道。”

    “先不这些了,我说小子,上次我是太累了,很多话没说完,这次我们好好聊聊。”

    “聊聊。”欧楚阳疑惑的想了想,问道:“聊什么?对了,你能不能出来?这么说话很累的。”

    “我要是能出来,还用得着这么跟你说话吗?”灵魂中王阵的声音似乎有些哭笑不得的意味。

    “小子,你先跟我说说,这是什么年代,或者是什么时候了?”王阵接着问道。

    闻言,欧楚阳顿时无语,连什么年代都不知道,看来这个王阵似乎已经沉睡了很久,而能在卷轴中藏身说不得他只是一个灵魂体。

    稍稍整理了一下思路,欧楚阳便从飞云帝国建国开始讲起,一直讲到现在的时代背景方才停下,而这中间,欧楚阳当然也把飞云帝国的迅速发展简略的介绍了一下。

    听完欧楚阳的讲述,王阵便陷入了沉默,良久没有出声。

    感受着四周安静的气氛,欧楚阳突然感觉到从自己的灵魂深处传来一丝悲伤之感,这种感觉仿佛是受到了无尽的委屈一样,那样的萧条与落寞。而在仔细的感受之下,欧楚阳惊奇的发现,这股悲伤凉意竟然是来自于那空灵指环中的残破卷轴。

    惊讶之余,欧楚阳不难猜到,想必这股悲伤是来自于王阵无疑了。

    没有打扰王阵,欧楚阳猜测到,可能是这个王阵曾经经历过什么难心之事,方才有此感受。

    良久之后,王阵的声音终于再度的传了出来:“四百多年了啊。想不到,我居然沉睡了四百多年。”

    “小子,你说的丹堂,想必就是你现在待的这个地方吧。”

    “没错。”陡听王阵问起,欧楚阳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答道。

    “听我的。闭上你的眼睛,把全部精神感知力打开,这是大灵透术,按照这个方法,向你身后释放出去。”得到了欧楚阳的肯定,王阵不说原因,却是命令起欧楚阳来。

    随后,当欧楚阳还处在疑惑之中时,灵魂深处突然传来一道极为霸道的力量,这股力量犹如一眼泉水般迅速充斥于前者的脑域,一经这股力量的来袭,欧楚阳突然感觉到脑中一阵刺痛。片刻之后,欧楚阳只觉得自己的头脑当中多了什么东西,这种东西类似于一种内气的运行路线,只不过,它更像是一种灵魂之力的使用方法。

    没有多想,在得到这道信息后,欧楚阳立即运力将精神感知力释放。

    “慢一点,尽量保持平静的心态。”灵魂深处,王阵沉声喝道。

    淡淡的点了点头,欧楚阳依然紧闭双眼,按照王阵的指示继续下去。

    一丝奇妙的感觉在欧楚阳将精神感知力释放后陡然升起,随着自己精神感知力的释放,欧楚阳只感觉自己的灵魂有了一种脱离本体的意思,这一感觉令欧楚阳不由得大惊起来,不过,心性沉稳的他马上也意识到王阵所教他的方法好像是一种灵魂的巧妙运用,这般做法肯定是要忌讳心浮气燥的。

    想到这里,欧楚阳迅速将自己略微惊诧的念头收回,逐渐的进入了心如止水的宁和状态。

    神游物外,依照着王阵的指示,欧楚阳的精神感知力渗出不久,骇然的发现,那不远处的楼塔之上居然有着一道极其微弱的光华轻轻闪耀着。

    灵魂深处,王阵感受着欧楚阳精神感知力的释放,不由赞赏得点了点头。

    “可以了。”随着欧楚阳精神漫游了片刻之后,王阵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随后其低沉而又强横的喝声,在欧楚阳平静的灵魂深处再次响起,而这道声音自是打断了前者的灵魂渗透。

    陡闻此声,欧楚阳缓缓收回外放的精神之力,然后猛的转过身来,看向那典阁塔楼,满脸的震惊之色。

    “怎么样?发现了什么吧?”瞧着欧楚阳那惊惧的模样,王阵得意的问道。

    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欧楚阳指着不远处的塔楼问道:“那里面是什么?我怎么突然感觉到里面有着一道极其强大的结界?而这种感觉为什么之前没有?”

    “以前?呵呵,以前你还不会大灵透术,现在当然不同了。”王阵轻笑着说道。

    “是啊。刚才我教你的便是大灵透术的使用方法,说到这了,我还真是挺佩服你的啊,你的灵魂很强大啊。”王阵说着,毫不吝啬的夸奖起欧楚阳来。

    听到王阵在夸自己,欧楚阳并未因此而沾沾自喜,此刻,前者的心思已经完全放在了那耀眼的黄色光华之上,只听欧楚阳低声问道:“你能不能告诉我,那里面到底是什么?”

    “那里啊,没什么大不了须弥阵界而已。”简单的四个大字,从王阵口中说出是那般的平常,只不过听在欧楚阳耳中却是充满了震惊和疑惑。

    欧楚阳震惊,是因为他又听到了这个大陆上异常神秘的词汇。阵界,原先听说圣地是为一阵界所在,而自己也曾经住进阵界之中,那便是棋盘镇的玛林拍卖行,可现在,自己又听到了王阵说到,自己感觉到的那片黄色光幕也是一个阵界,这阵界到底是什么?此时,欧楚阳的心底已经因为王阵的话而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不知道?”见欧楚阳如此表情,王阵笑问道。

    欧楚阳摇了摇头。

    “须弥阵界是一个统称,你也可以直接理解成为阵界。”见欧楚阳不懂,王阵开始解释起来。

    “那阵界到底是什么?”欧楚阳问道,一脸求知的渴望之色。

    “阵界吗?往小了说,你可以把它当成是阵法,你是一个武修者,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中有不少的势力都会拥有着一些其本身强大的阵法,这种阵法可以用做攻击之用,也可以用作防守之用。还有,不少的阵法也是有着别的特殊功效,例如养神、修炼、聚气等等,这都可以称之为阵界。”

    ……